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婴孩托养百花村,水起风生好年华

    TXT全集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小说下载Www.XsHuotxT.Com    “白容戎,你娘喊你回家吃饭了!”

    “知道了!”

    远远便听到村里破锣嗓大婶的叫唤,一个年纪约莫三岁,头上结着总角,生得圆鼓鼓的可小女孩挥舞着小手,不耐地应着。

    “戎儿……”眼前的小男孩抓住了她的衣角,低下头,小脸通红通红的,咬着牙,沉默良久,复又抬脸,似乎下了很大决心道,“今晚要侍寝么?”

    女孩呆愣片刻,随后朝他眨眼:“叫我女王。”

    “女王……”声音轻飘飘的。

    女孩瞧了他好一会儿,突然嚷:“回家吃饭了!”她挥挥手,“家里的欧巴桑该骂了!”

    闻言男孩怏怏放开她。

    “人约黄昏后!”女孩一路小跑,边跑边嚷,“小止,老地方,不见不散!”

    夕阳西下。

    女孩撒开小短腿一路小跑,到家门口时见边上躺着块小碎石,条件反,脚一痒,胖腿一抬,那碎石“梭”一声飞出老远,准确地砸中了目标。

    “啊——”中年男子哼闷一声,倒地不起。

    “哎呦,孩子他爹!”正张罗饭菜的妇女回惊呼,劈头斥责,“戎儿,你又调皮,作弄你爹!”

    “没事没事,就是流了点血,”男人颤颤巍巍站起,捂住额头,怜惜地看着女孩,对边的女人道,“孩子他娘,瞧瞧,我们戎儿腿力就是好!”

    老泪纵横,却是一脸感动幸福的表

    女孩嘴角抽搐,不再搭理,划起小短腿费劲地迈到长椅上坐好,拿起桌上的馒头咬了几口,还未吃完就丢在桌上,纵跃下长椅。

    “戎儿去哪?饭还没吃呢!”女人大呼。

    “出去走走!”小影晃一下就没了。

    •

    这女孩名叫“白容戎”,就是当那名婴孩了。

    说来也算造化,金山寺附近山下有个村,名叫“百花村”,因常年生长奇花异草而得名,村里有一对白姓夫妇年过不惑还未曾有过一儿半女,也不知问题出在哪,可急杀了这两口子,心心念念眼巴巴盼着能有个子女给夫妻俩养老送终,大清早就上金山寺烧香求子嗣,也不知求了多少回,那跟往常一般,上山烧香,恰好见主持愁苦不展地抱着名女婴,生了领养的念头,听说两口子想要孩子,主持欢欢喜喜,将女婴交与小两口抚养。

    果真造化。

    光荏苒,转眼三年了,这婴孩在百花村是混得风生水起,成为村里男女老幼饭后茶余蹲坑上炕时候的谈资。

    她是村里的一个传说。

    据说婴孩刚被抱来那会儿就已经能自己爬上桌子吃馒头了,听说一顿还连续吃掉了十个馒头,喝掉一大缸水!不只这样,她还能开口说话!

    白容戎说了什么我们无从得知,只知道那是句神语,只有神才能听得懂,为此,村民们议论纷纷,说是白大爷白大娘错将山神的小女儿抱回家,纷纷挤上门来看传说中的神之子嗣,有的村民甚至不辞劳苦从村尾赶到村头来沾染所谓的“神气”,为此白家的小小柴门被一方村民给挤破了。

    这其中难免有些夸张成分,然而事久了,百花村的村民也就各忙各的,纷纷失去了原有的不再关注白容戎,然而有一件事使众人重新将注意力投来,更是信服白容戎是山神的子嗣,心生敬畏。

    却说白容戎八个月大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高烧不退,白家两口捶顿足,在自己庭院前前后后来来去去转了大半夜,急得如锅上的蚂蚁。不知为何,白容戎生病的当晚全村的花草一夜全都枯死了,两口子眼泪流淌了一夜,以为这女婴活不了了,谁知隔天白容戎竟神乎奇迹地好了,活蹦乱跳压根就不是个病孩该有的样!离奇的是白容戎好了后村里的花草又恢复了生机,鲜嫩嫩水灵灵的花叶,仿佛不曾枯萎过一般。村民惶恐,都说是山神显圣救了白容戎,更加坚定白容戎是山神小女儿的说法。

    白容戎是村里的传说,是神一般的存在,然而她知道以讹传讹的力量,更清楚什么叫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她只是个废材女罢了。

    大学毕业,找了个不尽如意的工作,没办法,凑合干了,好歹也是个坐办公室的,这还不算太失败,失败的是相恋几年的男朋友竟然要跟自己分手,说她不够温柔,一点女人味也没有。

    何为女人味?卧槽!

    迫之下才知道男友与她的闺蜜勾搭上,她的闺蜜冶艳包,姓胡,名李静,整一个狐狸精!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这还不可气,可气的是男朋友竟然背着她骂她“人”,谁更

    凸之!一对狗男女!

    算了算了,她忍,可有件事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忍的——猥琐上司的。以值夜班加薪之名将她骗到公司,将门反锁了对她不轨,怎么能忍?结果可想而知,她……踢爆了上司**,被法院传讯…………= =!

    工作丢了,没了,还上了法庭,心不好爬上天台喝酒,不想喝高了爬围栏上嚎歌,脚一崴从16楼坠了下来……没死绝,穿了!

    穿到荒郊野岭,被朴实的一个家庭收养,过着完全不能适应的生活。

    回到三年前。

    却说白家两口欢天喜将睡梦中的婴孩揣在怀里抱回家,夫妻俩乐得合不拢嘴,将婴孩放到炕上端详了好一会儿,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喜欢,看到最后一阵辛酸,盼了那么久,终于有自己的娃了,还是漂亮的小娃娃,想到这又哭又笑,欢喜辛酸参半。

    蹑手蹑脚出了房,生怕吵醒了小娃娃,不想才刚踏出房门就听到房内“咚”地一声,转看去发现那娃娃从炕上滚下地。

    “卧槽!”头先着地!

    这边白容戎坐在地上抱头嘟哝着,没想到随便一滚就滚下地,头着地没摔傻也算造化了,龇龇牙,咧咧嘴,一个骨碌自个儿爬了起来,拍拍衣服,这才转着眼珠子环顾四周。

    这形可把白家两口子吓坏了。这小娃娃不哭不闹的,还拿两只乌黑的大眼睛直瞅人……

    看了一番后,白容戎大概知道自己被收养了,郁闷不已,囧着张脸闷不吭声让白大娘抱着,肚子突然一阵欢快地叫腾,这下花大娘乐了,养数年,用在一时,赶紧掀开自己的衣襟托起一只严重下垂的老就要往白容戎嘴里塞,白容戎嘴角抽搐,撇开脸当没看见,指着桌上几个白花花的馒头笑得开怀。

    白家两口将白容戎放上桌,白容戎挥舞着胖手起一只馒头吧唧吧唧地吃了起来,连续啃了两个馒头才缓缓转过头去看白大爷白大娘,小脸憋得红红的直拍着口咳嗽。

    知道这是噎到了,白大爷连滚带爬去水井里打了一桶水,此时白容戎小脸已经如白纸一般,一口厚实的馒头卡在喉咙口不上不下,痛苦地她浑冒汗发抖,哪管得了那么多,见水来了一把抱住大水桶咕噜噜喝了起来,边上的两人呆愣不已。

    白容戎抱着比自己还大号的水桶忘地海饮着,只希望能把口处那团厚实给冲下去,不知不觉就将整桶水全灌到腹中去了,一口馒头下去了,这才抚摸着滚滚圆的肚皮,满足地打了个饱嗝,那双乌黑的大眼溜溜圆转着,看着傻眼了的白大爷白大娘。

    末了,白容戎“优雅地”擦了擦嘴角,又打了个饱嗝。

    白家老爹老娘目瞪口呆,犹如雨淋的蛤蟆,雷劈的鸭子般唬住一愣一愣的。

    “孩子他爹!”白大娘浑颤抖。

    “孩子他娘!”白大爷手抖开了,脚抖开了,连嘴唇也哆嗦了。

    四目相对,再默契地转头看向白容戎。

    白容戎翻翻白眼——最好,知道她是怪胎赶紧把她扔了吧!

    白大娘一把搂住她,老泪纵横,仰天长叹:“这娃果然是上天赐给我们夫妻俩的!”

    白容戎眼一翻,差点晕死过去。

    靠!这两夫妻精神绝对有问题!

    •

    时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转眼,白容戎9岁了。

    9岁的白容戎仍旧是村里的传说。

    她是村里有名的恶霸,称霸一方。

    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无人不知她白容戎的魄力。

    带上一大票狗腿子上街,昂首阔步,调戏小男生,挑衅村中一枝花“村花”,吓得村花花容失色哭哭啼啼的,于是,丫满足了,没心没肺地嬉笑。

    然而,这样的子过久了也无趣。

    白大爷白大娘力不从心,管不了白容戎。

    “小止,过来。”

    “女王……”当年羞涩的男孩虽长了年纪,却仍是羞涩,可见在白容戎长期的打压下已然习惯活在她的光环或者影之下了。

    “无聊死了!”她叹息。

    湿漉漉的唇贴了上来,印在她脸上,男孩红着脸目光躲闪,轻声道:“安慰安慰……”

    白容戎捂着脸,愣住。

    正太养成计……实在是太成功了!

    遥想当年,面对着一票小孩她仰天长啸,无语问苍天,见一个个灰头土脸的,鼻子下还流淌着可疑液体,顿时对童年生活无比绝望,突然眼前一亮发现个干净点的小孩,大大的眼,小小的鼻,小小的嘴,可极了,当场含笑指着那小孩道:“你,今晚给女王我侍寝。”

    那小孩惶恐,低下头红了脸,其他流着鼻涕的孩子疑问道:“侍寝是什么?”

    白容戎从那刻知道这小孩是可造之材。

    “戎儿——”白大爷白大娘不知何时蹿了出来,见到的恰好是小止亲吻白容戎脸颊的画面,当场石化。

    于是,有了“负责”一说,白容戎成了小止的小媳妇,小止成了白容戎的准相公,在白大娘一哭二闹三嚎,为白容戎的贞而捍卫的时候,一门娃娃亲定了下来。

    白容戎无语,小止脸红,一副小媳妇样,仿佛嫁的是他。

    白容戎几乎可以预见她的将来:出嫁,从夫;争气,生孩子;贤淑,把屎把尿拉扯孩子;男耕女织,平平淡淡过子;儿孙满堂,眼一闭,两腿一蹬,入土为安,老死在村子……

    千思万绪化作一个词:FUCK!

    说天不遂人愿倒不尽然,生活有时候也并非平静无波,不知白容戎预见的将来是否成真,或者胎死腹中?

    知后事,请听下回分析。

重要声明:小说《驮着唐僧去取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