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天狐归来索因缘,花妖终忆前尘事(下)

    TXT全集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鬼、鬼压

    睫毛颤动,白容戎艰难的抬起眼皮,迷迷糊糊间似乎瞥见一团白色盘桓在她前,她嘤咛一声,又抗拒不住沉沉倦意缓缓的阖上眼。

    前的东西动了动,她试图举起手来,奈何使不上劲。努力睁眼看,目眩神迷间,突地一阵刺眼白光闪过,白容戎眼皮颤动几下,一个激灵,完全惊醒了!

    哇靠!有妖!

    正想翻爬起,突然耳畔传来轻笑声,她还来不及反应,很快的对方贴了过来,用白色绢帛盖住她的眼,迅速制住她的胡乱划拉的双手,箍住她的腰,压住她乱蹭乱踢的腿,紧接着……攫住她的唇。

    奇异的触觉。

    一丝丝冰凉渗入细腻敏感的唇部肌肤,甜丝丝的,带着独特的香气……反应过来,白容戎浑僵硬。

    软、软、软……她终于知道这是什么了,屏息不再徒劳挣扎。

    因为动不了。

    她不动声色的嗅着,确认这陌生又熟悉的味道,心里疑惑,小止?

    ——白容戎有些惆怅了,那什么,尹志平就是这么强了小龙女的。她的小止,果然长进了,懂得不少,变大胆了……

    “小妖。”略带沙哑的满足低唤,磁十足,全然不似小止清冷的声线,嗡一下,白容戎大脑顿时空茫。

    绢帛下她的双眼快速转着,睫毛乱颤。

    柔软的发丝在她颈间、前,以及臂上搔得极痒,似乎很长,可小止是个光头。他的唇温柔反复的厮磨着她的,可见吻技不错,小止应该没这技术……

    侮辱啊……白容戎叫苦不迭,呜咽一声,柔韧的东西在她唇间寻到一个小小缝隙,灵活的在那里左右挑逗的抵划动着,似乎要钻进去的样子,她瞪大眼,紧张的闭唇,手尝试动了动,又被更大力的缚住。

    “唔……”脑子开始腾起来,头疼裂。昨夜似梦非梦,那梦境……她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回忆昨夜梦里的内容。

    昨夜的梦,真是狗血的可以啊……白容戎正分心回味,突然唇上一疼,猝不及防。她“啊”的惨叫一声,柔韧适时的钻入她口中,更加用力的攫住她的唇舌。她心头微微泛疼,子不由自主的瑟缩一下。

    他像是有所感应,惩罚的咬住她的小舌头。

    蔷薇香混着血的腥味浓浓散开,夹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酸涩苦味,甜味逐渐淡去,他在她口中缠搅着,浑然忘我。即便是片刻欢娱,即便下一秒会堕入修罗地狱,于他,也是极乐。

    白容戎闭紧双目。来就来吧,索让你亲个够,姐还没刷牙呢,噗——

    似乎读懂她的心思,他又轻轻就着她唇上的伤口钉了一下,白容戎懊恼这种突袭,但还是渐渐放任他胡为了。

    她也不是很排斥,其实。

    “小妖,”终于他稍微抬起头,费力离开她的唇,喘息着低唤一声,沙哑的问道,“想见我的容貌?”

    绢布轻轻动了动,白容戎颔首。

    只差一步就知道答案了,她需要做的只是证实她的猜测。昨夜的梦……

    他缓缓抬手,纤长的手指攀上她红润的脸颊,视线停在她红肿的唇,苍白的脸悄悄染上一抹霞色,又很快淡去。抚过那块白色绢帛,他有些别扭的用手指碰触着她温艳丽的唇。

    白容戎突然张口咬住他的手指,狠狠的。

    “戎儿……”他低低叹息一声,揭开那层遮蔽物,桃花眼眯起,迎上白容戎错愕的目光。

    他沉默了一会,用手捂住白容戎圆睁的眼。她用这种意味不明、带着怜惜又陌生的神看他,他不愿,不愿看。

    压在上的力道松懈,白容戎拨开他的手,眼睛发亮:●0●!嗷嗷!

    他怔了怔,奇怪她的反应,片刻后眨了眨眼。

    白容戎也眨眼,直视他妖冶的血色红瞳,半天后突兀的问:“天生的?”

    “……”他沉默了。还没恢复记忆……么?

    白容戎开始唏嘘,拾起他一段银白长发,问:“这个,怎么变白了?”

    原来恢复了?“戎儿。”他揽住她,头埋入她颈间,侧过脸含住她敏感的小耳垂,轻轻啃着……满是感慨。

    大清早要不要这么劲爆?白容戎捂脸羞涩了,再、再这么下去,她迟早要湿了!

    察觉他呼吸急促,白容戎心中警钟长鸣,趁他松懈,一把推开他,自己翻滚下。骨碌骨碌……在地上足足滚了两圈,她才支撑着爬起,一边整理凌乱的衣衫,一边道:“不要闹了!”

    他突然咳嗽起来,白容戎停止穿衣的动作,回头看他。他苍白得透明的脸映衬着殷红的唇色,嘴角有些血的痕迹,紫白衣袍被他俩刚才的动作蹂躏得松松垮垮的,露出形状美好的锁骨,一头银色发丝披散着,有些凌乱……不,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由于咳嗽不小心露出两只毛绒绒的耳朵,两只耳朵随着他咳嗽的动作一动一动的,看起来,看起来…………嗷!

    白容戎一下子怜惜了,想起以前养的那只可小狐狸犬,不由举起木梳向他走来,眼里放光,满是希冀的问道:“小止,我帮你梳理毛发?”

    “毛发?”他怔了怔,正要纠正,红瞳对上她发亮的眼,突然缄默了,颔首轻嗯一声,温柔的应和着。

    得到许可,白容戎爬入内,坐到他后,理所当然的抓起他一头柔软的长发蹂躏。她从后将他散在前面的发丝一根根拢到后面,一点点的梳理他的头发。长到地板的银发居然毫不打结,一梳梳到底,白容戎梳着梳着,突然扑哧笑出声来。

    她认真的梳一个到底,边梳边道:“一梳梳到尾,”又梳了一下,继续念道,“二梳梳到白发齐眉……”

    顿了顿,又连着梳理两次:“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梳完后,捧起一看,她突然有种完满感!

    他昂着脖子眯起眼,看起来很是享受,喉内渐渐发出咕噜的声响,白容戎放下木梳,右手怜的摸着他的头。

    “乖。”摸摸摸摸,=v=,真是可的小东西……

    “……”

    他往后昂着头,突然伸手压下她的脑袋,准确的寻到她的唇,咬上她唇上的伤口。

    如此……高难度的动作……白容戎呆了。

    胡止松开他,意犹未尽的唇,朝白容戎眨了眨眼。

    白容戎……石化了。可,可么?错觉,全是错觉啊!她该知道,眼前这只不只是蛇盘山无害的小止,他还是青丘的天狐下……啊!

    她迅速跳下,捂着唇泪奔了……可青丘的下不给她任何泪奔的机会,他颀长的躯贴了过来,一拽,白容戎就跌到他怀里去了。

    “礼尚往来。”他轻笑着,纤细的手指一寸寸攀上她的脸颊,白容戎感觉压力很大,僵硬的任由他……抚。

    梳理着她的发,他动作轻柔,白容戎逐渐放松,往窗外漫不经心瞥去,黑漆漆的,天还没亮?她动了一下,心中疑惑。

    这夜,未免太长了……

    “好了。”他松开白容戎,桃花眼眯起,唇边含笑,在他脑勺上留下一个吻。

    白容戎急忙站起,摸了摸脑门上沉重的发髻。似乎盘得不错……复杂的,很带感,她喜欢。

    他又抬手在他头上插入一根芙蓉白玉簪,看了看,满意的抿唇轻笑。

    “小止,这……”白容戎摸了摸玉簪,“送给我的?”

    他轻嗯一声:“喜欢么?”

    白容戎拔下来一看,似乎很值钱?她又重新插回去,点头:“喜欢!”值钱的东西她都喜欢!

    他眯起桃花眼朝白容戎灿笑,白容戎捂住眼……要不要笑得这么美艳勾人?

    窗外公鸡鸣叫,雄鸡一唱天下白,白容戎哎了一声,发现他后陡然出现九条毛绒绒的狐狸尾。

    回头看去,窗外明晃晃的,已是近午。

    “小止——”她疑惑看他。

    “无碍。”他脸色更加苍白透明,白得像从皑皑雪中来,“出去吧。”他搂住她的腰。

    白容戎迟疑了一会:“哎?”

    “去见你的师父。”他含笑着替她整理鬓发,补充道,“我们一起。”

    白容戎更蒙了,见师父?

    “他是你师父,师如父母,我既是你的未婚夫君,自然要去拜见拜见他。”他宠溺的看她。

    “这是要见家长么?”白容戎红了脸,再次被他艳丽勾人的笑颜迷得七荤八素了。前世好像就是这样……她总抗拒不了他的笑颜?

    他在她脸上吻了一下,语气难掩欣喜:“你记起前尘,我很欢喜。”他真的很欢喜,他原以为她会抗拒,抗拒他的新份,抗拒他对她做过的一切,然而她没有抗拒。他抱她时,她没有躲;他吻她时,她会主动迎上。

    想到动之处,他喟叹,抬起她的脸,与她鼻对鼻,贴脸蹭脸的唤:“戎儿,戎儿……”

    白容戎不甘示弱在他唇上啃了一口,道:“我也欢喜,那么狗血的前尘!你再不来,我差点……”她想说她差点犯错误,勾引唐僧**了。

    原来她只是错误迷恋了唐僧,真正的命定已经在她眼前?

    “唔——”

    他着她的伤口,听她因疼而低低呻吟着。这才真实……他闭眼沉溺其中。

    “砰——”

    

    

  • 作者有话要说:…………= =!接受抽打,来吧!

        我果然是一更万年,万年一更啊…………

        这学期很忙很忙,忙得跟狗似的。一周四十几节,每周试讲,要备课,还有数不尽的论文…………捂脸泣,太辛苦了太辛苦了TVT,捶地!

        这个,接下来要虐了吧。。。大概。

        应要求先给狐狸甜点…………

        嘿嘿,青丘下的样貌~这个是北北给的人设,嗷唔!

        这里:

        
  • 重要声明:小说《驮着唐僧去取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