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五庄观窃人参果,玉净瓶神水活树(上)

    TXT全集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师徒几个又走到深山峻岭中,脚下路崎岖难行,白容戎挪蹄子慢慢走。夏季炎,三藏得出汗,抬手用袖口擦了擦额头,嘱咐道:“徒弟啊,这深山野林的需仔细些,谨防妖邪。”

    吃一堑长一智,经验告诉他:路到崎岖难行处,需谨慎!这深山老林专产妖怪,掉以轻心不得!

    行者笑道:“师父放心,有我们保护,怕什么妖邪!”

    三藏松了一口气。

    枝桠间鸟雀相鸣,他四下环顾,感叹:“此山清幽恬静,不似先前走来的那般险恶,”旋即舒展眉头欣喜道,“莫非此地离雷音不远?”

    “还早还早!”行者回他,“十万八千里,十停还未一停呢!”

    闻言长老松开的眉头拧起。

    “猴哥,这要走几年才能到达西天啊!”八戒哼哼。

    沙僧担着行李一言不发。只听他们对话,不知在想什么。

    ——几年?十四年!白容戎愤然。取完经她就是货真价实的二十七岁大龄剩女了!

    想到这不由产生联想:取完经后她终于摆脱马形,得以容貌永驻,回到蛇盘山寻小止,未果!千辛万苦终于在山下一户人家寻到他,此时小止已有家眷,手里牵着个孩子,怀中抱着个孩子,老婆背上背着孩子,屋子又有孩子哭号着……

    而后,夫妻俩面面相觑……囧TZ。

    给个和尚当十几年脚力,蹉跎年华阻她姻缘,要不要这么悲摧?

    白容戎哭无泪,背上长老浑然不觉,他一路走马观花,闲看山水,惊叹连连:“果真妙处,此地必是有好人居处!”

    早忘了先前断言必有妖邪,提醒徒弟要当心来着!

    行者赞同:“依俺老孙看,该是有圣僧仙人定居。”

    哎?真的假的?白容戎抬眼环顾。

    三藏突然勒马:“悟空,你看。”

    前方有座高楼直耸入云,好不壮观。

    三藏下马留意,见路旁有座石碑,碑文写着:“万寿山福地,五庄观洞天”。

    “是道观!”行者笑道。

    五庄观?白容戎眼睛一亮——那什么,人参果?

    一路暗暗盘算,长老牵着她走入观内,至二层门时迎面走来两位仙童,那两个仙童眉清目秀,婴儿肥,盘着头发,白色道袍裹着小子,走起路来衣带飞扬,笑起来嘴边两个深深酒窝,甚是可

    小正太呀!白容戎瞪大眼。

    两小童上前:“清风,”“明月,”

    颔首作礼道:“奉命特来迎接长老。”

    声音气。

    白容戎澎湃了,忍住上前搂住他们蹂躏的冲动,赤果果用马眼将两位小童上下看了个遍。

    两个道童浑然不觉有恙,走在前引他们入内,白容戎念动咒语隐,随他们进去前

    第一眼便看到上供奉的“天地”二字,长老不解,询问道:“二位仙童,另师为何不供奉三清、四尊、罗天诸宰,却只供奉‘天地’二字?”

    仙童露出酒窝笑,颇为自豪道:“三清是家师朋友,四帝是家师故人,九曜是家师晚辈,元辰是家师下宾!”

    长老愣住。

    行者在旁哈哈大笑:“这两位童子说大话呢!”

    长老不理行者,开口又问:“另师何在?”

    两童子道:“家师元始天尊到上清天弥罗宫听讲混元道果去了。”

    元始天尊?白容戎心惊,这元始天尊在“三清”中地位最高,是道教神仙体系中的第一位尊神,也不知长什么模样,有何神通?

    两童子奉完茶便出去了,行者八戒沙僧也随后跟了出去,前只留下长老和白容戎两个。

    白容戎坐上椅上,晃着腿,对三藏面无表道:“我渴了。”

    长老端起茶杯正喝,听她这么说,将手中杯子递给她,自己再另斟一杯。

    白容戎正说话,那两位小童划脚进来,捧着一盘东西恭敬道:“长老请用。”

    将盘子托到三藏面前。

    白容戎伸长脖子细瞧,只见玉盘上铺着块绸布,绸布上放着两颗晶莹剔透的人形娃娃,那娃娃头上长着细细胎毛,手脚五官俱全,小肚脐眼分明,正摆开小脸划着四肢咯咯笑着。

    这、这就是人参果?果真像足婴孩,还哈哈笑!

    白容戎惊悚了,惊悚之后大囧:本来还想吃它一颗,现在看到实物,竟觉难以下咽!

    长老见着那果子后面色发白,转过头,闭眼极力推辞:“你、你们怎么把未足三月的孩子弄来了!阿、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明月上前一步,道:“长老,这果子名唤‘人参果’,吃一个无妨。”

    听他说要“吃”,三藏腿软了。阿弥陀佛,难道来到吃人的道观了不成?

    清风解释:“实是树上结的,并非婴孩。”

    三藏闭目摇头,蹙着眉,万般不忍。

    白容戎拉他袈裟,轻声道:“收下。”

    长老大着胆又看了那果子一眼,睫毛轻颤,仍是摇头拒绝:“这……阿弥陀佛!”

    白容戎掐他,长老吃痛,抬眼看她,最后妥协了,微微叹息,悲悯道:“放那里吧。”

    两位童子莫名其妙,对视后将盘子放在桌上退出。

    三藏闭目颤抖。

    白容戎径直走上去,拿起一颗人参果细瞧,伸手挠挠果子肚皮,那人参果在她掌中微微动了动,似乎觉得痒,竟发出咯咯的笑声来!

    白容戎惊悚,顿时觉得手心发痒,果子在她手心温温的,她又试探地摸了摸果子脸蛋,果子当下挥舞着小手咿呀哼着,如婴孩牙牙学语般,似乎十分欢喜。看它下,一根可的小**雄纠纠气昂昂地立在那里,高高举着。

    嗯……是颗雄果= =!

    再靠近看,白容戎眨眼,果子也眨眼天真回看她,最后竟伸出手来,貌似非常喜欢白容戎,不认生地索要抱抱。

    ……白容戎顿时无语。

    太残忍了,她下不了口= =!于是她转过去命令长老道:“口张开!”

    长老惊慌捂住嘴。

    白容戎狠踩他一脚,长老吃痛张嘴,白容戎瞅准时机,手疾眼快地将果子塞入他口中去!

    果子感受伤,立即嚎啕大哭= =!

    听得口内有婴孩啼哭,长老惊吓过度,急掰开白容戎的手将其吐出,奈何他嘴小,果子又大,到股的位置卡住了,只留下两截光溜溜的小腿脚。

    白容戎心惊胆战,把心一横,闭眼将整个果子塞了进去。

    哭声戛然而止。

    过程像是谋杀。

    听一下子没了声息,长老冷汗涔涔,果子还含在嘴里,吞也不是,吐又不能,他鼓着腮帮子,眼睛通红,脸上两道清泪潺潺。

    白容戎按住他的嘴,威胁他:“不准吐出来!”

    他艰难点头,鼻尖只嗅得白容戎手心越发浓烈的蔷薇香,挣扎几下,白容戎的手心轻轻摩过他的唇……又觉按在他唇上的手暖暖的,绵绵的,突觉不妥,正开口,只听咕噜一声,那果子自动滚下喉头,滚往肚里去了!

    长老面色铁青。

    白容戎放开他,拿起另一颗果子,问:“师父,什么味道?”

    见她又拿起一颗,三藏浑发抖:“这、这颗,还是予你吧!”

    白容戎仔细端详,手中的果子没有小**,是颗雌果。这果子离枝久了,又耽搁着没吃,明显比方才那颗没生气,正闭眼恬然休息着。

    她仰天闭目,将果子轻轻放入嘴里……咀嚼几下,吃出味道后幡然醒悟:青枣味!

    于是她放开了,细细咀嚼,只听咯蹦脆的声响,果子三下两下入腹了。

    长老浑打颤,念阿弥陀佛:“你——罪过罪过!”

    白容戎朝他眨眼:“味道不错,”又补充,“就是造型太真了,唯独这点不好!”

    ——天地良心,其实她心里凉得慌啊!这人参果长得太具体了,吃个果子跟杀人是一样一样的!

    “用斋了用斋了!”八戒晃颠颠摇进来,见长老眼睛通红,疑惑了,“师父这是怎了?”

    长老闭目,“问她!”手指向白容戎,拼命咬唇。

    “谁?”

    白容戎隐了,八戒自然看不见,他看向三藏所指的方向,见桌上有个盘子,走过去问三藏:“师父,这盘子做什么用?”

    长老忽地睁眼,捞他手:“八戒,这道观不妙,你叫悟空沙和尚来,我们趁早离去!”

    八戒不乐意,闷闷回他:“师父,俺瞧这道观好的。那两个小童子招待周到,正给我们准备斋饭呢!”

    长老抖抖抖。阿弥陀佛,又是什么人盛宴!

    他急了:“八戒,方才那两个童子给为师送来两个婴孩,偏说是什么果子,哄骗为师吃下!你说,这道观却不是吃人?未足三的婴孩尚可以啯麻吃掉,更何况其他?我们……赶紧走吧!”

    八戒愣住,许久才道:“师父说的可是‘人参果’?”

    长老颔首:“正是此果!不,不是什么果子,分明是未足三的孩儿!”

    八戒不同他抗争,若有所思退下,心里暗道:“老和尚不识货!”

    一边想一边却极度羡慕他的缘分——竟可以一下吃俩!

    原来他当年仍是天蓬元帅时曾见着此果,可惜有缘无分,见得着却吃不着。这人参果又名“草还丹”,人吃了能延年益寿。放眼四大部洲,唯西牛贺州五庄观有,天地间仅此一株灵根,乃鸿蒙混沌未判之初所孕,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复三千年成熟,一万年只结三十个,能见着此物已算大大有缘……

    思及此他脚步打颠,一路赶往厨房去了!

    白容戎见他模样就知他嘴馋,想是撺掇孙悟空去了,于是她翘着二郎腿坐等好戏,吩咐一旁准备出去的三藏道:“回来时记得给我带份!”

    三藏悲愤看她:“你、你害了两个孩儿命,你……”

    白容戎瞥他一眼,淡定道:“你不也吃了一个?”

    长老脸色大变,只拼命捂着小嘴,耳边婴孩啼哭声犹在,于是他俯下,干呕了= =!

    “呕——”

    “师父,那人参果——”白容戎故意刺激他。

    长老俯继续:“呕——”

重要声明:小说《驮着唐僧去取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