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浅谈国事

    颜筱玉想,她一定是着魔了。当他不再说朕,而是说我,当他不再冷漠疏离,而是温润似玉。即便她一向自信对气息的敏感,也忍不住开始恍惚,下意识的将二人合二为一。

    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颜筱玉眸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灼灼地望着沐君毅。

    沐君毅微叹一口气,抬手抚上筱玉的头发,温润地道:“这些事,给朕一些时间,朕会慢慢告诉你的。”

    没得到想要的回答,颜筱玉眼中的光芒渐渐熄灭,撇撇嘴,闷闷地道:“哦……”

    沐君毅突然又蹙眉,收紧了扶在筱玉头发上的手,没头没脑地沉声道:“所以,不得有任何事隐瞒朕,朕要全部的你!”

    他势在必得的语气让颜筱玉一惊,随即眼角和嘴角一起抽筋。忍不住对天翻了个白眼,她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啊!竟然连连遭遇这种蹩脚的表白。先是一个金衍,现在又是沐君毅,她颜筱玉何德何能,竟如此遭他们青睐……

    她眨眨眼,对沐君毅干笑了两声,有些不自在的避开沐君毅抚摸她头发的手,敷衍地道:“是,是,不敢,不敢。”

    沐君毅勾唇,看着筱玉高深莫测地邪魅一笑,不语。

    颜筱玉挑挑眉,怕这个话题再说下去,腹黑皇帝又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她瞟了一眼刚才金衍的位置,佯装感兴趣地问:“这金衍,是谁啊?”

    沐君毅也不拆穿她,淡笑着答:“南平王。”

    “哦,所以他才能住在皇宫,而是不是行馆啊?”

    沐君毅转头望向明月,淡淡道:“不,因为他来晟天,是机密。”

    颜筱玉嘴角一抽,呃……这是谈起机密的语气么?

    “为什么会告诉我?”

    沐君毅挑眉瞥了筱玉一眼,她希望他回答什么?信任?呵呵,那恐怕会遭到她肆无忌惮的嘲笑吧。

    “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是的,这男人早就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就算她知道了又怎么样?也许多了观众,反而会让他更有成就感。

    这两闲着没事的时候,筱玉也打听过这个时代的形式。这片土地,叫云修大陆,有四个国家,分别是:晟天皇朝,东陵国,南平国和楚玥国。晟天幅员辽阔,又地处这片大陆上最富硕的土地上,所以是这四国中,国力最强的。

    好的东西当然遭人窥伺。在它东面的东陵国,一直不甘落于其后,一有机会就对晟天穷追猛打,多少年来,两国冲突不断,但却都以晟天获胜而告终。

    东陵打不了晟天的主意,却不意味它也不会打别的国家的主意。为了开拓疆土与晟天一叫高下,东陵一直欺压小国南平,妄图吞并它。

    南平国高山环绕,易守难攻,而且民风彪悍,与东陵国打了这么些年,也没叫东陵讨了什么好处去。

    这三个国家的复杂形式倒是便宜了晟天的西面的楚玥国。楚玥虽也是小国,却盛产药材,国民也及会做生意,经常游走于其他三国变卖药材,生活过得很富足。

    晟天虽为大国,却无称霸之心,是以对它不管不问,贪婪的东陵国又不能隔着晟天向楚玥发兵,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楚玥大发战争财,却束手无策。南平国这些年一直处于被动,兴得楚玥也无野心,是以两国多年来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

    颜筱玉耸耸肩,颇为赞同的点点头,道:“是不能怎么样。”

    “莫要忘记,你还是东陵国的公主呢。”

    颜筱玉懂了!难怪刚才沐君毅也会跟金衍说这句话,东陵和南平是夙敌,南平王就是再怎么样,也不应该窥伺东陵国的公主!这一句话,比说什么都让金衍难受!

    轻抿樱唇,筱玉暗咒:沐君毅,你就腹黑吧!

    见她听懂了,沐君毅轻笑了一声,随即目光灼灼地望着筱玉,认真地道:“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朕的妻子。”

    筱玉蹙眉,干笑两声,又绕回来了。再转移话题:“南平王要你帮他什么?”

    沐君毅无奈一笑,她还真执着。也不与她计较,淡淡地答:“借粮。”

    “你借了?”

    “为什么不?南平要攻打东陵了。”

    ‘噗……’颜筱玉一歪头,将刚刚喝到嘴里一口茶水全部贡献给了大地母亲,痛苦的咳嗽了两声。

    “南平也能打东陵吗?”

    沐君毅转过头看着筱玉,凤眸微微眯起,邪`肆又轻狂地一笑,道:“朕让它能,它就能。有我晟天的支持,区区东陵,有何打不得的?”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当着东陵国公主的面,把话说得这么理所当然啊?”

    这沐君毅太嚣张了,不过却又该死的太聪明了,这明显是现代中朝关系的运用啊!我就在背后支持你,我叫你打谁,你就打谁……

    沐君毅哈哈一笑:“这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就算他东陵知道是朕在挑拨,他又能奈朕何?”

    摇摇头,豁然一笑,颜筱玉忽然很欣赏沐君毅上的这份霸气。他要是放到现在,一定是个了不起的政客。

    不太甘心就这么任他嚣张,颜筱玉眼珠一转,偷掖道:“只可惜你这副聪明过人的头脑,也是拜太后娘娘所赐。”

    沐君毅不怒反笑,抬手抚了抚筱玉的头发,淡淡地道:“朕只是不想与她计较。”

    颜筱玉挑眉,颇感兴趣地问:“即便她在你上下了血蛊?”

    沐君毅一愣,随即无奈的摇摇头,自嘲一笑,道:“朕到是小瞧了你,你从里得知血蛊的事?又是从何而知朕中了血蛊?”

    “我当然有我的渠道了。”

    闻言,沐君毅忽然沉下脸,眯起凤眸,“朕说过,朕要全部的你!”

    这人,也太喜怒无常了!本来他气场就大,跟在一起就有压迫感,不自觉间,她就是一副奴才相了,他还要动不动就翻脸。

    刚刚才对他建立起的好感全部破灭,颜筱玉撇撇嘴,没好气的道:“我猜的!”

    沐君毅松了一口气,轻声道:“原来是猜的,朕还以为……”顿了顿,又道:“你要牢记朕的话,没事就待在长乐宫不要外出,尤其不要去建章宫,太后深不可测,不是你可以招惹的。”

    颜筱玉一愣,刚才不是还上演母子深呢么,怎么才一会儿,就又变了?

    见筱玉不语,沐君毅淡淡的瞥了一眼天色,轻飘飘的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回未央宫休息吧。”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