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6

    杨梓歆对蓝颜发过一顿脾气之后的第二天中午,蓝颜趴在房间里的一架黑色立式钢琴上睡得口水肆虐。

    “小蓝蓝,我真不忍心……”Cindy早早来到蓝颜家里,大概收拾了一下以后,叫醒了蓝颜,一脸同地轻声说道。

    “少来同我。”蓝颜擦了擦口水,“姐是有事业的人,明白么?再苦再累都是为了人民——”

    “我是说它。”辛迪茗伸手一指那架钢琴,“那是斯坦威啊斯坦威啊世界顶级钢琴,就这么被你的口水糟蹋了。”

    蓝颜翻了翻白眼擦了擦口水,一瘸一拐地起去洗漱。

    “小蓝蓝,你的脚怎么了?”辛迪茗看着她走路似乎吃力的样子很奇怪。

    “哦,睡觉睡太沉了扭到脚了。”蓝颜头也不回地答道。

    蓝颜洗漱完毕,坐到桌边开始吃辛迪茗给自己做的早餐,鸡蛋煎饼夹火腿和温牛,享受不已。自家的厨房如果没有辛迪茗的光顾就根本是个摆设,平常辛迪茗不在的时候自己都是换着花样叫楼下餐厅的外卖填饱肚子的。

    “看这个。”辛迪茗兴高采烈地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蓝颜。

    蓝颜伸手接过来,含着一嘴的火腿鸡蛋饼,两边腮帮鼓鼓囊囊,一看是法国金百合电影奖组委会发来的邀请函,顿时加快了咀嚼动作。

    “唔,Cindy,这是真的么?”蓝颜咽下嘴里的食物,瞪着雪白的信纸翻来覆去地看,“虽然我知道这样请求你会很傻,但是我特许你现在可以捏我一下,随便哪里!”

    辛迪茗哈哈大笑道:“是真的!小蓝蓝~就算拿不到奖的话年纪这么轻就被提名金百合的最佳电影配乐——哦!打我干嘛?”

    蓝颜已经消化了这个巨大的喜讯,收好邀请函,扬手啪的一声打在Cindy的腰上,眨巴着黑眼圈浓重的眼睛说:“啊你这个死女人!少乌鸦嘴!少来‘年纪轻轻就被提名最佳配乐了已经很厉害了拿不拿奖的不重要’那一!”蓝颜一口气喝完剩下的牛开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盘算着要带哪个旅行箱去,“Lee姐已经让你开始安排这次法国之行了是吧,但是你以为是去旅游的么?你错了!”蓝颜越说越激动,她伸手取下墙上挂的键盘抱在怀里弹出一段华丽的Solo,神采飞扬,“Girl,我们是要去拿奖的!”

    看着蓝颜精神振奋的欢快模样,辛迪茗也由衷地为她高兴。

    蓝颜为即将到来的法国之行兴奋不已,甚至连面对秦乐都觉得他不那么讨厌了。

    只是在面对杨梓歆的时候觉得很艰难。

    同为华天娱乐的签约歌手,在公司里碰面也是在所难免。

    那次争吵和尴尬之后的好几天里,蓝颜没有收到杨梓歆的只言片语,再见面的时候两个人也是无言擦肩而已。

    无论是杨梓歆独自走过的时候,或是后跟着助理的时候,或是在公司大厅和门口被歌迷或影迷簇拥的时候,尽管蓝颜从正面走过,一直看着她,杨梓歆都无动于衷。

    关于两个人的关系的界定,蓝颜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没有把握。正是这一次不同寻常的冷战突然让她从回忆里看清了很多东西。

    每一次说“我你”的时候得到的梓歆的回答都是一成不变的“我也是”,而不是蓝颜最想听的同样的那三个字。

    每一次的亲前的试探和触碰都是以梓歆的不投入告终。

    每一次不快过后都是蓝颜先低头先认输。

    如果说之前蓝颜还因为某些期盼和自欺而说服自己要给杨梓歆一些时间,这次也是,总觉得能等到杨梓歆回头试图等自己靠近的迹象,什么时候自己这么可怜了,什么时候自己可怜到连上前认输的机会都没有了。

    蓝颜很害怕半夜失眠,因为这样就会容易想起一些不好的心事,记忆里两个人的所有不快和在当时被有意无意忽略掉的一些不好的预兆就会重新浮出来,如同死鱼浮出水面散发出腐烂的悲惨气息。

    正如这个夜晚,蓝颜躺在客厅宽敞的沙发上,翻了个被一支铅笔硌醒了,黑暗中瞪着天花板望了一会儿总是忍不住想到梓歆有几天没联系自己了是不是不打算理自己了,觉得很难再睡着了,干脆爬了起来,打开电脑,搜了个枪版里最清晰的《彩虹》来看。

    故事很平淡却很动人,结尾是艾苇茹扮演的中年若素孑然一回到了两人初识的地方,买下了两人第一次相遇并相识的那间唱片行,坐在柜台边,眼前两个互相打闹着的女高中生恍然变成了自己和安之当年的样子,门外的天空也亮起了当年那个下午的彩虹。

    看到影片里杨梓歆穿着高中制服的样子,蓝颜感到了一阵苦涩的甜蜜,忿忿不平地低声咒骂道:“哼,不知道老子是制服控啊还穿得这么清纯故意的吧你!”而看到扮演中年的女主人公的艾苇茹把长发挽在脑后,额前散落两屡发丝,典雅的美丽,其实是过于成熟的装扮,明明能看出艾苇茹比扮相年轻,可是那浅浅一笑眼波流转下的沧桑和世故,也让算不上影迷的蓝颜感叹:“果然是影后啊。”

    蓝颜本来告诉自己,自己要看这部电影完全是想检验一下自己的音乐给影片加了多少分,结果还不错,当音乐响起的时候确实让故事的里感得到了升华,看到女主角在终于想起来自己因为愧疚和伤心等复杂的绪强迫自己遗忘了人的死讯的那一段,穿着米色长毛衣的艾苇茹捂着嘴边哭边走下楼时,忧伤破碎的钢琴乐乘着女主人公的回忆轻悄而来时,蓝颜自己也给感动得一塌糊涂。

    “真他妈太感人了!”凌晨两点多,蓝颜对着电脑屏幕哽咽道,“哦,我弹的真好!”

    第二天,蓝颜依然把自己搞得很忙,白天去跟在秦大制作后面学习和实践,觉得这样劳累一点晚上应该会睡得更死一点应该就不会突然醒来然后失眠了。下午快收工的时候,被赶来最后部署法国之行的Lee姐逮住了数落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少化这种哥特式的死人妆你丫本来长得就沉还化什么烟熏哪!”

    蓝颜何其无辜:“我才没化妆,那是黑眼圈呐!”

    骄阳如火,对面大楼的玻璃幕墙反的金光刺眼到堪比光武器。

    “蓝蓝,这次去法国要好好玩哦。Shopping的时候想着我点哪。”Lee姐显然也很满意,拍了拍蓝颜的肩膀,“年纪轻轻的就被提名最佳配乐了已经很厉害了拿不拿奖——”

    “Lee姐我拿奖了的话一定买Dior花漾迷来孝敬您!”蓝颜对着天花板直翻白眼,打断了Lee。

    Lee姐奇怪地看着一旁的Cindy,她正在拼命忍着笑。

    “嗯,你这次去法国,领队的是马文礼导演,队里你认识的人不太多,因为《彩虹》里有部分主要人员昨天去本参加东京电影节,时间上有冲突。”Lee姐给了蓝颜一张名单,蓝颜瞄了一眼名单发现没有杨梓歆,内心升腾起一股又轻松又沉重的复杂绪,懒得再看别的,就直接丢给辛迪茗。

    “小蓝蓝~我们要跟影后一起参加法国金百合电影节了~”辛迪茗扫了几眼名单就兴奋地说,“马文礼是电影《山岚之夏》的导演被提名了金百合最佳导演和评委会大奖,艾苇茹出演《山岚之夏》被提名法国金百合影后,她之前不是出演《彩虹》已经拿了东京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大奖,天哪,怎么这么厉害!”

    蓝颜翘起嘴角,不满道:“给我把蓝颜为《彩虹》制作原声音乐被提名金百合最佳电影配乐加上再感叹有多厉害!”

    “行了行了,蓝蓝你别这么幼稚了行不行?”Lee姐抚着额,好心提醒道,“这几天你已经准备好了出席电影节的礼服了吧,我衷心希望看到你在国际上露脸的时候不要太丢人。”

    “Lee姐,你不了解我,我七岁的时候就——”蓝颜随意在茶几上坐下正要历数自己的音乐成就,突然停了下来,拿起桌上摊开的报纸。

    “嗯嗯,我知道我们蓝蓝很厉害。”Lee拍了拍蓝颜的肩膀,说,“待会儿还有个记者招待会要应付,我先走了。”

    蓝颜没有作声,还在盯着那个版面。

    辛迪茗也凑上去看,瞬间大惊失色。

    那篇报道的标题是:“杨梓歆大方接受祝福 称梦想和一同着陆东京”,文章内容大致是当红女星杨梓歆正面回应记者,承认和电影制片人林某恋长达一个月,近期两人要一同去参加东京电影节,杨梓歆斩获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此次东京之旅是同人一起分享梦想成真的喜悦。

    辛迪茗迅速浏览完了报纸以后,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轻轻抚着蓝颜的肩膀。

    “不要告诉我这都是娱乐圈的什么炒作手段,我虽然不大关注这些。”蓝颜把报纸翻到封面,低声说,“不过看得出来,《电影周刊》应该不是胡乱散步狗仔队小道消息的小报纸。”

    “那又怎么样呢?”辛迪茗急急地说,“就算消息是真的,搞不好只是那个林什么什么在追梓歆姐,然后梓歆姐才刚出道不好跟知名制片人搞太僵所以就只能应付——”

    “那我还一直以为我在跟梓歆恋呢,那我算什么?”蓝颜把报纸推开,脸色沉笑容疲惫道,“Cindy,我们该回去准备行李了,明早九点还要飞去法国呢。”

重要声明:小说《女爵(GL明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