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如此偶遇

    沐浴后,铜镜里,映出的是一张与她前世一摸一样的脸,素白莹润的皮肤,浓眉大眼,明眸皓齿。

    筱玉了解自己,美则美矣,却并非绝色。只是现在的她比之前世的自己,好像更加感了,只是美眸微微眯起,便有动人心魄的魅力。举手投足间,尽显雍容华贵。

    只是,姣好的面容,却难掩憔悴。

    抬手抚上苍白的脸,就更是觉得浑疲惫,眼皮都在打架。

    倒头便准备就寝。然而,躺在上,却又是辗转反侧。对于面不改色地收留一个浑染血的孤女子入住,没有报官,也没有任何其它举动的‘龙门客栈’,她实在是不放心…

    朦胧间,难抵周公的召唤,却也是极不安稳地失去了意识。

    ****************

    筱玉是被一股刺痒难当的感觉给折磨醒的!

    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好像有人拿着针在划她的骨头。想抬手去抚弄,却觉得手沉重得抬都抬不起来,上更是酸麻得厉害。

    不耐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却是木雕的顶。

    一瞬间,筱玉呆住了。

    好半晌,才记起都发生了些什么,深深地吸一口气,筱玉闭上眼,并想抬手抚上额头。

    才发现这个动作完成的相当困难,子重得,想要动一下都要挣扎个好久,连深呼吸都觉得很费力。

    哀叹一声,想她颜筱玉,自幼在孤儿院长大,遇见过无数大风大浪,却唯觉这一次,看不见度过的希望…

    什么都没有了…还挣个什么?她有拿什么去挣?…

    正沉浸在悲伤绪中的筱玉,被越发难忍的刺痒感唤醒,她实在是无法忽略掉这种大骨头眼儿里痒的感觉,直得她想抓狂!

    实在是睡不下去了。眼见窗外已是金乌初上,筱玉所幸起,收拾妥当,下楼去吃早饭。

    偌大的厅堂里空无一个客人,只有小二在打扫,和另一位面容姣好,体型匀称的少女坐在掌柜的位置上,好像是在算账。她虽神色淡淡,却颇具侠女之风。

    龙门客栈的女掌柜啊…

    那店小二见她下来,立马擦了一副桌椅,并的道:“客官,你可真早啊!昨晚睡得可好?”

    优雅地微笑着点头:“还好吧!”睡在龙门客栈,想要心理没有点障碍还是很困难的…尽管实际上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

    “您要吃点什么?”

    “清淡一些吧,就一碗素粥,再来些小菜。”

    “好嘞,您稍候。”

    虽然是与小二说话,但是筱玉的眼睛却一直都在盯着那位女掌柜。似是觉察到她的注视,女掌柜抬头对上筱玉的眼,微微一笑,道:“这位客官,可是有什么事吗?”

    “小女子冒昧了,敢问姑娘姓名?”金湘玉么?

    女掌柜淡淡一笑,答道:“邱莫言。”

    “……”

    好吧,这真是一个别具一格的时代!跨越了文明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不叫刘秀的光武皇帝;现在又出现了一个开龙门客栈的邱莫言…

    “客官?你好像很失望?”依旧是挂着淡雅的笑容,却给人一种豪万丈,并不拘泥于小节的大家风范。筱玉不挑眉,好个清新脱俗的女子。

    露出些许讨好的笑容,答道:“没有,没有。怎么会呢?”其实,她一点也不希望开龙门客栈的是金湘玉,真的,真的!

    正尴尬地笑着,小二却将饭菜端了上来,筱玉当下立马埋头猛吃起来。这不吃上东西,还不觉得,她是真的饿得前心帖后背了。从昨天醒来开始,就没吃过东西,实在是有点亏欠自己的胃了。

    人是铁饭是钢,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吃过了早饭,颜筱玉真的觉得自己上的不适感减轻了不少,心也愉悦了起来。与小二交代了两句之后,便径自出门而去。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一家药铺里买来需要的药材。

    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筱玉拿来刚才出门前叫小二帮她准备的小型炉台和煎药用的锅,小心翼翼的将自己买来的‘避孕药’煎好。这没有高科技的时代,就是会令人感到烦躁!

    望着那黑漆漆的汤水,颜筱玉心里在哀嚎:她这是得罪谁了吧!

    又将沐凌风从头至脚问候了好几遍,她才慢吞吞的将药喝下。

    等忙完了这些并且收拾妥当,差不多也到中午了。

    筱玉计划着要靠沐凌风给的钱好好生活下去,但是这总共也就二百几十两的银子,也不能花一辈子,更何况她已经大手笔的花掉了一些了。所以,她得找点营生。那么,就要从饭馆里的市井民众口中点有用的信息。

    心动不如行动,颜筱玉很快便在客栈楼下的厅堂里找了个座位坐下。彼时,已经是门庭若市,几乎座无虚席了。

    刚刚叫上点酒菜,正准备侧耳倾听大家都说点什么。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一个熟悉的影落座在筱玉旁的位置上,顿时引得筱玉型一震,愣愣的看着他。

    来者有着绝世的面容,黝黑深邃的凤眸,淡漠如水,温润似玉。

    全都不自在。筱玉好像被什么给咬了一口,恶狠狠的瞪着沐凌风。

    “颜姑娘?巧!”似是才看见她,凤眸里闪过一丝笑意,嘴唇更是微微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绝美的容颜,更显魅惑众生。

    巧你个大头鬼!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你当谁小孩子啊!

    全都透着不耐烦,颜筱玉对于和沐凌风这样的偶遇,没有丝毫惊喜,反而觉得厌恶至极!

    她同他神经不太好,但是并不代表她就会任他欺凌。

    并非没有作为一位医生的医德,而是,颜筱玉认为,他沐凌风,从本质上就要不得。所谓什么人得什么病,沐凌风这样的人,就活该神经不太好,没得医。

    医者,能医病,却不能医人。

    她深恶痛绝的神色深深的刺激了沐凌风,让他顷刻间收了笑意,沉下脸来,道:“怎么?莫非颜姑娘这么快就将小生忘记了?”

    又不知是抽的哪门子疯!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沐公子?怎么?找到你嫂子了?”

    淡淡的声音,却满含无尽的嘲讽,夹枪带棒地回敬给了沐凌风,直听得他薄唇轻抿,脸上都泛起了不自然的红晕。

    他已经很愤怒了,但是颜筱玉犹觉得不够。他昨天在她面前就那般不负责任的大放厥词,今天却又跑到她面前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巧言欢笑,扰乱她的生活。哪来那么便宜的事!

    这种人,活着简直是浪费粮食!

    “也是,总是会找到的么,你说是么?沐公子!”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