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钢丝

    眼见那个模样俊美的公子哥就这样翩然落到自己面前,筱玉呆了呆,忘记了自己正受媚`药的折磨,不知怎么地,在大脑还没来得及控制体之前,伸手就向他抓去。

    一手抚在他前,感受他的心跳,想确认他的真实,另一只手伸到他后,虚空的抓了一把。

    手心下是蓬勃有力的心跳,筱玉不死心,再抬起手摸上他的脸,触手滑腻,像是摸上上等的丝绸。他皮肤微凉,但是温的气息却随着他忽然急促的呼吸喷洒到她的手上,引得她体一阵苏`麻,痉挛了一下。

    另一只手在他后也什么都没有抓到,不死心,回手在他的腰上摸索起来。

    沐君毅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得愣了半晌,他凤眸睁得大大的,双眸里充满了不敢置信。

    说时迟,那时快,等他反应过来,颜筱玉的手已经一只在他脸上肆`虐,一只在他腰上蹂`躏了。一股震怒袭上心头,他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被轻`薄了?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如此大胆过!他是晟天皇朝那个邪肆狠厉,杀伐果断,英明神武的王!不管他此刻是多么的温润如玉,他骨子里都是那个执掌着生杀大权的人!

    不知道是因为恼羞成怒还是本就怒火中烧,他脸上泛起了红晕,眼里闪过厉茫,伸手一挥就推开了筱玉,避开她犹不死心仍在肆`虐的双手。

    猛的被推开,又见他脸上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筱玉微愣。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眼角和嘴角一起抽筋,暗骂自己一定是疯了,都不经过大脑就伸手去摸一个陌生的男人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吊钢丝?…”窘红了脸颊,颜筱玉面对这个‘飘’到自己面前的男子,起一丝幻想,想着,这是不是一个梦?可怕的噩梦…

    她一定是被刺激出毛病来了!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还抱着这样天真的幻想!

    现在好了,别说这是古代,就算是现代,她这样一上来就摸一个男人的脸和后腰…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羞涩的低下头,不敢看他愤怒的眼,他一定是很生气的…她有些局促不安,一会儿想着他那锐利得仿佛能将人穿透的眼神,一会儿又想起,其实他不错的…

    这样想着,忽然,上又传来一阵苏`麻,刺痒的让筱玉嘤咛了一声,她几乎本能地喘着抬起头去寻找那个俊美男子的双眼,想寻求一些帮助。

    然而,却见他突然浑一震,满眼写着你神经不太好,想也没想就向后退去,动作快的仿佛她是洪水猛兽。

    他要是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颜筱玉脑中瞬间反应过这个认知,反地伸手向他抓去,脚下一个不稳,她面朝下跌倒在地,却死死的抓住了男子的衣袍脚。

    然而,男子似乎一时间忘记自己‘会飞’,也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被抓住,更没有想过要停下,被抓住之后还是惯地向后退,将她向前拖动了一米左右的距离,才愕然停下,瞪着她死死抓着自己袍脚的手,拽起外杉就想甩开她,可是她饶是面朝下的摔在地上,又被他粗暴的向前拖动了一段距离,也毫不放松自己抓着他袍脚的手,仿佛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死了也不松开。

    深深的蹙起剑眉,瞪视着她。

    筱玉感觉自己体里好像要燃起火来,本来没这么难耐的,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想象他材好,现在摔倒在地,又被他这么一拖,体与地面的摩擦没让她感觉到疼痛,反而更加苏`麻难耐,火了起来,她知道他拽动外杉,是想甩开她,也不是她不想松开,而是根本就松不开,现在她全的力量都集中在手上,仿佛只有这样用力的握着,才能宣泄自己这样尴尬的状态。

    这样感觉让她很害怕,她从来没有这种体验,虽然她自己是药剂师,可她却没有这方面的实际经验,不知道为什么会反应这么大,更不知道要如何忍耐。这种苏`麻的感觉,正在叫嚣着占领她的意识,控制她的思想,她甚至都要丧失思考的能力了,只余本能。

    就像有人在她体里点了一把火,从下腹升起,向下`体蔓延。

    没有别的办法了,她不知道还能忍耐多久,太难了,意识在逐渐的模糊,与其等到完全被这药物控制,最后沦落的毫无尊严可言,不如趁现在还有力气控制,跟了眼前这个被吓坏的帅哥。

    反正都是委屈自己,好歹别再去吓这个人了。给她留点尊严,她不是女流`氓。

    抬起头来神色复杂地望着他,满面潮红,尴尬一笑。

    “留下来,一会就好了,不许走…”

    银铃一般清脆的声音带着沙哑,似命令,似调`

    沐君毅深深的皱眉,手紧握成拳,骨节‘咔咔’作响。

    不得不承认,他其实并不是讨厌她的碰触,明明,除非不得已,不然他绝对不让人近他的,因为他厌恶,厌恶他上沾染上别人的气息。

    可是,对她,他说不清楚是怎么了,不仅仅是不讨厌,甚至他还想要贴近的更多…

    “算是求你了,就这一次!”

    筱玉顺着他的衣袍,缓缓的从地上爬起,往他上依偎。

    “嗯嗯…呜呜…嗯嗯…”终于忍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刺激,颜筱玉哭了出来,而这样梨花带雨的脸庞,也让沐君毅的眸色越加复杂了起来。

    他没有动,就这样任由她顺着他的衣袍爬起,依偎上他的,深深地看着她,直到,她耐不下去,一个用力,将他推倒在地,将他压下,柔若无骨的躯在他上扭动着,想摆脱什么,却又拒还迎。

    “求你了,求你了…”她用最后的一丝的理智控制住自己没主动吻他,而是在他耳边低低的唤,一声接一声,越发暗哑魅惑。

    有哪个男人能抵抗这般媚态天成的女子低哑着声音的百般哀求?更何况是沐君毅。他本是帝王,骨子里有藐视一切的王者之风,更有超乎常人的霸道和独占,更别说这个女子,本就是他的妻子。

    即便他心中有一千个疑虑,一万个顾虑,千百万个不明所以,也抵不过那想接近她的渴`望,不为别的,只为她眼里的光芒,他挥之不去。

    (河蟹的开始)

    一把抱起她,抵在前,低头衔上她的唇,深深的吻住。她的唇很软,津液很甜。

    她羞怯,手抵上他的口,拒还迎。而他却火了起来,急促地呼吸着,收紧了双臂将她抱得更紧。

    体的灼烧苏酥`麻之感,随着他的动作而慢慢的被缓解,她微微,更加贴近他,迎合着他的动作,满足的喘息起来。

    迫不及待地想要更多,颜筱玉抬手环上沐君毅的脖子,地回吻他。体犹自不安的扭动着帖上他,更是增加了厮磨之感。

    “嗯…”颜筱玉有些失控地嘤哼一声,引得沐君毅低低得笑了起来。

    即便被□占据了思想,颜筱玉还是微微愣了一下,他的声音低低的,很磁。怔怔的看着他,他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凤眸上挑,眼含温柔。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含住了耳垂,引得她缩了缩脖子。瘫软的子无力地依偎进他的怀里。

    “呵呵……”再无阻隔的相拥之时,颜筱玉才发现,她的体温好高,贴上他冰冰凉凉的体,她只想满足的傻笑,再不管其他。

    想更贴近他的念想越发强烈,颜筱玉使劲往沐君毅怀里依偎过去。

    她面色红润,美眸微合,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让他心潮澎湃,凝脂一般的肌肤,柔若无骨的躯,更是引得他呼吸越加急促起来,体温迅速攀升。

    不愿意再等待,他顺从本能,迅速地将这旖旎的□推向高峰。

    尽管中烈媚药,筱玉还是能体会到体被撕`裂的疼,就像被人捅了把刀子一样的疼。她双眼紧闭,长长密密的睫毛轻轻的抖动着,的鼻梁,微翘的鼻头,好看的鼻翼轻轻翕动。微微弓起体,承受着这似痛苦,似欢愉的感觉冲击。

    见她痛苦的闭上眼,沐君毅俯安抚地吻上她的红唇,温润婉转。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她这样甜,甜到他只是吻着,就体会到了一种深深的满足感,这样的认知更是刺`激了他的感官,抱着她,边吻,边火的动了起来。

    (河蟹的结束)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