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栗美伊

    翠儿回来说,太后让她不舒服就多休息,不要到处乱跑。

    又是不要到处乱跑…颜筱玉吃过了早饭,百无聊赖地把自己扔回上,盯着紫檀木的顶,不在想,这皇宫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么?怎么谁都来告诫她!

    都还没被捂,婉儿就进来把她叫了起来。说是各宫各院的嫔妃,婕妤,美人都在长乐宫门外候着呢,要给她请安。

    颜筱玉一听,头就大了。不想见,绝对不想见!

    一思量,反正皇上都说她病了。那她不如就装病装到底,闭门谢客!伸手扶额,颜筱玉赖在上不起来,对婉儿说:“我头痛,你去对她们说,叫她们先回去吧。”

    婉儿挑眉深深看了筱玉一眼,似是在下什么决心,良久才道:“公主,她们都不可信。刺杀您的凶手必定就在她们之中,她们说是来给您请安,实际上八成都是来探虚实的。”

    闻言,颜筱玉一个机灵,翻就从上坐了起来,她怎么就给忽略了呢!还有个凶手的问题呢。探究地打量了婉儿很久,才缓缓道:“哦?那你的意思是?”

    “公主,奴婢所见,您这次回来,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不会再逆来顺受的任人欺凌,也不会再凡事都仰人鼻息,如果是现在的您,您一定可以将自己保护得很好。公主…这深宫之中,最忌讳的就是坐以待毙!您看,您不是应该断了她们的念想…?”婉儿的声音越说越低,但是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蹙起黛眉看了婉儿良久,筱玉最终只是道:“先按我吩咐的去做吧。”

    婉儿出去之后,颜筱玉又重新躺回到上,却再没了睡意。也许,从一开始,她的方向就错了。在皇宫里求安逸?沐君毅果然没说屈她,她的确是脑子出了问题!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直到晚上入睡之前,颜筱玉总算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比如说,她太强求了。这世界不是她一个人的世界,她总想着一些不可能实现的事有什么用呢?最终受伤的人,也只能是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她不是轩辕凤仪,她没有那么多留下来挨欺负的理由,那她怕什么呢!倒不如融入其中,一边适应环境,一边再找机会离开。

    再比如说,想在深宫中生存,一个人指定是不行的,她需要帮手。于是她想到了婉儿,也许她不能信任,但是利用总是可以。婉儿自幼在宫中长大,深谙其中的猫腻,而且,这丫头非常的聪明,若能为己所用,必是利大于弊的。

    当然,光有军师是不够的。颜筱玉已经不想再重复稻草人的悲剧了。只是,还能拉拢谁呢…

    渐渐的,筱玉失去了意识。

    翌清晨。

    颜筱玉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必然如期而至的痒痛。而且她发现,她的症状已经减轻了很多。

    正高兴着,婉儿进了来,打了水伺候她起。颜筱玉对她温和的笑笑,有人伺候就是好啊。

    婉儿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就泛起了淡淡的红晕,低头不语。

    筱玉愣了,眼角跟嘴角一起抽筋…这什么况?她…咋觉得这么别扭呢…

    叫了翠儿去建章宫告假,颜筱玉尴尬地吃早饭。刚吃完,就有小太监来报,说是有几位娘娘来请安。

    这明`易躲,暗`难防。筱玉想,不怕你来闹,就怕你不来,反正自己已经确立了立场,索就做到底。

    “皇后姐姐,您可吓坏妹妹了!”未见人,颜筱玉便听见这宛如黄莺出谷的声音,不一愣。少顷,门口便有几个倩影鱼贯而入,为首的那人一粉衣,华贵妖娆。

    还没等颜筱玉装病去客气客气,粉衣女子便又道:“妹妹听闻姐姐回宫,便一心想来请安,未曾考虑姐姐仍然抱恙,姐姐莫怪妹妹打扰才好。”

    筱玉这才看清她的容貌,只觉得有一种形容用在她上,正合适。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量苗条,体格风,粉面含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

    从她骨子里透出的媚劲儿,即便筱玉是个女人,也忽略不了。然而太过,则成妖,这粉衣女子,太腻了。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筱玉见到此人的第一感觉却是:心脏猛的缩进了一下,烦躁无比。

    筱玉故作虚弱地笑笑:“哪里话啊,妹妹如此惦念着我,我感激还来不急呢!”

    闻言,粉衣女子皱眉,探究的看着筱玉,好像说不出话来了一样。反倒是在她后进来的另一名绿衣女子笑道:“那皇后姐姐也不会怪我们的喽?”

    “……那是当然。”

    看出筱玉的尴尬,婉儿适时的端了茶来,撇了筱玉一眼,筱玉会意,忙道:“妹妹们坐啊!婉儿,看茶。”

    婉儿将茶端给粉衣女子,道:“栗妃娘娘,喝茶。”又将茶端给绿衣女子:“兰妃娘娘,喝茶。”之后是兰妃后的黄衣女子:“于婕妤,喝茶。”最后是端给一名白衣素颜的女子:“柳美人,喝茶。”

    颜筱玉赞许的撇了婉儿一眼,总算是稍稍减了她连与她说话的人是谁都不知道的尴尬。只是这样还不够,于是道:“想必妹妹们也知道了,我在城外遇到刺客,受惊吓过度,以至于这记不太好。妹妹们莫要笑了去,以后我们姐妹再重新相处便好。”

    “姐姐这是说得那里话啊,我们几人关心还不够呢,只盼着姐姐能早点好起来…”

    ……

    由于颜筱玉开门见山的说自己已经失忆,让本来是抱着试探的心前来的四人,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但是又不想就此离去,就都在长乐宫里干靠。

    其中,栗妃最为忐忑,她就一直探究的看着筱玉,问东问西。

    颜筱玉也一直都在探究的看着栗妃。不仅是因为她那张如同再版王熙凤的脸,更是因为她每看她一眼,心里的燥意就加深一分。

    于是在其他几人眼里,就变成了是她与栗妃相谈甚欢…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