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晟天皇朝的灵异事件

    颈上传来一阵阵刺痒,颜筱玉本能地想伸手去抚弄。

    可是手却沉重的抬也抬不起,黛眉紧蹙,这样刺痒的感觉驱走了她所有的睡意,意识也渐渐的恢复过来,记忆也随之清晰。

    猛然睁开眼,却被刺眼的阳光晃得又赶紧闭上。

    这是怎么回事?她没死?她明明是被…

    慢慢适应这样的阳光,颜筱玉从地上坐起,入眼处却是完全陌生的环境。

    荒山野外。

    她就这样躺在大道上。应该算是大道吧,跟板油马路差的太远,但又很明显的是条路。

    然而,这些都不是最诡异的。最诡异,最刺目的,是那满地的猩红,染遍了整条道路,几乎汇聚成血河,然而,血渍已经浸入了泥土当中,并干涸,只剩下刺目的猩红昭示着面前那堆积如山的尸体,曾经是有生命的血之躯。

    颜筱玉就这样怔愣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好半晌,才被自己上传来的血腥味惊醒。低头看着自己的衣衫,淡蓝色的宫装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花,华贵雍容。然而比牡丹花更妖娆的却是那将衣衫染红大半的血红,刺鼻的血腥味更是扑鼻而来。下意识的摸摸脖子,刚才的刺痒已经消失了,触手处,滑如凝脂,全无半点伤口,可是上这血量…这角度…,再看看地上的长剑,显然,曾经这个体里的女子,必是自刎亡的。

    颜筱玉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此刻的心

    只是闭上眼,再睁开的时间。她已跨越了千年。

    是谁说过,死亡只是穿越世界,如同朋友远渡重洋。

    闭了闭眼,仿佛还能看见筱彤的笑脸,再睁开,又是满目猩红。

    好吧,只是穿越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她从此之后也就只是一个人了,无牵无挂,去到哪里都一样。是死了也好,是活着也罢。

    如果说上天还给肯给她这次生的机会的话,她想,那就平平淡淡的过完这赚来的时间,就好。

    这样想着,颜筱玉从地上站起,环顾四周,发现穿过后的树林,不远就是一处小河,站在这里就能听见潺潺流水的声音。

    再不能忍受这样刺鼻的血腥味和满地狰狞的尸体,颜筱玉向着小河快步走去。

    *******************

    双目圆瞪,薄唇轻启,满是不敢置信的盯着那个妩媚的女子。沐君毅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震惊。或者说,他甚至不知道,此刻呈现在他眼前的,到底是什么。

    一个在他眼前自刎的女子,在她被确定死亡后半个时辰,突然从地上坐起,左顾右盼之后,向他快步走来?

    是起尸?还是本就未死?

    他根本无从反应。他从来不信鬼神之说,更不喜怪力乱神之语。

    可是,如果这些真的不存在,那要怎么解释一个死亡了半个时辰的人就这样原地复活?而且周遭的事物对她也毫无影响?

    饶是他见识无数,定力过人,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此刻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更加忘记了要隐藏自己的气息,也移不开他那就这样怔怔的盯着这个诡异女子看的眼睛。

    只见她的影掠过他脚下这颗高大的白杨树向小河边快步走去。之后便蹲在河边清洗起来。没过多久,她就好像很难受嘤咛了一声,又抬手捂着口,粗重的喘息起来。

    他有着上乘的内力,此刻更是将所有的心神都集中在她上,是以轻易的就发现,她那不寻常的反应。她背对着他蹲在河边,体一阵阵痉挛。

    虽然他看不见她脸上泛起的那些不自然的红晕,但只凭她那些掩饰不住的反应,他便猜到…

    是刚才被栗妃喂下的媚`药,发作了。

    深深的蹙起剑眉,沐君毅下意识的双拳紧握。

    ****************

    颜筱玉捂着口,艰难的呼吸,体的反应,为一名出色的药剂师,她又怎么会没有自觉,这是`药了。现在体里就像有火在烧,她得不行,全苏麻难耐,刺痒难当。

    下意识的回头去寻找…她能感觉到,这附近,有人。

    从来,颜筱玉都是个感觉非常敏锐的人。从她从地上站起来起,她就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着她,那种被人赤果果(别河蟹我~)地盯着看的感觉,强烈到她想忽略都忽略不掉。

    双眼有些迷离了,抬头就望进了一片黝黑的深潭里,他也正这么直直的望着她,眼神很复杂,她不懂,也没心思懂。

    她只知道,望着她的,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很帅很养眼的男人,他剑眉紧蹙,凤眸深邃,鼻梁高,薄唇微抿,着淡青色长衫,整个人透着一股祥和的气质,淡薄如水,温润似玉。

    被他迷惑简直是理所应当的事。

    不管不顾地跑到树下,对他喊道:“别光顾着看闹,你下来!”

    沐君毅挑挑剑眉,淡淡地看着树下仰头对他大喊的女子。她,不一样了。

    脸还是那张脸,素白莹润,黛眉下大大的眼睛泛着水雾,的鼻梁,微翘的鼻头,红润的软唇。只是那双眼中的神光,不同了。

    迷离的双眼,闪耀着魅惑众生的色彩。她美,但不是绝色,比她漂亮的女人宫里也有很多,可是她却有着一副媚骨,媚态浑然天成。此刻,她脸颊上泛着不自然的红晕,因媚`药而喘不已,双眸更是尽显勾人的魅力。

    涉猎过无数美女的沐君毅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心动过,可是却在望进颜筱玉双眼的时候,动了心。

    她的眼中闪动着一种光芒,只一对视,就毫无预警地照耀进沐君毅的心中,他说不清,却本能的想靠近,即便是会被这耀眼的光芒灼瞎了眼,他也要去。

    就是这双吸引人的眼,这副比轩辕凤仪更加张扬的媚`态,鬼使神差地让沐君毅翻跃下,翩翩降落到颜筱玉的前。

    久久之后,沐君毅才知道,这吸引着他走向炼狱,又走向天堂的光芒,叫做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皇后,别光看热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