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变化太快

    “皇上驾到!”

    外忽然传来太监尖锐的嗓音,成功地将颜筱玉从左右为难的困境中解救了出来。

    沐君毅一明黄龙袍,从容地走了进来。一张俊逸的脸上未见喜怒,缓缓地扫视了众人一眼。

    最后他将视线定格在太后上,微微颔首,淡声道:“儿子给母后请安。”

    太后亲厚地看着沐君毅:“皇上,免礼吧。”

    众嫔妃面上都带着欣喜的神采,齐齐地给沐君毅请安:“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沐君毅轻点了下头,恍若不经意地瞥了筱玉一眼,见她正蹙着眉,面露难色地盯着他。他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淡淡地‘嗯’了一声:“都平罢。”

    颜筱玉忙有些慌乱的低下头,敛去眼中的神光,只盼着他平里那类似是读心术的伎俩不要在关键时刻失灵,能读懂了她求助的讯息,救她于水火。

    沐君毅抬起凤眸,意味深长地看了太后一眼,神悠然地勾唇一笑,抬脚行至兰妃榻前,欣喜地道:“朕今刚刚下朝,便听闻了你的喜讯。朕很是高兴。”

    兰妃面上一红,略微低下头,露出一个幸福又满足地笑容,羞涩地答:“臣妾也很高兴。”

    沐君毅点点头:“朕还听闻,太医说你动了胎气,需要休息。朕本拟着看看你就好,并不想多做打扰。”顿了顿,又道:“哪知,即便朕下了朝未做休息便赶来,却也不及母后她们来的快。现在见你精神如此之好,朕也就放心了。”

    明明是关切的话,却让在场的众人感到凉风习习,冷汗直冒。兰妃更是瞬间就煞白了一张脸,有些无措地望了望寝里的太后和众嫔妃,张了张嘴,却又不知说什么。

    沐君毅仿佛没看见兰妃脸上的苍白,他缓缓转回,眯起凤眸,勾起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漫不经心地问:“朕好像来得有些不是时候,打扰了妃们的小聚,不知你们刚才在说些什么?可否与朕分享啊?”

    “呃……”

    众人被他问得面面相觑,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总不能说她们耽误着兰妃的休息,是为了问皇后娘娘那在长乐宫中私会了谁吧?这话怎么说的出口?

    虽然皇上表面上是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谁都看得出,他对于她们在这里吵吵闹闹,已经有些不悦了。这种时候谁想死了才会去触他的霉头。

    颜筱玉愣愣地看着沐君毅,一时间找不出语言来形容她的心

    当她看见沐君毅脸上挂起危险的笑容,听见他用近乎冰冷的语气问着另她头皮都发麻的问题时,直觉得一股寒意瞬间就侵袭进了自己的四肢百骸。

    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他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求助,或者是他注意到了,却也根本没在意。

    颜筱玉一直都知道,沐君毅是个冷傲疏离的人,他仿佛是一个天生的王者,生来就是要俯视众生的。只是这样的他,却陪在她边伴她走过这初来咋到的一个月,对她温柔浅笑,关怀有加。

    于是,潜意识里,她不自觉地把自己当作了是他生命中那个特殊的人。

    放在侧的双手,不自觉地慢慢紧握成拳,指甲嵌入中,牵起一丝一丝的抽疼,颜筱玉扯起一个自嘲的苦笑,眼底有些湿润,体微微有些颤抖,是她自作多了呢。没有任何一刻,能让她如此深的体会到,她不过是他众多妻子当中的一个而已。只要他高兴,他便可以慵懒的称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为‘妃’,可以无微不至的对那个人好,将她捧在手心里呵护。

    而他不过是施舍给了她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她便险些迷失了自己的心。是谁太孤单?又是谁太贪恋……

    颜筱玉闭了闭眼,随便吧,怎么闹,怎么闹。

    然而,预想中那更加混乱的场面却没有如约而至。

    太后用她那如同潺潺流水的声音,缓缓地道:“是哀家高兴得过了头,兰妃子不适,这么多人在这儿吵吵闹闹确实不像话。”顿了顿,她抬眸扫了眼众人,命令道:“咱们都回吧。”

    边说,边起要往门外走。

    闻言,颜筱玉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眨了眨眼,随即抽了抽嘴角。这俗话说得好: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的。她都准备好要破罐子破摔了,这危机却又突然解除了……

    几个呼吸间,太后便已走到她的边。在与她擦而过的瞬间,太后仿佛是故意瞥了筱玉一眼,向她展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颜筱玉不自觉地看向太后。就见她好像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走向门口的型一顿,看向沐君毅,轻飘飘地嘱咐道:“皇上啊,这可是你的第一个孩子啊!哀家知道你理万机,但是也要多花些心思在兰妃上啊。”

    “是,儿臣遵旨。”

    颜筱玉蹙了蹙眉,她总是觉得,太后这话说得…似是有所指。只是,她现在心里闷闷的,没有那个心思去深究。

    栗妃万分不甘愿地还想说点什么,怎奈太后已经离去,皇上又根本无心搭理她,不被气得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平复了自己的心。抬起头,无尽怨毒地瞪了筱玉一眼,才就着跪在地上的姿势,转了个,向着沐君毅道:“那臣妾也先告退了。”

    说罢,示意她的侍女将她扶起,甩甩袖子,愤愤然地走了。

    一众嫔妃对望了一下,见这好戏还没开演,就要散场了,都难免有些不愿,奈何主角已去,再留无意。于是也都跪了安,走了。

    颜筱玉看着本来闹非常的寝瞬间就冷清了下来,不赶紧收敛了自己的心绪,也准备要走人。

    就在她抬眸望向沐君毅的时候,忽然接触到了一抹探究的目光。筱玉一愣,对上了她的视线,而那人反倒也丝毫不避忌,见筱玉看过来,便坦地与她对视了一会儿。

    颜筱玉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垂眸收回自己的视线,向着沐君毅道:“臣妾也告退了。”

    沐君毅瞥了她一眼,淡淡地‘恩’了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