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宫

    翌清晨。

    仿佛是如约而至,颜筱玉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了阵阵的刺痒,就好像是有人拿着针在划她的骨头,她想摆脱,可是却看不见也摸不着,唯有那种痒到疼痛的感觉是真实存在的。

    颜筱玉强忍住想要大声叫喊的冲动,使劲地闭了闭眼睛才睁开,双手紧握成拳,体微微颤抖,看着花雕的顶,急促地呼吸。

    冷汗将她薄薄的丝衣打湿了沾在上。颜筱玉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将这具体以前的主人问候了好几遍,这是造了什么孽吧!好好的一个早觉时间,完全被这的人直发狂的折磨给取代了!

    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从上坐起。还是去看看医生吧,万一真的有个什么疑难杂症怎么办,早治早好。

    穿戴完毕,刚想伸手打开房门走出去,手还停留在半空,筱玉的躯忽然微微一震…

    是了,那个人…已经住在隔壁了。

    想到他,筱玉不就想起昨天,他用仿若天籁般的磁嗓音温柔地跟她说:我会负责。

    因这一句话,筱玉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客栈的都不知道。满脑子就只剩下他温柔的笑脸,和煦的阳光淡淡地照耀在他俊逸的脸上,折出无尽的芳华。不知道是他的笑太炫目,还是那阳光太耀眼,让颜筱玉一瞬间就忘却了所有。

    她本来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他的,而他也仿佛猜透了她的心,所以没等她问,就神色淡淡的跟她说:城外的人不是他杀的,其他的,时机到了,不用他来说,她也会懂。

    思及此,颜筱玉无奈地摇头苦笑。她可不想卷入麻烦之中,可是,直觉又告诉她,她已经被卷进来了,从遇见他那一刻开始起,命运仿佛就已经被注定好了。

    长叹一口气,颜筱玉打开房门,向楼下的酒楼走去。

    还是务实一点,去吃了早饭然后找个医生看病吧。这两件事,比天大,耽误了就不好了。

    此时的颜筱玉还不知道,命运的巨轮已经无可抑制的转动了。迎接她的,是她生命中前所未有的惊天动地和最为华丽的新篇章。

    ****************

    站在楼梯的转角,看着这一大清早就宾朋满座的厅堂,颜筱玉先是一惊,随即蹙起黛眉。

    只见客栈的厅堂里,满是武装齐备的官兵,邱莫言正在跟一个玉衣华服男子说着什么。见她走了下来,先是一惊,但马上反应过来,跪地就拜,并朗声道:“民女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哈?”

    颜筱玉被这突如其来的况惊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心道:什么况?

    这时那名华服男子目光也落到了筱玉的上,似是舒了一口气,他立马也跪地叩拜,高声道:“微臣柳云,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那些官兵似乎是以他马首是瞻的。见他跪拜,也都跟着跪倒,齐声道:“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霎时间,原本威风凛凛,吸引了无数前来围观的街坊邻居们的官兵,还有店主、小二儿和一些在旁看闹的客人就全部跪在了颜筱玉面前,他们都低着头,谦卑至极。惊得筱玉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站在那里,手脚都找不到该放的地方。

    一大清早街上的行人虽然不多,但是全部都集中到了龙门客栈的店门口,也足够将这里围个水泄不通了。原本他们翘首以盼的,是官兵抓住什么恶人,或者有什么惊人的秘密被爆料出来以供他们茶余饭后来闲谈。哪知竟是他们晟天皇朝那个本来应该高高在上,深居简出的皇后娘娘,惊现在这里。饶是他们居住在皇城脚下,见惯了大场面,现在也都个个惊讶地张大了嘴。

    一时间,筱玉一个人站在楼梯上发傻,官兵们都俯跪倒在地,围观的百姓们都将嘴都张成了O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奇观,气氛诡异又尴尬。

    如果此时有人认真看颜筱玉的表的话,他们会发现,她比他们还要吃惊,嘴巴张得比他们还要大。

    这到底是什么况?筱玉只觉得自己的面部肌在不可抑制地抖动,停都停不下来。

    是他们疯了还是她疯了?

    可是…不是只有神经病才会认为边的人都不正常吗?此刻,颜筱玉严重怀疑自己不是被沐凌风传染了,也患有妄想症了?

    就在这颜筱玉反应不能的时候,人群里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参见,参见皇后娘娘!”

    一语惊醒梦中百姓。就见他们唯恐自己跟不上职权者的思想,也不问缘由,争先恐后地朝着颜筱玉跪倒就拜,颤颤巍巍又饱含尊敬地高呼:“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呃…被拜了…

    抬手抚上自己突突直跳,跳到发疼的太阳,颜筱玉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形式严峻,她必须冷静,而且立刻,马上,想对策!

    收起自己不停抽搐的眼角和嘴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自然,开口问:“你们,是不是认错人啦?”

    “卑职惶恐,卑职自知救驾来迟,让娘娘受惊,卑职万死难辞其咎。幸得天佑,娘娘安然无恙。只是那凶手尚未缉拿归案,万请娘娘即刻随卑职回宫,以免再生意外。”

    那名为首的华服男子高声回应筱玉,但是他却没有抬头看筱玉一眼,反而把头压得更低,显得更加的谦卑。

    颜筱玉想,也许是她语气不对,没有受惊的错愕,反而有些慢条斯理的,让人家误会她这是在拿架子了…

    她是何其的无辜啊…

    暗叹一口气,颜筱玉转而换上十二万分的诚恳态度,认真的道:“我想你们真的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皇后娘娘,我想你们应该赶快去寻她,而不是在我上浪费时间。”

    说这番话的时候,筱玉自己也难免有些心虚。也许是从前的经历所致,她从来没有相信过沐凌风,无论是他说她是皇后,还是他说他要负责,她都只当他是随口说说而已。

    她是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本以为,这是个天赐的良机,处理这场惨案的人会当她也死了,从此她便可以以一个新的份在新的环境里从新开始,而不必接受这具体以前的份,以前的生活。

    可是,她显然是低估了这人的份。现在,筱玉不怀疑,她还能避开这具体的从前了吗?

    “娘娘!”

    那华服男子听了她的话后,诚惶诚恐地将本来是跪倒的单膝改为双膝,还拜了三拜,道:“娘娘您有气,可以回宫再惩罚卑职,即便您要了柳云的命,柳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只请娘娘即刻让卑职护送您回宫,莫要再让陛下忧心了啊,娘娘!”

    抬手扶额…筱玉算是明白了,她跟这个时代的人完全是两个国度的,跟他们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听明白的。

    只是她现在要怎么办?难道她真是皇后?还是,她要去当这个皇后?

    见她闭眼并不言语,柳云当她还在生气,微微有些着急地继续道:“娘娘,现在陛下和太后都万分担忧您的安危,都在等着微臣迎接您回去呢,您还是赶快启程随微臣回去吧!”

    说罢,他径自站起,走到筱玉侧,躬低头,对筱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柳云说话可真有水准啊!明着说是让她替皇帝想,暗地里却是在拿皇帝压她,让她有脾气跟皇帝撒去。此刻筱玉有种错觉,这柳云是在用行动告诉她,她想走得走,不想走,也得走!

    抬头望着将偌大的厅堂跪得满满的官兵和将门口也堵得水泄不通的百姓,颜筱玉只觉得哭无泪了。

    对了,沐凌风呢?他不是说要对她负责吗?

    没有管众人诧异的目光,颜筱玉疯狂的往楼上跑。她信,现在她信他说的都是真的!他不是武功很好吗?能飞来飞去的,他一定得救她!带着她逃离这里!她不敢想象那是个什么样的皇帝,他的女人居然还是个姑娘,而这个女人又是被杀,又是被下药,还跟他的弟弟…

    然而,当筱玉推开门,看见的却是一个空空如也的房间的时候,就彻底傻了。

    脑子里只余一个想法:她怎么会相信那个神经病的?

    “娘娘!”

    颜筱玉颓然地回头望着跟在她后上楼的柳云,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现在她还有什么办法?她不想跟他回宫也可以,除非她有办法飞出那层层叠叠的人群。

    抬起纤纤玉手抚上双眼,轻轻的摇头,最牛x的肖邦也弹不出她的哀伤…

    这叫什么事儿吧!

    坐在回宫的车辇里,颜筱玉满眼无奈地看着一路上恭敬地目送她的百姓,扯出一抹苦笑,她终于还是步上了别人的生活轨迹。

    也许,这是也件好事。至少,她不用在愁吃喝了,也不用再愁自己的体,到了皇宫,这些都有保障了。不用再愁怎么赚钱养活自己,也好。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