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丰都鬼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丰都山。

    又称‘鬼山’。

    传说中,这是人间通往地狱的入口。

    洪荒时代,曾经统治大地和天空的巫族和妖族为了争夺三界的霸权,曾经爆发过激战。

    而主战场,就在这百里丰都山。

    结果,多年大战下来,巫族几乎死尽,妖族也伤亡大半,丰都山几被两族的尸骸填满。

    即使是千万年之后,山中依然骨骸遍地,附近百姓皆视之为鬼域,几乎无人敢入山半步。

    由此,也奠定了丰都山‘鬼山’的赫赫凶名。

    而随着时间流逝,巫、妖两族骨骸的渐渐腐化,使得丰都山中聚集了巨量的怨气和(阴yīn)气,遂形成了世间独一无二的‘极(阴yīn)’之地,极适合各种邪魔歪道在此修炼。

    所以,‘鬼教’据此兴盛,屡剿不绝,并非是没有原由。

    此时,正值中午,艳阳普照,但丰都山上空依然被一层厚厚的(阴yīn)气所笼罩,(阴yīn)森一片。

    忽然,有万千道瑞光剖开厚厚(阴yīn)气,蜂拥而入。

    正是正道大军

    “呔”便见为首云舟之上,玉虚子一拂拂尘,叱声大喝:“我正道大军在此,诸般邪魔歪道,还不速速出来受死”

    这一声叱喝,仿佛铜钟大吕,响彻百里丰都山。

    立时,仿佛捅了马蜂窝一般,丰都山深处警钟长鸣,很快便腾起大片的黑云,却是足有上千号妖人杀气腾腾地冲将出来。

    看旗号:为首的是‘鬼教’,另外,还有‘巫教’、‘五毒教’、‘血隐教’、‘罗刹教’等数十个大大小小的邪教,倒也是人多势众。

    正教可以倾巢来犯,‘鬼教’做为魔道魁首,自然也会召集同道前来助拳。

    “哼”

    玉虚子见状冷笑道:“果然是人以类聚、物以群份,你们这帮邪魔歪道,倒是齐得很。”

    “杂毛老道,放什么臭(屁pì)呢。”

    “就是,敢来丰都山,爷爷叫你来得、回不得。”

    “嘿嘿,爷的‘噬魂幡’看来今天要大发利市了。”

    ……

    众邪魔歪道立时对玉虚子反唇相讥,种种污言秽语,简直不堪入耳,气得玉虚子直咬牙。

    众正道人士也十分火大:这般邪魔歪道,太嚣张了

    “静一下。”

    忽然,一个骑在一只古怪黑鹫上的中年男子冷哼一声,马上,众邪魔们便纷纷住口。

    可以相见,此人在魔道中的地位必然十分之高。

    “老祖宗,”

    叶锦添马上低声道:“此人就是‘鬼教’现在的教主,人称‘黑焰魔君’的冷青云。”

    叶秋雨点点头,悄悄用强大的神识探查了一下这冷青云的实力,竟然是元婴后期

    此等实力,在灵气充沛的古代,比如说叶秋雨曾经称雄的唐代,并不算如何了得。

    那时候,在元婴期之上的化神、大乘也是大有人在。

    只可惜,自清以后,随着工业的兴起,污染(日rì)益严重,世间的灵气也(日rì)益稀薄起来。

    由此,人间修真者的实力也一年不如一年。

    据叶秋雨所知,在近一百五十年,人间都再无一人飞升,由此可见凋零到何等程度。

    所以,这冷青云的元婴后期,在此时,估计已是人间最巅峰的存在了。

    至少,叶秋雨遍视正道群雄,就算最强的玉虚子,也不过是元婴中期,离后期还有一点距离。

    可以想见,如果没有叶秋雨,正道这回想剿灭魔道,把握未必有多大。

    当下,便见这冷青云冷哼一声:“玉虚子,早听说你这老杂毛最近上空下跳的纠集正道、要来犯我丰都山,没想到,你还真敢来。不过,来得也好,正好将尔等一网打尽。”

    “哈哈哈……”玉虚子不屑道:“冷青云,你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上千年来,我正、邪双方的决战也不止一次了,尔等魔道可曾赢过?这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这话一出,魔道众人脸色都有点发红。

    的确,自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无论魔道如何猖狂,最后都是被正道镇压下去。

    这便是世人常说的‘邪不胜正’,所以,正道这一方绝对有心理优势。

    “哼”

    冷青云恼火道:“杂毛老道,今时不同往(日rì),我神道不仅有地利,还有天时,你们输定了。”

    地利,叶秋雨倒能理解,毕竟,这丰都山(阴yīn)气极重,适合魔道发挥。

    不过,这天时是什么?

    猛地,叶秋雨想到了那‘邪阵’:莫非这‘邪阵’已经快要成功了,那可是有点不妙。

    “玉虚道友,”

    这时,茅山派中一个中年道士不耐烦道:“跟这厮邪魔歪道讲什么废话,开打就是。”

    叶秋雨看张丹枫就站在这中年道士(身shēn)侧,便知道此人估计就是其父亲、现任茅山掌门了。

    “对,动手吧。”

    “这次,一定要把这帮邪魔歪道杀光,让他们至少一百年恢复不了元气。”

    “还要把那‘邪阵’拆了,(奶nǎi)(奶nǎi)的,不能让他们祸害人间。”

    ……

    众正道人士也是一阵杀气腾腾,比声势,谁怕谁啊。

    玉虚子也决定不跟对方废话,一挥拂尘道:“诸位道友,除魔卫道就在今(日rì),切勿放走一人,杀——”

    “杀——”

    马上,近千人的正道大军气势汹汹从空中潮水般扑将下来。

    “给我上。”

    冷青云见状,也不废话,大手一挥,率魔道大军蜂拥向前。

    这一仗,尽集了正、邪两方的精锐力量,一旦哪方胜出,便可至少奠定百年的霸主地位。

    所以,谁都输不起,谁都要拼命。

    “轰隆——”

    瞬间,双方大军的前部撞击在一起,有施放法宝、异能的,有用兵刃互砍的,杀作一团。

    “老祖宗,”

    叶锦添见状,(热rè)血沸腾道:“咱们也下去杀个痛快吧。”

    “不用。”

    叶秋雨淡淡道:“你法力有限,下去也帮不上多大忙,我呢,出手的时候还没到,等等吧。”

    “噢。”

    叶锦添无奈,只好看着卢展堂、叶天城等人率‘隐龙门’众弟子随正道大军杀将下去。

    很快,天空除了叶秋雨这架孤零零的飞车外,便为之一空。

    叶秋雨靠在车旁,静静地往下观看,只见下面已是杀得血(肉ròu)横飞,不时的有人毙命当场。

    不过,只要未到了元婴阶段,这人一死,也就形神俱灭了。

    叶秋雨心生感慨:

    这修真一路,果然是凶恶莫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呜呼、多年苦修化为流水。

    说起来,凡人虽然平淡,但平淡才是福啊。

    摇摇头,叶秋雨不再多想,将强大的神识散发出去,形成上百个分识,每个分识跟定了一名‘隐龙门’弟子,如果这些人遇险,只要来得及,他都会暗中出手相助。

    至于其他门派,那跟他有一毛钱关系,只能是(爱ài)莫能助。

    忽然,叶秋雨想到了那酷似华莹的年轻美女,急忙也分出一缕神识,于乱军中跟定对方。

    这算也是(爱ài)屋及乌吧,他可不放心对方在乱军之中的安危。

    ……

    乱战之中,一名结丹中期的‘隐龙门’弟子庞斑手持一柄盘龙棍,挥舞处,紫气浩然,只一棍,便将一名结丹初期的魔道妖人砸得是脑浆迸裂,一(身shēn)修为化为乌有。

    “哈哈,痛快”

    庞斑大笑:“还有哪个敢来送死。”

    见得庞斑嚣张,一名赤发红睛的魔道妖人大怒:“小辈休得猖狂,看爷爷前来会你。”

    庞斑吓得一跳,这妖人他可认识,乃是‘五毒教’副教主付昆,这可是元婴初期的狠人。

    庞斑也是机灵,自忖不是对手,立时虚晃一棍,趁唬得付昆一愣,立时掉头逃向本阵。

    付昆大怒:“小辈,哪里走”大手一挥,瞬间变得其大如山、其黑如墨,飞也似猛追上来,一把抓下。

    庞斑可是知道付昆这‘搜魂鬼爪’的厉害,只要被抓中,便会立时被抽去全(身shēn)精气、变成骷髅而死,当下(情qíng)急,将手中黄金盘龙棍猛地祭出,砸向那恐怖的黑色鬼手。

    “轰隆——”

    然而,这‘搜魂鬼爪’太过厉害,盘龙棍一碰上,竟是被一爪轰成了碎屑、漫天乱撒。

    “啊”

    庞斑顿时脸绿了:我命休矣。

    此时,‘隐龙门’其他人等也都在激战,仓促间,根本无人来得及救他。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在付昆的脑后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付昆措不及防,立时惨叫一声,以头抢地,摔了个狗吃屎,那气势汹汹的‘搜魂鬼爪’立时消散。

    庞斑一愣,虽然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是有人救了自己,立时飞也似逃之夭夭。

    却说那付昆,眼冒金星、满嘴是血的爬将起来,便是怒不可遏的破口大骂:“哪个混蛋竟敢暗箭伤人,有种的出来跟某家大战三百回合。”然而,扫视四周,一团乱战中,天知道是谁干的。

    半空中,叶秋雨坐在马车上,看付昆气得暴跳如雷,不(禁jìn)心中暗笑。

    以他大罗金鼓的法力,暗算一个凡人,那当然是轻而易举。

    ……

    如此这般,有叶秋雨在暗中相助,‘隐龙门’弟子但凡遇险,总会莫名其妙的获救。

    一时间,正道其他各派伤亡均不少,唯有‘隐龙门’,虽然有不少负伤的,却是一个没死。

    很快,卢展堂和十大长老便明白了:那是老祖宗在罩着自己呢。一时间,越加威风八面、大杀四方起来,反正也没后顾之忧,尽(情qíng)地杀吧。V!~!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