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平顶山长老有难,莲花洞行者戏妖(下)

    TXT全集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却说那道人直接将他们捉入洞内,拿绳子捆绑长老沙僧,将他两人与八戒吊作一排,因白容戎是马他没有提防,只把缰绳随意捆扎在柱上,化作本,看他样貌,竟是个幼童,发髻高盘,作的是道童打扮,额上一层银粉粼粼。

    “大哥,唐朝和尚拿来了!”他大呼,不多时进来个童子,那童子与他模样一般,只不过额上涂的是金粉,闪闪发光。

    这便是……金角银角?白容戎目瞪口呆,言语不能,只眨着马眼看他俩举动,按兵不动。

    金角在底下仰望长老,确定是唐僧后,满意地直点头,拍上银角肩头,赞赏道:“贤弟,做的不错!果真将这大唐和尚拿来了!只是……”他皱起眉头,又嗟叹,“怕那猴王前来捣蛋,使你我吃不成唐僧,得不了长生之法!”

    举止言语颇为老成,与容貌严重不符,白容戎眨眼连连。

    银角哈哈大笑,回道:“大哥无须多虑,今这唐僧必是吃定了!”

    “此话怎讲?”银角提起精神问。

    “依小弟看,那猴王不过尔尔,没甚手段!被我随意召来的三座大山压住,寸步不移,而今动弹不得,你说,这唐僧却不是吃定了?”

    闻言金角大喜,拍手吩咐前后小妖:“我与二大王庆功,快去安排酒席!”

    他搂着银角哈哈往外走,又留个心眼,嘱咐小妖道:“精细鬼伶俐虫,带上紫金葫芦玉净瓶,前去收服猴王,教他化作脓水,半点不留!”

    八戒惨叫:“娘哎,猴哥也遭殃了!”

    长老担忧:“八戒,悟净,而今悟空被山压住,我们又……哎,这如何能逃得脱?”他眶中落泪,凄凄惨惨叹息道,“这真是山穷水尽,末路穷途啊!”

    一直藏在他怀中哆嗦的果子小心翼翼探出半个头,弱弱询问:“爹,妖怪走了?”

    长老颤抖着,并不答他。方才他在上头就听那两妖说什么“今这唐僧必是吃定了”,早唬得浑乏力嘴唇无色,又听说悟空被压山下,无人搭救自己,想不多时便要被妖怪蒸煮了吃,绝望至极。

    八戒哼哼:“师父,你莫怨俺!要怪就怪那该死的弼马温!不是他来栽俺,师父也不会遇上这帮啖人妖魔!”

    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沙僧闭上眼,额头渗汗:“师父,这头晕啊,要吊到什么时候?”往下看一眼,又觉头晕,原来,他患有恐高症= =!

    “解下时就该入锅煮了!还是吊着好,吊着俺老猪安心!”八戒一时激动乱嚷,看门小妖看了过来,吓得他慌忙闭口。

    果子探出整个头,着急询问:“爹,娘呢?”

    长老往下看去,见白容戎上半透明,知道她隐了,没说话。

    白容戎也往上头看,视线正好与他相遇,她抿起唇笑,问:“师父,要放你们下来么?”

    长老迟疑,暗示她门口还有守卫,不能妄动。

    白容戎抬起手,看着指尖,笑容突然变得诡异:“师父认为,妖该杀么?”

    长老一愣,犹豫片刻后开口:“他们……修行不易,难得修成人形,自然不可杀。”

    其实有些违心。妖来捉他时他惊惧万分,只想徒弟来解救他,不曾担忧他们如何对待妖怪。若说是人,哪怕是恶人,打杀了他心有不忍,若说是妖,他也只是睁眼闭眼任打杀了,今白容戎问起,他竟犹豫了。

    佛说众生平等,自然不可杀,然而西天路上遇见的妖物大多是野蛮之辈,难为他平等对待,一视同仁。

    收到不同的回答,白容戎心下一颤,缩回指甲,调笑:“师父境界!有道是一切众生,悉皆平等,”她突然顿住,含笑,“人和妖都是妈生的,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都是爹生娘养,自然杀不得。”(漫漫长夜无心码字,于是决定雷个,劈道雷炸霸王啊嗷嗷!)

    长老呆愣片刻,缓过神,赞许之色溢于言表:“公主境界实比贫僧高,贫僧佩服。”他惧怕妖怪,不曾想妖与人一样也是母胎孕育,从这点来说他已经局限了,不由打心底佩服这位龙王四公主。

    白容戎四下瞧瞧,从地上拾起一块大石,拍晕守门妖怪,替长老几个解了绳子,放下地面,这才现出原形。

    果子腾空飞起:“娘,妖魔有宝贝,不好对付!”

    白容戎笑笑:“谁要对付了?”

    长老愣住,慌忙问:“公主有妙计?”

    “没有。”她坐在地上,悠闲晃腿,老实回答。

    八戒急了,哀号:“完了完了,没计策,都坐着等死吧!”

    白容戎笑出声:“没错,坐以待毙,”她捞过果子,转脸问八戒,“既然不想死,何不冲出去与妖怪拼了?”

    八戒沙僧登时无言。凭他们两个,都不是金银两角对手,何况对方还有宝贝,他们自觉拥有高度觉悟,当然不准备以试险,卵击硬石。

    洞内一阵沉默,气氛凝重。

    白容戎搔着果子肚皮,惹来果子一阵咯咯乱笑:“娘,不要,痒痒!”

    白容戎并不停手,供:“知道些什么?”早怀疑他有预知能力,无论属于释道哪方,上演的都是可版无间道。

    不是镇元道家的探子,便是观音释家的暗线,要么获取报,要么考察西天取经队伍意志,顺便负责监督工作,白容戎扫眼果子,默然……

    上头果然了得。

    果子在她手下扭动子乱颤,憋红了脸,最后道:“天机不可泄露!”

    白容戎放下他,丢给三藏,自觉无趣:“算了,不你。”

    果子自动飞到她怀中蹭,用糯软的腔调低唤:“娘……”

    “怎么?”白容戎无力,“又饿了?”

    “饿了。”

    “……”

    …………既当和尚坐骑又当小孩保姆,她囧。

    •

    这边行者被三座大山压得不能翻,想起压五行山下百年的悲惨经历,悲从中来,念动咒语请来那山神土地与五方揭谛众神。

    土地山神皆是地方基层干部,见压着的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个个惶恐不已,急忙念咒为他搬走大山,愁肠道苦,说此山妖魔甚恶,将他们捉来使唤,万般无状。

    行者大吃一惊,与山神土地打探完消息,知道妖魔是全真道人,故意化作一全真道人,在路上截住小妖,与哪吒配合装天,将金角银角差来收他的精细鬼伶俐虫唬得一愣一愣的,紫金葫芦玉净瓶骗到手,他腾云往莲花洞遁去。

    金角银角知道丢了宝物暴跳如雷,又差小妖前往压龙山压龙洞请老母亲,准备拿宝物“幌金绳”收服行者,行者与两妖又一番周旋,不消细说。

    白容戎听见外头动静,知道行者来了,拍股站起,转向长老道:“师父,委屈你们了!”她将果子塞到长老衣襟内,拿绳子住长老,复又吊起。

    故意为难八戒,将他吊得比长老沙僧还高,让他半空悬着打转。

    果子藏在长老前拍手:“吊死猪吊死猪!好!好!”

    八戒痛得哼哼:“公主轻些,这肚皮勒得疼!”

    白容戎加大力道,将他吊得更高,反问他:“还疼么?”

    八戒哦咦哦咦猪哼:“不疼不疼!一点不疼!”

    白容戎这才满意松手,化作白马。

    不多时进来位老妇人,那妇人白发鸡皮,脸如橘皮,扭扭捏捏故做小姐媚姿态,看得长老与白容戎几位虎躯一震,寒毛竖起,一阵惊悚。

    大约金角银角看习惯了,不觉难受,自然而然跪拜在地,道:“母亲,孩儿请安了。”

    老妇人翘起兰花指笑,道:“我儿,起来。”

    八戒憋不住笑:“果真吊得高,看得远!”

    沙僧愕然:“二师兄,怎么无端吊出笑来了?莫不是哪里痒了?”

    “你不知,故人来了!”

    原来他吊得高,看得明白,认得老妇人是行者变化的,见妖怪对他恭恭敬敬喊母亲,阿Q精神作祟,觉得自己好歹沾点光,忍不住笑将出来。

    沙僧正想问话,那行者变化的老妇下了抬椅,站在底下打量长老,“媚笑”道:“我儿孝顺!吃他一块,果可保长生?”

    金角银角点头:“是,可保长生。”

    长老脸色铁青,闭了眼,不敢看她。

    那妇人露出金牙,诡笑道:“儿啊,我曾听说有个猪八戒的耳朵甚好,甚脆,可割下来爆炒与我下酒,配着吃?”

    若两孝顺妖怪信了她的话,这还得了!八戒当下大呼:“俺耳朵不好,也不脆,有些毒素,吃了腹泻,划不来!”

    行者一听,扑哧大笑,一时忘走了形,金角银角见他这般,认得是孙悟空,当下掣起七星剑往行者头上劈来,行者躲开,跳到洞外与他们好一阵恶斗。

    白容戎趁机放下长老他们,与八戒沙僧拍晕洞中小妖,正出去助阵,两童子将行者五花大绑捆进洞来,突然见着白容戎,唬了一跳,疑惑洞内怎么凭空多出个女人来,又见长老被救下,银角急忙掏出葫芦,问她:“你叫甚么名字?”

    白容戎斜看过去,并不答他。

    银角尴尬,大声重复道:“你叫甚么名字!”

    白容戎翻白眼:“我是你娘!”

    两童子愣住。

    果子扑哧笑出声。

    金角银角瞪大眼,看着果子诧异万分:“这是……人参果?!”

    听出垂涎之意,果子躲进白容戎后,不再乱叫。

    金角偷偷念动紧绳咒,幌金绳瞬间拉长,将行者长老白容戎八戒沙僧几个牢牢缚在一起,仰天得意大笑,伸手就来捉果子,果子反应灵敏,扑一下先闪进白容戎……内躲起!

    金角银角不敢造次,只看着果子挫牙,无可奈何。白容戎无语,她的部倒成最好的避之所了= =!

    果子探头探脑乱动,白容戎动了几下,长老几个亦挣扎,不想那幌金绳兀地缩紧,腰上一痛,白容戎倒吸一口凉气。

    几个就这样不伦不类绑着,白容戎正好捆在长老前面,而长老后是八戒,左边是沙僧,右边是行者,手没放处,因他方才惊慌挣扎,此时做出的动作是……搂抱白容戎,鼻息间吸进呼出的都是她的香气,自觉不妥,他摇来扭去,那幌金绳也越缩越紧,终于,白容戎受不了了。

    “慢着!”她低喝一声,金角银角诧异。

    如今自己受了牵连,难道还能专心打酱油,坐视不理?白容戎突然严厉道:“私自下凡,看你们师父怎么整治!”

    两童子色变。

    “紫金葫芦七星宝剑幌金绳玉净瓶芭蕉扇,你们偷下来的东西不少,”她眯着眼笑,“趁早放我们走,否则……”

    两童子心虚,扑通一声跪下:“女仙饶命!”

    白容戎颔首:“替我们松绑,不举发你们。”

    金角念动咒语,果真替他们松绑。

    获得自由,白容戎又换另一种说辞:“我知你俩是受观音旨意在此托化成魔,考验三藏西去之心……”顿住,她意味深长,含笑着看金角银角。

    两童子错愕不已。他们当初私心下凡,妄想吃唐僧获得长生,余于理罪无可赦,而今被她说成官派,看她一脸淡然,似乎真有其事,心里有所领悟,明白她是有意纵容。

    白容戎继续:“有劳二位仙童,我师父算是过了此关,放我们走吧!”

    金角银角站起,恭敬道:“这便放,这便放!”

    长老感激涕零,行者却闷闷不乐——他只知棍棒能解决问题,熟不知其实还有更圆滑的方法,本来还需一番周旋,因白容戎插手,此难也就这么过了。(某人:其实是乃不想写吧?=。。=)

    这正是江流本自多磨难,花妖巧言解千愁。

    师徒几个休息一会,又投西上路,途中碰见一老者前来索取宝物,行者认得是太上老君,一通埋怨,将宝物归还于他,老君只推说是菩萨向他借来炼丹童子考验三藏,行者不再纠缠,放他们去了,金银两童子随老君腾空飞去,不知结局如何。

    “娘好厉害!”果子扑到白容戎马头上蹭顶鬃。

    长老上了马,俯拾起果子放入怀中,轻道:“上路吧。”

    八戒仍介怀行者化作老妇逗弄他,一路哼哼,行者还没打够,在马前挥耍金箍棒,乱蹿乱跳。

    长老摸摸白马的头,叹息:“马儿,谢谢了。”

    白容戎躲开他,马蹄哒哒。

重要声明:小说《驮着唐僧去取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