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正邪之战(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二百五十四章正邪之战(八)

    “大家别担心,”

    叶秋雨连忙道:“这些只是普通的僵尸,真正的尸王还没出来呢,用火招呼它们即可。”

    谢天谢地

    众正道人士顿时长出口气,刚才他们还以为一下出现这么多尸王呢,可是吓了一跳。

    “诸位道友,大家一起上啊。”

    既然是普通僵尸,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众正道人士立时纷纷招呼一声,一涌而上。

    一时间,各种火系法器和灵火纷纷招呼过去,对僵尸展开了大屠杀。

    “吼——”

    无数僵尸纷纷被烈焰包围,凄厉的惨叫起来,疯狂乱奔,但很快就轰然倒下,化为灰烬。

    ……

    不过片刻,数百僵尸便被屠了个干干净净,空气中,一时弥漫着刺鼻的焦糊味。

    “哈哈,真是不堪一击。“

    “就是,这种水平,再来一万,咱们也不怕啊。”

    ……

    众正道人士俱各一脸的轻松。

    “吼——砰砰——”

    就在这时,八扇石门中又有了动静,忽啦啦,又涌出数百僵尸来。

    “还有,大家继续啊。”

    众人欢呼一声,便又开始了快乐而轻松的打小怪生涯,个个都是威面八面、所向披糜。

    ……

    终于,在连续屠了四拔僵尸后,八扇石门中再也没有僵尸出来了。

    而正派人士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两人轻伤,却无一人阵亡,代价可谓是微乎其微。

    “呵呵,太轻松了。”

    “就是,对付这种普通僵尸,太没挑战(性xìng)了。”

    ……

    一时的轻松,不(禁jìn)让不少正道人士得意忘形起来。

    叶秋雨见状,心中暗暗摇头:傻蛋,得意个(屁pì)啊,等待会尸王出来,有你们哭的。

    “轰隆——”

    这时,八扇石门缓缓关闭,但供奉将臣神像的高台却颤动起来,于台下裂开一扇石门。

    “吼——”

    随即,一阵恐怖的嘶吼中,一群巨大的黑影从石门中轰然步出。

    众人仔细一看,却是足足三十六具(身shēn)穿铿锵铁甲、神(情qíng)狰狞,手持长兵的巨大僵尸

    这些僵尸明显全是巫族,而且,个个关节灵活,弯曲自如,却跟人类僵尸大不一样。

    另外,这些巫族僵尸明显有一定的灵智,竟然懂得列阵排队。

    一时间,长兵如林,一股汹涌而强横的洪荒气息扑面而来,让正道大军几乎呼息困难。

    “大家小心,这便是那铁甲尸王了”叶秋雨脸色有些凝重:“看其实力,似在元婴初期。”

    其实,就算他不说,看这些巨大僵尸的威势,众人只要不傻,便都猜到是铁甲尸王了。

    不过,这些铁甲尸王实力在元婴初期,倒让众人松了口气,应该不难应付。

    “吼——”

    猛然,一名手持长柄巨斧的尸王一声长啸,众尸王立时齐声呼应,脚步如雷,猛扑上来。

    “诸位道友,大家上啊。”

    玉虚子招呼一声,率先迎上。

    “冲啊。“

    “杀啊。”

    ……

    众正道大军呐喊一声,到底人多势众,立时潮水般扑上。

    当下,二话不说,冲在最前的玉虚子便抬手轰出一道‘三昧真火’,击向便使斧尸王。

    “吼——”

    那使斧尸王却是一声咆哮,一斧青光如虹,重劈而下。

    “轰隆——”

    一声巨响,‘三昧真火’竟是被一斧轰得灰飞烟灭,连那使斧尸王的一根毛也没碰上。

    玉虚子立时意识到:这铁甲尸王,未必比骷髅鬼将好对付

    瞬间,这三十六名尸王与正道大军撞在一处:

    “吼——”

    一阵恐怖的暴吼处,众尸王舞动三十六支长兵重劈而下,那瞬间的威势仿佛天雷暴闪。

    “轰隆——”

    一阵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处,当即有十余名实力较弱的正道人士被长兵直接轰成了(肉ròu)泥。

    还有好几名同为元婴初期的正道高手,也被震得吐血后退。

    甚至连元婴中期的玉虚子,硬接了那使斧尸王一斧后,也被震得眼前发黑、右臂发麻。

    巫族以**力量强横于世,自不是浪得虚名

    玉虚子一时又惊又怒,急忙叱喝道:“巫族**强横,大家不要硬拼,尽量游斗,寻找机会。”

    众正道人士立时学了乖,当即纷纷围住三十六名尸王,展开了游斗。

    叶秋雨却没有出手,而是退到了一旁。

    以正道各派的实力,要对付这些铁甲尸王还是有把握的,所以,根本用不着他出手。

    当然,死伤是在所难免,这也是各人的因果,他不可能救每一个人。

    更何况,他还需要掩藏(身shēn)份,能不出手,自然是尽量出少手,以免引人他人的怀疑。

    浩大的大(殿diàn)之中,立时到处是战团,法宝纷飞、灵气纵横,杀得真是一团乱麻相似。

    众铁甲尸王虽然**十分强横,但毕竟是僵尸,灵智不足,反应终究有些迟钝,众正道人士一使用游斗,它们便有些应付不瑕了。

    很快,便有一具铁甲尸王被一道‘三昧真火’扑中,化为一只熊熊燃烧的巨大火炬,发出凄厉绝伦的恐怖惨嘶。

    “太好了。”

    就在十余名围攻者欢呼雀跃时,那火炬般的铁甲尸王突然扑向众人,手中两米多长的大刀呼啸横扫,青气纵横处,立时将两名结丹后期好手一斩两断、血(肉ròu)横飞。

    “大家小心”

    一名元婴初期好手又惊又怒,急忙又轰出一道威力巨大的‘掌心雷’,这才将火炬般的尸王轰倒在地,惨嘶着挣扎了几下后,这才轰然倒下,化为一片乱窜的黑气。

    呼

    所剩之人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对巫族生命力之顽强也是心有余悸。

    “走,去帮助其他人。”

    一群人招呼一声,立时加入其他战团。

    ……

    如此这般,三十六名铁甲尸王越战越少,而各道各派则越战越勇,胜负已无悬念。

    不过,叶秋雨却没有大意。

    他的神识一直放在‘隐龙门’众人和南宫秀的(身shēn)上,只要这些人遇到危险,便悄然相助。

    当然,不可能每次都及时,毕竟,他还不是圣人,做不到化(身shēn)千万。

    所以,也只能尽力而为。

    一个小时后。

    终于,最后一名铁甲尸王轰然倒下,被‘金乌真火’焚为了灰烬。

    “赢喽”

    众正道人士立时欢呼起来,又是一场苦战,真个是不容易啊。

    “砰、砰——”

    然而,还没等正道众人高兴一会,高台下的石门中又传出了一阵沉重如雷的脚步声。

    “大家小心。”

    玉虚子连忙示警,众人赶紧严阵以待。

    便见石门中银光一闪,却是走出十二名银盔银甲、手持长枪、巨斧的巨大尸王来。

    立时,一股更胜适才铜甲尸王的强横洪荒气息扑面而来。

    叶秋雨见状,提醒道:“这些便是银甲尸王了,实力似在元婴中期,诸位要小心应付。”

    “前辈放心。”

    玉虚子奋然道:“各位道友,这已是最后一关了,大家加把劲,一股作气地攻破它。”

    “好,大家上啊。”

    众正道人士呐喊一声,立时便要蜂拥而上。

    “且慢。”叶秋雨一摆手:“敌人太强,结丹后期以下的就不用上了,以免徒遭伤亡。”

    “谨遵前辈之意。”

    玉虚子对叶秋雨言听计从,招呼道:“结丹后期以上的都随我来。”

    “大家上啊。”

    立时,百余名正道结丹后期以上高手蜂拥而上,围攻向十二名银甲尸王。

    “吼——”

    十二名银甲尸王也不示弱,立时暴吼一声,(挺tǐng)起长枪、挥动巨斧,像巨象般碾压而来。

    瞬间,双方撞击在一处。

    十二名银甲尸王立时挥枪横扫、挥斧重劈,霎那间,青光纵横,仿佛劈雷乱闪。

    “轰隆——啊——……”

    立时,有七人当不住银甲尸王之威,不是被长枪连腰斩断、血(肉ròu)横飞,就是被巨斧直接轰成了(肉ròu)泥。

    还有四人惨叫一声,鲜血狂喷的倒飞而回,已是受了重伤。

    就算同为元婴中期的天师道掌门龙骧子,在硬接了一名银甲尸王的巨斧后,也是咯血而退。

    好强

    阵后观战的数百正道人士不(禁jìn)目瞪口样。

    看这架势,虽然同为元婴中期,但这十二名银甲尸王绝对强过先前的十二名骷髅鬼将。

    叶秋雨却一点也不意外。

    死后,尸骸能万年不腐,其生前的实力肯定很强,被炼成了僵尸后,强于骷髅鬼将也并不稀奇。

    玉虚子见状,也是又惊又怒:“诸位道友,咱们还是游斗,千万别和这些尸王硬拼。”

    “明白。”

    参战的众正道人士连忙呼应一声,这巫族尸王的**力量太强横了,谁硬拼谁就是傻瓜。

    当下,上百人围住十二名银甲尸王,又是开始了游斗。

    一部人负责yin*银甲尸王攻击,另一部分人则乘机从后偷袭,或用灵火、或击其后心。

    但很快,参战的众正道精锐,便发觉了不对。

    乱战中,一名峨眉剑派长老寻得机会,祭飞剑,一举刺中了一名银甲尸王的后心。

    “叮——”

    然而,飞剑被银甲所挡,火星四溅处,竟是被震飞出去。

    另一处战场,一名天师道长老抱朴子冒死扑上,一道‘三昧真火’袭中一名银甲尸王。

    “吼——”

    然而,令人目瞪口呆的是,银甲上银光一闪,竟是将‘三昧真火’扑灭。

    惨了

    众参战的正道人士立时慌了手脚:怎么连灵火和攻击心脏也无效了,这可如何是好?

    叶秋雨也是一愣。

    他当年两次攻入过‘尸王(殿diàn)’,那时候,巫、妖两族强者的尸骸相对好找,所以,炼制成的尸王比现在强得多。

    他记得,那时最低级的铜甲尸王,恐怕也不下元婴后期,而银甲尸王,更是达到了化神初期乃至中期,至于最可怕的金甲尸王,甚至达到了化神后期乃至大乘初期。

    不过,就算如此,当年银甲尸王的银甲也抵挡不住飞剑和灵火啊,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狐疑之下,叶秋雨(身shēn)形一闪,突然加入战团,扑向一名银甲尸王。

    “吼——”

    见得有人来捋虎须,这银甲尸王大怒,一斧重劈而下,青色的斧光如山般扑向叶秋雨。

    “前辈小心”

    当下,便有人惊呼出声。

    “哼”

    叶秋雨却是冷哼一声,欺(身shēn)处,左掌一抬,迎向那斧光,右手则一把抓向其护(身shēn)银甲。

    “轰隆——”

    巨响声中,这银甲尸王的巨斧竟是被叶秋雨以(肉ròu)掌生生击飞、击断,当空化为齑粉,随即,叶秋雨利爪如钩,一把抓下这尸王(胸xiōng)口的一片银甲,随即,闪(身shēn)而退。

    “吼——”

    这银甲尸王暴怒,疯了似的便要追向叶秋雨找回场子。

    “拦住他。”

    一名‘隐龙门’长老明白了叶秋雨的意图,连忙招呼了好几名同伴,拦住了这银甲尸王。

    叶秋雨于是仔细看了看手中的一片银甲,不(禁jìn)恍然大悟。

    原来,这银甲并非普通甲胄,而是掺入了一种极为罕见的金属——‘秘银’,这才使得防护力大增。

    然而,‘秘银’极为罕见,有个拳头大小的一块,便已是难得。

    所以,一直起来,不少修真者得到一点秘银后,都是用其与兵器合炼,以增强兵器威力。

    但是,这‘鬼教’竟然奢侈到用‘秘银’来制造沉重的甲胄,而且,一造就是十二具。

    这要需要多少‘秘银’?

    这帮邪魔歪道又是哪弄来的?

    虽然叶秋雨满腹疑问,不过,现在可不是追究此事的时候,尽快解决这些银甲尸王才是当务之急。

    当然,‘秘银’虽然强大,但并非不可攻破。

    只要你的实力强横到一定程度,要击破这‘秘银’制造的甲胄,也并不是太难。

    当然,这个要求较高,恐怕至少要化神初期才行,也有省事的。

    要知道,‘秘银’虽然坚固无比、水火难侵,但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极为惧怕雷电。

    只要被雷电击中,秘银就会分解消融。

    当下,叶秋雨连忙沉声道:“大家听着,这些银甲尸王的甲胄掺入了‘秘银’,刀枪不少、水火难侵,所以,寻常方法已是伤其不得。不过,‘秘银’惧怕雷电,大家可先用雷电破坏其银甲,然后,再依前法解决它们即可。“

    “多谢前辈”

    参战的众正道人士恍然大悟,虽然也疑惑这帮邪魔歪道哪弄来的这么多秘银,却也顾不得深究,当下,有的使‘掌心雷’,有的用‘符篆’、法宝召唤雷电,齐刷刷攻向众银甲尸王。

    “轰隆隆——”

    大(殿diàn)中,一时雷电乱闪,天摇地动,仿佛世界未(日rì)一般。

    很快,正道毕竟人多势众,不少银甲尸王纷纷被雷电击中,所穿银甲立时消融无踪。

    参战众人大喜,立时又用游斗寻找起机会来。

    ……

    很快,便有一具银甲尸王被玉虚子觑得机会,发出一道‘三昧真火’正中其后背。

    “吼——”

    这些灵火可谓鬼物的天然克星,尤为克僵尸,任你银甲尸王法力如何强大,**如何强横,却也被烧得惨嘶暴跳,一番疯狂的挣扎后,终于轰然倒地,化为一片飞灰。

    而有了第一具,就有第二具……

    在参战的众正道精锐舍命围攻和默契配合下,十二具银甲尸王一具接一具的轰然倒下。

    最后,当最后一具银甲尸王也化为飞灰时,大(殿diàn)中立时欢呼起来:

    “太好了,终于赢了,谢天谢地”

    “是啊,这些银甲尸王可比那些骷髅鬼将还难对付。”

    “**,不知道这些邪魔歪道哪弄来的那么多‘秘银’,难道是发现了什么罕见的大矿藏?”

    “谁知道。”

    ……

    就在众正道人士欢欣鼓舞间,一股极为可怕的洪荒气息笼罩了大(殿diàn),顿令众人为之一窒。

    好可怕的气息,这是?

    众正道人士不(禁jìn)有些惊惧的看向高台下的石门。

    “砰、砰——”

    几声沉重的脚步声中,石门中走出了四具巨大的(身shēn)影。

    其中两具,明显是巫族,(身shēn)高三、四米,全(身shēn)披着金甲,一具手持一只长棍,一具手持一柄长枪,立在那里,仿佛金甲天神般威风凛凛。

    另两具却是妖族,(身shēn)高也不下三、四米,同样(身shēn)穿金甲,却竟然是一只麒麟以及一只狴犴

    要知道,麒麟和狴犴可是洪荒灵兽,而如此巨大的体型,(身shēn)前实力必然达到了神级。

    如此看来,就算是变成了僵尸,两者所剩实力必然仍很可怕。

    由此可想而知,另两具金甲巫族尸王,恐怕也不好对付。

    就在众正道人士心中忐忑间,叶秋雨也微一变色道:“四具金甲尸王,全是元婴后期,甲胄似乎也掺用了‘秘银’,而且,比重可能比适才的银甲尸王还要大得多。”

    众正道人士顿时变色:

    四大元婴后期高手,本就很难对付了,还穿着超奢华的‘秘银’金甲,这不要人命吗?

    玉虚子扫视了一下正道各派:

    原先,近五十人的元婴期阵容,现在只剩下了三十四人,七名元婴中期也只剩下其六。

    如此阵容,跟四名金甲尸王硬拼,胜算委实不大。

    而且,就算侥幸胜了,恐怕也是实力大损,届时,又拿什么跟养精蓄锐的魔道主力决战?

    “吼——”

    就在这时,四名金甲尸王怒吼一声,霎那间,滚滚凶煞之气扑面而来,顿令众人失色。

    有修为较低者,甚至惊惶的连退数步,气为之夺。

    玉虚子见势不妙,连忙一脸恳切地对叶秋雨道:“前辈,敌人势大,还请相助一二。”

    “请前辈相助。”

    各派也想保留点元气,纷纷向叶秋雨恳请。

    ……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