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10

    露营地地处荫蔽的公园区,靠近中央的一块开阔地上有一处泳池,泳池一侧临时搭建起来的玻璃会场,周围环绕着各种私人用的房车和帐篷,或是营业质的餐厅和酒吧,里面有提供酒水、小吃的吧台,也有卡拉OK音响设施齐全的舞台,游人们大多聚集在此,吃吃喝喝,乐队表演,找点乐子。

    树枝和树丛上装饰着各色彩灯,草丛掩映中的纵横交错的大束灯光点亮了整个露营地。

    四个人来到一间场地最大的酒吧式餐厅,装潢有点复古的花哨,服务生们穿着黑白西服衬衫来回穿梭,把他们领到了中间的空位上,一人发了个号码牌。

    “这是节目里会用到的。”蓝颜指了指台上那胖乎乎的主持人,解释道,“他负责抽出表演嘉宾。”

    “表演嘉宾?角落里的乐队不就是了么?”辛迪茗喝着饮料,有些不明白。

    “嘿嘿,不止是这样,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蓝颜示意大家看台上。

    正在这时,主持人穿着夸张的亮闪闪的红色燕尾服,随意抽出一个号码:“19!Please!Come on!Let’s see what you can do!(19号快来吧!让我们看看你的能耐!)”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欧洲小伙子上台献歌,一直在走调,在台上表而扭曲地歌唱着,唱到高·潮处还改一下歌词向台下的女朋友表达意:“……*Oh pretty Jamie~Now that I found you,Jamie~Stay and let me love you, Jamie~Let me love you~”

    辛迪茗快要笑翻,“那哥儿们唱得太投入了~一直扯着嗓子仰面望着天花板是在找调子么?”

    周围人也边无一不在善意地笑着,边给台上的浪漫歌王子打节拍,加油鼓劲。

    艾苇茹也一手掩着嘴在笑一手拿着勺子在玻璃杯上轻轻敲击着应和着。

    “嘿,如果不幸抽中你就上去表演一段中国功夫!这样这里的每一个单姑娘都会为你倾倒的!”蓝颜看内向的小刘有些落落寡欢的样子,安慰道。

    此时那位小伙子表演完了,奔下来跟女朋友来了个吻。

    “Thank you!We have fun!A lot!(谢谢你!我们开心够了!)”主持人也被逗得笑得上气不接下气,“Ok,Well!Next!29!”

    没人上台,主持人把视线从手里的字条上移开,笑盈盈地扫视了一遍台下:“Hey!Hey! 29! Please  show  up! Don’t  be  shy!(快现!别害羞!)Wooooh~Come on!Come on!”

    蓝颜招呼着左右也跟着起哄,突然想到了什么,自己的号码是30号,那29号是不是——

    “Someone should be quick!Or maybe I gotta check everyone’s number!(有人要动作快咯!也许我应该检查一下每一个人的号码!)Come on!Come on!”主持人笑着催促道,作势要走下台去检查大家的号码牌。

    辛迪茗跟着大家在找那个神秘的29号,她手上的号码是30,小刘的号码紧挨着辛迪茗,是31。

    蓝颜翻了翻白眼,影后就是影后,还一脸兴味盎然的样子,跟着大家一起左顾右盼,太能演了吧,真的不知道29号是谁啊。

    “我们走吧。”眼看主持人真的要走下台了,艾苇茹不动声色地建议道。

    蓝颜冲她微微一笑,飞快地眨了眨眼睛,迅速把手伸到桌子下面跟艾苇茹换了个号码。

    “Sorry!I’m just absent-minded.(不好意思,我走神了。)”蓝颜站了起来,懒洋洋地说,“Cause juice’s  so great!(都怪果汁太好喝了!)”然后一口喝下了杯子里剩下的果汁,在一片嘘声和掌声中大步上了台。

    “Forgive you~Juice  girl!Ok, Can’t  wait  to  see! Show yourself!(原谅你了,果汁姑娘!好吧,我们等不及看你展示你自己了!)”主持人噼里啪啦地一阵猛鼓掌以后,退到了舞台一侧。

    蓝颜站在台上,先是向台下鞠了个躬,微笑着说了句:“A  cute  song  to  everybody(一首可的歌献给各位)~嘿,九号桌上的女士们先生们听好咯,我来扬我国威来啦哈哈!”台下观众都好奇又期待地大力鼓着掌,辛迪茗和艾苇茹还有小刘也是高昂地一通鼓掌,辛迪茗还顺手从后桌上的一位貌似橄榄球队教练的强壮男人那里抢来一个口哨卖力地吹着,大厅几个角落里几个中国人也大声叫好着。

    蓝颜又走到舞台角落跟乐队低语了一阵,又朝钢琴师鞠了个躬说了点什么,钢琴师马上笑着让出了座位,又给蓝颜拿来一只话筒。

    蓝颜坐在钢琴旁,挪了挪椅凳,又理了理头发,对着侧的话筒发出指令:“Ready——Go!”

    然后手指灵巧地在琴键上滑动出一串流光溢彩的轻灵前奏,紧接着鼓手敲出欢快的鼓点,吉他手弹出活泼的和弦。

    蓝颜随着节奏轻轻点头,派头十足,一副从容自得的架势,灵活的手指在琴键上悠然舞蹈,弹出率爵士风格的伴奏。

    舒展轻柔的嗓音和着美妙的旋律唱着:

    “The black sky kisses the land

    The shiny stars skip over around

    Lil bugs fly,Lil bugs fly

    Who do you miss so much

    The stars are crying in the sky

    The roses are drooping on the land

    Cold wind blows,Cold wind blows

    I just wanna be with you……”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好好听啊,旋律有点熟,”辛迪茗一边跟着节奏摇头晃脑,一边开始思索着,“不是小蓝蓝的歌啊,但是我应该也听过……”

    “是那首儿歌,她改了风格。”艾苇茹专注地望着台上,笃定地说道。

    果然,接下来,蓝颜改用中文继续唱着高·潮部分: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虫儿飞花儿睡

    一双又一对才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

    不管累不累

    也不管东南西北”

    一曲中英文混合版的*《虫儿飞》终了,蓝颜用一串花哨的琴音漂亮地收尾,全场一起鼓掌、欢呼起来。

    “Thank you!So nice and amazing!(谢谢!如此美妙如此精彩!)”主持人赞扬道,拉住蓝颜不让她走,“Somebody there said they knew you.Is that true?They call you Lyan!(那里有人说认识你,是真的么?他们叫你Lyan!)”

    “No,Thanks,Not me!(谢了,不是我!)”蓝颜摆了摆手,笑得一脸纯真。继而就听到主持人后几个朋克打扮的高中生摇了摇头,小声道:“Oh,No,Not  Lyan!She  never  smiled  like  a  fool!(哦不,不是Lyan,她以前从来不会笑得那么傻!)”

    蓝颜匆匆跳下台,小跑回去兴奋地跟辛迪茗击掌:“嘿嘿,怎么样,我厉害吧!”

    小刘也朝她竖起了大拇指。

    “谢谢。”艾苇茹也伸出手,感激道。

    “哦,不客气。”蓝颜点了点头,握住了艾苇茹柔软的手掌。

    “小蓝蓝你太棒了!”辛迪茗把口哨还给那个教练,高兴地搂住了蓝颜的腰,开始把好吃的往她面前堆,“看看,这边,那边,还有那边送来的好吃的!还有哦,我总觉得角落里一直有人在看着我们!”

    “别心啦!”蓝颜不以为然地朝前方瞟了一眼那几个依然不死心还在朝这边张望的高中生,转头跟辛迪茗说,“是因为我,我特别有名!”

    辛迪茗不放心地朝后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决定不去理会。

    第二天中午,蓝颜被辛迪茗叫醒以后就跟木偶似的由着她摆弄去洗脸刷牙洗澡,过了好一会儿才清醒,发现自己正穿着浴袍坐在浴室里,辛迪茗在给她的腿上上蜜蜡。

    “哇啊啊啊,不要嘛!不要啊!”蓝颜顿时醒彻底了,摇着头绝望地大喊道。

    “哎呀我还没怎么滴呐你叫什么叫!小蓝蓝你是不是在国外呆久了生牛排吃多了导致激素分泌紊乱所以体毛生长异常?”辛迪茗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忙活着,“有腿毛下午怎么穿礼服啊?别动别动,别紧张啊,很快就好!”

    “我才不喜欢生牛排!唉,这种事我也没有办法,天生的嘛。”蓝颜很沮丧,“居然还要心腿毛,这么麻烦干脆不要拿奖好了,囧里个囧的。”

    辛迪茗继续跟她东拉西扯,好转移她的注意力不要太紧张,“说什么傻话,这个奖很重要,你就是史上最年轻的最佳配乐得奖者——哦,虽然还没颁奖,不过我觉得你一定会拿到的,你昨天在台上晚上表现得多拉风啊,完全是即兴创作发挥耶!艾姐一直跟我夸你,说你是她见过的最有灵气的——”

    “哟哟哟,跟人家这么熟啦都叫姐啦。”蓝颜揶揄她,“你看看你那花痴的小样儿,一提艾苇茹就两眼放光!”

    “对了,你要不要给艾姐打个电话什么的?因为直到晚上的颁奖典礼之前都会很忙,你们俩好像也不是一辆车去,所以估计也没时间当面说了,朋友么,至少打个电话祝福一下吧。”辛迪茗不理会蓝颜的嘲笑,建议道。

    蓝颜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接过辛迪茗递过来的手机。

    辛迪茗松了一口气,继续工作。

    今天一大早,国内的各大娱乐网站上的头条不约而同出现各种有照片有视频的新闻报道,标题大意基本是“新锐音乐人蓝颜旧时耍个遭冷遇 C城出新招抱影后大腿为新专辑造势”此类的,原来昨晚有人跟踪确实不是辛迪茗的错觉,狗仔队拍下低调出行的艾苇茹和蓝颜她们一起亲密游玩的照片,并且第一时间发布到了网上。

    Lee姐打电话来跟辛迪茗说了这件事,Lee姐深知蓝颜的脾气,如果让她知道了一定影响心,所以特别叮嘱辛迪茗要暂时保密,还让她要旁敲侧击让蓝颜坦诚面对娱乐圈里各种新关系,跟艾苇茹此号大人物更加要保持好关系。

    “苇茹啊,嘿嘿,昨晚玩到那么晚,你睡得还好不?”蓝颜笑嘻嘻地开始讲电话。

    “嗯,还好,下午要好好准备啊。”艾苇茹的语气淡淡的,“获奖感言准备好了么?”

    “哈哈,那个啊,其实我自己反而信心不大诶,你们都太看得起我了。”蓝颜居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嗯,该怎么说怎么说呗,那你的获奖感言准备好了么?”

    隔壁房间里,艾苇茹正在敷面膜,一旁的小雯给她把手机举着:“谢谢啊。”

    “嗯?什么谢谢啊?”电话那头的蓝颜不解了。

    “获奖感言啊。”艾苇茹应着,瞟了一眼桌子上的笔记本,打开的网页界面上正是一条标题为“新锐音乐人抱影后大腿”的报道。

    不久前林立发来地址以后又打来电话不轻不重地说了几句:“你以前不是不喜欢跟圈里人来往么?你不是不喜欢闹么?那里人那么多,你怎么想起来跟她出去逛了?还好你没喝酒也没去别的奇怪的地方,不然给狗仔拍到了——”

    “你管的真多。”艾苇茹冷冷地挂了电话。

    本来确实有些生气,不过不是气那乱七八糟的报道内容,而是气小刘怎么那么粗心,他们一行人被拍到那么多照片都没发现,正在批评数落他的时候,蓝颜的电话救了苦命的小助理。

    “就这一句啊?”电话那边蓝颜的笑声清朗,“哈哈,你可真牛!”

    “是么?”因为蓝颜话里的粗口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艾苇茹轻轻拿下面膜,正在这时电话里传来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

    “哇啊啊啊啊啊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