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正邪之战(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二百四十八章正邪之战(二)

    半个时辰后。

    眼见得太阳已经偏中时,各派的损失都已经汇总过来:

    除‘隐龙门’只折了两人外,峨眉剑派折了十七人,茅山派折了十五人,天师道折了十九人,净念禅寺折了十一人,飘香阁折了九人,正气盟折了十四人,基余小门派亦折了八十七人,共计一百七十四人。

    偌大的正道联军,首战就折了六分之一,而且,这数字还没算上负伤的。

    一时间,除‘隐龙门’之外,各派掌门的脸上都不太好看,这损失可是着实大了点。

    不过,好在魔道的损失倍于正道,这让众人心中总算稍稍平衡一些。

    “阿弥陀佛。”净念禅寺方丈净空老和尚长宣佛号道:“这些道友为维护世间正道而死,死得其所,各位又何必悲伤?眼下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决定下一步对策才好。”

    “对,对,那些妖人都退入了魔窟中,大家看怎么办?”众掌门纷纷附和。

    卢展堂摇头道:“这还有什么想的?魔道退入魔窟,无非是想层层阻击我等,让他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发动‘邪阵”所以,咱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捣魔窟、摧毁‘邪阵’。”

    “对,就这么办。”

    “绝不让那些妖人发动‘邪阵”否则,大势去矣。”

    ……

    玉虚子也一拍大腿:“好,拼了各位道友马上归阵,咱们点起人手,直捣魔窟,与那魔道决一雌雄。”

    “好。”

    众掌门俱各答应,纷纷各回本阵。

    马上,各门都留了些人手,照顾本门重伤之人,所剩七百余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扑向山顶。

    “老祖宗,”

    半空中,叶锦添回过头:“您看,咱们这边似乎要直接杀进魔窟了,咱们怎么办?”

    “跟上。”

    叶秋雨淡淡道。

    “啊?”

    叶锦添愕然地道:“咱们驾车跟进去?可是飞车那么大,恐怕进魔窟会很不方便啊。”

    “傻蛋”

    叶秋雨没好气地站起(身shēn):“谁让你驾车了,我是说御气。”

    “嘿嘿……”

    叶锦添理会错误,不(禁jìn)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走了。”

    叶秋雨一挥大袖,化一道紫光,卷起叶锦添,便也跟上了大部队,冲向魔窟的入口。

    很快,山顶处,魔窟的入口到了。

    而一见魔窟的入口,众正道人士便不(禁jìn)倒吸口凉气。

    只见魔窟的入口,被雕成了一个张开巨口的巨大魔首,双目血红,额生尖角,十分狰狞。

    更令人心中发毛的是:

    魔窟十分幽深,漆黑一片,(阴yīn)风阵阵处,似乎随时可能有什么鬼物冲将出来一般。

    “哼”

    玉虚子不屑地的冷哼一声:“这帮邪魔歪道,就会装神弄鬼,大家别怕,咱们杀进去。”

    “杀进去。”

    “对,杀光这帮邪魔歪道。”

    ……

    众正道人士也壮起胆子,呐喊一声,蜂拥冲进去了洞中。

    “哎呀,好黑。”

    “**,谁踩我的脚?”

    “大家别挤。谁有照明的东西?”

    ……

    很快,有人拿出了夜明珠或是其它能发光的宝物,洞窟中立时光华大作,明亮起来。

    “好了,大家继续前进吧,不过,千万小心埋伏。”

    “放心。”

    “明白。”

    ……

    众正道人士互相招呼一声,当即小心翼翼地向里推进,而领头的,自然是各派掌门。

    叶秋雨也拿出一颗夜明珠,领着叶锦添,混在人群中慢慢进发。

    不多时,前面一分,出现了两个岔洞。

    “咦,有岔路,该走哪条?”

    “我怎么知道。”

    “要不,咱们兵分两路?”

    “不可。这样很容易被魔道各个击破。”

    ……

    众正道人士拿不定主意,一时吵吵嚷嚷、莫衷一是。

    叶秋雨来过魔窟两次,却是对此地了如指掌,当下,秘密传音给卢展堂道:“告诉他们,左边那条路是假的,里面是座迷宫,进去了,就很难再出来,极易被魔道所剩,右走边的才安全。还有,别说是我说的。”

    卢展堂一愣,这才想起,这位老祖宗以前可是率正道大军两次攻进过魔窟并且大获全胜,对此处自然是了如指掌,当下连忙道:“各位道友,左边这条路不能走,里面是座迷宫,陷进去就是九死一生,走右边的比较安全。”

    “咦,卢掌门,你怎么知道?”众掌门有些讶然。

    “呃——”卢展堂赶紧想辙,也亏他聪明,眼睛一转,便有了主意:“是这样的,近年,本门整理创派叶祖师的遗物,发现了一片玉简,记载了祖师当年两次攻进魔窟后的一些见闻,因而知晓。”

    “这样啊。”

    玉虚子恍然大悟:“贵派叶祖师当年可是修真界的泰山北斗,曾率我正道两次铲平过‘鬼教”后来更是飞升成仙,实是我辈楷模。既是他所写,贫道以为应该可信。”

    “对,对,紫龙真人何等人杰,应该不会有什么虚言。”众掌门也纷纷赞同。

    “那好。”

    玉虚子下定决心:“咱们就走右边,各位随贫道来。”

    当下,玉虚子领头,正道大军好几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跟着,向右边洞窟行去,很快消失。

    忽然,一群魔道人物绿光一闪,出现在左侧洞口。

    “可恶”

    一个一脸(阴yīn)蛰的老者恼怒道:“这些正道人士如何识破的陷阱?”

    “谁知道。”

    “莫全*文手打非有人指点?”

    老者冷哼道:“管他什么(情qíng)况,这回算他们走运,不过,前面就是第一关‘南明离火阵”他们也别想轻松。”

    “高护法说得对,定要让这帮自诩正道的家伙褪一层皮。”

    “走,咱们去‘南明离火阵’等他们,慢慢的收拾这帮正道人士。”

    “走。”

    ……

    绿光一闪,这群魔道人士瞬间消失。

    约摸行了四、五百步,众正道人士忽觉眼前一阔,洞窟变宽敞了许多,不少三、四十步。

    另外,四壁和地面也非常平整,看起来,似乎是精心修整过。

    “大家小心。”

    玉虚子觉得有点不对头,连忙止步。

    叶秋雨看了下左右,千年前的记忆恍然重现,赶紧传音给卢展堂:“告诉他们,此处是‘鬼教’第一道关口‘南明离火阵”此火十分霸道,中者无救,必焚为灰烬乃至,千万小心。”

    “咝——”

    卢展堂吃了一惊,心中暗懔,连忙道:“各位道友,据本门师祖玉简上所载,此处可能就是‘鬼教’第一道关口‘南明离火阵”此火十分毒辣,中者无救,大家要小心。”

    南明离火

    众正道人士也是大惊,此火的凶名众人都曾听闻,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上了。

    “卢道友,”

    一名中年美妇、飘香阁阁主李仙(娇jiāo)忙道:“那贵派叶祖师可曾说过,如何破解此阵?”

    “要解此阵,只有硬闯,杀掉藏于阵后的六名掌旗使才能破阵。”叶秋雨又传音道。

    卢展堂忙道:“似乎只有硬闯过此阵,杀掉藏于阵后的六名掌旗使方可。”

    “好,有办法就行。”

    玉虚子捋了捋须,他隐为正道盟主,值此关头,自然是义不容辞:“诸位道友,贫道先来探探路。”

    “也好,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道友小心。”众掌门纷纷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

    玉虚子一拂微尘,当即,一脸警惕的缓缓向前。

    走不多久,突然,一则洞壁符光一闪,喷出一道绿色的南明离火,气势汹汹,直奔玉虚子。

    “道友小心”

    后面观战的众正道人士,不(禁jìn)心神一懔。

    玉虚子早有防备,当即拂尘一卷,灵力外放,形成一道护(身shēn)光罩,挡住了南明离火。

    “忽啦啦——”

    瞬间,南明离火扑中光罩,强大的威力立时烤得光罩轰隆作响,似乎要崩碎一般。

    好强的威力

    玉虚子心中一懔,赶紧(身shēn)形疾闪,冲出了离火。

    谁想刚一站定,忽觉头顶‘忽啦’一声厉啸,竟然从洞顶又扑下一道‘南明离火’来。

    “轰隆——”

    这一下,仿佛霹雷轰顶,玉虚子闪避不及,护(身shēn)光罩又是一阵剧颤。

    这南明离火的方位很飘忽啊。

    玉虚子心中暗懔,赶紧加强了护(身shēn)光罩,又冲将过去。

    “忽啦啦——”

    眼见得单道离火奈何不得玉虚子,这一下,竟是左、右两道离火夹击而来。

    “轰隆隆——”

    玉虚子一个不察,护(身shēn)光罩几乎被轰散。

    “无量天尊”

    玉虚子一惊,赶紧叱喝一声,一挥拂尘,瞬间,庞大的灵力源源不断地补充而来,将光罩迅速稳住。

    好险

    (身shēn)后,众正道人士不(禁jìn)长出口气,将提至嗓子眼的心重又放下。

    玉虚子不敢怠慢,继续前闯,连探得数步,离火都再未出现,心中一时暗道:难道,如此轻松就过了?

    “忽啦——”

    就在这时,一道汹涌的‘南明离火’突然从玉虚子脚下喷出,正中光罩。

    但凡护(身shēn)光罩,最为薄弱之处都为脚下,玉虚子也不例外。

    “轰隆——”

    只听得一声巨响,玉虚子的护(身shēn)光罩被离火轰得粉碎,整个人也闷哼一声,跌飞出去。

    “道友小心”

    众正道人士见壮,俱各魂飞魄散。

    果然,见得玉虚子受创,左、右和上面俱各喷出一道离火,对玉虚子来了个三面夹击。

    那架势,似乎要一举解决掉这位正道盟主。

    好个玉虚子,终究不是浪得虚名,危急关头,突然叱喝一声,祭出了所穿之道袍。

    道袍一在空中,立时金光暴(射shè),顶住了三道离火。

    玉虚子见状,丝毫不敢久留,迅速化一道白光,逃出阵中,落回到众正道人士之前。

    而那道袍,一失去玉虚子灵力支持,立时金光消散,被离火焚为灰烬。

    一时间,众正道人士俱各心中一懔:

    好厉害的‘南明离火阵”竟连元婴中期的玉虚子都刹羽而归想过此关,恐怕不易。

    叶秋雨却是毫无意外。

    这‘南明离火阵’可是‘鬼教’的护教三关之一,哪会那么轻易地就让你通过啊。

    当年,他率军攻入,也是集数人之力才强行破了此阵。

    现在看来,((操cāo)cāo)纵此阵的魔道六名掌旗使,恐怕至少有三人是元婴初期的高手,否则,不会有如此威力。

    当下,便见玉虚子一脸惭愧:“诸位道友,此阵实在厉害,贫道一人实是强闯不过,看来,还需要诸位合力才是。”

    “我等义不容辞。”

    众正道人士纷纷道:“玉虚道友,你就吩咐吧。”

    事到如今,就算这‘南明离火阵’再厉害,众人也是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好。”

    王虚子奋然道:“其余人等掠阵,我七大派掌门同闯此阵如何?”

    “行。“

    “没问题。”

    ……

    卢展堂等七大派掌门纷纷答应。

    他们也是明白,事到如今,也只有他们站出来了,让其他人去,多半只是送死而矣。

    “那好,咱们走。”

    玉虚子一挥拂尘,率先化道金光强突而去。

    “走。”

    卢展堂等六人也各化光华,跟随而去。

    刚一进入阵中,‘南明离火阵’也是全力发动,霎那间,七道离火方位不一、汹涌喷来。

    “大家小心。”玉虚子叱喝一声。

    当即,无须商议,七位掌门或以灵力、或祭法宝,各挡住了一道离火,突进了数步。

    瞬间,第二波‘南明离火’涌至。

    这回,竟是齐刷刷十四道烈焰,而且,色泽从原来的淡绿色变成了正绿色,显然,威力更强。

    看来,为了挡住玉虚子七人,掌控此阵的魔道六名掌旗使也是拼了老命。

    “大家顶住”

    玉虚子看出厉害,急忙示警。

    卢展堂等人当然不敢怠慢,赶紧叱喝一声,毫无留手的全力迎战:

    “无量天尊。”

    玉虚子祭出了手中拂尘,瑞光万道,挡住两道离火。

    卢展堂也不示弱,叱喝一声,双手各击出两道‘紫龙真气”雷霆万钧般轰向两道离火。

    “阿弥陀佛。”

    净念老和尚长宣佛号,祭出了一串佛珠,瞬间,一百零八颗佛珠变得如磨盘大小,佛光万道处,也圈住两道离火。

    李仙(娇jiāo)则将手中丝绫祭出,层层叠叠护住周(身shēn),同时迸出七彩霞光,将两道离火层层消融。

    天师道掌门龙骧子怒目圆睁,祭一只金色龟壳,迎空化为屋宇大小的巨盾,挡住两道离火。

    正气盟掌门‘银笔书生’阎行良则祭出了成名的银笔,便见银光大放处,无数根笔丝银光闪闪地飞(射shè)而出,形成一只巨网,将两道离火拦在网外。

    茅山派掌门张火工也不白给,祭出一只白色莲花,瑞光层层绽放,顶住两道离火、不得下落。

    一时间,离火虽然凶猛,但皆被七大掌门拦住,伤不得人。

    “哼”

    就在这时,忽听得一声冷哼,随即,十四道离火光焰一盛,威力又行增加,再次压将过来。

    “大家顶住”

    七位掌门招呼一声,各自咬紧牙关,拼死顶住。

    阵后,众正道人士看得大气也不敢出,此种(情qíng)况,一旦有人抵挡不住,几乎必死无疑。

    僵持了一会,许是觉得奈何不了七位掌门,许是自己也有些力竭,十四道离火突然一散,消失无踪。

    “好机会,大家走”

    玉虚子大喜,当即招呼众人,飞扑前方。

    眼看着七人就要冲破这‘南明离火阵”突然,无数道离火速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只狰狞、凶猛的巨大火龙,(身shēn)长竟有十数米,张牙舞爪处,发出一声可怕的巨吼。

    “大家小心”

    玉虚子一惊,赶紧提醒众人。

    卢展堂等人当然不敢怠慢,当即全神戒备。

    “吼——”

    突然,巨龙狂吼一声,(身shēn)形疾扑,一爪袭向正中的玉虚子,似乎要把其撕成碎片。

    “无量天尊”

    玉虚子厉声叱喝,一挥手中拂尘,瑞光千条,便硬架了这一击。

    “轰隆——”

    然而,这离火凝成的巨龙,威力却是出奇的强,玉虚子顿时惨叫一声,鲜血狂喷的倒栽出去。

    “玉虚道友”

    其余六位掌门急了,赶紧飞扑而上,阻止巨龙继续追击玉虚子。

    那巨龙也不堪示弱,巨口一张,喷出大片离火,仿佛火海相似,烧向卢展堂等六人。

    “大家小心。”

    卢展堂叱喝一声,拔出背后长剑,只见一剑紫气浩然,竟一把剖开离火,正中巨龙下鄂。

    “吼——”

    巨龙仿佛痛极,疯狂地嘶吼起来。

    “漂亮”玉虚子六人见状,不(禁jìn)齐声喝了声彩,但随即齐刷刷变了脸色:“卢道友小心。”

    便见那巨龙怒极,右爪狂扫而来,似乎要将卢展堂一掌拍扁。

    卢展堂大惊,一点小得意当即和着冷汗跑得无影无踪,急拔出长剑,迎向巨龙利爪。

    “轰隆——”

    一声巨响,烈焰纷飞,卢展堂惨叫一声,被巨龙一掌仿佛拍苍蝇似的拍飞出十几米,鲜血狂喷的落在地上。

    这时,李仙(娇jiāo)也突破了离火封锁,见得狂怒的巨龙要追上去噬咬卢展堂,急忙一扬手中丝绫:“着”

    霎那间,丝绫仿佛灵蛇一般,飞扑而上,瞬间便将巨龙全(身shēn)上下捆了个密密实实。

    “大家快上”

    李仙妖一招得手,不(禁jìn)大喜。

    净念老和尚五人见状,也是喜出望外,当下,各祭法宝,纷纷打向巨龙,准备一举将其解决。

    一时间,半空中,佛珠、银笔、玉尺、飞剑,齐刷刷攻向巨龙。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