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颜筱玉

    熟悉的气息混合着淡淡檀香味萦绕在颜筱玉鼻间,让她嗅到了一股安心的味道。

    狂妄霸道如沐君毅,居然能为了她委屈了自己……也许啊,他还真的动了几分真心喜欢上自己的了。出神地望着沐君毅绝美的容颜,见他凤眸轻合,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感的薄唇自然的轻抿成一条线,颜筱玉不自觉的勾唇轻笑了一下,此时的沐君毅,敛去了一耀目的风华,收起了震慑人心的王者之气,虽然还是剩下些冷漠疏离的气息拒绝着他人的亲近,但是那霸道地紧锢着筱玉纤腰上的手臂,却毫不客气地出卖了他的心思……

    真是……像个别扭的大孩子一样!

    无奈地摇了摇头,颜筱玉心里清楚他其实并没有睡,只是在逃避这个时候与她四目相对的尴尬而已。舒了一口气,筱玉缓缓地闭上眼,樱唇边挂着甜蜜的浅笑,依偎进沐君毅的怀中。

    虽然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但是,沉默却是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想来这可能也是他沐君毅第一次委屈自己去成全别人的任,觉得不好意思了,也是应该的。

    颜筱玉不是个不识好歹的人。想她活了二十几个年头,还从来没人如此在乎过她的感受。他们都只知道颜筱玉是坚强不屈,坚忍不拔的,是以从来没正视过她那颗柔软的心,没人知道,她也需要人去理解,去关怀的。

    对她好的,她都能懂,并且都会心怀感激。像沐君毅这样的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态变迁,居然还能拿的出真心来对待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他的这份心意……不管他们之间隔着多少人或事,她将来能不能回应,她都承了!

    也许,在别人眼里,这都是小事。不过就是给了她应该被给予的尊重和体贴而已。可是,如果真真意,都要用生命和时间去证明的话,那么,这两者之间,到底哪一个更廉价?

    在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人,生来就该对谁好的,所以,倘若你真的遇到了一个肯将你放在心上,真心待你的人,就当好好珍惜。

    就这样闭目乱想着,颜筱玉的神识便渐渐的开始模糊了……朦朦胧胧间,感觉到来自他上的温暖,那股暖意,第一次不止是烫慰着她的体,更流进了她的心中。

    ************************************************************

    卯时将至,天未亮。

    “醒醒……”

    感觉到体被轻轻地推着,颜筱玉不自觉地皱起黛眉,神识也一点一点地流回大脑,她渐渐地听清了耳边清润的声音:“娘子,起来为朕束发……”

    万般不愿地和睡意几番挣扎,才勉强睁开美眸,看着眼前的人影从模糊到清晰,颜筱玉带着七分未睡醒的惺忪,恍恍惚惚地开口,有些沙哑地问:“唔,几点啦?”

    “……”看着虽然是睁开了眼,神识却还在睡梦状态的颜筱玉,沐君毅微不可查地勾起唇角,眼底滑过一丝狡黠,顿了顿,才放轻了声音,道:“娘子,起为朕束个发再睡吧,朕要上朝去了。”

    “哦。”

    嘴上虽然是答应了,可是颜筱玉却躺在上并没有动,颇为安静的盯着沐君毅看,那神态,眼神直勾勾的,脸上毫无表,直把看得沐君毅凤眸眯起,眉头直皱。

    好一会儿,颜筱玉才堪堪想起自己现在是谁,在何处。再看向沐君毅的眼神中终于也有了焦距,眨了眨眼,稍稍一回想……刚刚她半睡半醒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见她一副活不过来的样子,沐君毅本就不多的耐心,又宣布告罄了,也不再跟她废话,直接伸手一把就把颜筱玉给从`上给扯了起来,拉到镜台前,执起梳子塞给她,一个旋坐下,透过镜子直直地着筱玉的美眸,冷冷地命令道:“束发!”

    呃?颜筱玉下意识地回了一下头,扫视了一圈,见屋内所有的宫娥太监,此时都默默地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副眼观鼻,鼻观口的样子,周围的气氛,也透着说不出的压抑。

    这景怎么这么莫名的熟悉呢……他这是又发什么神经了?看看这一清早就给这些服侍的下人吓的……边想着,颜筱玉边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梳子,叹了一口气,才慢吞吞地抬起手,梳上沐君毅的发。

    他的头发发丝柔软顺滑,异常的好梳。

    本来起得很早的沐君毅,却被磨磨蹭蹭的颜筱玉给耽误了一些时间,是以,当他收拾停当,由颜筱玉送出椒房门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放亮,天空犹如泛白的鱼腹,灰蒙蒙的。

    抬头望了一眼天,沐君毅缓缓地会过头,淡淡地看了筱玉一眼,随即领着一众随从,快步走出长乐宫。

    望着沐君毅渐行渐远的影,颜筱玉不自觉勾起嘴角泛起一个温暖的笑容。来到这个时代有近两个月的时间了,她第一次看清了将来要走的方向。

    抬头望向那个照出清晨第一缕阳光的地方,在心里对自己说:今天将会是个值得纪念的好子。

    *************************************************************

    吃过了早饭,颜筱玉觉得今天实在是起得有点太早了,于是,她果断决定回寝接着睡会儿去。

    刚在她那张紫檀木雕花的大`上坐下,还没来得及躺下,婉儿便在外敲门:“公主,婉儿来给您看茶了。”

    茶?颜筱玉挑挑眉:“进来。”

    婉儿端着茶跨进门来,抬起头望了筱玉一眼,便赶紧垂眸,急急地走了几步走到筱玉面前,一句话都还没说就‘噗通’一声跪在了筱**边,将托盘往地下一放,双手端起茶盏,高高地举过头顶,奉给筱玉。

    见此,颜筱玉愣了一愣,讷讷地问:“你这是干嘛?”

    婉儿没有抬头,一双水眸盯着地面,轻轻地道:“公主,婉儿知道,出了昨晚那样的事,您是决计不会再相信婉儿的了,但是……婉儿真的是一心向着您,决无他志的。”说到这,她哽噎了一下,顿了顿,接着道:“婉儿不想让您为难,您喝了这杯参茶,便流放了我吧。”

    说完,她缓缓地抬起头,双眼中已是盈满了泪水,贪恋地望着筱玉,不舍的绪在她眉眼中流转,看得筱玉眉头高高地皱起,却没说话,也没接婉儿手中的茶,只是探究地看着她。

    半晌,婉儿悲戚地闭了闭眼,任泪水滑过脸庞,慢慢地又把头低了下去,将端着参茶的双手再举得更高一些,声音细如蚊哼地唤:“公主,请喝茶。”

    实在是看不过去她这个样子,颜筱玉抬手扶了扶额,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问:“那你,昨晚到底有没有受人指使,要将我引去天禄阁呢?”

    闻言,婉儿似是再不能承受一般,她举着茶盏的双手剧烈地一抖,差点将茶盏扔出去,整个人也变得激动起来,‘刷’地抬起头直直地望进筱玉的美眸中,高声道:“我没有,公主,我没有……”

    颜筱玉下意识地一缩脖子,怕她一个不注意将这一杯茶给泼出来,边伸手去扶,边道:“你还是先起来吧。”

    婉儿见筱玉那颇为无奈的动作,先是一愣,随即‘啪’地一声将茶盏放在地上,同时手敏捷地一把抱住筱玉的腿,带着哭腔地哽噎:“公主……”

    “你闹够了吗?!”颜筱玉终于不耐烦了,她沉下一张脸,冷冷地看着婉儿,道:“婉儿,你很聪明,怕我再度怀疑你,就一大清早的率先跑来给我演一出负荆请罪的戏。可是婉儿,你在请罪之前,是不是也该先问问我,到底怀疑了你没有?”

    怔愣地望着筱玉面色上的愠怒,婉儿张了张嘴,却找不到任何辩解的话,最终,她脸上泛起了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僵硬着体一点点地松开抱在筱**上的双手,羞愧地别开眼望向地面。

    见她如此,颜筱玉不由轻叹了一口气,淡淡地道:“你这又何必呢,我本没有猜忌你的意思,可是你现在这样,倒是让我起了疑心,实在想不通,你这是想干什么。”

    “我……哎,是我愚蠢,我急昏了头了。”婉儿懊恼地道:“昨晚,我躺在上久久不能成眠,一直在想,以您的手,怎么可能从几大高手手中,救了皇上回来呢?以您的聪明才智,定然已悟出了这事中的蹊跷:这是一个局,假意让您救驾,博取圣宠的局!”叹了一口气,她缓缓地抬起头,满眼复杂地望着筱玉,接着道:“可能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您早不出门,晚不出门,偏偏要在昨晚要亲自去御膳房……是我引你去天禄阁的,我即便是再长一百张嘴,也辩驳不去自己的嫌疑,您怎么可能不怀疑我呢?”

    “那我要是真的没怀疑你呢?”

    “公主,您就不要再拿婉儿寻开心了,您要是没怀疑我,怎么会如此轻易的就看破我这是在博您的同呢?我本来是在赌的,赌您的不忍,赌您即便怀疑我了,也会看在我一直都尽心服侍您的份上而再留下我。其实,昨晚的事,真的是一个巧合,一个说出来都不会有人信的巧合,我思谋了一夜,才想出这么一个可能让自己再留在您边的办法来,我是真的舍不得离开您,可是,现在……公主,您想怎么发落婉儿呢?”

    “说完了?”颜筱玉轻笑了一下,美眸中闪烁着晶亮晶亮的温暖光芒,好整以暇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婉儿,缓缓地道:“说完了就别跪着了,站起来说话吧。”

    婉儿却被她看得懵了,愣愣地跪在原处,傻傻地问:“公主?”

    “好啦,起来吧。”颜筱玉伸手拉起婉儿,直直地望进她的水眸中,坚定地道:“我若是从一开始便没有相信过你,也就罢了,可是,我既然选择信了你,就决然不会再怀疑你!”

    见婉儿好像一时反应不过来她言语中的意思,颜筱玉边无奈地摇了摇头,边接着道:“你这丫头,平时的乖巧是不是都是装出来的啊?真是……你与其担心我会不会再次不信任你,不如快些替我考虑一下,昨晚太后为什么会放任我救走沐君毅。”

    看着筱玉眉眼中,尽是认真的神色,婉儿终于懂了筱玉的意思:不信则已,信则不疑。她的公主,变得强大了呢。

    水眸再次被泪水所模糊,心中涌起一股复杂的绪,似感激似惆怅,抬手抓住筱玉握在她手臂上的玉手,颤声唤她:“公主……即便要婉儿现在死去,婉儿也再无怨言。”

    “去!你今天撞邪了是不是?不会说点好听的!”

    “是,是。”婉儿一边欢喜地答应着,一边抬起另一只手胡乱地擦拭了一下不受控制地向下流的眼泪:“我高兴的糊涂了,一时口不择言,公主莫怪。”

    见此,颜筱玉满意的点了点头。

    “公主,太后娘娘她足智多谋,当年曾凭借一己之力,救晟天于水火。但是现在……她终是被权势迷了眼,要图谋晟天的大好河山了。想来她是并没有预计到您会突然出现救走皇上,才会没有在第一时间阻止您的。”半晌,婉儿终于收起她那些感慨的绪,正色地望着筱玉,缓缓地道:“东陵和晟天的局势一向紧张,若要谋朝,太后娘娘定然会联合东陵,公主,这怕是就要打仗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被婉儿这一问,颜筱玉不一愣,是啊,她这尴尬的份,她该怎么办呢?

    “婉儿……若是,我不想助东陵夺取晟天的江山,你怎么说?”

    婉儿惊讶地问:“公主,您是在跟我商量吗?婉儿自是要追随公主的啊!您看您现在与皇上多好啊,您在这长乐宫里守了两年了,受尽了委屈,现在终于可以翻了,您要相帮于皇上,也是理所当然的啊,当年太后娘娘不也是因为在政变之时相助晟天,才成为巾帼女子的吗。婉儿年纪小,不经世事,我认为,为了深的人,自私一回,是没有错的。您的母后和皇兄都那么疼你,会默许您的选择的。”

    颜筱玉没想到婉儿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不由得有一瞬间的错愕,愣愣的看着婉儿。

    婉儿见筱玉只是看着她,却没说话,便以为她还是在担心,于是,接着安慰她道:“哎呀,公主,您与其烦恼东陵的事,还不如先想怎么应付太后娘娘那边!您昨晚救了皇上,怕是以后要更小心了才是。”

    

    

  • 作者有话要说:哎...文卡到我无力了。

        话说,亲们,你们鄙视我吧,我被晋 江耍了。

        别人申榜,我也申榜。

        结果我就生生比别人少一天...

        这章本来是要昨天更的,可是昨天没换榜,当时给我整的不会了,

        我好不容易存点字,这我是更新,还不更新...

        哎...今天一见榜,我就觉得,还不如昨天更新了。泪目啊...

        感谢阅读,感谢亲们的支持,

        此更字数较多...估计亲们会很欣慰... 呃..因为字太多了,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出了bug,于是紫嫣来改,因为错的比较严重,所以等不到下更了...

        亲们也莫急,下更我现在就写,晚上就更

        ps.:传说本文要入v了。

        哎..我有没抢亲们的钱,至于打负分么,还没v呢,我写点东西我容易么..
  •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