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轩辕世家

    这问题怎么就这么多,这么复杂呢?!

    颜筱玉咬了咬牙,长叹了一口气,悠悠地道:“我一看见那个邪肆的老太婆,我就反抗不能……她那双眼睛里都好像是藏着刀子的,只要她看着你,就能把你的心抛开,将你心中的秘密全都给挖出来。每一次我在她面前,都觉得自己像个任她摆布的透明布娃娃,连点儿最基本的自卫都做不到。所以,我是真的很怕她,能躲着她的时候我都躲着她,她太吓人了。”

    边说,颜筱玉边幽怨地转过头望向窗外,沉默着出神地看了一会儿。少顷,她深吸了一口气,复又转回头来直直地望着婉儿,喃喃地问:“你说,我这么明目张胆地忤逆她的意思,她能不能一生气,将我给……咔嚓了?”

    说话的同时,颜筱玉抬起玉手,以手刀的形式比量上自己的脖子,作势划了一下。

    “噗……”闻言,婉儿非但没有丝毫的惧意,反倒是水眸中含着偷掖地看着筱玉,举手半掩住唇,控制不住地轻笑了出来。

    颜筱玉被婉儿笑得一愣,却也知道婉儿必定是有什么好办法的,一时间,不由得皱着眉,探究地凝着婉儿。

    “公主,您怎么糊涂了呢?杀您?呵呵,太后娘娘她不敢的!您可是轩辕家宗家的嫡系公主,太后娘娘她系属分家,轩辕家家规,分家是要誓死保卫宗家的!”

    “……”颜筱玉挑挑眉,轩辕家乃是东陵的皇族,这皇族还有家规?有点意思了啊。

    见筱玉不说话,只是挑眉的看着她,一副很是质疑她言语中真实程度的神态,婉儿不由莞尔一笑,上前拉住筱玉的手,正色道:“这点,公主您大可以放心,太后娘娘她是决计不敢杀您的!”

    “我怎么觉得这你这话说的,没有一点依据呢。她要是真的忌惮什么家规,还能敢给我喝罂粟壳泡的茶啊?那东西可不是儿戏啊!我看她啊,是根本没把什么家规,宗家,放在眼里才是。”

    这要放到现代,那罂粟壳可是用来提取海洛因的。这种鬼东西,谁沾上,就会害了谁一辈子啊。而太后显然也是知道这东西的功用,才会拿来泡了茶来给轩辕凤仪喝,其目的,那就不言而喻了啊!只是差阳错的,轩辕凤仪死了,现在活在这具体里的人,是她颜筱玉,好死不死的,她又恰好是个药剂师,懂的就是药……如若不是这么多的巧合碰在了一起,那后果,她想都不敢想……

    思及此,颜筱玉不由得闭上双眼,微微低下头,抬手按上有些发疼的太阳,或轻或重地揉捏起来。所谓规定,其实就是有本事的人定给没本事的人去遵守的。所以,每个时代都会有那么一些有本事的人不甘于遵守别人给定的规定,于是他们就穷其一生的去追求,势必要去打破别人所定的旧规定,再建立自己认为合理的新规定来给人遵守。这太后,显然就是此类人中的佼佼者。是以,这轩辕家的家规,在太后的眼里不过就是一纸等待修改的空文,已然约束不了她那颗为追名逐利而迷失的心,她颜筱玉的前景,甚为堪忧啊!

    可是,出乎颜筱玉意料的是,这一次婉儿却极为不赞同她的看法,她极为坚定地对筱玉道:“公主,养蛊人是有很多忌的啊!旁人不知道,您还不晓得吗?有哪个养蛊人会视规矩如无物啊?都不怕遭反噬了吗?轩辕家的血蛊蛊虫饲养条件是极为苛刻的,历来都只有宗家的人才能养,分家的工作只是要誓死护卫宗家的人!此约定如有违背,血蛊被噬其,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闻言,颜筱玉大惊:“你的意思是,这所谓的轩辕家家规,从来都不是谁红口白牙立下的一纸规定,而是养蛊人与蛊之间,实实在在的契约?”

    这些传说中的养蛊忌,颜筱玉倒是也略有耳闻,以前都是拿来当笑话来听的,没想到今天却能有幸证实确有其事,颜筱玉不很是诧异,目瞪口呆地望着婉儿。

    见筱玉面上神色极为震惊,那流露在眉眼间的吃惊,让人想看不出来都难,婉儿额头上的青筋欢快地跳了跳,面上的肌不可抑止地抖了抖,万般无奈且头痛地抬手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同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苦恼的叹息道:“公主,您是失忆了,还是傻了?!”

    颜筱玉:“……”

    难怪!难怪轩辕凤仪会如此肆无忌惮地依赖上这位心怀叵测的太后,原来这中间还有这层关系在!颜筱玉瞬间恍然大悟,她就说嘛,在帝王家谈亲如同在扯淡,这轩辕凤仪傻了才会来投靠这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姑姑!

    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都有制衡于太后的筹码,根本就不必惧怕那个老妖婆,却因自己那可笑的谨慎而一直将这么重要的问题给忽略了,颜筱玉不暗骂自己一声:真是愚蠢!

    唇角弧度越勾越大,最后颜筱玉终于豁然开朗地笑了出来,没有什么事能够比知道自己的命从此无忧更让人开心的了。

    婉儿见筱玉终于展颜,不由得也是会心的一笑。深宫生活本属不易之事,她喜欢,并且感激能够在筱玉的脸上看见真心的笑容,那笑容与旁人的不同,会让人在这冰冷无望的宫廷当中,看到到温暖的希望。

    由于俩人在寝内相谈甚欢,忘我地讨论着命攸关的大问题,浑然忘记了时间,是以,当沐君毅着明黄龙袍,从容地推开椒房的门,万分优雅地走了进来的时候,颜筱玉和婉儿皆是将扯开的笑容戛然而止于脸上,齐齐一愣。

    婉儿甚是懂事。只愣了片刻便向着沐君毅倾跪倒:“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随即,颜筱玉也慢慢地站起来,给沐君毅福了福:“皇上万福。”

    “恩。”见此,沐君毅闲闲地哼了个鼻音,凤眸轻阖了一下,视线温和而又眷恋地凝着筱玉,用低沉中带着些许慵懒地声音,淡淡地道:“娘子,该用午膳了,待吃得饱了,再来谈笑吧。”

    一股被宠溺的感觉充斥着颜筱玉的心,使得她的樱唇不受控制的微微弯起,露出了一个似感动似羞涩的笑容。一抹红晕悄悄爬上筱玉的脸颊,她缓缓地点了点头,轻声道:“好哇。”

    ***************************************************************

    颜筱玉跟在沐君毅后,缓步向前走去。恰逢此时蓝天湛湛,白云朵朵,晴空万里,天色无限美好。见此,颜筱玉不心中微动,她缓缓伸出手去,抓上沐君毅的手,将她的纤纤玉手置于他温暖厚实的大掌之中,慢慢地与他十指相扣,紧紧握住。

    她不是个矫的人,既然已经想要试着接受他了,那就要拿出点态度来,总不能光是说说而已。

    被筱玉的小手抓上的那一瞬间,沐君毅高大拔的形便微微一顿。恍若不经意地转过头去看向她,见她正目不斜视地直望着晴好的天空,就好像那主动握住他手的动作,只不过是因为天空作美,她心很好而已。但是,那无论怎么掩饰,都越红润的俏脸,和因心里紧张而轻轻抿起的樱唇,却出卖了她的小心思。

    薄唇上翘,勾勒出一个温润的笑容,沐君毅眉眼中尽是笑意地转回头,淡淡地望向颜筱玉所看的方向,感觉到来自她的小手的力量紧紧地握住了他,他不由得也收紧了自己的大掌,更加用力的回握住她。

    “朕今还未下朝,心中便忽然升起了一股烦躁之意,无论如何也想要快些回到长乐宫来看看你!偏巧今又国事繁重,不得已下,生生拖到了晌午才能赶回来和你同进午膳。”顿了顿,沐君毅又继续道:“朕想,朕之所以烦躁,也许是因为朕提前感知到了此刻,所以有些迫不及待了吧。”

    边说,他边加大了握着颜筱玉小手的力量。不管她知不知道她今天这样做这意味着什么,他都不会,也不可能再放开她了。刚刚她握上他的手的那一刻,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那砰然有力,激不已的心跳。这种活着的感觉,只有她能给!

    

    

  •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又不得已的喝了点酒...呃...

        榜单高高挂,我哪敢不更新。

        入v的通告我已经挂了,怕有亲看不到,再说一遍:

        本文周四入v!入v当天保证3更!入v之后更新更有保证,希望喜欢的亲们多多支持。

        毕竟作者也要吃饭的嘛,千字才三分,真的...很廉价了。

        感谢阅读!

        因为要攒字入v,所以明天有没有更现在未定。
  •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