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正妻的坦荡之路(2)

    刚送走了金衍,婉儿便愁眉苦脸地看着筱玉,问她:“公主,我们以后怎么办?”

    筱玉一愣:“什么怎么办?你干嘛这表?被那个叫什么小红的给吓得?”

    “您这是说得哪里话,我怎么会被她吓到……我是在替您担心啊,您刚刚打了栗妃娘娘啊!”

    “……”颜筱玉抽了抽嘴角,刚才不是还夸她打的好来着?

    “公主,您忘了?她的父亲是晟天的丞相啊,他们一定会报复您的,这您可怎么办啊?”

    颜筱玉轻笑一下:“你这什么逻辑?因为怕她报复,所以就任其欺凌啊?那有什么分别?”顿了顿,又道:“婉儿,你可知道,她今来,并不是来给我扣这通敌的帽子的?而是来立威的!我这个后宫之主,不当则以,要当,又怎能叫人欺了去?!”

    婉儿本来苦着的一张脸,慢慢转为震惊,喃喃地道:“公主?”

    “你不必担心,今天就是丞相在这儿,这栗妃,我也打得。礼法这种事,越是高位上的人,越是看重。”

    婉儿摇摇头:“可是公主,今之事,想必丞相一定会得知,他若是他抓得您什么错处,在皇上面前参您一本……这……您和皇上可是才缓和了一点啊!”

    颜筱玉蹙眉,同地看了婉儿一眼,这就是以往轩辕凤仪忍气吞声的原因吧?明明是皇后,却受制于朝堂,何其愚蠢……

    “哪会那么容易被他抓到错处?”颜筱玉好笑地摇摇头,又不是拍电影。“妄议后宫,此乃大不敬,我想栗丞相能坐到丞相之位,应该是想得出更高明的手段才对,不会直接去触皇帝的霉头的。”

    闻言,婉儿一脸敬佩的看着筱玉:“那……那他会想出什么手段?”

    “我怎么知道?哎呀,你看,这子这么长,你还怕他们会不来找你怎么的?放心吧,你与其担心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去给我弄午膳来,我都饿了。”

    婉儿张了张嘴,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看筱玉已经是一脸的不耐烦,便诺诺的道:“是。”

    婉儿还没走到门口,突然从外传来一声高呼:皇上驾到!

    脚步生生顿住,婉儿有些无所适从望向筱玉。颜筱玉也没想到沐君毅会来,先是一愣,随即瞟了一眼婉儿,蹙眉望向门外。

    一袭月白龙袍,沐君毅一敛不住的芳华,从容地走了进来。

    一众宫娥太监马上跪地行礼:“参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颜筱玉也赶紧站起来,福,道:“参见皇上。”

    沐君毅闲闲地恩了一声:“都起来吧。”

    “谢皇上。”

    沐君毅不经意地瞥了婉儿一眼,淡淡地问:“传过膳了吗?”

    婉儿一颤:“回……回皇上,还没传。”

    沐君毅微微转头看瞥向一直跟随在他后的老太监,慵懒地道:“陈容,传膳。”

    “是。”

    颜筱玉挑挑眉,探究地望向沐君毅。就见他唇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正温柔地看着她,道:“妃。”

    不自觉地抖了抖,抽着嘴角:“呃……”

    沐君毅好像没有看见筱玉的反应,轻轻了一笑:“朕今恰好无事,便想与妃一同用膳吧。”

    ***********************

    吃饭间,颜筱玉想,赶得好,不如赶得巧。反正她已经打了栗妃,那索就先下手为强,在栗妃向沐君毅告状之前,她先给他打打预防针。

    不慌不忙地夹菜,筱玉假装不经意地提起:“早上南平王来向我辞行,说他明便会启程回南平。”

    沐君毅动作一僵,一脸愠怒地转头看向筱玉:“他回南平需要想你辞行?”

    开头起的好像不太好,颜筱玉撇撇嘴:“呃……我想,他其实是打着辞行的名义,主要还是来求我不要将晟天援助南平攻打东陵的事泄露出去的。”

    闻言,沐君毅神色稍稍有所缓和,冷冷地道:“那还真是难为他如此有心了。”

    “哎?你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我会泄露出去?”

    “朕为什么要担心?”

    夹菜的手一滞,颜筱玉蹙眉,眸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沐君毅,不语,低头吃饭。他就这么笃定她不会?为什么?

    沐君毅好像也没想要筱玉回答,又问:“然后呢?”

    “然后栗妃也来了。”

    瞬间收敛了凤眸中漫不经心的神色,沐君毅一把放下筷子,抬手抓住筱玉的胳膊,有些急促地问:“她来干什么?”

    颜筱玉一愣,她是不是看错了?什么事能使得这个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腹黑皇帝如此紧张?

    这栗妃……难道是他的心头?哎呀呀……那他等下要是知道栗妃被她给打了,不会拿她怎么样吧?

    有些后悔向他提起这件事,颜筱玉干笑着敷衍:“也没什么,没什么。”

    沐君毅蹙眉,不悦地瞪着筱玉。她这脑袋里成天都在想什么!

    胳膊上的压力越来越大,颜筱玉不自觉的往回抽了抽,这是赤``的威胁啊!

    “这个……有些疼,你能不能先……”见他不仅没放开她,黑眸还越发的深沉,周的气息也越发的冷冽,颜筱玉只好认命的讪讪改口:“好,好,不放。我不知道她从何得知我宫里来了客人,于是就跑来我这里闹,还想给我扣个通敌的帽子,我一生气,就……”

    越说声越小,颜筱玉小心翼翼的瞄了他沐君毅一眼,深吸一口气,视死如归地续道:“就打她一个嘴巴,把她赶出去了。”

    沐君毅轻轻地放开筱玉的胳膊,拿起筷子夹了些菜筱玉放到筱玉碗里,缓缓地道:“做得很好。莫要忘记,你手中还有一块金牌呢。”

    颜筱玉眨眨眼,有些反应不能。他到底是关心栗妃呢?还是根本就想栗妃死呢?

    罔她颜筱玉自认是察言观色者中的好手,这看家的本事,用到沐君毅上,怎么还失灵了呢?

    有些不甘心,颜筱玉忽然放下手中的筷子,一派正色地看着沐君毅,问:“我还真是摸不透你的心思,瞧你刚才一听到栗妃就那么紧张,一副怕我给她亏吃的样子,现在听见她真的吃亏了,怎么倒还一副她这亏吃的小的表?”

    “很简单,因为朕担心吃亏的人,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