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如沐春风

    听了这话,若说颜筱玉的心里不泛起任何涟漪,那自是不可能的。但是表面上,她还是得装得风轻云淡:“哈哈……皇上您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吃亏呢。”

    “的确是朕过于担忧了。”

    *****************

    那天的午膳结束的非常愉快。颜筱玉本来以为沐君毅吃完午膳就会离去,毕竟是皇帝,不可能不忙。哪知他非但没有,还命人取来了大批的奏章,送进了长乐宫的书房,这还不算,还非得拉着筱玉陪着他批阅。

    百无聊赖之下,颜筱玉只好拿出了前昨天借来的医书继续研究。

    傍晚的时候,沐君毅又赖在长乐宫里吃了晚膳,之后又拉着筱玉陪他下棋,晚上自然也是睡在长乐宫。

    有了昨晚的同共枕,颜筱玉也没多排斥,就由着他了。

    这一由着不要紧,从此便让沐君毅就开始了他的蹭饭和蹭住的生活,死活赖在长乐宫里不走了。下了朝就来长乐宫,俨然一副这儿就是寝宫的样子。颜筱玉开始还不习惯,就没好气儿的问他:干嘛赖在长乐宫里不走?

    他却一派气定神闲地答:那天朕刚去上朝,妃便迫不及待地回了长乐宫。若是每天如此,那妃必定辛苦,朕心疼妃,所以,这辛苦还是由朕来受吧。

    见沐君毅一副任他有理的样子,颜筱玉实在无言,也不想多和他计较,子就这么过了。

    这样的子一过就是大半个月。

    沐君毅这个人,虽然在面对筱玉的时候有些漫不经心,但是工作起来,却是极为认真的。他虽然每天下午都会拉着筱玉陪他批奏章,筱玉却也不忍心打扰他,于是就每天都坐在一边研究医书,在太医院借的几本书,就这样被她看完了。

    颜筱玉是个实践派。看懂了她觉得不过瘾,想着沐君毅多少也算是半个病人,便想着拉他来做试验。而且她也真的这么做了,沐君毅虽然都是一脸不赞同地蹙眉看着她,却也都由着她了。

    奇怪的是,沐君毅的脉象却是稳健,平和,人健康的不得了,根本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

    颜筱玉惊讶的问他:“怎么会这样?”

    沐君毅难得有些自嘲:“朕是中蛊,又不是中毒。轩辕家的血蛊,若是叫人探的出来,也就不会如此令人胆寒。”

    那是颜筱玉第一次见沐君毅的脸上露出惆怅的神,她觉得心里闷闷的,十分不舒服。于是自那之后颜筱玉就只是用心的看书,再没拉着他试过。

    这样的子,平静又安详。但是,却注定不能长久。

    这一天,沐君毅刚刚去上朝,明光的小太监便来报喜,说是兰妃娘娘,有喜了。

    初闻这个消息的时候,颜筱玉有些恍惚。她这具体是沐君毅的妻子,而她既然承了别人的份,在潜意识里,她也就下意识地把自己安排进了这个角色。所以对于他赖在长乐宫里,她也没有多排斥。但是,沐君毅却有很多的妻子。也就是说,他其实也可以赖在很多人的宫里。

    作为一个现代穿越来的独立女,要她接受他的丈夫和别人女人有了孩子,这多少都有些难为她。

    不知所措的问婉儿:“兰妃有喜了,本宫应该做些什么?”

    在这近一个多月里,颜筱玉已经慢慢的适应了这个时代的生活。并且,多多少少有些改变。

    比如,她渐渐学会了在沐君毅面前称自己为臣妾,在其他人面前称自己为本宫。再比如,随着子一天一天的过去,她上的罂粟毒已经消失殆尽,沐君毅也再叫不起她来为他绾发,于是,终于从某一天开始,他改成了晚上就寝前,亲手解开筱玉的发。

    听到这个消息,婉儿的脸色瞬间煞白,她无措的望着筱玉,喃喃地道:“公主,您该去明光看看……”

    颜筱玉闭了闭眼,缓缓地道:“那就起驾吧。”

    没有坐凤辇,而是领着一众随从缓缓的想明光行去。一路上,颜筱玉都淡淡的蹙着眉,心绪十分的复杂,微微泛着疼,却又暗自在庆幸。

    上天对她到底是优待还是残忍,让她在还没来得及沉沦之前,就惊醒了过来……

    辗转间,筱玉已不知行至何处。突然回廊一转,一袭白影便闯入眼帘,他背对这筱玉,长玉立,衣角随风轻摆。

    感觉到有人向他走来,白衣男子缓缓着转过来。黝黑的眸子,高的鼻梁,又是一个神似沐凌风的人。只是他俊逸的脸上闪动这独立明朗的笑容,温和如阳光,明媚似骄阳,只一个瞬间,就照进了颜筱玉满是霾的心中。

    不自觉地走近他,颜筱玉目光灼灼地盯着他,轻轻地问:“你是谁?”

    白衣男子一愣,有些不自然红了脸,清咳了一声,有些羞怯的答:“皇后表姐,您怎么这么看着风,您不认识风了么?”

    风?

    他的声音淡雅温润,倒是真的仿若风拂面。颜筱玉不自觉眯起美眸,地勾唇一笑:“风不知道么?本宫失忆了。”

    “倒是有所耳闻,只是不敢相信是真的。像皇后表姐这样的容颜如玉的美人,竟然遭此厄运,风真是不愿相信是真的。”

    颜筱玉微微一震。有多久没有听过人叫她这个名字了?即便只是近音。当年抛弃她和妹妹的父母,为她的取名就是颜玉。后来是她自己又在中间加了个筱字,以示与过去诀别。径自感叹:“往事已矣。”

    白衣男子一愣:“皇后表姐?何以如此感慨?宫中御医众多,总是会医好的。”

    摇摇头,颜筱玉淡淡的道:“没关系,重新再认识也是一样的,你是谁?”

    白衣男子和熏的一笑:“安乐王,沐风。皇兄的七弟。”

    朝阳浅浅,却不及沐风脸上的笑意温和,颜筱玉不自觉的被他吸引,眼睛已经不能从他上移开。

    微风徐徐吹来,勾起两人的衣摆。颜筱玉勾起一个真心的笑容,真是人如其名,叫人如沐风。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