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白若微

    对于会在回长乐宫的路上,遇见那个浓眉大眼,一粉白色罗裙,淡雅而又不失华贵的女人,颜筱玉真的一点都不惊讶。

    微微测头示意跟在后的人停下,颜筱玉对她优雅一笑,淡淡的问:“不知你找本宫何事啊?”

    “皇后娘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

    皇宫中某座长亭(笔者:原谅筱玉吧,她不认识路……)

    “现在你可以说了?”

    粉衣女子淡雅一笑:“皇后娘娘,您变了好多。”

    也许是今天经历的变故有点儿多,将颜筱玉的耐心都给耗尽了。她颇为厌烦地看着面前的粉衣女子,蹙眉道:“怎么?你还不知道么?我失忆了,从前的事都不记得了。”

    粉衣女子一愣,随即轻笑了一下,促狭地问:“不知皇后娘娘可曾见过失去记忆的人呢?”

    “……”

    颜筱玉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却敲起鼓来。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难道这若微,真的看出了什么?

    似是也没想要得到筱玉的回答,她径自再开口道:“若微有幸,曾经见过。若是真的是失去了记忆,是决计不会如娘娘现在这样,从容不迫,处变不惊的。”

    “当然,若微丝毫没有怀疑娘娘份的意思,这天地下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似东陵国的凤仪公主这般,天生媚骨,媚态浑然天成……”

    她越说,颜筱玉眉头皱得就越高:“你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若微缓缓地摇摇头:“也没什么意思,我近来很好奇,皇上为何会突然对娘娘改观呢?今一见,我想我终于有了答案。

    娘娘您眸中的光芒,很容易便会叫人迷失在其中。我想皇上,可能就是被它吸引的吧,甚至会不惜在太后面前袒护您……”

    颜筱玉眯起美眸:“你到底是何人?”

    “安清王遗孀,白若微。”见筱玉一脸茫然,白若微又好心地给她解释:“安清王是当今皇上的大皇兄,七年前……”

    说到这,她忽然哽噎了一下,低下头敛去自己的神光,轻声的续道:“病逝……”

    颜筱玉一愣,难怪她觉得这白若微如此有恃无恐的,原来她是沐君毅的长嫂,连沐君毅都要敬她三分。

    这皇后当得真是憋屈,竟然会有这么多人可以欺压到她头上。颜筱玉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道:“本宫愚钝,实在不懂皇嫂言下之意,还望您明示。”

    白若微忽然正色地看着筱玉,严肃地道:“我只是在要告诉你,不管是何故导致你大变的,我都跟皇上一样,很喜欢现在的你,如果是你陪在皇上边的话,我也会很放心。”

    颜筱玉撇了撇嘴,很想冷笑。和沐君毅一样,很喜欢她?哈哈!这白若微眼睛瞎了吧?所以才会‘看’得出沐君毅喜欢她?

    白若微看出了筱玉脸上的不屑,以为她是没看得起自己,当下不悦地皱起眉,有些愠怒地道:“娘娘您在嘲笑我吗?”

    一句话换回了颜筱玉游离的神志,她忙讪讪地摸摸鼻子,有些歉然地道:“怎么会?只是皇嫂您似乎是误会了,皇上可没有喜欢本宫。”

    白若微挑挑眉,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看来,这皇后是误会皇上了。

    “这种事,不是我说有,就有,或者你说没有,就没有的。不如,我们来打个赌,输了的人,要答应赢了的人一件事,怎么样?”

    *****************************

    颜筱玉本来不想赌,但是白若微态度坚决,筱玉想,反正自己必胜,就算跟她赌赌又何妨?于是便应下了。

    临别的时候,白若微淡笑着嘱咐筱玉:让她千万要远离太后。若是真的遇上什么她自己解决不了的事儿,就去找皇上,男人就是应该为女人挡风雨的,所以,不必什么事都自己扛着。

    白若微给筱玉一种沧桑的感觉,她似乎经历过很多事,但是却又将这些事都藏在心底。想来也是,在这样一个时代,女人如果失去了丈夫,也许就意味着失去了所有。

    筱玉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她会说喜欢自己。那是因为她们相像的,即便一无所有,也要坚强的活。

    领着人回到长乐宫,已是正午时分,颜筱玉匆匆吃了午膳,便回了寝,准备午睡。

    婉儿乖巧的准备伺候筱玉就寝,但是筱玉却有些不自觉的躲着她。婉儿不解地望了筱玉一眼,却没有询问出声。

    下意识地看了婉儿,颜筱玉有些心痛的别开眼,避开她伸向自己的手,疏离地道:“你们都先下去吧。”

    婉儿僵在半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水眸中的神光渐渐黯淡了下来,有些受伤的低下头,低低的应了声“是”,便领着一众小宫娥退了下去。

    颜筱玉烦躁地将自己扔在上,盯着紫檀木雕的顶发呆。

    仅仅是半天的时间,她便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如果从来没有尝试去拥有过,也许她还不会如此不甘。可是,她想要的,明明已经唾手可得了,却又在一个不经意间成为镜中月,水中花……

    扯出一抹自嘲的苦笑,筱玉喃喃自语:“颜筱玉啊颜筱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懦弱了呢?”

    如果是遭人背叛,也许她还会认了。因为那是她无能,不能给予他们想要的,而别人却偏偏给予了,所以他们走了。人本就无所谓背叛,只看给得惑够不够而已。

    可是,她却仅仅是因为害怕有一天会失去而不敢去争取,所以才会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这要她怎么认?她认不了!

    眼中闪过一抹很绝,颜筱玉‘唰’的一下从上做起,高声道:“婉儿!”

    之前,她不想问起婉儿这些事,那是因为如果婉儿抵死不认,那她也毫无办法。即便她能将婉儿打发走,她又能拿什么保证再换来她边伺候的,不是第二个婉儿呢?

    不过现在却不同了,今天的经历告诉她,与其被动的承受别人给予的愉快,不如主动去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她是颜筱玉,不是轩辕凤仪!如果上天注定她要在这皇宫中生存下去,那她就活出一片自己的天空!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