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谁更无赖(1)

    金乌落下,月宫高挂。

    空气里刚刚透着乍入冬的寒凉,椒房内便点起了炭火炉,燃出了一室的温暖。

    沐君毅一王者风华地正襟危坐于桌旁,慵懒地吩咐:“都下去吧。”

    “是。”

    颜筱玉一只手肘颇为随意地搭在大八仙桌的桌沿儿上,手指尖漫不经心地在樱唇上轻轻地划着,见一众宫娥太监得了沐君毅的旨意鱼贯而出,最末尾的那个人还分外懂事地将门带上,她挑了挑黛眉,斜着眼瞟了坐在她侧的沐君毅一眼,随即却有些怨怼地别开眼看向别处,没说话。

    熟稔地给筱玉夹菜,沐君毅都没有抬起凤眸看筱玉一眼,便淡淡地道:“都是你吃的,快些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心中满是压抑着的不甘,颜筱玉握着筷子的手举在半空中僵着,夹菜吃不是,不夹也是,贝齿咬上樱唇,她抬起美眸,隐忍地看向沐君毅。他越是这样若无其事地对她温柔,她便越是觉得委屈!他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见筱玉好像被点了定了一样,径自坐在那里眸色复杂,直直的望着他,一动也不动,沐君毅不由得蹙起剑眉,探究地望向筱玉,关切地问:“怎么了?”

    他怎么就这么能装呢?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气氛了,颜筱玉不由自主地勾起唇,扯出一个苦涩又嘲讽的笑意,居然还在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她,就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一般……

    感觉自己跟个傻瓜一样的让人受不了!颜筱玉轻阖上眼,咬紧牙关稳定住自己的绪。半晌,她缓缓地睁开美眸,波澜不惊地看向沐君毅,就着尚未收起的笑容,淡淡地答:“没事啊。”

    沐君毅挑了挑剑眉:“你在闹绪?出了什么事?”

    边说,他边放下手中的筷子,担忧地凝着筱玉的脸。她不是个会藏得住自己绪的人,只少在他面前,她藏不起来。从他进到寝里开始,便已经发现她不对劲儿,刚才她又那样艰难地收敛起蔓延在她周围挫败感,这些他都看到了。

    挫败感?他居然在这个活力四的女人上感觉到了挫败感?沐君毅很惊讶,不由得更加关切地望着筱玉。

    惺惺作态!颜筱玉轻轻地点了点头,好啊,想玩儿恶心的事吧!咱们就看看谁更无赖!

    因为心中有怨,她一看见沐君毅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还在这虚假意地关心她,她就气得浑颤抖。偏偏这厮还是个不识趣儿的,她算是在百般忍让了,他却还敢得寸进尺!

    当谁好欺负呢啊!

    扯起一抹灿烂地笑容,只是那笑意却未达眼底,颜筱玉假装轻快地道:“我只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们每次吃饭都要跟见不得人一样?你把伺候的人都赶出去也就算了,干嘛还关门又关窗的?”感觉到心中那委屈又不甘的绪得到舒缓,筱玉不有些欢快地挑挑眉,继续找茬:“莫不是你其实是有想服侍人的受虐心理?却又怕别人看见有损你的威严,所以才行事如此诡异?”

    闻言,沐君毅凤眸中闪过一丝反应不过来况的错愕,他紧紧蹙起剑眉盯着筱玉,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见他似是终于无言以对了,一种报复的快`感油然而生,狠狠地冲击着颜筱玉迷惘的心,她拿筷子尖点了点堆在自己面前的他夹来的食物,勉强勾了勾唇,露个苍白地笑容出来:“自己吃自己的不行么?我不又吃这些。”

    他一向很容易便读懂她,只是这一次,她却在他面前展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她,那双美眸中再没有了跳脱出世俗之外冷漠和洒脱,反而露出浓浓的迷惘之色,仿佛她正沉浸在深深的痛苦之中,不能自拔,却又不停地在垂死挣扎。沐君毅感觉自己的心狠狠的一疼,不自在地垂下眼眸,淡淡地道:“娘子,你可知道,在内务府,有本典籍,是专门记载后宫规范的,在那本书里,将这宫中的每个人都要求到了,就连朕也不例外。”

    颜筱玉依旧笑着:“那,它具体是怎么要求的呢?”

    沐君毅似是被逗得再敛不住笑意,他扬起薄唇,优雅从容地一笑:“唔……非要给个评价么,客官地讲,朕觉得,它约束的很全面,从你早晨睁开眼起得来开始,一直到你夜晚再入睡,它全都给你规定好了。就比如说吧,咱们俩今天吃的顿晚膳,要是按照宫规,咱们应该每道菜都吃三口,不能多,也不能少,决计不能让人看出你的喜好来,一定要妥善的隐藏好自己。”

    呦,够谨慎的啊!

    颜筱玉再笑:“哈哈,我怎么觉得你这是在抱怨呢?别说你不习惯啊!”

    “朕?朕就是在这些规矩下长大的!没了这些约束,朕才会觉得不习惯!朕是见你从来都没有遵守过这些规矩,怕你这不会藏的丫头叫人知去了太多,将来会给有心的人留下对你不利的机会,本拟着要明令你遵守宫规的,可那偏偏又见你似是吃不惯这些膳食,非要吃什么火锅,朕实在是不舍得委屈了你……”边说,沐君毅边宠溺地抚摸上颜筱玉的秀发,温柔地对她眨了眨眼,“朕便想啊,罢了,在朕面前,这些规矩不守也罢!所以,严格的来说,咱们俩在一起厮混的时光,确实见不得人的啊!”

    天可怜见啊!他沐君毅这辈子,什么时候给人解释过他行事的目的啊!他天生就王者,生来就被人服从的!可是,却不由自主地给她解释了,从刚开始的深入浅出,到现在的大费唇舌。

    无声的叹息着,他怎么能忍心看见她现在这个样子!莹润的肌肤透着苍白,红润的软唇上挂着无力又无助的笑,像只被剥夺了安全感,惊慌失措的小兽一样……沐君毅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被人握着了一般,口闷闷的,心里更是烦躁不堪。

    有的时候他真分不清,她到底是上天给他的救赎,还是另一场可怕的责难……

    颜筱玉缓缓的抬起手抚上自己的口。继续苍白又无力地扯开嘴角笑,笑到视线都模糊了,她还是笑。他对她,真的是好,温柔的,各种细节都替她考虑好了。她也不得不承认,她动心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的温柔从来都不只给她一个人,他有数不过来的妻子,甚至只要他高兴,他还可以再娶更多的女人!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子,是个男人,他就可以滥,更何况沐君毅他还是个皇帝,所以他想对谁好,就对谁好!谁有发言权?!是,他是看上去冷漠疏离,浑上下都透着压抑得人喘息困难的王者霸气,可是,他更是拥有堪称绝世的容颜,足已睥睨天下杀生的权势,以及羡煞他人的无以计数的财富。

    他沐君毅,拥有让天下女子尽痴狂的资本!

    更加讽刺的是,他其实也并不如他表现出的那么邪妄,孤傲,他骨子里,其实是温润,柔的。也许每个帝王都有些见不得人的恶趣味,而沐君毅,偏巧就喜欢让他去扮小媳妇的这种调调,所以,只要是关起门来,他对哪个女人都会温柔。

    抬起手轻抚上发疼的额头,顺便掩去那即将掉下的泪水,颜筱玉知道她应该控制一下自己的绪,更应该控制一下自己的感。他把她当他众多女人当中的一个,而她却把自己看成了对他特殊的那个。真是可笑,说什么感觉到了他的真心,其实只不过是她自己真的动心!

    沐君毅实在见不得她这个样子了!他伸手去拉上筱玉扶在额头上的玉手,轻轻地扯开,攥进手里,压制住心中的烦闷,温润地问筱玉:“娘子,菜真的要凉了,你还不吃吗?若是有什么烦心的事,不妨跟朕说说?”

    颜筱玉吸吸鼻子,抬起头瞪着寝的天棚,不让眼泪不争气的留下来,淡淡地笑开:“别叫娘子,别叫,我听着不太舒服,吃啊,怎么不吃呢!多好的菜。”边说,颜筱玉边抽回被沐君毅握住的手,执起筷子夹起一块虾放入口中,故作轻松地咀嚼起来。

    味同嚼蜡。

    本来滑腻可口的虾,却在颜筱玉要将它咽下的时候,生生哽在她喉咙口,得她连连咳嗽,泪水直流。

    “咳咳……”挥开沐君毅探过来想要捋顺上她背部的手,颜筱玉弯下腰对着地面重重的咳嗽,想要将那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的虾给吐出来。

    混着泪水下咽的哽咽感……颜筱玉苦笑,暗自摇头埋怨自己:颜筱玉啊,颜筱玉,你可真有出息,都二十六七岁的人了,还少女怀了一把!还边吃边哭,你这是装可怜给谁看呢?这么丢人的事你也做的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