正文 Chapter 11

    “蓝,因为是歌手所以连惨叫声都格外有穿透力么?”搞清楚了蓝颜只是因为撕蜜蜡痛得大叫,刚刚穿着睡袍披头散发地就站起来往门外走的艾苇茹停了下来,哭笑不得。

    “啊,因为跟你讲电话心放松了不少,忘记了Cindy在对我做可怕的事!”蓝颜眼泪汪汪地瞪着辛迪茗。

    辛迪茗哭无泪:“我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嘛,居然跟艾姐告状……”

    挂了电话,艾苇茹问助理小雯:“对了,下午我跟谁一起走红毯来着?”

    小雯是个严谨的助理,跟着艾苇茹的时间有两年也不算短了,秉持着“艾姐交待的事要按时完成,艾姐没交待的事要及时想到”的工作原则,所以她做了如下的汇报:“根据安排,华语电影人分两组,你和台湾演员李辰浠走在最前面,蓝颜和导演马文礼,还有《彩虹》的摄影杜灵在后面一组。”

    艾苇茹望了小雯一眼,点了点头,说:“嗯,帮我拨马导的号码。”

    含泪暂别了腿毛的蓝颜觉得既然连撕蜜蜡之苦都忍了下来,那么下午的国际电影节应该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但是心里这么想着,未必做得到。

    “我吃不下,喝点牛就好。”蓝颜推开了辛迪茗端来的午餐。

    “但是空腹喝牛不好,先吃点什么吧。”辛迪茗不依不饶。

    “我有点渴,想先喝点什么。”蓝颜对那盘如果是在平时一定会被自己风卷残云掉的各色美食表示了冷落之意,然后转在桌上拿起一瓶饮料扭开盖子。

    辛迪茗迅速伸手夺过蓝颜手里的瓶子,“你拿护理液是干嘛?服毒自杀么?”

    蓝颜反应过来,嘴硬道:“嗯,我刚准备戴隐形来着。”

    “小蓝蓝,你很紧张对不对?”辛迪茗坐在她边,给她加油打气,“不要紧张!你只要想一想,你是史上最年轻最有才华的电影配乐人!你还组过乐队你是欧美青少年的偶像~连影后艾苇茹都欣赏你想要跟你合作音乐专辑~如果说除了艾苇茹谁还有资格站在红地毯上接受全世界崇拜的目光,那就是你了小蓝蓝~”

    蓝颜的眼里闪着泪花,“Cindy你真是太好了!幸好Lee姐把你分配给我!填饱我的胃还安慰我的心灵~”说罢拉着辛迪茗的小手摇来晃去,“那你给我换一份麦片粥之类的吧,那些太美味了我怕吃了就停不下然后就穿不下礼服了。”

    辛迪茗看蓝颜绪好点了,放心地下楼给蓝颜买粥。

    Cindy走后没多久,蓝颜的手机响了。

    “嘿嘿~老爸啊,还不睡,准备守到凌晨看直播啊?”蓝颜笑嘻嘻地说。

    “嗯,我想看宝贝女儿对着全世界说‘谢谢老爸最老爸有了老爸才有了我的今天’啊。”

    “哼,当然也有老妈的功劳,你少一个人在那儿得瑟!”蓝颜的声音低了下来,“嗯,老妈知道的吧?她现在在哪里?”

    “嗯,你妈知道,前几天绪还好的时候打电话跟我说:‘老蓝啊,跟你生了个天才女儿真好。’你妈现在啊,估计在跟她那帮姐妹吹牛说你从小就多么多么厉害。”蓝爸爸的声音还是很昂扬,“我开始也没想到你能上金百合,当然了还是碰上个厉害的导演和电影,不然评委会怎么会看见你啊。对了,跟你一起去的都是名导演明星大腕,有没有冷落你啊?”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嘛,况且俺还是块超级大金子!”说着说着蓝颜又开始泪盈盈了,“大家都对我特别照顾,真是的,一定是我太招人喜欢了没有办法,老爸你就安心守着直播看你女儿多神气吧!就算拿不到奖有机会走红地毯也是很牛闪闪的一件事啊!”

    刚挂了电话眼泪还来不及擦,电话又响了,蓝颜看也没看直接按下了接听。

    “你还有什么——梓歆?”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蓝颜愣住了。

    “我想说祝你一切顺利。”梓歆的声音隔着电波和距离格外模糊,“嗯,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是朋友。”

    蓝颜深呼吸了一口气,挤出一丝微笑,故作轻松地说:“啊哈,不用特意强调朋友什么的,就算一开始答应,也只是,像学生时代的女生们关系特别好也会‘老婆老婆’地叫,是这个意思吧?”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但是我你,也努力跟你交往,只是,我的方式可能达不到你的理想,”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再说了,你不是也有了新对象了么?那个影后艾苇茹,是不是特别欣赏你?”

    蓝颜抓住了沙发扶手,修长的手指骨节突出,她擦了擦眼泪,控制了发声嗓音尽量没有显出异常,“哦,你是不是始终不能接受女人之间的欢所以去找了个男人,而且还是个知名制片人,比我能帮得到你的要多得多吧?所以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说不想让我知道也是怕我伤心?但是没错,我都知道了诶,现在你是不是又觉得说我也变心了的话你心里的愧疚就会好很多?那最好了,因为我也不想让你以为我有那么那么的你,你也许不清楚一年前我为什么那么快就回国了,难道你要自作多地以为我都是为了你?

    错!那是因为我在国外刚好呆不下去了,乐队解散我又不能光明正大地披露具体原因,所以刚好有个机会我就回国了。不过,就像你说的,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是朋友,这句话真他妈的太对了,只有真正过的人分手了之后才不能做朋友呢,我们俩完全不用搞那么僵。”

    那边又是一阵沉默,比上一次要久。

    “好吧,小蓝,对不起,你从来没有这么这么坦白,对我说这些。”杨梓歆的语气听起来似乎还是处于震惊之中,“嗯,祝你晚上成功获奖。”

    “谢谢,长途很贵哟,这就挂了啊。拜拜~”蓝颜本来还想问这么晚了还不睡是在工作还是在跟男朋友家,突然想到之前那么多次邀请杨梓歆在自己家里过夜都被拒绝了是不是因为早就认识了那个制片人,又是一阵心酸,赶紧挂了电话。

    辛迪茗回来了,看到蓝颜瞪大了眼睛:“你不是紧张哭了吧,眼睛红了肿了就完啦!”

    “你才哭了呢!”蓝颜眨巴着眼睛,“估计这隐形眼镜护理液过期了,刺激得老子眼睛疼!哎呀,好香的麦片粥!还有蛋挞!”说着就一脸满足地开始吃喝起来。

    辛迪茗拿起瓶子检查了一下,疑惑地嘀咕道:“奇怪,没有过期啊,是不是上次用的时候弄脏了瓶口。”然后又开始忙忙碌碌准备冻牛给蓝颜敷眼睛。

    傍晚,法国C城九月末的气候宜人,夏末的风开始带了点清爽凉意,金百合电影节会场门前早已人山人海,红毯两旁更是挤满了游人、影迷、记者和摄影师,人头攒动,镁光灯不间断地闪烁着,眼界和底片共同饱览着众多亮眼的知名电影人的风采。

    来参加电影节的各大国际知名导演、演员明星开始陆续走过红毯进入主会场。

    三辆银色的雷诺新款汽车缓缓行至红毯边停下,三辆车门同时打开,艾苇茹和李辰浠先下了车,两位华人女星衣着风格迥异。

    艾苇茹穿一袭藕粉色的丝质长裙,黑色卷发披散在光洁的肩膀上,前和腰间的银色丝质缎带将其曼妙的姿勾勒得婀娜妩媚,而脖颈上的细细的粉色珊瑚珠项链简洁大方,脚上的一双Christian Louboutin 银色鱼嘴高跟鞋,裙摆开叉处一双美腿线条曼妙,整个人气质魅惑又不失高雅,风格优雅又不忘奢华。艾苇茹停在媒体面前,抬手致意大方接受无数闪光灯的洗礼,表淡淡的,眼睛却有意无意地往后扫。

    台湾的名模兼人气偶像李辰浠则是留着惯常的黑色短发,斜刘海削得很碎,她穿着特别订制的Channel中气质的礼服,黑白搭配,简洁大方,上穿着白色开襟小礼服,内里搭配的薄纱蝴蝶结衬衫,庄重却又不沉闷,下则没有依照原来的裙装搭配,一条黑色长裤和一双黑色高跟皮靴将原本搭配的灵动和妩媚彻底打破,配合着黑色小烟熏妆和白色半截露指皮手,尽显帅酷的中之美。

    李辰浠朝媒体笑得阳光,心里却在暗暗着急:这个蓝颜在搞什么啊怎么还不下车。

    正在这时,闪光灯又是一阵飞速集中的闪烁,艾苇茹和李辰浠一起朝右侧望去,蓝颜下了车。

    蓝颜的黑色长发发尾微卷,明晰的黑色眼线配合着长而卷翘的睫毛让她顾盼神辉,黑色蕾丝边的小礼裙和Prada多重饰扣黑色高跟鞋的搭配是最为保险的经典搭配,而她轻轻转,伸出戴着黑色长手的手臂向媒体挥手致意,后背的宽肩带露背设计和腰间的黑色大蝴蝶结又让镁光灯闪烁的频率增加了,红毯边的蓝颜那俏皮中带点感的冷峻装束也成了当晚的一大焦点。

    “你怎么搞的慢了半拍?”李辰浠歪着脑袋看着她,笑了笑说,“我们是一起的。”

    “啊,本来我不是在下一组的么突然改了所以耽误了一小会儿。”蓝颜面露妒意,“哼,我比较喜欢你这一帅酷骑士装,我们俩真该换换!”

    两人正要携手走上红毯时,前面的艾苇茹转过来,像是在等着她们俩的样子。

    蓝颜转过头用探询的目光看着李辰浠,对方却一点也不意外。

    “是我们三个,一起。”李辰浠拉着蓝颜迎上了艾苇茹。

    “计划有变哈。”蓝颜望着美丽不可方物的艾苇茹,决心表现地轻松一点,尽管她早就被灯光闪得发晕,“头晕了眼花了哦天哪你们哪位扶着我点?还有,怎么站队?”

    “我扶着你。然后我们怎么走?” ”李辰浠挽起蓝颜的一只胳膊,征询地望着艾苇茹。论人气论资历,艾苇茹都是前辈,李辰浠之前跟她又没怎么打过交道,再加上如果不费心掩饰,艾苇茹的气场本来就容易给人压力。

    “蓝的个子最矮,而我们俩差不多高。”艾苇茹发话了,“所以蓝走中间。”说罢就挽起了蓝颜另一侧的胳膊。

    李辰浠点头同意,还凑到蓝颜耳边悄悄问道:“你们俩怎么熟络起来了,前辈叫你蓝诶。”

    蓝颜完全没理会李辰浠的疑惑,而是完全沉浸在内心的自我陶醉里:“左拥右抱!我真幸福!”

    又是一阵镁光灯密集闪烁,艾苇茹、李辰浠和蓝颜三个人携手走过法国金百合电影节的红地毯的短短几十秒里,杀死了无数媒体的菲林,当晚全世界的焦点在这三位华人电影人的上停留了许久依然觉得惊艳,后来国内甚至有标题为“菡萏女神、黑白骑士和精灵公主极致华美现法国金百合红毯”的报道在各大八卦网站上风靡。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