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立地成圣(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小子,”

    当下,便见将臣上前一步,狞笑道:“听说过将臣爷爷的名号么?”

    “没听过。”

    看这老怪一脸自鸣得意的嘴脸,叶秋雨就十分不爽,冷冷道:“怎么,你很有名么?”

    “哧哧……”

    众鬼王听得一愣,不(禁jìn)吃吃偷笑。

    它们都知道,叶秋雨肯定是故意的,毕竟,以将臣的名号,就算是凡人也如雷贯耳

    将臣顿时挂不住了。

    它这人最(爱ài)脸面,常为了一点小怨就睚眦必报,叶秋雨这么说,无疑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可恶的小辈”

    将臣咬牙切齿道:“竟敢消遣你家将臣爷爷,若不将你碎尸万段,难泄我心头之恨。”

    “大言不惭。”

    叶秋雨毫不示弱:“吹牛可是吹不死人的。”

    将臣彻底暴豆了,‘哇哇’怪叫处,(身shēn)形疾扑,两只鬼爪幽光暴闪,似乎恨不得一爪就将叶秋雨开膛破肚。

    知道这老怪厉害,叶秋雨也不敢大意,连忙叱喝一声,全力一掌相迎。

    “轰隆——”

    瞬间,两人对了一掌,乱光爆(射shè)、天摇地动处,两人各自闷哼一声,踉跄飞退。

    结果,叶秋雨退了五步,只觉得右臂剧痛,虎口发麻,(胸xiōng)前也阵阵发闷,心中暗骇:这老怪**之强横,果然是名不虚传。

    而将臣踉跄处,竟是退了七步,只觉得(胸xiōng)中气血剧烈翻涌,好险没吐出血来,两只可穿金裂石、无坚不摧的鬼爪也是剧痛(欲yù)断,不(禁jìn)也是一脸难以置信:这小子的修为竟似比我老人家还强,这怎么可能?

    蚩尤等众鬼王见将臣也没占到什么便宜,不(禁jìn)更是吃惊,越发觉得叶秋雨深不可测

    “哈哈……”

    刚一站稳,叶秋雨忽然大笑起来:“将臣,什么‘僵尸之祖’,我看,也不过如此而矣。”

    将臣狂怒,想当年,除了圣人外,它又怕过谁来?可没想到,现在不仅战不下一个小辈,还被羞辱了,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辈,拿命来”

    将臣气得赤发倒竖,绿睛喷火,双爪一拧,怪啸一声:“幽冥鬼爪风”

    霎那间,(阴yīn)风狂啸处,空中浮现无数只狰狞的巨大鬼爪,只只破空狂啸,抓向叶秋雨。

    叶秋雨见得厉害,没有选择硬拼来消耗本就不多的体力,突然(身shēn)形一闪,平空消失。

    咦,人呢?

    正自气势汹汹的将臣猛然失了目标,正愕然间,猛听得有人厉喝一声:“小心(身shēn)后”

    却是蚩尤的声音。

    缩地成寸?

    将臣立知不妙,不愧是万年老怪,立时狂吼一声,急伸手、一爪狂扫向(身shēn)后而去。

    然而,却是迟了。

    “轰——”

    突然出现在将臣(身shēn)后的叶秋雨抢先一掌,轰击在将臣的背上。

    乱光如瀑处,将臣惨叫一声,忽啦飞出去数十米远,一头撞击在结界壁上,天摇地动。

    “可恶啊”

    就在叶秋雨要趁势追击时,将臣却一个鱼跃、麻利地跳将起来,一脸恼火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反而咬牙切齿道:“臭小子,你惹火我了。”

    叶秋雨有些愕然:怎、怎么可能?这家伙难道是小强命么?

    本来,他还以为这一次偷袭得手,将臣就算还有命在,恐怕也会重伤,但事实却让他大跌眼镜。

    **,传说这厮已近乎不灭之体,果然不假,如果看来,就算用‘斩仙飞刀’恐怕也未必管用。

    叶秋雨一时又惊又怒,心下更是忌惮不矣,不知道如何才能解决(身shēn)体如此强横的对手。不过,却是毫不示弱:“那又如何?你咬我啊?”

    将臣却是不怒反笑:“好小子,有个(性xìng),倒合爷爷的脾气。来来,几千年没遇着真正的对手了,咱们就好好比划比划。”

    一声怪啸处,将臣赤发倒竖,迅速伸长,霎那间,仿佛万条钢鞭一样呼啸着扫向叶秋雨,血光暴(射shè)

    叶秋雨吓了一跳,没想到这老怪还有这招,(身shēn)形一动,我再闪。

    “哼”

    将臣见状,冷笑一声:“还玩这招?当我奈何不了你么?”无数发鞭猛然扫向一处虚空。

    “轰隆——”

    一声巨响处,那虚空竟是被发鞭轰得炸碎开来,叶秋雨闷哼一声,从中一跤踉跄跌出。

    可恶

    叶秋雨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却已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心中暗自咬牙:这老怪果然厉害,竟能硬生生强行破了我的‘缩地成寸’妈/的,这帮老怪果然一个比一个难对付。

    “桀桀桀……”

    将臣见状,得意地狂笑起来:“小子,滋味如何?想赢爷爷,你还早得很呢。”发鞭再舞,狂扫过来。

    所过之处,血光暴(射shè),无数尸骸俱各被扫为灰烬。

    看来,不能再留手了

    叶秋雨眼眸中杀气一闪,瞬间脚下连闪,躲避袭来发鞭的同时,迅速扑向将臣而去。

    “老魔,受死吧。”

    叶秋雨叱喝一声,一指全力点击。

    “嗖——”

    霎那间,一道极细如针、如锐利至极的紫色真气尖啸着扑向将臣。

    “小子敢尔”

    将臣冷哼一声,并没有将这道看似不起眼的紫色真气放在眼里,鬼爪一扫,便要将其轰碎。

    然而,令将臣意外的是:

    这极细的紫色真气竟似灵蛇一般滑溜无比地突然拐了个弯、继续奔袭向它的印堂(穴xué)。

    可恶

    不过是上古巨魔,将臣惊骇之下,反应极快,见已来不及回手,立时发出数道发鞭、截向这道紫色真气。

    就在这时,叶秋雨叱喝一声:“定”恰到好处的发动了‘时间法则’。

    立时,将臣的动作仿佛被放了慢镜一般,慢了数倍,趁此良机,紫色真气长驱直入、一头(射shè)进了将臣的印堂(穴xué)。

    怎么可能?

    将臣莫名大骇之下,只觉得全(身shēn)仿佛过电一般酸麻无比,瞬间便完全僵硬起来,动弹不得。

    “受死吧。”

    叶秋雨趁机抢上,一指全力击出,正点在将臣(胸xiōng)前的气海(穴xué)上。

    “轰隆——”

    一声凄厉的惨叫处,强大的紫龙真气侵彻进将臣的体内,由内而处的爆炸开来,立时将其炸得粉碎。

    “哈哈哈……”爆炸声中,叶秋雨见机得快,早一个‘缩地成寸’闪开,这才免得被溅上一(身shēn)腥血,然后,不(禁jìn)快意地大笑起来:你这老魔,以为爷爷真奈何不了你吗?就算你躯体金刚不坏,但你总不能将心、肝、脾也炼成这样吧?那不成圣人了。

    这时,众鬼王又自哑雀无声、惊骇莫名。

    它们都没想到,如此厉害的将臣,竟然也被眼前这小辈三下五除二的搞定了,这怎么可能?

    尤其是蚩尤,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就算是它,也自问不可能在片刻之中就干掉将臣,一天内能分出胜负都是快的。

    忽然,蚩尤猛地想起适才将臣的动作在霎那间突然放慢的诡异,不(禁jìn)脸色大变:“‘时间法则’?小子,难道你是圣人?”

    什么,圣人?

    众鬼王顿时吓得齐齐退后一步,如果来得是圣人,它们可就完蛋了。

    猛然,火鬼王反应过来,不信道:“蚩尤老大,你开什么玩笑,这小子怎么可能是圣人?”

    “就是。”

    雷牙也摇头道:“鸿钧等七圣人我都见过,哪有这小子?”

    “放(屁pì)”

    蚩尤着恼道:“如果这小子不是圣人,怎么会运用‘时间法则’,老将也不会死了?”

    众鬼王哑雀无声,看着叶秋雨的眼神一时惊疑不定。

    “我知道了。”

    猛然,雷牙反应过来,一脸惊惧和嫉恨道:“这小子一定是得到了那第七道鸿蒙紫气”

    “什么?”立时,众鬼王的眼睛全羡慕得发蓝:“是了,若没有鸿蒙紫气支持,这小子不可能会运用天地法则……**,当年血河老祖没福,竟便宜了这小子……”

    忽然,火鬼王(阴yīn)恻恻道:“诸位道友,这小子应该还没有成圣,否则的话,早把咱们封印回第十八层地狱了。那大家说,如果把他干掉,那鸿蒙紫气岂不就是咱们的?”

    立时,众鬼王眼睛都亮了,巨大的贪婪之下,呼吸都急促无比。

    是啊,当年血河老祖无福,第七道鸿蒙紫气得而复失,那么,现在它们也未必没有机会。

    圣人啊,超脱于天地之间,不死不灭,强大无比,谁人不想?

    “哼”

    就在这时,便听叶秋雨冷笑一声:“拜托,醒醒吧,就你们想成圣,别白(日rì)做梦了。”

    雷牙大怒,冷笑道:“小子,凭什么你行,我们不行?”

    “就是。”众鬼王也不爽道:“小子,别以为你长得帅就有资格了?我们哪个没几万年修为,难道不比你有资格?”

    “哈哈哈……”

    叶秋雨不屑的大笑起来:“几万年修为又如何?若要成圣,必以天下苍生为已念,你们这些老怪,哪一个不是满手血腥、恶贯满盈,天道会选择你们来当圣人?笑话”

    众鬼王立时哑口无言。

    的确,圣人并不计较出(身shēn),比如,鸿钧就是天地初开时的一条蛐螈,是妖,女娲人首蛇(身shēn),也是妖,但鸿钧开苍生灵智,女娲造人,都对三界立有大功德,因此成圣。

    而它们这些鬼王,无一不是罪恶累累之辈,天道根本不可能选择它们来当圣人。就算把鸿蒙紫气放在它们面前,它们也不可能将之炼化,最终还是会像血河老祖一样得而复之。

    “可恶”雷牙恼羞成怒道:“小子,就算我们当不成圣人,你也休想。众道友,咱们一起上,干掉他。”

    知道叶秋雨有鸿蒙紫气在(身shēn),实力又已达到天尊后期,雷牙便知道,若是单挑,凭它们任何一个,恐怕都赢不了叶秋雨,想要获胜,只有群殴。

    呃——

    雷牙的心意,众鬼王当然都心知肚明,却有些迟疑地看了看蚩尤,就怕它不同意。

    蚩尤也是一脸(阴yīn)睛不定。

    若是旁人,蚩尤肯定不会同意群殴,不然,就算赢了,传将出去也是丢尽众鬼王脸面。

    不过,叶秋雨可是准圣人,这让蚩尤十分忌惮。

    它隐隐有些猜出来,它们这些鬼王,很可能就是叶秋雨成圣所需要的那一场‘大功德’。

    这让蚩尤如何甘心,它不甘心成为别人成圣的垫脚石,更不甘心再回到第十八层地狱那鬼地方。

    想到这里,蚩尤神(情qíng)狰狞起来:“好,大家一起上。既然这小子是准圣人,那咱们也不用客气。”

    “好。”

    众鬼王精神大振,就算叶秋雨再厉害,只要没有成圣,就绝不可能是它们联手之敌。

    不是吧?

    叶秋雨立时暗暗叫苦,他好不容易蓄积的一些体力,在连杀了百世妖王、刑天、将臣三大强人外,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别看他表面兀自一副风清云淡的模样,暗地里却已是色厉内茬。

    如果这些鬼王还和他一个个单挑,那他还能再强撑一下,说不定,在体力耗尽之前,便已功德圆满、立地成圣,那时候,再封印这帮鬼王,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耳。

    可如今,这帮家伙要群殴,叶秋雨心里就没底了。

    他飞快地悄悄查看了一下自(身shēn)的修为,似乎隐隐已经触摸到圣人的边缘,但无疑还有一段距离,不(禁jìn)暗自心焦。

    “哼”当下,叶秋雨冷笑着挤兑道:“怎么,当然个个说得好听,要群殴,怎么,现在又怕了?后悔了?”

    蚩尤有些恼羞成怒。

    它提议群殴,原以为是有把握干掉叶秋雨,这才做个前辈强者的姿态,可如今,再做姿态,它们就完蛋了,那还讲个(屁pì)的规模啊,它们是魔王哎,又不是它娘的君子。

    “少废话,大家一起上。”蚩尤厉喝一声。

    “上啊。”

    “撕了这小子。”

    ……

    众鬼王狂嚎一声,呼啦啦一涌而上,就要把叶秋雨生吞活剥了。

    罢了,罢了,拼吧

    叶秋雨本想再刺激众鬼王跟他单挑,没想到对方却厚着脸皮不理这碴,不(禁jìn)心中一横,只希望在挂了以前,能够成功突破圣人,否则的话,只能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来吧,看我今(日rì)大战群魔”

    叶秋雨狂啸一声,也是战意如狂,(身shēn)形疾闪中,迎上众鬼王,抢先便是一掌击向蚩尤。

    “来得好。”

    蚩尤二话不说,全力一掌迎上。

    “轰隆——”瞬间,天摇地动,蚩尤毕竟被封印了五千年,实力有所减弱,敌不过如今的叶秋雨,闷哼声中,口中鲜血一洽,倒飞出去。

    “蚩尤老大”

    众鬼王又惊又怒,当下,火鬼王、雷牙这两名仅次于蚩尤的强者齐齐抢上,夹击叶秋雨。

    “看掌”

    火鬼王不愧是火鬼,一掌烈焰如涛、散发出如太阳金乌般可怕(热rè)量。

    “也吃我一掌。”

    雷牙怪啸着一掌拍出一片茫茫寒气,仿若绝对零度一般,所过之处,连空气也凝成结冰。

    “都给我回去”

    叶秋雨暴吼一声,双掌齐出,奋力相迎。

    “轰隆……”

    霎那间,三人交锋,那巨大的气浪差点将结界掀翻。

    当即,叶秋雨闷哼一声,口中鲜血喷涌,一头撞倒在结界壁上,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四肢酸软如泥,差点就站立不住。

    而火鬼王、雷牙也没好受,双双鲜血狂喷地倒飞出去,全(身shēn)灵光一黯,已是受了重伤。

    “杀了他”

    见得叶秋雨神威不可一世,众鬼王又惊又惧,歇斯底里般疯狂扑上。

    叶秋雨不死,它们誓难安心。

    生死关头,虽然疲惫(欲yù)死,但叶秋雨绝不是那种坐以待毙之人,只要还有一口气,他都会战斗到底

    “来吧,挡我者死”

    叶秋雨狂啸一声,强撑着又自迎上,‘九子连环’瞬间使出,顿时窜起一条狰狞巨龙。

    “轰隆……”

    两声惨嚎处,两名鬼王被巨龙扑中,瞬间,在连续九道狂暴的轰击中,被炸得粉碎。

    “杀了他。”

    众鬼王红了眼,叶秋雨越厉害,它们就越害怕、越凶残。

    “轰隆……”

    刚使完‘九子连环’的叶秋雨,几乎已没有一点体力,立时被三名鬼王齐齐击中,惨叫声处,又自倒飞出去,鲜血狂喷。

    “哈哈哈……”

    众鬼王狂喜:“这小子不行了,快杀了他……鸿蒙紫气是咱们的了……”

    虽然知道就算自己得到了鸿蒙紫气,成圣希望也极为渺芒,但众鬼王依然没放弃贪念。

    一时间,便有三名鬼王齐齐抢上,要一击结果了叶秋雨,抢得鸿蒙紫气。

    “妖孽,妄想”

    叶秋雨怒吼一声,祭出了‘斩仙飞刀’。

    “刷刷刷——”

    只见金光瞬间闪了三闪,三名鬼王满心贪心之下,结果措不及足,立时被斩杀当场。

    “啊”

    余下众鬼王大骇,就在这片刻之间,它们便被重创三人、格杀了五人,一时丧胆、不(禁jìn)纷纷止步。

    毕竟,就算是鬼王,也没人不怕死的。

    “咳、咳……”

    见得群鬼止步,叶秋雨一边咳着血,一边艰难地慢慢爬起。

    此时,他全(身shēn)已经没了一点的力气,全靠着强大无比的毅力,才能勉强支撑着站起。

    “来啊,不怕死的只管上来。”

    叶秋雨神(情qíng)狰狞,近似疯狂,那浑(身shēn)浴血的模样,仿若不死金刚一般。

    “啊”

    被叶秋雨气势所慑,有的鬼王竟吓得倒了数步,其余也是气为之夺、一阵失声。

    ……V!~!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