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客至

    沐君毅从起穿衣开始,到洗漱完毕,一直都板着一张脸。刚睁开眼时的满足之感,完全被某人的不解风给扼杀了。

    平里伺候沐君毅早起的几个小宫娥小太监,本来以为皇上今早就算不是神清气爽,至少也是平易近人。却没想到他一早起来就沉着一张脸,周散发的不悦气息,冰寒得他们直打哆嗦。

    一名小宫娥战战兢兢地想要给沐君毅绾发,他却不耐烦地抬手给阻止了。恶狠狠地瞟了`上的人一眼,大步走至前,伸手推了推她。

    彼时,颜筱玉其实已经被熟悉的刺痒感给召唤回了神智,她只是闭着眼睛躺在`上装睡,默默地等着婉儿来叫她起

    是以,沐君毅刚刚碰了筱玉一下,还没有说话呢,颜筱玉就睁开了美眸,格外清爽地看着沐君毅。

    沐君毅一愣,直觉得心中的憋屈之感无以复加,气恼地道:“你故意的?”

    看见沐君毅,筱玉也是一愣。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她昨晚并不是睡在长乐宫。被他灼灼地盯着,筱玉有些不好意思地红了双颊,单手横垣在衣襟口,眸光闪躲,有些不太自然地答:“啊?”

    此番景看在沐君毅眼里,却完全成了另一个意思。一种被耍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凤眸烧红,一把将筱玉从上拉起,怒声道:“谁给你的胆子!”

    颜筱玉被吼得一缩脖子。蹙起黛眉,有些头疼地问:“你这又是唱得哪出啊?”

    沐君毅收紧握着她的手,怒瞪视了她半晌,见她一脸的莫名,好像是真的不知道,才强压下怒火,咬牙切齿地道:“为朕绾发!”

    颜筱玉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对天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的抱怨:“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这么喜怒无常呢。”

    是个女人,就会梳头发。更何况沐君毅的头发只要绾起,再扎上金冠就好,并不需要多花哨,所以筱玉也没非多大力气就弄好了。

    绾好发,沐君毅好气儿地瞥了筱玉一眼,就领着一众随从,上朝去了。

    颜筱玉被他看的莫名其妙,这才发现寝里的气氛很不对,沉的,宫娥和小太监都战战兢兢地低着头,万分小心地站在她边,大气儿都不敢出一下。

    颜筱玉眨眨眼,什么况?

    *******************

    回到长乐宫吃完早饭,颜筱玉思量着上也不难受了,又无事可做,不如继续睡觉。

    刚要躺下,婉儿就进了来,小心翼翼地问她:“公主,太后娘娘差了人来,问您体可有好转,您看?”

    颜筱玉挑挑眉,道:“就说我仍需静养。”反正沐君毅也说不让她去建章宫了,她又何苦去面对那老妖婆。

    婉儿沉吟了一下:“公主,恐怕太后娘娘已经知道了您和皇上的事……”

    知道就知道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们母子斗,关她什么事?

    “无妨的,你就这么回吧。”

    “是。”

    颜筱玉刚酝酿出点儿绪,婉儿就又来了。

    “公主,有位紫眸黑发的公子求见,说是您的故人,您看?”

    紫眸?颜筱玉一惊,金衍!

    该来得躲不掉。颜筱玉深吸一口气:“请他到前吧。”

    “是。”

    长乐宫前

    金衍眸色复杂地看了筱玉一眼,垂首抱拳,道:“皇后娘娘。”

    颜筱玉点了点头:“南平王不必多礼,来,请坐。”回头看向婉儿,又道:“看茶。”

    婉儿将茶端了上来,就甚懂礼地领着屋里的几个小宫娥退出去了,临走时还悄悄地给筱玉递了个眼色,意思是:她就在门外。

    见人都出去了,金衍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再一次地向颜筱玉垂首抱拳,沉声道:“本王是来给皇后娘娘道歉的,都怪金衍有眼无珠,误认娘娘份,才险些害得娘娘与陛下心生间隙。”

    颜筱玉一愣,忙道:“南平王这是说得什么话,要道歉也是我先道歉,我竟如此糊涂,在宫里迷了路,又没有及时表明份,我……”

    金衍却打断她:“怎么说都是本王的不是,娘娘若不嫌弃,他若有需要的地方,本王甘效犬马之劳。”

    颜筱玉皱眉,像金衍这样伟岸男子,不适合也应该说出如此低声下气的话。

    见她不语,金衍又道:“还望皇后娘娘海涵。”

    颜筱玉有些不悦:“原来南平王如此小气,倒是我瞧错了人……”

    话还没有说完,就又被人打断。婉儿神色匆匆地走了进来,急急地道:“公主,栗妃娘娘来了,等不及通报,硬是要闯进来,这会儿怕是就要到前了。”

    筱玉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啊?”

    倒是金衍,闻言一跃而起,蹙眉道:“本王来晟天是绝密,万不可叫他人知道。”转头看了眼后的屏风,又深深地看了筱玉一眼,又道:“本王先到屏风后去等候娘娘,娘娘切莫要与人说起本王的事。”

    她跟谁说去?颜筱玉看着金衍匆匆行至屏风后的影抽了抽嘴角,颇为无奈地皱眉摇了摇头,怎么觉得,这场景这么像捉`呢?

    “姐姐~姐姐~”宛如黄莺出谷的声音在外响起,拉回了筱玉的思绪,她挑挑眉,望向门。

    又是几抹倩影鱼贯而入,为首那人一粉衣,华贵妖娆。不同的是,她边跟的几个人,都是着宫娥的素裙,梳着宫娥的云鬓。

    还没等筱玉说上一句话,栗妃便贼笑着看着筱玉,开门见山地道:“皇后姐姐,妹妹我听闻姐姐宫里来了陌生人,挂念姐姐的安危,妹妹便忙赶了来,皇后姐姐,您没事吧?”

    颜筱玉愣了,心道,乖乖,您还真是来捉`的啊!

    一股燥意袭上心头,颜筱玉呼吸微微有些沉重。她每次看见栗妃,都会觉得体非常不舒服。蹙了蹙眉,筱玉想,这都闹到她长乐宫里来了,她总得给自己立立威了,而且金衍还在屏风后面看着呢,总不能让观众笑话吧。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