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金衍

    独饮者瞥了筱玉一眼,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淡淡地道:“承明。”

    承明?是哪?颜筱玉苦着一张脸,求助的望着他。

    他挑挑眉,望了一眼高高悬挂的圆月,轻笑了一声,道:“月夜静好,美酒难消。不知姑娘可否愿意与在下同品?少顷,在下可差人送姑娘回去。”

    也许是他一双紫眸太具`惑,又或者是他温润的嗓音太有安抚人心的魅力,颜筱玉鬼使神差地在他对面坐下,探究地望着他。这夜深人静的,他能独自一人坐在皇宫中喝酒?筱玉用脚趾想,也知道他份必定不凡。

    “公子可知,在这深宫之中,是不能随便邀请女人喝酒的。”

    紫眸男子挑挑眉,道:“哦?姑娘说的是…是在下鲁莽了。”

    见他举止优雅,气度不凡,谈吐间,略带几分骄傲之气,颜筱玉垂眸一笑。虽然不知他是何人,但是若能将此人发展成自己的人脉,也许她以后的子会好过得多。

    执起酒壶为自己倒满酒,颜筱玉优雅一笑,举手示意了紫眸男子一下,便仰起头一饮而尽。

    “好酒!”

    紫眸男子诧异的看了筱玉一眼,马上也为自己斟了一杯,饮尽,道:“爽快!”

    “公子何故独酌?”颜筱玉目光灼灼地望着紫眸男子,似好奇似关心地问。

    紫眸男子微叹了一口气,望向远方,神色中流露出淡淡的迷茫,缓缓道:“在下空有满腔血,奈何却无用武之地。”

    颜筱玉嘴角不可抑止的颤抖了一下,只觉得天雷滚滚。电视剧里的狗血桥段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对,天然呆的女猪脚路遇志向远大的男猪脚,之后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成就一番霸业…

    可惜她颜筱玉不是天然呆,也没想过她会成为女猪脚。她只是想探知紫眸男子的份,好算计他的可利用价值。

    见筱玉眼含嘲讽,扯开嘴角咯咯直笑,紫眸男子以为她是在嘲笑自己,脸色一红,也尴尬地笑了笑。

    他这一笑,颜筱玉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正色道:“我不是在笑你,我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呃…公子啊,您不要这么想,天生我材必有用嘛,像你这样一表人才,怎么会没有用武之地呢…”说着,筱玉对他故作坦然地优雅一笑。

    紫眸男子却沉了脸色,冷漠地道:“姑娘莫需安慰在下。”

    完了,闯祸了…颜筱玉暗骂自己该死。见他不再看她,而是独自饮酒,筱玉无奈的叹了口气,讪讪地摸摸鼻子,道:“这个…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喝酒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要不,你若不嫌弃,我帮你想想办法?”

    口气倒是不小!她一个女人能有什么办法?紫眸男子微怒,瞪了筱玉半晌,最终却摇头失笑,他跟一个女人计较什么!收起眼中一闪而过的嘲讽,淡淡地道:“那就有劳姑娘了。”

    颜筱玉只当自己没看见她睥睨的态度,笑问:“敢问公子,是为何事如此烦心呢?”

    ……

    颜筱玉倒是没有想到,这紫眸男子竟是个如此直接的人。毫不避讳地坦言自己是为了国事才郁郁而不得欢。此次出使晟天,就是为了求晟天出兵援助他们保家卫国的。

    筱玉很惊讶,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不是晟天皇朝的人?区区他国使者,怎么可能住在皇宫?这不符合常理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国家都自难保了,还要仰仗晟天,那他哪里还有能力为她做后盾?

    如意算盘碎裂。颜筱玉思及自己皇后的份,暗道:这回还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千万不要暴漏了才好。

    正思量着,就听紫眸男子问她:“不知姑娘可否想到什么了良策?”

    “呃…”筱玉不好意思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他紫眸中一闪而过的复杂绪,似戏谑似悲伤。

    心下一紧。筱玉原本想找借口离开的,现在却硬是做不出来了。反倒是心里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在蔓延。她和他是何其的相似呢,明明孤立无援,却又贪婪的不想放弃。

    就当是帮帮他也好。颜筱玉满含真诚地望着紫眸男子,会心一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不等他回答,筱玉就径自开始讲起:“有一个女孩子,她一直觉得自己过得很不幸,终于有一天她决定要跳楼自杀。”

    “你能想象一座十层高的楼吗?就像前边的那座塔,它有五层,你就想象一座有二个它那么高的楼。”边说,她边指向前方的一座最高的建筑。

    “女孩从楼顶跳了下来,她看见了:住在十楼以恩著称的夫妇正在互殴。

    九楼以坚强著称的彼得正在偷偷哭泣。

    八楼的阿妹,发现她的未婚夫跟她最好的朋友在`上。

    七楼天真活泼的小女孩丹丹正在吃她的抗忧郁症药。

    六楼失业的阿喜还是每天都买7份报纸找工作。

    五楼受人尊敬的王老师正在偷偷穿妻子的内`衣。

    四楼的罗斯又要跟她的男友闹分手。

    三楼的阿伯每天在盼望有来人拜访他。

    二楼的莉莉还在看她那结婚半年就失踪的丈夫的照片。

    女孩在跳楼之前以为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但是直到她到了一楼她才发现,原来每个人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困境,只是,她已经再无力睁开自己的眼睛了。”

    她的故事,他几乎听不懂。但是她那双闪烁着晶亮光芒的眼睛却一直吸引着着他,她嘴角勾起的淡淡笑意,甜美又温和。紫眸男子不看得有些痴了,直到她讲完也没有回过神儿来。

    筱玉刚刚喝了酒,现在又被他目光灼灼地盯着,不双颊微微泛红,有些嗔怒地道:“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紫眸男子躯一震,发觉自己失礼,不由窘迫的垂眸,有些不安地道:“姑娘所言,在下虽然闻所未闻,但却也知晓姑娘意思。”他顿了顿,从容地望向筱玉的水眸,真诚地一笑,“姑娘蕙质兰心,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另在下茅塞顿开。的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在下堂堂七尺男儿,保家卫国与个人荣辱相较,还有什么可计较的!倒还不如姑娘看得通透了。姑娘今的指点之恩,金衍铭记于心。”谈笑间,紫眸男子不仅毫无刚才的窘迫,反倒大方起来,一直探究地打量着筱玉。

    颜筱玉挑眉,原来他叫金衍。

    “公子言重了。”筱玉站起来,俯一拜:“时候已经不早了,我就先告辞了。”

    “姑娘”金衍轻轻的唤了一声,“金某仍有一事相求:明戌时,可否请姑娘前来望月亭再叙?”

    也许是同心作祟,又见他紫眸中闪动着希冀的光芒,颜筱玉竟然有点不好意思拒绝,沉默了半晌,最后只好无奈的点了下头,便转离去。

    后传来他低沉温润的声音:“来人,送这位姑娘回去。”

    *****************

    筱玉怕暴露自己皇后的份,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是以没敢让金衍的人送自己回长乐宫,只是在找到路之后就告别了相送的人,径自离去。

    一回到长乐宫里,颜筱玉就叫婉儿陪她一起挑灯做功课。拿出沐君毅送的典籍,二人就开始研究后宫的嫔妃。

    一看之下,颜筱玉不痛苦地直揉太阳。原来,白天来找她的那四个人,来头都不小:栗妃家道殷实,乃是右丞相之女,她姑姑就曾经是先皇的妃子,也就是说,她是沐君毅名义上的表妹。兰妃是守边大将军的嫡亲妹妹,她哥哥手握兵权,除了沐君毅,宫中谁见了她,都会礼让三分。于婕妤虽是左丞相的孙女,但是她是庶出,在家中地位不高,乃是沐君毅两年前到访丞相府的时候看中的。柳美人没有什么背景,不过听婉儿说,她是沐君毅最宠的女人,只因为家世原因,才没能封上高位。

    颜筱玉苦笑,这皇宫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呆的。随手端过婉儿泡的茶,抿了一口,无奈地问婉儿:“她们背景都这么殷实,你倒说说,我拿什么抗衡?”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