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沐君毅(1)

    浮生若梦,谁会与我笑看红尘,荣辱与共?

    ***********************************************************

    小的时候,我同六弟的感最好。不仅因为我们是一母所出亲兄弟,而且父皇和母后还都很疼我们。

    母后她很温柔,也很父皇,父皇虽然有很多女人,但是他对母后却是最好的,我想,即便他不母后,至少也是很尊重她的。

    如果一定挑我们这一家子有什么毛病的话,我想,那大概是:母后她要偏六弟一点,而父皇他却更偏我一点。

    我虽然不知道寻常百姓家的生活是怎么过的,但是我却觉得,我们这一家人真的很亲,至少我很满足。如果古往今来的帝王家都能像我们这一家子一样生活的话,那么史书上,将再无争斗可写。

    可是,这样平静而且安乐的生活,却终止于我九岁的那一年。也就是从那时开始,命运为我开启了一场接一场的噩梦。

    那一年,金陵大水,灾民无数。

    我那时年少,便以为果敢睿智的父皇被这样一个消息震慑得躯颤抖,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是因为他民如子,不忍见百姓疾苦,甚至他要御驾亲临金陵,去赈灾,我也认为那是一位明君应有的作为。

    他走的那一天,唯独母后没有去送他。后来我问母后她去了哪里,母后告诉我:她自己一个人站在塔楼上远远地看着父皇离开,因为离得近了,她怕自己会舍不得。

    我不知道母后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只是自那之后,母后就变得沉默了。她看向我的眼神,也变得深邃和复杂了,有些似悲伤似包容的感在她凤眸中静静地流淌着,每次她这样看我,我心里都会有些疼,有些怕,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就好像她下一刻就会不再疼我了一样。

    父皇这一去,便是一年。在这一年里,晟天皇朝连同我们的命运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没觉察出什么异样,但是渐渐的,从金陵回来报平安的人变得越来越少,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久而久之,不仅是后宫,就连朝堂上也开始动不安起来。

    那些子里,母后整都愁苦着一张脸,而且一天比一天更加憔悴。她不停地派人去查探父皇的况,可是却总是得不到她想要的回音。

    最后,父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任我们派出多少人,也再找不到他的行踪。

    如此一来,暂时摄政的大臣便再也压制不住各个党派之间的战争,朝堂上俨然成为了多方势力明争暗斗的舞台,他们不顾舆论的压力,各自拥护着自己的党派,想要扶持幼主登基,妄图挟天子以令诸侯,从而豪夺沐家的天下。一直虎视眈眈地窥视着晟天皇朝江山的东陵国,更是只等着晟天一换天,他们就趁势挥军西进。

    朝堂上尚且如此,后宫里就只能更乱了。后宫,本就是帝王拿来均衡各方势力的平台,如果说,朝堂上是没有硝烟的战场,那么后宫就是充满血腥的炼狱,其波及之广,后宫中几乎无人能幸免。稍有势力和后台的嫔妃和皇子,就是这战役中的先锋,其中以栗贵妃和我二皇兄为最,他们勾结外家,结党营私,企图把持朝政。

    那段时,母后本就已为要寻找父皇而心力交瘁,后妃又时不时地给她捣乱,栗妃更是领着二皇子一方独大,眼看着他们就要占据朝堂,统领晟天,母后她不得已,只得领着我和六弟在摄政大臣的支持下与之分庭抗礼,又暗中求助于娘家轩辕氏,让他们假意支持大皇子一党,迫使晟天皇朝呈现三足鼎立之势,险险地稳住了局面,为迎回我父皇而争取宝贵的时间。

    于是,她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照看我和六弟。

    按理说,宫里有的是宫娥太监,就算我们没有母后的照料,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可是,老天是不会跟你讲道理的。

    时逢政变,皇宫之中早已人人自危,只求明哲保。宫娥太监生活在最底层,他们深谙其中之道,。该亲近谁,该远离谁,他们做得滴水不漏,该陷害谁,该保护谁,他们更是做得神鬼不知。

    是以,自小就体弱的六弟,病倒了。

    那一天,当母后得知六弟染天花的那一瞬间,她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我看见她浑颤抖如筛糠,发了疯一般地向昇平冲去,却被众大臣拦在昇平外,不能踏入内一步,只能绝望地瘫倒在外哭喊,直至昏厥。

    那时,我并不知道,其实母后她的武功盖世,普天之下难逢敌手。她之所以任人拦着,不进去抚慰她那在生死边缘徘徊的儿子,是因为:她深知,她现在已经是晟天的支柱,她不能再出任何意外,否则晟天就一定会被人瓜分。而她作为一名异国的和亲公主,却没有趁机相助于东陵,而是抵死保卫晟天的原因是,则是她对我父皇的

    也是那一天,我看见暂时摄政,为人刚正不阿的是两朝老臣张大人,他涕泪纵横地跪在母后的病榻前,哀求母后:“娘娘,您不能倒下啊!您倒下了,晟天怎么办啊……”

    而母后她却仿佛失了灵魂一般,眼睛直直地盯着顶,没有不答话。

    之后,我便再也看不下去了,跌跌撞撞的跑回了我的寝

    那天夜里,我围着长乐宫狂奔了数圈,只为发泄。

    其实我心里什么都知道:我知道父皇他其实一直都安好,只是他不想要我们了,他走了;我知道母后她聪明绝顶,善良无双,却因为深着我父皇而不得不背起责任,被囚在这深宫之中饱受煎熬,不得自由;我也知道,天花是绝症,六弟他,就要死了……

    我很想去找父皇,让他回来看看他扔下的烂摊子,求他别再抛下母后一个人独自面对这样的苦难。可是,即便所有人都说我天资聪颖,实乃是天纵英才,我也不过才是豆蔻年华,这天大地大,父皇他又有心躲避,我能去哪找呢?

    好在,母后虽然外表上看上去是个柔柔弱弱的女人,但她心智却是及其强大的。只是在第二天,她便又能重掌后宫,运筹帷幄。虽然面容仍显憔悴,但是却恢复了往的犀利与睿智。

    她以玩忽职守之名,渎职之罪,果断地斩杀了上百名宫娥和太监,这些人中,多半是长乐宫和桂宫的,还有部分其他各宫的宫人。杀一儆百,至此,后宫风云,算是暂时平息了。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