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盗贼洗村心魔起,花妖问世业障生

    TXT全集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去冬来,转瞬又过了一年。却说这年冬天气候寒冷异常,前些子百花村下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雪,厚厚的积雪将村里一些茅屋压塌了,幸好,白家只是鸡舍遭了殃,木屋还好好的,只是风全借着缝隙灌入屋内,现在在化雪,气温更是寒冷,白大爷年轻时就落了个脚寒的毛病,只要一入冬脚上就长冻疮,今年冻疮更严重了。几个大大的疮被冻得青青紫紫的,碰不得水,又不能抓挠,痒痛难当,溃烂流脓,苦得白大爷夜不能眠。

    白容戎看在眼里,知道是冻疮,也知道白大爷体不好,体虚畏寒,血气不旺才会长这东西,心里想着要不要上山去拔几颗野人参给他补补,顺便也给大娘补补。

    白容戎想什么就去做什么,当即心急火燎一路飞奔跑到小止家将他拖了出来,二话不说拉着就跑:“小止!随我上山去!”

    “做什么?”小止缩了缩脖子,俏的小鼻子冻得通红通红的,看着白容戎呼了一口气道,“戎儿,你这样穿会生病的。”犹豫了一会将自己上的小袄脱下来披在她上,脸蛋红扑扑的好不可,娘说了,要对自己的媳妇好些。

    白容戎无语,将小棉袄脱了扔到他怀里,拉起他冰凉的小手正经道:“我不冷,还是你穿着,穿暖了一点好陪我上山。”

    她真的不冷。

    “可是这时节山上也没什么好玩的。”打了个喷嚏,小止并没有将小袄穿回上,白容戎抓着他的手暖暖的,摸起来特别舒服,试探地将她的小手反握住,头皮一阵发麻——戎儿以后就是他的媳妇了,想到这脸上发烧,一路烧到耳根。

    白容戎一心只牵挂着山坳里那几颗人参,拉着小止就往山上跑,跑得酣畅淋漓,小脸通红,这才回头看后面的小止。

    小止脸色发白,喘着粗气。

    哎,又是一个没营养的。

    白容戎叹息,放开他的手,突然没了温暖源,小止一阵失落,不吭声,瞧见她扬起的嘴角,下一秒心忍不住欢快起来。

    山上的气温比较低,越往上爬风越大越冷,由于才跑了一场,白容戎并不觉得冷,反倒觉得通体舒畅,可小止却冷得牙关打架。

    “在这下面!”白容戎突然压低子,“梭”一声就滚下山坳,小止见状脸色惨白,也随之滚了下来。白容戎一路上吃了几口枯草,才把枯草败叶吐出来,正爬起之际突然上一沉,又被压住了,翻了翻白眼推了推上的小止嚷:“谁准你下来啦!”

    “起来!压死我了!”她不耐地吼着。这小鬼几时变得那么重了?

    小止鼻子上挂着灰,头上满是青草树叶,要多狼狈有多狼狈,白容戎忍俊不,“小止,你这模样真逗。”她笑着替他擦去鼻子上的灰。

    小止脸红,不吭声。

    两人找了一番,果真在不远处寻到了几颗野山参,小止不识货,偏说白容戎拔出的人参是萝卜,白容戎翻翻白眼,不辩白,连续拔了三四颗人参后,才拍掉上面的泥土,小心地揣入怀里——剩下那几颗小人参先养着,以后还有用——大娘贫血,也需要调养调养。

    怀里揣着人参,白容戎迈开小腿压低体三下五除二就爬上了坡,小止却不行,白容戎结了根比较结实的藤蔓往下送,将小止拉出了山坳。她气力大,在百花村整天闲着没事就拉拉筋骨,跑跑小步,锻炼锻炼体,小子倒也灵活有力。

    此时已经近黄昏,太阳西沉,白容戎知道晚回去误了吃饭的时间白大娘又该骂了,也不敢再磨蹭,拉了小止就往山下冲。

    半空中飘来一些细细碎碎的黑灰,往下望去,山下红艳艳一片火光,火光与晚霞交相辉映,染红了半边天。

    着火了!

    不好的感觉。白容戎心跳得厉害,越靠近山下就越不安。借着风,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血腥味,越往前跑腥味越重。迈开双腿狠命地跑着,感觉体内一股股流在涌动,耳畔吹过的是呼啸的风,脚下踏着的是积雪融了的泥地,后小止呼唤着,她顾不上,跑得浑冒汗,粘糊糊的,汗水入了眼睛,一阵火辣辣的刺痛,风声呼啸,她跑了很远,再也听不见后小止的呼唤。

    村里出事了!村里一定出事了!

    恐怖的想法压得她几乎无法喘息,躁动感充斥在间挥之不去,浓重的血腥味,很多很多人的血夹杂着,扑鼻而来……

    一口气冲到山下不停歇,白容戎站在村口立住了。

    刀光火海,死尸伏地,鸡飞狗跳,杂乱的村舍间几名骑着高头大马挥舞着大刀的男人叫嚷着。

    “通通抢光,男的杀了,女的虏了!”

    瞳孔猝然放大。

    火光冲天。

    “大哥,这有位女孩!”前面有人像发现新大陆般惊喜地叫着,紧接着马上一群满脸横的男人猥琐地笑着,笑声刺耳,白容戎红了眼,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朝另一个方向奔去。

    “大哥,那小女孩跑了!”

    “不用追,反正逃不了。”满脸刀疤长着胡须的男人将大刀抗在肩上,骑在马背上挥舞着家伙大喊:

    “兄弟们,无须顾虑,尽地抢吧!”

    一群贼寇欢呼沸腾,扬了扬手中的缰绳,纷纷四散开去。

    白容戎努力划开双腿跑,空气中尽是刺鼻的腥味,男男女女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咬牙,眶中含泪,她顾不上这许多了!

    “爹!娘!”声音在发抖。

    蓦地停在门口。家里刚被劫,零星有些火点,东西已经被洗劫一空,跨进栏槛,白容戎全颤抖,地上一堆白色的纸片显得刺眼——她为以前的爸妈画的素描照被撕碎了!心里一阵抽搐,眼皮剧烈跳动着,白容戎努力平息自己的呼吸,往里走。

    白大爷白大娘横躺在地上,已经没了气息。

    “爹!娘!”

    白容戎撕心裂肺惨叫了一声,瞬间瘫软在地上,四肢百骸的力量都被抽干了,浑麻麻的,火蔓延开来,火势更大了,屋舍本是木造的,气候又干燥,没一会就房屋就烧得噼里啪啦地,眼看就要倒塌了,她回过神来疯了似的用尽全力气往外冲……

    她不能死,她要活,她要报仇!她要为爹娘报仇!为全村的人报仇雪恨!!!那帮贼寇,都得死!!!

    咬着牙冲出火海,陷入的又是另一重修罗地狱,惨叫声不绝于耳,白容戎知道盗贼已经开始屠村了,火舌如魔鬼般将整个山村包围,焚毁,到处是浓烈的烟雾,太阳早已沉下山去,天边是诡异的紫黑色,而百花村红光冲天,遍地是人的哀号惨叫声。

    白容戎呆呆站在火海中,四顾彷徨。

    “呵呵,这小女孩还活着,仔细一看长得不错嘛,是个美人胚子,就是小了点。”

    十几只高头大马立在白容戎眼前,马上坐着一群恶相的男人,白容戎认得刚才开口的那个人,那个肩背上抗着大钢刀的男人,他是这群贼寇的老大,是罪魁祸首。

    一群人盯着白容戎放肆地笑着。

    “救命!不要,啊——”

    不远处三四个男人压在一名女子上,其中一人在那名女子上驰骋着,女子凄厉地惨叫着,衣衫皆被撕碎了,上斑斑点点是血,白容戎咬着牙,眼里是仇恨的红色……

    村花,是村花!这群盗贼!

    白容戎咬牙切齿,小手握紧,指甲几乎将手心细嫩的刺出血来,耳边是村花渐弱的惨叫声,还有绝望得支离破碎的呻吟声,几个男人仍旧没有停止,轮番压在她上粗鲁地发泄着,村花凄厉地惨叫一声,上男子虎躯一震,低低地吼了出来,过了一会,几个男子放开她,地上已经是一具尚还有些温度的尸体。

    唇边带血,脸色惊恐,面容扭曲着,衣不敝体,下潺潺流着血,到死时都不能瞑目。

    “呦喝,小女孩想一起吗?很**的哦。”领头的贼寇□着,旁边贼头鼠目的一个胖子猥琐地应和道,“你年纪小,叔叔们会好好惜你的。”

    “刺——”血沿着指缝往下滴,白容戎面容扭曲,眼里闪得妖异的红光,浑发抖,“你.们.都.该.死!”

    声音就像来自地狱的召唤一般,完全不是天真的小孩拥有的嗓音。

    “大哥,这小鬼不识好歹,还是杀了。”

    “杀了。”

    一柄斧头砍了过来,白容戎不躲闪,手中的血一滴滴往下坠,眼里流着血,瞳孔已然是鲜艳妖异的红色,脚下像生了根一般,她动弹不得,全发烫,任凭一股股流在体内窜动,越发烈,最后直达脑门,白容戎大脑嗡一声炸响了,数不尽的恨意杀意填塞在间,白容戎承受不起,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崩溃了不受控制……

    斧头甩出去老远。

    她腾空跃起。指甲生得老长,在火光中闪着妖异的光,唇边两颗尖尖的细牙窜在唇外,眼睛是妖异嗜血的红,浑散发着强烈的杀气,贼寇见状吓破了胆,驱赶着马匹四下逃窜,不想那马也吓得腿软,都不受控制嘶叫着高高撅起,扬起蹄子纷纷将背上的人掀翻,撒开蹄子跑了。

    “妖怪!是妖怪!”失了马的盗贼绝望地吼着。

    白容戎嗓子里发出压抑的声音,那是嗜血的欢快,长长的指甲刺入一个个贼寇腔中,温的动脉血喷涌而出,撒在她脸上,白容戎心里一暖,伸出舌头唇边的血,一个完全不属于她的声音从喉咙里传了出来:

    “别想逃,你们都得死。”

    浓烈的蔷薇香袭来,白容戎朝盗贼飞去…………

    夜,沉了,百花村的火还持续着,声音噼里啪啦的,如许多枉死的灵魂在地狱中叫屈一般。凉风吹过,白容戎有点冷,打了个哆嗦。

    醒来后一股瘫倒在地。

    眼前是一堆小尸山:几匹马,几十个盗贼的尸体,乱七八糟叠着,他们的口被利器戳出了大窟窿,脸上全是惊恐如见了鬼魅一般的神

    她……杀人了?杀人了!

    脸色惨白,浑是血,变短的指甲缝里还残留着盗贼血的温度。腥味浓重,她伏在地上干呕,呕到眼里蓄泪,最后止不住抽泣,坐在地上恸哭起来。

    “戎儿,不要哭。”

    肩上突然一温,一件小袄披在她上,小止跪在后抱住他,声音带了哭腔,拼命忍着。

    白容戎脖子一凉,一滴泪掉入她颈项里。那是他的眼泪。

    “小止,我杀人了,我杀了他们!”白容戎在发抖。

    “我不怕,就算戎儿是妖我也不怕!”

    “……”

    “戎儿很伟大,为村里人报了仇,戎儿是我的……”小止脸红了,没再说下去。

    他没再落泪。白容戎知道的,这孩子看似孱弱,其实比她还坚强。

    她擦干眼泪站起:“小止,跟不跟我走?”

    他颔首。

    白容戎看着远处一座山,突然破涕为笑:“好!我们一起占山为王!”

重要声明:小说《驮着唐僧去取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