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殃及池鱼焉知福,反客为主消业障(下)

    TXT全集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心里满是疑问猜想,憋得慌,正想打断两人对话,突然那女子回指向她厉声喝道:“你不从我,是不是因为她!”

    白容戎石化。

    半晌,玉龙答道:“我奉观音之命专心在此等候取经人,怎会做他想!你别胡乱揣测!”他别开脸,不敢直视女子的眼。

    “你!”女子上前一步,正说话,突然天空降下来一朵大莲花,白衣女子脸色大变,顷刻间伏跪在水面,低声唤,“菩萨。”

    与此同时,白龙幻化成的男子也撩袍,俯跪下,道:“我等奉菩萨之命在此等候取经人,未曾分神,请菩萨明察。”

    白容戎碎裂。

    红莲上头站着个端庄貌美的女子,头扣金叶纽,翠花铺,金光四,发后垂珠璎珞,著白纱,盘金丝,飞彩凤,珠环玉佩叮当响,腰系宝物冰蝉丝,脚蹬彩云,手托宝瓶,瓶内青青杨柳条,正低头浅笑,后托塔天王二子木吒惠岸使者常相伴,清俊不凡比金童。

    张大口,愣,白容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却无论如何也跪不下去。

    “那小妖,甚是无理,见到菩萨如何不跪!”菩萨后的惠岸使者开口了,指向白容戎。

    白容戎愣头愣脑,在自己脸上掐了一把,自言自语:“做梦做梦……”

    上头有人轻笑,这一声,可笑得白容戎的心柔和了许多也放松了许多。

    “无碍,”观音菩萨浅笑,面向白龙,道,“不必多说,做不做他想只有你知。”

    白龙垂首无言,菩萨又面向那白衣女子:“龙女,你果真喜欢这玉龙?”

    龙女颔首:“是。”

    观音不语,片刻后道:“如此,你便不再是本座的右胁侍,你可想好了?”

    “回菩萨,龙女早想好了。”

    “菩萨,”白龙上前一步,复又跪下。

    “若非菩萨相救,敖玉早首异处,成剐龙台上死魂,为报菩萨救命之恩,小龙愿随唐僧西去,以待他修成正果,不想为儿女长所累——”

    “无需多言,”菩萨抬手,眼光却抛到白容戎处。你这玉龙,冠冕堂皇,果真以为本座不知你打的什么主意,业龙怎可与妖相配?倒不如跟了我龙女,也不算委屈你,思及此,玉臂一挥,一锤定音,嘱咐:

    “龙女,定要与这玉龙好好相处。”

    “谢过菩萨。”龙女欣喜,谢过起

    白龙仍旧挣扎:“菩萨,没了小龙,何人当取经人脚力,助他取得真经,救世渡人?”

    “依我看……”菩萨转向白容戎,这才细看她,也是这一细看,才看出点端倪。

    ——原来并非母胎所生,与那石猴一般,乃是灵根孕育。这妖五行中属土,由众花□而成,吸天地灵气,集月精华。纯种花妖,通体蔷薇香,百年一遇,倒也难得。

    不由心生怜,想收了做胁侍,以代龙女之位,只是……

    看着白容戎盘算着,有些棘手,这妖……着实难办。

    她向来喜欢收集俊男美女于,用今天的话讲,就是恋物癖,专门收藏美人,尤其是正太萝莉,而这花妖乃天地滋生,样貌自然讨喜,不在话下。

    再细细看,越看越满意,只不过随着满意指数的飙升,更是苦恼了——杀业,这花妖造过杀业,未曾涤洗,怎好收她做胁侍?

    菩萨心生一计。不如让这花妖与那唐僧取经,这花妖样貌甚好,一来可考验那长老的定力,二来也可因此多惹些祸,凑足九九八十一难,更何况这妖本不弱,也可保唐僧西去取经,取经路途艰险,必要与魔怪相斗,也可提高这妖的修为,再者,若能助金蝉子取得真经,到时摆脱妖藉,修成正果,她也可以将她收来当胁侍,岂不妙哉?

    菩萨脸上挂笑,不待白容戎反应便拔出瓶中杨柳,喝声“变”,白容戎上立马披了件薄纱白衣,与龙女相似,披散的长发瞬间绾好,为飞仙髻,头上系两根长长的雪纱带,更添飘逸之感,仙姿不减龙女。

    菩萨颔首,对自己的杰作满意极了,问:“你叫甚么名字?”

    白容戎左看右看,指着自己:“叫我?”

    那菩萨微微一笑,颔首。

    “我叫白容戎,容貌的容,戎狄的戎。”

    菩萨颔首,语气突然严厉:“平里你造下杀业,业障不除,死后怕是要入十八层地狱,受那吊筋之苦……”

    故意停在此,果然见白容戎脸色发白。

    “观音大士,我路过,打酱油的,不关我的事!”白容戎惶恐。

    “你可曾杀害二十一名贼寇,伤害八匹马命,连同方才一名流寇,共造下三十个杀业?”

    白容戎小心肝抖了抖。

    “纵然是无心之失,造了便是造了,依本座看,不如你替了那业龙,随那取经人西去,也算好事一件,既消了业障,又修得正果,岂不善哉?”

    白容戎默,这不修改剧了?抬起头来,她小心翼翼询问:“敢问观音大士,我能做什么?”

    顶了白龙的缺,不就是……一匹当脚力的马?

    菩萨微笑:“能做的自是很多,只要你诚心向佛,随同西去取经——”

    诚心向佛?这不成尼姑了?白容戎打断她:“我有婚约在的!”

    小止啊,先拿你当借口搪塞搪塞。

    菩萨一听,呆愣片刻,旋即圣母地笑了(= =!):“待你取得真经归来,自然可与他结为连理。”

    白容戎囧,几乎想对观音吐槽,西游记里这唐僧取经前前后后共用了十四年之久,等十四年后她再归来,不成古代的超大龄剩女了,小止还要她?再说,若真西行去,这大好青年华就陪几个和尚蹉跎了,怎么想怎么不划算。

    “大士,我拒绝。”

    “我赐你六般变化。”

    呃,白容戎回神。

    “予你容颜永葆,不老不衰。”

    白容戎张大口——这、这惑太大了!

    “授你隐术,定形咒,如何?”

    “成交!”

    菩萨抿唇轻笑,这花妖,果然经不起惑,看来此次西行,免不得苦头吃了。

    白容戎脑一,话刚说出口便后悔了,但覆水难收,只好咽下,装傻充愣:“那僧人何时来?需给我些时,还有些事未处理!”

    不能未卜先知,露了马脚啊!想起《深深雨蒙蒙》里,何书桓拧眉严肃的说:“八年抗战就要开始了……”

    白容戎自个先囧了。

    “慢着——”菩萨手一抬,转向白龙,对惠岸使者使了个眼色,这惠岸使者是观音的腹里蛔虫,立马会意,拉着那白龙飞去,不多时又飞了回来,只见白龙一脸不自在,俊朗的脸看向白容戎时微微泛红,惠岸使者端来一个瓶子,菩萨当即拔出杨柳枝条,往那瓶中点入一滴玉露净水,手一扬,又从白龙上取下一片龙鳞,投入瓶中摇晃,再由惠岸使者呈给白容戎。

    “喝下。”

    白龙窘迫,不敢看白容戎,白容戎迟疑,仍是拿过,咕噜噜一股脑全喝下。

    甚是甘甜!

    “这龙尿——”

    “噗——”白容戎当下噗了,只不过,大半龙尿已被咽下,只噗出一些星星点点,全喷在无辜的惠岸使者上。

    菩萨将杨柳枝插回玉净瓶内,无视白容戎的感受,继续道:“这龙尿,添你龙气,后免教他疑,这龙鳞,予你龙皮,我这玉露,去你妖气及龙尿躁味,而今只差个龙,本座以这涧水给你做个龙,刚好。”

    白容戎只听到“龙尿”二字,再没听见什么,突然见一只水聚成的龙从涧中腾出,朝自己冲撞而来,不及躲闪,只感觉浑如扒皮拆骨般,被那水龙注入,浑疼痛难耐,竟晕死过去……

    醒来时抬手,不由尖叫,却发现喉咙里发出的是“嗷嗷”的嚎叫。

    “嗷嗷!嗷嗷!嗷嗷!”(翻译:靠!爪子!怎么会这样!)

    抬手细看,怎么看都是爪子,往那水中一照……几乎晕厥!

    靠!一条白龙!

    于是白容戎仰天长啸,自我安慰道:“嗷嗷,嗷嗷!”(翻译:还好还好,不是蹄子!)

    心里明白几分。这菩萨,还存了个心眼,定是怕她违约,提前将她变作龙了!想到这白容戎犯难了,她这幅模样,怎么去见小止和蛇盘山众小妖?

    懊恼之余,习惯将爪子拿来挠头,却无论如何也够不到大脑,别说大脑,就这颀长的躯,连雪白的肚子也挠不到!除非,练得瑜伽,来个折叠龙骨,使小短腿够着大脑= =!

    囧TZ……

    白容戎再澎湃不起来,心灰意冷了,泡在涧内收拾心,直泡得龙鳞软了,皮皱了,瞧见天色渐暗,这才晃晃颠颠,腾起云,驱动颀长的躯,飞回与小止的住处,蛇盘山顶。

    见小止不在屋内,白容戎又腾空跃起,低调地在附近寻了个遍,无果,只好垂头丧气,回屋等待。

    这厮,难道跑下山去寻自己了?

    直等到深夜,仍旧不见人影,白容戎急了——如果没记错,晕过去的时候观音大士嘱咐顺带威胁了,那取经之人明便会路过,届时不拜他为师,与之西去,终生就得这幅模样示人了。

    狐狸啊狐狸,诈啊诈!

    白容戎抬爪,左看右看,前前后后地数,数来数去都是四个爪指头,万般纠结——这、这如何握笔,如何留书写字?

    于是,神乎奇迹地,她握紧爪,比了个一阳指的动作,努力留下一个爪指头,奋力朝地上划去。

    划得甚是吃力,满头大汗。

    须臾,直起龙腰,看来看,地上留下几个歪歪扭扭的丑陋大字:小止,等我!

    经过白这一遭,白容戎可算顿悟了,突然明白小止的好——穿越西游,那是妖怪的多帅哥的少,文盲的多达理的少,上年纪的多正太的少,像小止这样的人类货色,不可多得,还是早早收了好!

    幸好婚约在,阿米豆腐!

    于是乎,白容戎摸摸爪子,腾空跃起,满意地嚎叫几声,这才潜入涧内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驮着唐僧去取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