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救人的火锅

    颜筱玉坐在`上,仰起头,面无表地与她前的婉儿对视,良久无语。

    婉儿聪慧,她刚刚就已经猜到筱玉的心思了。现在又看见筱玉一副言又止的样子,她心里就跟被什么碾过一样的难受。

    缓缓地跪了下来,直直地望进筱玉眼中,婉儿眼中盈满了泪水,缓缓地说:“公主,婉儿七岁便跟着您,这么多年来,婉儿早已把您当作自己唯一的亲人,您就是婉儿的一切。”说着,她有些激动的跪着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抱住筱玉的腿,继续道:“初到晟天的时候,婉儿很不争气的病了,在`上躺了三天三夜。因为咱们是外族,婉儿份又低微,御医们都不上心给救治,是您去求皇上,才换来了今有命活着的婉儿……婉儿发过誓:我这条命就是您的!”

    颜筱玉默默无言地看着婉儿,见她颤抖着躯,声泪俱下地抱着她,筱玉有些动容。也许她的不信任,真的伤害了婉儿。可是,倘若婉儿知道那个就是她一切的轩辕凤仪,其实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这点伤害又算什么呢?

    想到这儿,她忽然又觉得,对不住婉儿的。这个世界上,最凄凉的,不过也就是,你想要全心的对她好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你的边。

    仿佛是被婉儿悲伤的绪感染,颜筱玉的双眼有些湿润了。她想到了颜筱彤,自从她穿越来到这个时代,她就在心里当作筱彤已经死了。可是,那毕竟是她心里不能言说的伤,多少次梦回,她都想问:筱彤,你想姐姐么

    不自觉地伸手抱住婉儿,颜筱玉无力地闭上双眼,任泪水滑落。有些释怀地缓缓道:“我不该怀疑你,以后就让我们两个相依为命吧。”

    当作是对婉儿的补偿也好,当作是弥补自己心中的遗憾也罢,颜筱玉实在不愿意,再有人跟她一样,去承受那仿佛失去一切,天都塌下来了一般的悲哀。

    然而,婉儿却犹觉得还没有完全表达出自己的心。她摇了摇头,强忍住哽噎:“公主,您遇到这样的意外,婉儿比您更心痛。但是公主,您即便是忘记婉儿一万次也没关系,只是您一定要相信,婉儿是一定一定不会背叛您的,哪怕为了您要婉儿付出这条命,婉儿也不会有半点犹豫!”

    颜筱玉忽然笑了:“你这傻丫头,难道你还想让我再失忆一次啊?”

    婉儿一愣,没想到筱玉转变的这么快,刚才还见她满眼悲凉,伤心流泪,现在却又能在美眸中流转着耀眼的光芒,灵动的让人迷醉。

    不自觉地赞叹道:“公主,您眼中的光芒,真漂亮。”

    闻言,颜筱玉淡然地一笑。伴着她的笑颜,有一滴晶莹的泪水自眼角滑落,直至她的唇角,将她的笑容衬得更加光彩夺目。

    婉儿就这样怔愣的看着,任由那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毫无预警地照进她的心中,让她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悲伤还是愉悦,是软弱还是坚强。但是,她却知道,这光芒,是指引她这一生的方向。

    *******************************

    自那天起,沐君毅便在没来过长乐宫,但是颜筱玉却没觉得什么。一方面,是她终于释怀,开始毫无芥蒂的相信婉儿,一时间觉得天格外的蓝,空气也格外的鲜,心中更是无比的欢喜,另一方面,是她也刻意的去忽略,对于沐君毅这样搅乱了她的生活之后,就拍拍股走人行为,颜筱玉实在不想发表什么想法,因为她怕她一发表,就会忍不住去痛骂他一顿!什么玩意儿吧~

    倒是白若微,这几天成了长乐宫中的常客。几乎天天都会来长乐宫与筱玉坐一会儿。开始的时候,筱玉对她还是有所芥蒂,防备着的,可是渐渐的,筱玉发现,白若微跟她相像的,于是她们就越聊越投缘。

    最后,就演变成白若微要有一天不进宫来找筱玉,筱玉就会觉得今天有似乎是有什么事儿没有办,心里烦躁的很。

    她们的话题也越聊越多,越聊越广。及其偶尔的,也会聊起沐君毅,只是每次说起他,颜筱玉都会下意识的避而不谈,白若微又不好深说什么,于是她每次都是无奈又好笑地摇摇头,说:他可有得费功夫了。

    子一晃,十几天天就过去了。

    这一天,颜筱玉午睡的过了头,醒来才发现,天都黑了,而且已经错过了晚膳的时间。她不无奈地揉了揉肚子,有些埋怨地问婉儿:“你怎么不叫醒我啊?”

    婉儿很无辜:“公主,您之前不是吩咐过么?任何时候都不要把您从睡梦中叫醒……”

    颜筱玉一听,顿时降下了一脸黑线,抽了嘴角,咬牙道:“那是早上!”

    从明光回来的第二天,婉儿便照例卯时来叫筱玉起。随着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筱玉体内的罂粟毒已经都代谢干净了,于是她的起气,就又回来了。半睡半醒间,她不耐烦的吼婉儿:别打扰我睡觉!

    婉儿很听话。是以,从那天起,只要是筱玉睡觉,婉儿从来不打扰……

    偷掖地一笑,婉儿伸手将筱玉从上扶起,道:“公主,您稍等一会儿,婉儿这就去给您准备晚膳。”

    颜筱玉将唇勾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冲着婉儿眨眼:“那我想吃火锅……”

    “啊?火锅?是什么?”

    颜筱玉一听,立刻垮下脸来,撇撇嘴道:“我就知道没有……”

    “公主,您从哪学来那么多我都听不懂的词啊?”

    颜筱玉没理她,径自在思量自制火锅这个问题的可行

    自从来到了这里,她是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但是,吃好的,不代表是吃自己吃的,穿好的也不代表是穿成自己喜欢的样子。刚开始的时候,她还能本着随遇而安的原则一直忍着,可是,这隐忍也是有限度的,要真是一直这么委屈着自己一辈子……

    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颜筱玉猛地伸手一把扣住婉儿手腕,坚定地道:“走,我们找材料,我今晚一定要吃上火锅!”

    边说,边站起,拉着婉儿就往外走。

    “哎……哎……公主,您慢点!”

    婉儿就这样不明所以的被筱玉拉出了长乐宫,往御膳房方向走去。

    边走,婉儿边抗议:“公主,您也真是的,有什么事吩咐我去不就好了么?需要这么亲力亲为吗?出门连辇子也不坐,随从也不带,这要是让哪个娘娘给撞见,又要说出去数落您了!”

    “行啦,就你意见多!我不亲自去,我就浑不舒服行了吧?她们那是心理不健康,看不得别人好,那是嫉妒!谁说谁说去,反正我也听不见,说破了大天,我还是皇后,她们能拿我怎么招儿啊?”

    这些子,与婉儿毫无芥蒂的相处下来,颜筱玉才发现,原来接受一个人无条件的对她好,根本不是件多难的事。心暖的同时,她也不忘全心全意地回报婉儿,是以,两人越来越亲密,言语间,也再不避讳。

    婉儿露出一个‘拿你没辙’的表,无奈地瞥了筱玉一眼,正要说话,却听见前方不远处,传来‘呯,呯’的兵器碰撞声。

    颜筱玉和婉儿的型同时一滞,神凝重地对望了一眼,随即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

    婉儿颤抖着手去拉着筱玉的手,右脚向后退了一步,想拉着筱玉悄声离去。

    颜筱玉却蹙着眉,手上微微一用力,将婉儿给拉了回来。她不是个好奇的人,却说不上自己是怎么了,鬼使神差地放轻了步伐,向着还在发出打斗声的地方缓缓走去。

    见此,婉儿一惊,拉着筱玉的手颤抖的更严重,用力的向回拉筱玉,示意她别去。

    颜筱玉回头不赞同地看着婉儿一眼,无声地告诉她‘我要去看看!’

    婉儿无奈,只能跟着筱玉,缓步走向那处。

    好在他们打斗的地方,有假山给筱玉和婉儿隐藏住形。

    屏住呼吸,透过石头见的缝隙,颜筱玉眯起眼,打量着大打出手的两个人。只见一红一白两个影纷飞在草丛间,他们各持一把宝剑,飞快而又华丽地出招攻击向对方,形交错间,全无半点拖泥带水。就算颜筱玉再不懂,也看得出,他们每次出剑,都是攻向对方要害,却又能灵活的躲避开对方的攻击。

    这厢颜筱玉看得过瘾,却苦了跟在她旁的婉儿。在这深宫大内,深更半夜的有两个人在打架,却没有半个侍卫出来擒拿二人,这本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筱玉不查,可是婉儿却是知道的。

    她不停的拉扯筱玉的衣摆,示意筱玉赶紧远离此地,但是颜筱玉却像是着了魔一样,怎么都不肯理她。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