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上位者的悲哀

    相比筱玉的黯然,婉儿倒是欢喜得不行。兴奋的答:“魅力啊!公主,现在皇上都被您迷住了,您还有什么可怕的?”

    颜筱玉看着婉儿的笑脸,不嘴角一抽,想起她刚刚将婉儿唤起时的景:

    婉儿匆匆忙忙地跑到她的寝,用近乎崇拜的眼神看着她,水眸中隐隐有激动的波光闪烁。

    颜筱玉恶寒。婉儿看她的目光,让她觉得她好像是婉儿被人抢走的珍宝,现在终于给还回来了。

    “能不能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公主,您太有魅力了!”

    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颜筱玉忽然想起早上那一幕:她只是礼貌地对着婉儿笑笑,婉儿就羞涩的红着脸低头,不敢再看她…

    靠!!!!!!!!!!!

    “你…你不是吧?”

    “恩?什么不是?”婉儿水眸中闪过一丝迷蒙,却又马上被兴奋取代,继续道:“公主,您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皇上都招您去未央宫侍`寝了,这可是在这宫里不曾有过的事啊!这不是魅力是什么?!”

    “……”

    “公主,您可千万要把握住机会啊!”

    “……”颜筱玉风中凌乱了。

    婉儿却犹自在兴奋:“公主?”

    苍天啊!大地啊!这婉儿居然是为了她得到沐君毅的招寝,才兴奋成这样的?用疑似是GL恋的眼神看着她,其实质居然是关心?颜筱玉觉得自己太阳突突直跳,她赶紧抬手按住。好吧,是她邪恶了,是她被现代网络荼毒得太厉害了。(作者:筱玉啊…这你怎么能怨网络呢?)

    ……

    对天翻了个白眼,颜筱玉苦笑着摇头,道:“婉儿啊,还要我怎么跟你说,你才能明白呢?依赖皇上太虚无了!”在这个皇权重于一切的世界里,今的依附,很可能就铸造了你明的坟墓。

    “所谓伴君如伴虎,他今天心好了,就对你好,那他要是明天心不好呢?你要知道,他的任,是可以来得毫无理由的!”这也是筱玉想着要建立自己的人脉,而不是要依附任何人的原因。皇帝跟太后斗,表面上看,她好像是在太后和皇上之间择一依附即可,只要她压对宝,她以后的子就可以混得风生水起。

    其实不然。后宫,向来都是帝王平衡朝中权势的地方。按照沐君毅给她的典籍来看,他的后宫,混乱非常。那也就是说,晟天皇朝的局势势必更乱,绝对不可能只是有他和太后两股势力。

    “公主,您真的变了!”婉儿崇拜地看着筱玉,欣喜地道。

    “拜托你别再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了好不好?”这样的眼神让颜筱玉有种罪恶感…

    “公主?婉儿说错什么了吗?”

    “没有,我的意思是,你应该说重点,我到底有没有什么背后势力?”

    婉儿怜惜的看着筱玉,半晌,叹了口气,道:“公主…您可是东陵国的公主啊!你背后有整个东陵国啊!公主,皇上是不会抛下您这个嫡亲妹妹的,太后更是不会抛下您这个女儿,倘若您想回去,他们定会倾尽全力来接您的!”

    颜筱玉一愣,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有靠山的。灵台忽然一片清明,难道,这才是沐君毅的目的?因为她有东陵国撑腰,现在又正好跟太后闹翻,所以,他是在向她试好吗?

    “那太后呢?她不是我的姑母吗?”难道轩辕凤仪并不是一颗东陵国为达成目的而安插在沐君毅的棋子吗?

    “太后娘娘啊?论辈分,她的确是您的姑姑,但是却并不亲近。”

    “照你这么说,我本不用仰仗任何人的。那我为什么以前会依附太后?”筱玉可没忘记那天见到太后时,她那睥睨的态度。还有,婉儿说也曾说过,沐君毅对她不好,太后对她好。

    “公主,远水解不了近渴,更何况现在东陵和晟天的关系一向微妙,您不仰仗这个有势力的姑姑,还要仰仗谁呢?毕竟是血亲啊…更何况,您要是不听太后的话,就会…就会…”

    “全麻痒,痛苦难当是不是?”

    “您怎么会知道?难道,您的毒还没有解吗?那您这样反抗太后…她会折磨您的,您…”

    见婉儿是真的着急,筱玉不动容。这丫头还真是真心关心她的。她原本怀疑她是太后安插在轩辕凤仪边的,现在看来,也许是她看走眼了。温和的一笑,真诚地道:“我没事。”

    婉儿探究地望着筱玉的双眸,见她眼中尽是真诚的笑意,不心中一暖,同时也松了一口气,道:“公主,您吓坏婉儿了!”

    筱玉笑笑,忽然又想起未央宫中沐君毅吐血的景,慌忙地伸手去拉住婉儿的手:“对了,婉儿,关于沐君毅,你知道多少?”

    “皇上?这婉儿就不知道了,以前他几乎没有来过长乐宫。而且在打听皇上的事,是大罪…”

    筱玉微微点头,想来也是,他是一国之君,即便是中毒了,也只能是默默的承受,哪是连婉儿这样的小丫头能够知晓的,这是上位者的悲哀。

    只是,腹黑如他,竟然也着了道。不得不说下毒者真的很强大。

    婉儿见筱玉半晌不语,以为是自己哪里又说错了什么,忙道:“公主,您要知道什么?要不婉儿明天去打探一番。”

    “不是说是大罪吗?那就不要去了,我想,这事也不会有人知晓的。婉儿,你可知谁是用毒的名家?”

    “用毒?呵呵,公主,您打听这个干什么?在您们轩辕家面前,哪个用毒的还够看啊?”

    颜筱玉一愣,不解地看这婉儿。

    婉儿一叹,露出一个‘好吧’的表:“东陵国轩辕氏以养蛊著称,其血蛊更是叫人闻风丧胆,哪是区区用毒名家能比的?”

    双手紧握成拳,体微微颤抖。颜筱玉知道了,沐君毅不是中毒,而是中蛊而且这下蛊的人,就是太后。这可是惊天秘密啊,筱玉说出口的声音都带着微微的颤抖:“此话当真?”

    蛊,比毒要可怕多了。难怪,难怪沐君毅看她的眼神如此冷漠,甚至带着恨。难怪,太后会用罂粟壳泡茶给轩辕凤仪喝,轩辕凤仪明明是公主却也无力反抗,因为太后掌控的,从来都不只是轩辕凤仪一个人,还有沐君毅,也许还有那东陵国的君主。

    太可怕了。这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野心和心计吗?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