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摩云金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不好!”

    叶秋雨脸色一变:“这蛋可能要孵化了,月月,赶紧到我后来,免得有什么危险。”

    “噢。”

    寒月月一听,慌得又躲到叶秋雨后,偷眼看那巨蛋。

    叶秋雨也屏住呼息,静观其变。

    一时间,室内静寂一片,只有那孤寂而令人发慌的‘嗒嗒’啄击声仍然在继续着。

    很快,最多五分钟吧。

    “咔嚓——”

    一声脆响处,巨蛋坚若精钢的外壳突然碎开了一个小洞,并露出一个金色的尖喙来。

    寒月月吓了一跳,紧紧地拉住了叶秋雨的衣服。

    叶秋雨轻轻拍了拍寒月月的玉手,示意她不要紧张,眼睛却是紧张着巨蛋,不敢放松。

    可以想见,连坚如精钢的蛋壳都能轻易啄破,这神秘的灵兽必非凡物。

    不过,就算这灵兽再厉害,此时也不过是个新生的雏儿,叶秋雨还是有信心制伏它的。

    又过了几分钟。

    那尖喙啄击得越加有力了,蛋壳上的破洞越来越大,破洞四周,还裂开了多条缝隙。

    隐约的,叶秋雨从破洞中看见一个小脑袋,金色的,长满了绒毛。

    “师父,”

    这时,寒月月忍不住好奇,低声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还看不清。”

    叶秋雨也低声道:“不过,看样子似乎是某种鸟类,你看那尖喙,就是鸟类的特征。”

    “噢。”

    寒月月也深以为然,当下,屏住呼息,继续观看。

    很快,破洞已经足够大了,便见那毛绒绒的小脑袋突然伸出了破洞,缓缓睁开了眼睛。

    霎那间,两道犀利的目光仿佛雷电炸,聚集在叶秋雨的上。

    叶秋雨一惊:好犀利的目光!这时,他才终于看清了这鸟儿的头脸:

    只见其长着一只带弯钩的锋利尖喙,眼神犀利如电,象极了一只鹰,或是一只雕!

    “师父,好像是一只鹰哎——”寒月月偷声道。

    “嘘——”

    叶秋雨赶紧其意其噤声。

    这时,便见这灵兽仔细打量了叶秋雨一眼,犀利的眼神慢慢变得柔和起来,似乎很亲切。

    忽然,这小东西将脑袋缩回蛋壳中。

    嗯?

    叶秋雨正奇怪间,便听蛋壳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清越刺耳、高亢入云的长鸣,那动静,直若龙吟苍穹、凤唳九天,震得叶秋雨二人一阵耳膜轰鸣。

    “咔嚓——”

    随即,整个巨壳的蛋壳忽然完全碎裂,迸出一道道璀灿的金光,几令人不能直视。

    叶秋雨二人连忙用手挡住了眼睛,不敢直视。

    但很快,室内的金光便黯淡下去,随即消失,叶秋雨二人这才放下手,看向对面。

    便见那蒲团之上,赫然站着一只金色的雕儿:

    尖缘如刀、锐目如电、利爪如钩,真个是威风凛凛,睥睨间,大有一览天下小的霸气。

    不过,此灵兽又与凡雕不同。

    凡雕刚一出生,不过手掌大小,但此灵兽虽是初生,但个头却比成年凡雕也要巨大。

    当然,更大的差别是:

    凡雕根本不可能具有灵力,而这灵兽,躯内明显蕴含着非常庞大的灵力,十分强大。

    显然,此灵兽绝非凡种!

    “我知道了!”

    叶秋雨兴奋起来:“此兽不是凡品,乃是洪荒时期的一种灵兽,叫做‘摩云金雕’!”

    “摩云金雕?”

    寒月月虽仍有些害怕,却忍不住好奇道:“师父,它很厉害吗?”

    “当然。”

    叶秋雨一脸激动:“此雕若成年,翼展足有四丈开外,也就是近十米,伸展开来,仿若垂天之云,故而又称‘摩云金雕’。

    此雕实力强悍,利爪下,可生裂狮虎,甚至可与巨龙搏杀,在灵兽中,也堪堪是上品。若是能够收服,可是一只好坐骑。”

    至此,他也终于可以肯定,原来那先灵兽估计已经死了,眼前这只幼雕应该是其所生。

    不过,室中没见骸骨,估计是时间太久,已经化成灰了。

    “那它可以带我们上天吗?”

    寒月月一听这小雕长大后,如此威猛,不眼冒金星。

    “当然。”

    叶秋雨笑道:“这雕儿长年后,连巨象都能抓起,驮两个人算什么,简直是小菜一碟。”

    “太好了。”

    寒月月兴奋起来:“师父,那你快收伏它。”这小丫头都憧憬起坐着这雕儿,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快活来。

    “嘘,别吵,我在想办法。”

    叶秋雨话音刚落,却见那雕儿迈开脚步,一步步地便向他走了过来,而且,那神分外的亲昵,一点也没有敌意的模样。

    呃——

    叶秋雨一愣,虽然很是愕然,却也没有冒然出手,只是提高了警惕。

    便见这雕儿几步走到叶秋雨面前,竟然靠着他的大腿,亲昵地用头和喙蹭来蹭去。

    而且,喉咙中还发出满足的呜咽声,似乎非常开心。

    小家伙现在的模样,哪还有刚才那威风凛凛的霸气,分明就是一个向父母讨好的孩子。

    这嘛回事!?

    叶秋雨都有些傻了眼,他做梦也没想到,这雕儿竟是跟他这般亲

    “哈哈,我知道了。”

    寒月月这时也不怕了,跳将出来,笑嘻嘻道:“师父,动物都有一个习,那就是把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对象当做它的父母,这雕儿肯定是把你当成它的妈妈了。”

    啊!?

    叶秋雨傻了眼,还有这种便宜事?这白不送一只灵兽吗。

    “嘻嘻——”

    寒月月兴奋道:“师父,你赚到了噢,看这雕儿跟你亲的模样,不用收伏也会跟你走。”

    “呵呵……”

    叶秋雨也高兴坏了,他蹲下,小心翼翼地用手摸了摸雕儿毛绒绒的脑袋。

    “呜——呜——”

    这雕儿顿时闭上眼睛,咽喉里发出一阵满足的呼噜声,用头蹭着叶秋雨的手掌,显得非常亲昵。

    “嘻嘻,我也来摸摸。”

    看这雕儿可的模样,寒月月顿时心痒难耐,弯下腰,伸过手来,便也要摸上一摸。

    “呼、呼——”

    顿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这雕儿突然咽喉中发出一阵警告似的急促呜咽,随即,雕目如电,猛地向寒月月伸过来的玉手啄去,竟是毫不客气。

    “啊!”

    寒月月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不要!”

    叶秋雨也是大惊,但措不及防之下,已是来不及阻止。

    可以想见,其是啄中,以这洪荒灵兽的强大,寒月月这只白白嫩嫩的玉手恐怕就废了。

    然而,又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听着叶秋雨的急呼,那雕儿仿佛能够听懂人言似的,竟猛地缩回了尖喙,然后,用尖喙理了理自己的羽毛,轻蔑地瞥了寒月月一眼,那是一脸的傲慢,王者气象尽显。

    “呵呵……”

    叶秋雨长出口气之余,不笑了:“月月,看来,这小东西不喜欢你噢。”

    寒月月惊魂初定,不恼羞成怒,跺着脚嗔:“臭雕儿,烂雕儿,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让摸拉倒。”

    叶秋雨暗笑,亲昵地摸了摸雕儿的脑袋:“小东西,你看,月月阿姨着急了吧?我跟你说啊,她跟咱们是一家人,以后,不许啄她,听见没有?”

    “呜——呜——”

    雕儿似乎真的很通人,呜咽变得平缓起来,看寒月月的眼神也不再具有了敌意,不过,仍有一种拒之千里的冷漠。

    的确,金雕乃是灵兽,而寒月月只是个普通人,让这小东西接受对方恐怕有些困难。

    叶秋雨则不同,他是强大的修真者。

    所以,虽然金雕出生时,第一眼看见的是叶秋雨和寒月月两人,但也只把叶秋雨当成它的父母。

    因为两者有共同

    至于寒月月,估计在小家伙的眼里,就算不是敌人,也只能算是某个普通的路人了。

    “呵呵,这小东西,满骄傲的吗。”

    叶秋雨不对这通人的小东西越加的喜,不愧是洪荒遗种,果然是通灵得很啊。

    “哼!”

    寒月月却是一脸嫉忌地撇撇嘴:“有什么稀罕的。”虽说如此,但是个人都能听出这小丫头语气中那浓浓的酸意。

    叶秋雨心中暗笑,摸了摸雕儿的小脑袋,笑道:“小东西,我给你起个名字好吗?唔——看你那么威风,就叫你‘小威’吧,如何?”

    “呜——呜——”

    雕儿似乎很喜欢这个名字,亲昵地用头蹭着叶秋雨的手掌。

    “小威?哼,难听死了。”

    某人又在一旁哼哼唧唧地鄙视道。

    叶秋雨知道这小丫头心里不舒服,故意发脾气,也没理她,却是想起了一个难题——这么大一只雕儿,怎么带回去呢?带回去了,又放在哪呢,真是令人头痛啊。

    叶秋雨解下‘百纳袋’,打开袋口,哄着小威道:“乖乖小威,以后,你就住在这里面好不好?”

    小威探着小脑袋,往‘袋中’看了看,顿时仰起头,摆出一股不屑一顾的高傲神态。

    显然,这小东西不愿意。

    的确,鹰、雕仍是鸟中之王,生极为高傲,又如何愿意呆在一个牢笼般的袋子里呢。

    “嘻嘻……”

    小丫头幸灾乐祸道:“抓瞎了吧。”

    叶秋雨苦笑道:“喂,喂,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好不。你那么大一个人了,还跟一个小宝宝呕气,羞不羞啊。”

    寒月月脸一红,嘟了嘟嘴,不说话了。

    “小东西,”

    叶秋雨冲小威一摆手:“你看,我要走了,你要是不愿意进袋子里,那怎么跟着我?”

    小威侧着小脑袋,似乎在思考似的。

    忽然,这小东西‘嘎——嘎’鸣叫两声,欢快地扇了扇刺膀,竟平地飞起,一下落到叶秋雨的左肩上,然后,两爪轻轻地抓牢,便是纹丝不动。

    这一下,看得叶秋雨和寒月月二人都傻了眼:不是吧,这小东西还真有办法啊。

    “呵呵……”

    叶秋雨好笑地摸了摸小威的脑袋:“你这小东西,真是鬼机灵吧,得,先就这么着吧。”

    “嘎——嘎——”

    小威高兴地轻拍了两下刺膀,显得很得意。

    “那走吧。”

    叶秋雨笑着耸了耸肩,右手拉着寒月月,便出了兽房。

    最后一间是储室。

    叶秋雨走近一看,门上虽然设有制,却也已经失效,伸开手,便推开了沉重的石门。

    “轰隆——”

    石门一开,同样一股霉气扑面而来。

    叶秋雨早已避开一旁,等了一会,觉得散了差不多了,这才微微屏住呼息:“走吧。”

    两人相携而进。

    刚一进门,便见室内堆放着不少杂物:

    一些石制家具,早已长满了青苔。

    一些古老的兵器,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锈辩斑斑,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否则,也不会弃之不用。

    一些大号的石槽,估计是存放粮食之用,却早已烂成了一团黑泥。

    “师父,”

    寒月月一脸失望:“似乎没什么有用的东西哎。”

    “不一定。”叶秋雨笑道:“有样东西还没找着,这位道友实力不弱,应该有‘百纳袋’或是‘须弥戒指’,刚才在尸体上未曾看见,估计就在这室内。”

    “是吗,那我找找?”

    寒月月一听,又兴奋起来,她现在已经知道,一个修真者最好的东西,都是收在‘百纳袋’中的。

    “不用了。”

    叶秋雨笑着上前,从一个石几上拿起一只满是污垢的圆环,掏出块纸巾擦了擦,赫然是一只金光闪闪的戒指。

    “师父,这就是那须弥戒指?”寒月月好奇地凑近。

    小威也歪着头,好奇地打量着,甚至想伸过嘴啄一下,显然,这新生的小东西看什么都觉得好奇。

    “别乱动。”叶秋雨疼的拍了拍小威的脑袋,笑道:“这就是‘须弥戒指’,别看它不起眼,跟‘百纳袋’却有异曲同工之效。不过,须弥戒指胜在小巧,不引人注意,但内部空间往往不够大,这却是比不上‘百纳袋’。”

    “噢。”

    寒月月点点头,兴奋道:“师父,你快看看,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嗯。”

    叶秋雨拿着戒指,将真气涌将过去。

    不出所料,戒指有主了,叶秋雨毫不客气地将印迹强行抹去,随后,灵力长驱直入。

    戒指里的东西似乎不多,也就是那么几样。

    叶秋雨心念一动,‘哗啦啦’,只见这戒指金光一闪,便将里面的东西都倒出在石几上。

    叶秋雨一个打量:

    有两只酒罐,打开一闻,没有变质,不过,酒质略黄,而且有些浑浊,似乎不是什么好酒。

    他撇了撇嘴,毫不稀罕的扔在一旁。

    一把长剑,剑鞘青铜所致,古朴大气,拔开一看,剑亮若秋水,寒光人,却是上好金精所铸,灵力充沛,显然非是凡品,在人间也算中上,估计是这修士的主要兵器。

    东西不错,叶秋雨抹去了主人的印迹,便准备留下。

    就算他用不着,送人也好。

    第三件却是一铜环,上面刻着一些符篆,叶秋雨一看就明白:这是一法宝,可以锢人的四肢和脖颈,算是很有特色,不过,品质却是不如长剑,只能算是中等法宝。

    当然,也是笑纳。

    第四件却是一只玉笛,上好的青玉所制,非常的精致,不过,并不是什么法宝,看来,洞府的这位主人曾经是个喜欢吹笛的雅士。

    “月月,”

    叶秋雨笑着把玉笛递过去:“想要不?”

    “想。”一看这精致、漂亮的玉笛,寒月月就有些心痒,拿在手里不释手,高兴道:“我以前学过,嘻嘻,水平还可以噢。”

    “呵呵……”

    叶秋雨笑了:“那真是送对人了。”继续搜检。

    第五件却是一只玉简,叶秋雨用神识渗进去一看,却是一门叫做‘太清伏魔神功’的修真秘籍。

    看起来,似乎是这洞府主人的看家本领,所以,这才随秘藏。

    不过,对叶秋雨来说,却是没什么价值,当然,丢了也很可惜,丢下等以后送人了。

    最后一件颇为奇特,竟是一根七彩斑澜的羽毛。

    “这是——”

    叶秋雨诧异的打量起来,能被洞府主人贴珍藏,显然,这根羽毛必然有它的过人之处。

    “师父,这是什么东西?”寒月月也感到十分好奇。

    “唔——唔——”

    就在这时,站在叶秋雨肩头的小威竟似对这根羽毛有点畏惧,喉咙中发出一阵低沉的呜咽,有些躁动不安。

    叶秋雨心中一动,遂用真气渗入羽毛之中。

    顿时,他竟然感觉到羽毛中竟然残留有一丝神力,是的,虽然不多,但依然很强大。

    而且,这神力竟然是火属的,炙非常。

    “我明白了!”叶秋雨一脸大喜:“这根羽毛是凤凰的,凤凰是四大神兽之一,百鸟之王,怪不得小威会畏惧。”

    “哇!”

    寒月月也一阵惊叹:“那它不是很厉害?”

    “当然。”叶秋雨一脸得意:“羽毛中残留的神力虽然不多,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抵御的。不过,羽毛中神力毕竟有限,恐怕用不了三两次就会耗尽,可谓美中不足。”

    叶秋雨又不有点遗憾。

    若他还是‘大金罗仙’,就算是凤凰亲至,也不会放在眼里,哪会稀罕一根什么羽毛。

    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这根羽毛,竟然就是难得的至宝了。

    “那也不错了啊。”寒月月一脸的羡慕。

    “那倒是。”

    叶秋雨失笑,是自己贪心不足了,当下,把挑中的几样东西全装进了‘百纳袋’中。

    至于这‘须弥戒指’,叶秋雨则戴在了手上。

    这时,不见了凤凰神羽,小威才终于安静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