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天庭剧变(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二百六十八章天庭剧变(二)

    说到这里,叶秋雨一脸悲愤地道:“事(情qíng)就是如此。叶某在天庭多年,脾气大家也知道,虽有些风流,但绝不下流,如何会做出调戏这等丑事?当(日rì)纯粹是出于欣赏,想认识一下五公主而矣。纵对五公主有些冒犯,也只是无心之失,有何罪过?

    可是,玉帝、王母不分青红皂白,趁酒醉就将叶某拿下,事后,更是无有审讯便直接定罪,根本不给叶某一丝辩驳的机会。若是心中无鬼,岂会如此?无非是叶某平时桀傲不训,因见不惯这二人一些作为,便常直言相斥,所以被其怀恨在心、趁机报复。

    如此卑劣行径,也敢大言不惭地说什么秉公办理?真真可笑。玉帝,你心(胸xiōng)狭隘,嫉贤妒能,岂为人君?你好色贪婪,整(日rì)纵(情qíng)歌舞,岂为人君?你昏庸无能,忠(奸jiān)不分,岂为人君?还有你王母,你贪婪权势,助纣为虐,又有何脸面当什么三界之母?”

    叶秋雨的骂声仿若把把利剑,直刺玉帝、王母的心口,骂得二人面红耳赤,不敢回嘴。

    众位正神也恍然大悟:原来当(日rì)之事竟有如此内(情qíng),这玉帝、王母所做之事的确不太地道。

    “另外,”

    叶秋雨冷笑道:“众位还不知道吧?叶某被贬下凡之后,玉帝、王母心虚,怕叶某回来报仇,竟先后派巨灵神和王灵官偷偷下凡,要将叶某斩草除根。若非叶某运气好,恐怕早死多时了。如此卑劣行径,又岂是三界之主所为?真真无耻之极”

    “什么,竟有这事?”

    “不当人主,不当人主啊。”

    “我说怎么最近巨灵神、王灵官不见踪影了,陛下还说派他们暂有要事,原来是这么回事。”

    ……

    一时间,(殿diàn)中众神俱各哗然,大部分人早被玉帝、王母不爽,不(禁jìn)是一脸的鄙夷。

    就是少数玉帝、王母的嫡系、心腹,也都一脸羞愧,低头不敢见人。

    玉帝、王母见状,简直如坐针毡,纷纷硬着头皮反驳道:“你、你,你这是血口喷人。”

    “哼”叶秋雨冷笑道:“是不是血口喷人,我说没用,你说也没用,公道自在人心,别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再说了,我若是卑劣小人,又岂会被天道选中,成为圣人?”

    “对,对,我相信叶兄弟所言,圣人可是不会说谎。”

    “是啊,若不是心怀坦((荡dàng)dàng),又对三界有大功德,是不可能成圣的。”

    “如此说来,果然是玉帝、王母的不是了。”

    “哼,如此人主,不要也罢,我看,该换人了。”

    ……

    一时间,除了玉帝、王母的少数心腹不敢吭声外,众神几乎齐刷刷站在了叶秋雨这边。

    当然,站在叶秋雨这边的,也未必全是真心。

    多半也只是见叶秋雨势大,又占着大义,玉帝、王母大势已去,来个墙头草、随风倒而矣。

    不过,对叶秋雨来说,已经足够了。

    毕竟,他要对付的只是玉帝、王母,并不想造太多杀孽,大多数人支持他是最好。

    “哈哈哈……”

    叶秋雨见状大笑:“玉帝、王母,如何?我说过,公道自在人心,现在,你二人还有话何说?”

    玉帝、王母慌了,眼看着已众叛亲离,还说个(屁pì)啊,只求老子等圣人赶紧来救驾。

    “好了,”

    叶秋雨眼眸中寒光一闪:“玉帝、王母,你二人的帝位到头了,现在,给我受死吧。”

    叶秋雨竟是动了杀意。

    的确,玉帝、王母先是陷害他,然后更是派人暗杀他,双方的梁子已是不死不休。

    别人或许不敢承担弑伤三界之主的后果,但叶秋雨是圣人,而且一向敢作敢为,怕个鸟

    “啊”

    一听叶秋雨如此说,玉帝、王母唬得魂飞魄散:“众(爱ài)卿,快护驾”

    听得这话,满(殿diàn)众神只是瞅了瞅,大多数人都没有动窝,只有玉帝、王母的少数心腹蠢蠢(欲yù)动:比如顺风耳、千里眼、托搭李天王、四大天师、四大灵兽及部分天罡地煞。

    到底,玉帝、王母还是有些积威和积恩的。

    “嗯,尔等不怕死么?”

    叶秋雨见状,冷哼着用满脸杀气的眼神扫了一眼。

    立时,被叶秋雨重如泰山般的圣人之威一压,玉帝、王母本就不多的心腹又悄悄缩回了一多半,比如四大天师、四大灵兽这等大罗金仙级的重要人物也打了退堂鼓。

    托塔天王李靖也额头冒汗,玉帝平时对他还是不错的,这时是不是要以死相报,李靖却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李靖忽然有人拉了拉他的铠甲,回头一看,却是三儿子哪叱。

    “父亲,玉帝、王母不仁,您又为何助纣为虐,搭上自己的(性xìng)命呢?”哪叱低声道。

    哪叱生(性xìng)耿直,当年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对玉帝、王母也是十分不爽,此时自是乐得看玉帝、王母笑话,见父亲要犯糊涂,当然要相劝一二。

    李靖犹豫了一下,觉得哪叱说得对,这玉帝、王母便跟当年纣王一样,众叛亲离、大势已去,自己何苦再陪上(性xìng)命呢?

    想及此处,李靖也悄悄退了了回去。

    这下,天庭堂堂三百六十五位正神,最后关头,肯站出来为玉帝、王母效死的,竟然只有寥寥十余人,而且,连一位大罗金仙都没有,多只是金仙级的小人物。

    “哈哈哈……”

    叶秋雨见状大笑:“玉帝、王母,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失道寡助的下场。”大手一挥,(射shè)出五彩神光。

    霎那间,玉帝、王母那十余位心腹俱各全(身shēn)僵硬,动弹不得。

    这些只是小喽罗而矣,叶秋雨懒得跟他们计较,只要让他们不碍手碍脚,那便行了。

    “哼”

    当下,叶秋雨冷笑一声,大步((逼bī)bī)向玉帝、王母:“现在,乖乖受死吧。”心念一动,取出先天灵宝金锋剑,就要将二人斩杀。

    “啊——”

    玉帝、王母大骇,便要仓惶逃窜。

    “哪里走?”

    叶秋雨冷笑一声,用手一指,玉帝、王母顿时动弹不得,圣人无所不能,天尊又如何?

    “现在,就拿尔等试剑。”

    叶秋雨叱喝一声,眼眸中杀气一闪,就待下手。

    “且慢动手”

    就在这时,忽有人大叫一声,叶秋雨一回头,便见灵霄(殿diàn)外霞光万道,有六位顶有五色祥云、三花聚顶的人从天而降,正是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准提、接引、女娲六大圣人

    “见过诸位圣人。”

    众天神见状,纷纷下拜相见。

    “免了。”

    老子淡淡地一场拂尘,率众圣人走入(殿diàn)中。

    “谢圣人。”众天神纷纷起立,心中不(禁jìn)疑虑:六位圣人齐至,来意如何?莫非,是要保住玉帝?然而,那叶秋雨肯罢休吗?双方会不会打起来?都不(禁jìn)捏了把汗。

    要知道,以圣人的可怕实力,一旦打起来,说不定连三界都会毁了。

    叶秋雨早想到老子等圣人可能会出面,心中并无所惧,当下,倒持金锋剑,淡淡道:“六位圣人齐来,不知有何指教?”

    老子打量了一下叶秋雨,微微一笑道:“恭喜小友成就圣人,此乃三界之幸耳。若是不弃,(日rì)后称呼我等一声师兄即可。”

    “也好,见过各位师兄。”

    叶秋雨见得老子释放出善意,便也没有推托,大大方方的见礼,如今,他也是圣人,自不用低声下气。

    “师弟免礼。”

    老子谦和一笑:“师弟和玉帝、王母的恩怨,我等俱已知晓,此次前来,是特来说和。”

    “说和?如何说和?”叶秋雨不动声色。

    老子想了想:“玉帝、王母固有不对之外,但二人乃三界之主,干系重大,为免三界动((荡dàng)dàng),还望师弟手下留(情qíng),留其二人一条(性xìng)命。我让二人当众向师弟赔礼道歉,并下罪已诏传示三界,如此可好?”

    哼,看来,这老子还是想保住玉帝、王母。叶秋雨心中冷笑,淡淡道:“如果我要是不愿意呢?”

    元始天尊顿有些不快:“师弟,你如今也是圣人,当以大局为重。如此执着于私仇,岂不让三界众生笑话?”

    “大局?”叶秋雨冷笑道:“难道为了大局,我就要忍气吞声?难道为了大局,就要让玉帝、王母这等昏庸无能之人继续坐在帝位上?抱歉,恕师弟我无法从命。”

    “你——”原始天尊大怒,他一向高傲,除老子外,谁也不服,如今却被叶秋雨一番讥讽,顿觉大失颜面,脸色一板,就(欲yù)作。

    通天教主四人见状,却是不吭声,他们表面上也同意老子的意见,要维持三界稳定,其实各有算盘。

    当年封神一战,截教门下死伤最多,所以,天庭三百六十位正神中,过半为截教之人。

    这可不是风光,而是耻辱。

    要知道,这三百六十五位正神都是上了‘封神榜’的,生死俱((操cāo)cāo)在玉帝手中,形同奴隶。

    对此,通天教主一直引以为耻。

    所以,叶秋雨要干掉玉帝、王母,他心里其实是非常乐见其成的。

    只要玉帝一死,帝位必然换人,说不定,他就有机会毁了‘封神榜’,还众弟子以自由。

    接引、准提是佛教圣人,而佛教主要根基在西天极乐,天庭变动,跟他们关系不大,自不愿瞎掺和,枉自得罪叶秋雨。

    女娲是妖族圣人,而妖族自巫、妖大战后,早已式微,天庭中的利益跟她关系不大,而且,女娲为人耿直,一向看不惯玉帝所为,更因为王母(身shēn)为妖族大神,却贪恋权势,另嫁玉帝十分不满,所以,叶秋雨要干掉玉帝、王母,她也并不想阻止。

    可见,真正想保玉帝的,其实只有老子和原始天尊。

    老子当年受鸿钧道祖所托,照顾玉帝、违持三界稳定,所以,虽然玉帝、王母不成器,也只好尽力维持。

    原始天尊又不一样,天庭六御中,东方天帝太乙救苦天尊是其弟子,南方天帝南极长生大帝是其第九子,北极紫薇大帝是周文王长子伯邑考,也是阐教之人。

    天庭六御中,阐教就占了一半,由此可见,阐教在天庭中势力何等之大。

    所以,原始天尊当然不希望天庭出现什么大变动,这会让阐教的未来有极大的变数。

    “师弟,稍安勿躁。”

    这时,老子向原始天尊摇摇头,原始天尊无奈,老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只好强捺下怒火。

    老子转向叶秋雨,耐心地道:“师弟的心(情qíng),我很理解,玉帝、王母行为欠妥,的确不似人主。只是,二人毕竟是三界之主,若杀之,恐怕影响十分的不好。 这样吧,若师弟一力坚持,就免去二人帝位,贬为散仙,你看可好?”

    什么?

    玉帝、王母一听,脸色都绿了,从堂堂三界之主,一下子变成一介散仙,以后哪还有脸见人?

    不过,两人却是不敢吭声。

    这样,至少还能留下条命和一(身shēn)修为,若是惹得老子不快、撒手不管,恐怕连命都不保。

    不是吧?

    天庭众神见得老子的姿态放得十分低,也不(禁jìn)有些讶然。

    其实,老子也是无奈。

    他当然想保住玉帝、王母的(性xìng)命,也想保住二人的帝位,但问题是,叶秋雨不肯啊。

    论修为,大家同为圣人,都是不死不灭,所以,叶秋雨若一力要杀玉帝、王母,老子很难阻止。

    就算暂时凭人多,保下玉帝、王母,但防得了一时,总防不了一世吧。

    而且,事实上,老子也不敢阻止。

    叶秋雨跟玉帝、王母的这段因果必须了结,这是天意,就算是圣人,老子也不敢逆天而行。

    由此种种,((逼bī)bī)得老子也不得不求其次,让玉帝、王母退位,以平息叶秋雨的怒火,这样,还能保下二人的(性xìng)命和修为,也算对鸿钧道有个交待。

    然而,叶秋雨却依然并不同意:“退位?这也太便宜他们了。这样吧,不杀他们也行,除了退位,还必须封印其修为,贬下凡间,永不得赦免,师兄看这样如何?”

    老子很给面子,叶秋雨也不能不退让一二。

    不过,若按叶秋雨所说的方位处置玉帝、王母,恐怕比会杀了二人还要痛苦,当然,这也正是叶秋雨希望的。

    玉帝、王母一听,眼前一黑,真是恨不得晕死过去算了,的确,这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什么?”

    原始天尊却又大怒,老子同意玉帝、王母退位,他就已经很不爽了,现在一听叶秋雨还要得寸进尺,不(禁jìn)脸色一厉:“姓叶的,你别得寸进尺,难道以为我等怕了你不成?”

    叶秋雨大怒,冷笑道:“难道我又怕了你不成?有胆子的,你就阻止我,看看逆天而行,最后谁倒霉”

    “你——”原始天尊气得干瞪眼,却不敢真的大打出手,赢不了是一回事,另外,别看他是圣人,若是违逆了天道,照样会被强行抹去。

    “不敢就闭嘴。”

    叶秋雨有恃无恐的冷笑一声,原始天尊那个气啊,自此,就和叶秋雨结下了梁子。

    通天教主四人见状,心中窃喜。

    幸亏他们没像原始天尊一样强出头,否则的话,被叶秋雨这般毫不留(情qíng)地削面皮,那可丢死人了。

    老子见状,只好苦笑道:“罢了,罢了,既然师弟一力坚持,那就这么办吧。”心中不(禁jìn)黯然长叹:老师,对不起,弟子实已尽力了。留下条(性xìng)命,总比丢了命强一点。

    见得老子妥协,通天道主心中窃喜,连忙附和道:“我看,这样处置极妥,也算还师弟一个公道。”

    他这是在向叶秋雨释放善意,待会提出要毁去‘封神榜’,却还需要叶秋雨的支持。

    “我没意见。”

    准提、接引、女娲三人也纷纷表态,大势已定,他们自不愿意枉自跟叶秋雨结怨。

    原始天尊见状,顿时泄了气的皮球一般。

    大家都同意了,就算他反对,也是改变不了大局,只好一脸苦涩道:“那、那好吧。”

    完了

    玉帝、王母眼前一黑,真是追悔莫及,只可惜,自己的错必须自己错,后悔也是晚了。

    众天神一听,也是心中唏嘘不矣。

    虽然大多数人都不爽玉帝、王母,但堂堂三界至尊,瞬间就要变成一介凡人,落差如此之大,的确够可怜的。

    “既如此,谢过各位师兄了。”叶秋雨见终于得偿所愿,不(禁jìn)露出了得胜般的微笑,当下拱了拱手,便自回(身shēn)看着玉帝、王母,冷笑道:“两位,乖乖给我下凡去吧,希望你们在凡间过得愉快。哈哈哈……”大笑声中,大手一挥。

    “轰隆……”

    霎那间,五彩神光一闪,玉帝、王母立时惨叫一声,被封印了全(身shēn)法力、掉落凡尘。

    见得圣人之威,连堂堂三界之主也毫无反抗之力,众天神不(禁jìn)越加噤若寒蝉。

    “呀——”

    通天教主见状,不(禁jìn)急了:“师弟,怎地如此(性xìng)急?这二人(身shēn)上还有不少法宝没收回呢。”

    “师兄放心,全在这里。”

    叶秋雨笑了,右手一伸,便见掌心中浮起数样法宝:

    玉帝的昊天镜、乾坤尺以及‘封神榜’,王母的七宝妙如意、碧玉簪以及梦里乾坤图。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