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正邪之战(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二百五十五章正邪之战(九)

    叶秋雨一想也对,各派如果损失惨重,那最后和魔道的决战,难道要自己一个人搞定?

    这可不符合他低调做人的计划。

    不过,他一人单挑四大金甲尸王也太过惊世骇俗,唔,还是低调点,单挑两个好了。

    剩下的两个,玉虚子这帮人应该能应付。

    打定主意,叶秋雨点点头道:“也好,只要需要,老朽义不容辞。只是,老朽可没把握对付四个金甲尸王,两个或许可以。”

    玉虚子一听大喜:两个也好啊,至少压力减少了一半。连忙道:“多谢前辈,如此足矣。晚辈等对付两个金甲尸王,还是有把握的。”

    “好,那就这么办吧。”

    叶秋雨点点头,迅速商议完毕。

    这时,四名金甲尸王缓缓((逼bī)bī)将上来,四双腥红的眼眸发现野兽般的寒光,令人毛骨悚然。

    “这两个妖尸交给我了。”

    叶秋雨(身shēn)形一闪,拦住了两个妖尸。

    “元婴期以上随我来。”

    玉虚子一声吩咐,率剩下的三十三名元婴期好手,拦住了另两个巫妖。

    跟金甲尸王这等强者对敌,结丹后期帮不上多少忙,所以,玉虚子并没有叫上这些人。

    而且,敌人只有两名,人多了也施展不开,反而会引起混乱。

    (殿diàn)中,气氛迅速紧张起来,战事一触即发。

    “吼——”

    两名妖尸看了眼拦在(身shēn)前的叶秋雨,不(禁jìn)异常愤怒起来。

    他们可是传说中的神兽,生前那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就算如今已经(身shēn)死,但骄傲依存。

    而眼前这个人类竟然打算一挑二,这让它们如何能容忍。

    “哼”

    叶秋雨见状,不(禁jìn)冷笑一声:“孽障,张狂什么。有本事的,当年尔等就不会(身shēn)死了。”

    “吼——”

    毕竟是神兽,两名尸王还存有一定的灵智,一听叶秋雨此话,顿时怒发(欲yù)狂起来。

    当下,那妖尸狴犴一声狂吼、(身shēn)形一低,便凌空扑击而来。

    半空中,只见这妖尸鬃毛剧张,血口如盆,那气吞山河般的架势,实令人胆颤心惊。

    叶秋雨却是面无惧色,突然(身shēn)形冲天而起,右拳紫气浩然、猛烈轰出。

    “轰隆——”

    一声巨响处,这妖尸狴犴下颚中拳,立时凄厉的惨叫一声,(身shēn)形忽悠跌回去数十米处,重重地砸落回地面,溅起大片的碎石。

    一见同伴被叶秋雨一合击倒,那妖尸麒麟越加暴怒,双翼一展,飞在空中,阔口一张,竟是喷出大股烈焰。

    麒麟者,火属(性xìng)神兽,没想到,即使(身shēn)死,成了僵尸,却依然可以自如的((操cāo)cāo)纵火焰。

    可以想及,至少用火来对付这妖尸麒麟,那是肯定不管用的。

    叶秋雨知道,做为神兽,麒麟喷出的火焰可不是一般的火焰,而是其内丹喷出的灵火。

    这灵火,威力极巨,决不下那‘南明离火’

    若换了一般人,恐怕自会惧这麒麟的火焰三分,但叶秋雨是谁啊,又岂会害怕?

    当下,他冷笑一声,双手迅速在(身shēn)前画了个太极图案。

    霎那间,大片紫龙真气在其(身shēn)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旋,竟是((逼bī)bī)得那烈焰向回倒卷。

    “轰隆——”

    那麒麟妖尸措不及防,立时被烈焰一冲,轰然坠地,也砸得是碎石乱溅,惨嘶连连。

    “前辈威武”

    “太厉害了”

    ……

    一见叶秋雨旗开得胜,轻松地勇挫两名金甲尸王,观战的众正道人士顿时欢呼雀跃。

    “吼——”

    这时,狴犴、麒麟两具妖尸先后爬起,许是大感耻辱,两者疯狂的嘶吼起来,似乎有点歇斯底里。

    “哼,吓唬谁啊”

    叶秋雨一脸轻蔑,事实上,若不是保留了绝大部分实力,他随手就能灭了这两具妖尸。

    如今,他不过是掐着时间,陪着这两具妖尸玩玩而矣。

    叶秋雨轻蔑的态度,越加的激怒了两具妖尸,当下,两者咆哮几声,埋头猛冲过来。

    霎那间,大地剧颤,仿佛两头狂奔的巨象

    叶秋雨却是神(情qíng)淡定,不动如山地稳稳站立,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又有何惧哉

    眼见得迫近叶秋雨,两具妖尸脸上浮现出狞狞无比的表(情qíng)。

    “吼——”

    忽然,麒麟大口一张,喷出一颗炮弹似的火球,似狂闪巨闪,轰向叶秋雨。

    狴犴也不甘示弱,巨口一张,一时间,竟是喷出无数锐利至极、坚如金刚般的冰锥

    有点意思

    叶秋雨见状,不(禁jìn)微微一笑:这两个妖尸的灵智似乎还可以,竟是懂得夹击自己。

    不过,也只是无用功而矣。

    (身shēn)形一闪,叶秋雨倏然平空消失,那来势汹汹的火球和无数的冰锥立时都扑了个空。

    缩地成寸,这个叶秋雨早已玩得十分熟溜。

    “轰隆——”

    立时,巨响连连,叶秋雨适才所立之地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尘土、乱石四溅。

    人呢?

    就在那麒麟和狴犴妖尸一脸愕然之时,叶秋雨突然出现在妖尸狴犴的头顶,一脚踢出。

    “轰隆——”

    一声巨响处,妖尸狴犴惨嚎一声,竟是一头飞出去几十米远、撞在了那高台之上,那巨大的动能,再加上妖尸狴犴可观的自重,立时将将臣的神像撞得粉碎,连高台也撞塌了一小段。

    哇靠,强啊

    阵后,观战的众正道人士看得是眉飞色舞,堂堂元婴后期的金甲尸王,在这位韩前辈面前,简直跟玩具似的,随意揉捏。

    “吼——”

    那麒麟见状大怒,急转(身shēn)飞扑而上,巨口一张,又是喷出一道呼啸如雷的巨大火球。

    缩地成寸。

    叶秋雨心念一动,再次消失。

    “轰隆——”

    结果,火球再次扑空,将大(殿diàn)的东侧屋顶炸开一个十数米宽的巨大豁口,天摇地动。

    不好

    虽然就算是神兽,成了僵尸灵智也不会太高,但麒麟妖尸还是迅速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妙。

    然而,不等它有所动作,叶秋雨已闪至其(身shēn)后。

    “给我去吧。”

    叶秋雨闪电般揪起其尾巴,猛一发力,这妖尸麒麟立时被甩了出去,重重地砸向高台。

    高台上,那妖尸狴犴摔得眼冒金星,刚自挣扎而起,便觉眼前一黑,麒麟妖尸从天而降,立时又将其砸倒在地:“轰隆——”这回,整个高台都稀里哗啦地塌丹下来。

    “好”

    “前辈威武”

    “哈哈,这两个金甲尸王也不过如此吗”

    ……

    阵后观战的众正道人士一阵欢声雷动。

    然而,与叶秋雨对付两个妖尸的游刃有余不同,玉虚等三十四人却是陷入了苦战之中:

    面对强横的巫尸王,玉虚子等人故伎重演的选择了游斗。

    “大家用雷电消弱它们的铠甲”

    玉虚子一声令下,无数的雷系法宝、符篆、掌心雷,一股脑的便向两个巫尸王招呼过去。

    这就叫乱拳打死老师傅,相信总会有中的。

    然而,令众人大跌眼镜的是,两个巫尸王的动作竟然奇快,像一阵风似的快速闪动。

    “轰隆隆……”

    结果,众人的攻击竟全部击空,把个地面轰得乱石飞溅,(热rè)闹是(热rè)闹了,却净是无用功。

    怎么可能?

    就在众人愕然间,两个巫尸王竟然闪电般突入人群之中,发动了凶猛的攻击:一个使棍,妖气纵横处,轰鸣砸下,一个使枪,一枪带着一往无前的慑人气势惊艳刺出。

    “轰隆——”

    结果,一名峨眉剑派的长老玉霄子惨叫一声,措不及防之下,竟被使棍巫尸王一棍砸成了(肉ròu)酱,另一名茅山派的护法林九重也被使棍巫尸王一枪洞穿,瞬间,枪(身shēn)激旋,竟生生将其撕成了碎沫。

    更惨的是,两者的元神刚要逃窜,竟被两名巫尸王血口一张,吸入腹内,大口咀嚼起来。

    “大家小心。”

    玉虚子等人大骇,赶紧各自散开,同时,迅速加强了戒备,以免再被打个措手不及。

    “吼——”

    两名巫尸王一击得手,不(禁jìn)得意地仰天狂吼起来,霎那间,滚滚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动作太快了,打不中,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

    看着凶横的巫妖尸,不少元婴期高手心中惊惶起来。

    “我明白了。”忽然,众人中,见识最为渊博的净念老和尚心念一动,大声道:“这两个巫族尸王一定是风之祖巫天吴的族人,在十二支巫族中,风族一向以速度见长。”

    玉虚子等人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两个怪物速度这么快,可是,打不中它们,这如何是好?

    “有了,”玉虚子忽然有了主意:“大家想办法停滞它们的速度,然后其他人再用雷电招呼它们。”说着,一拍‘百纳袋’,祭出四颗雪白晶莹的珠子,当空闪闪发光。

    有识货者,一眼便看出,这四颗珠子正是玉虚子成名宝物之一——定(身shēn)珠。

    “定”

    随即,玉虚子叱喝一声,一指那四颗定(身shēn)珠。

    “嗡——”

    霎那间,四颗珠子分布四角,将两名巫尸王围在当中,然后瑞光迸(射shè),将其罩住。

    两名正得意的巫尸王立时觉得仿佛陷(身shēn)沼泽,连动一动都十分困难。

    其他人如梦初醒,‘定(身shēn)法’这种基本的法术没几个不会的,当下,纷纷祭出大把的符篆,一时间,无数重(禁jìn)制层层叠叠的施压到两名巫尸王的(身shēn)上,有若五花大绑。

    “吼——”

    两名巫尸王大怒,当即奋力挣扎起来,然而,就算两者是元婴后期,但三十二名正道元婴期高手的合力又是何等之巨,绝对比它们只强不弱,一时又如何挣扎得开。

    不过,巫族**之强横,仍是人类难以想像的,这一发力,玉虚子等人的(禁jìn)制立时颤动起来,似有崩溃迹像。

    玉虚子大急:“诸位道友,还不快快出手,更待何时?”

    他要全力催动‘定(身shēn)珠’,却也是抽不得手,但其他人用的是符篆,抽手却是毫无问题。

    当下,众人醒悟,纷纷又祭出了雷系法宝、符篆、掌心雷,一股脑又招呼向两名巫尸王。

    “轰隆隆……”

    这回,两名巫尸王丧失了速度,可就躲不开了,立时淹没在汹涌的雷电中。

    “吼——”雷电不仅对‘秘银’有极强的消除作用,对各种妖魔也有较强的杀伤力,立时轰得两名巫尸王惨嚎连连,剧烈挣扎。

    “轰隆——”

    (情qíng)急拼命之下,两名巫尸王猛一发力,竟然将四颗定(身shēn)珠以及数十道定(身shēn)符篆一齐震碎。

    “啊——”

    仓促之下,玉虚子等三十二人闷哼一声,眼冒金星处,齐齐被震退数步。

    再看场中,两名巫尸王已经重新脱困,不过,(身shēn)上的金甲已是被轰得破碎不堪,露出大片焦黑冒烟的躯体,显然,除了掺有‘秘银’的金甲被毁外,伤得也是不轻。

    成了

    玉虚子等人立时大喜,只要扒掉了这两个巫尸王的乌龟壳,那就好对付多了。

    “吼——”

    还没等玉虚子等人高兴片刻,两名狂怒的巫尸王便(身shēn)如闪电,猛扑上来。

    “呼——”

    霎那间,便见使棍巫尸王一棍狂落,扯起一道青色的厉闪,击向‘隐龙门’长老叶天宁。

    不好

    叶天宁大惊,急忙祭出飞剑相阻。

    “轰隆——”

    然而,这使棍巫尸王的一击太过狂暴,飞剑初一相交,便被一棍轰成了漫天碎片。

    “扑——”

    飞剑都与主人心脉相连,飞剑一损,叶天宁立受重伤,惨叫声处,口中吐血,向后急退。

    这使棍巫尸王兀自不肯相饶,纵(身shēn)急追。

    “孽障休得猖狂。”

    见势不妙,卢展堂、叶天城以及‘隐龙门’另一名元婴期长老李苦舟连忙上前阻截。

    “轰隆——”

    巨声响中,卢展堂三人合力,这才勉强将使棍巫尸王暂时击退,自己却也被震得差点吐血。

    另一处,使枪巫尸王一枪惊艳,仿佛天外流星,奔袭正气盟长老周道明。

    周道明乃正气盟知行院院主,主持全盟弟子的修炼与考核,在元婴初期中绝对是佼佼者。

    “轰隆——”

    然而,双方甫一交手,周道明祭出的一只龟甲竟是被使枪巫尸王一枪洞穿,直透(胸xiōng)口。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处,周道明(身shēn)体立时被长枪绞得粉碎,血雾中,一缕元神飞逃而出。

    “吼——”

    使枪巫尸王正要将周道明的元神吸入,不妨被那气急败坏的阎行良一银笔轰中后背,立时嘶叫一声,一个趔趄,那周道明的元神趁机逃脱,飞回到阵后观战的门人中。

    立时,出战的三十四名元婴期高手又折了两人,只剩下三十人可战。

    “可恶”

    玉虚子大怒:“大家快再用定(身shēn)法招呼它们,一定要限制它们的速度。”

    众人也是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怒,当下纷纷祭出了定(身shēn)符篆,(欲yù)图再困住这两个巫尸王。

    然而,没了玉虚子的定(身shēn)珠,想再困住两名巫尸王却并不容易。

    虽然(身shēn)加了数十道定(身shēn)符篆,但两名巫尸王依然可以快速移动,只是速度大不如前。

    而且,在两名巫尸王的竭力反抗下,符篆也是一道道飞快的消耗。

    “大家抓紧机会。”玉虚子一声叱喝,众人于是一边源源不断地祭出定(身shēn)符篆、迟缓这两名巫尸王的速度,一边纷纷用灵火和飞剑招呼两者,希望能尽快干掉对方。

    然而,两名巫尸王速度大减之下,虽然攻击威力大减,但自保却是有余,玉虚子等人要得手,却也不易。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纠缠不休的苦战之中。

    另一面,叶秋雨一边应付麒麟和狴犴两名妖尸,一边留心观察着玉虚子等人的战况。

    见得这些人一番苦战,渐渐板回了局面,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好吧,该来真的了

    叶秋雨眼眸中透出一股凌厉的杀气。

    这时,残破的高台废墟中传出两声歇斯底里般的怒吼,乱石飞溅中,麒麟和狴犴两具妖尸疯狂窜出。

    “轰隆隆——”

    就在两者准备扑向叶秋雨,跟其玩命之时,天空却突然降下两道紫色雷霆,正中两尸。

    “吼——”

    麟麟和狴犴两具妖尸顿时被电得y一头摔了个倒栽葱,将地面砸得乱石四溅。

    很快,两者摇摇晃晃站起之时,已是面目全非。

    两具妖尸所穿的金甲已是全部崩碎,露出了原来的躯体,不过,也是被电得皮开(肉ròu)烂,一片焦黑。

    毫无疑问,两者的心(情qíng)一定是非常的不爽,甚至可以说是超级愤怒

    “吼——”

    屡屡吃鳖之下,两位曾经的神级强者彻底爆了豆,仰天就是一声狂暴的嘶吼,随即,大股赤红的妖气从麟麟体内溢出、凝结,大股冰雪般的妖气也在狴犴(身shēn)旁凝聚。

    一时间,一股强横至极的洪荒气息疯狂涌向叶秋雨。

    如果叶秋雨不是准圣之(身shēn),而换了其他人,恐怕已是被这两者的气势压的动弹不得。

    哼

    叶秋雨心中却是冷笑一声,一旦他准备出杀招,麟麟和狴犴妖尸再挣扎也是无用的。

    很快,两具妖尸的妖气似已凝聚到最高峰。

    “吼——”

    霎那间,两具妖尸狂吼一声,化为一赤一白两道狂暴的妖气团,闪电般扑向叶秋雨。

    该结束了

    叶秋雨嘴角露出两道冷酷的微笑,左掌一抬,轰出一道巨龙般汹涌狂霸的‘三昧真火’扑向狴犴,同时,右掌成刀,一刀斩出一道凌厉至极的锐利紫色光弧、击向麒麟。

    [..]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