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大变将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二百四十二章大变将起

    转眼间,几天过去了。

    这天,周六一早,叶秋雨又来到后山,一边散散心,一边准备把小威放出来溜达一下。

    而下午,他还要陪李秀婷去宁青萍那,商讨下合作之事。

    “小东西,出来吧。”

    叶秋雨笑呵呵地一拍‘百纳袋’,把小威放了出来。

    小东西在空中打了个转,立时落在了叶秋雨肩上,亲(热rè)地蹭来蹭去,脸上却很是委屈。

    “小东西,”叶秋雨柔声道:“还恼我那天把你收回了袋子里?那个敌人太强了,你打不过他的,我不想让你送死,明白吗?好了,去天空玩吧,抓几只野物来烤了吃。”

    小威这才高兴了,振翅一跃,飞入空中。

    不多会,一只野兔、两只山鸡,甚至还有一只小野猪都从空中落了下来,摔得一命呜呼。

    叶秋雨刚要招呼小威可以了,忽然,他(身shēn)前闪过一道白光。

    随即,白光中现出一个人像,正是叶天城,却是通过叶秋雨给的那道符篆来和其联系。

    “老祖宗。”

    见得叶秋雨,叶天城赶紧恭声见礼。

    “是你啊。”

    叶秋雨有点惊讶:“这么快就找我,有什么事吗?”

    “回老祖宗,”叶天城连忙一脸凝重道:“确有大事,我修真正道与魔道之间的大战已是一触即发。掌门让我联系您,看看您能否出手相助?”

    “什么?”

    叶秋雨吃了一惊:“是何起因?”

    “是这样的。”叶天城解释道:“前两天,我正道突然得到消息:数年前,鬼教偶然从一上古洞府中得到一个可怕的邪阵,这个邪阵一旦启动,便可从连通地府十八层地狱、召唤出无数可怕的鬼物来听用。随后,鬼教经过数年秘密筹备,已经完成了邪阵启动的所有准备工作,就在近(日rì)便将发动,准备借此将我正道一举((荡dàng)dàng)平。

    我辈正道自然不甘坐以待毙,正由峨眉剑派领头,尽集好手,准备于近(日rì)杀上丰都山,抢在鬼教发动邪阵前,彻底将之铲平。考虑到这一战必然死伤惨重,而且,胜负难料,所以,掌门和我等等商议,看能否请您老人家出马,助我等一臂之力。”

    “这样啊。”

    叶秋雨沉吟起来,如果是一般之事,他自然是懒得理会,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

    不过,这种事关人间安危的正邪决战,他却不好袖手旁观。

    否则,一旦正道事败,那魔道失去控制,必然为祸人间。

    忽然,叶秋雨心中一动:自己成圣需要一场‘大功德’,莫不是就应了此番大变?

    想到这里,叶秋雨下定了决心:“天城,此事我应了,不知何时动手?”

    叶天城大喜,有老祖宗这个准圣人、大罗金仙出马,要消灭魔道,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回老祖宗,”

    叶天城连忙道:“就在三(日rì)之后。现在,我‘隐龙门’和各派好手正往峨眉山聚集。”

    “好。”

    叶秋雨想了想道:“我今(日rì)安排一下,明天就去峨眉山找你们会合。”

    “好的,老祖宗。”叶天城十分高兴。

    “不过,”

    叶秋雨皱眉道:“我的(身shēn)份你也明白,那是绝计不能暴露的,你们想过如何解决了吗?”

    “回老祖宗,”叶天城忙道:“我等想过了,以老祖宗的法力,自可以变幻了相貌,我等再托言老祖宗是本门请来助拳的一位前辈隐士,想必应该可以瞒过各派耳目。”

    “很好。”

    叶秋雨觉得这主意不错:“还有,如果不是必要,我会尽量少出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的,老祖宗。”

    叶天城当然明白,老祖宗这是不想引起他人怀疑。

    当然,如果能够顺利搞定魔道,不用叶秋雨出手,那是最好,他这也是以防万一。

    “那好,你去吧。”叶秋雨摆摆手。

    “是,老祖宗。”

    叶天城连忙躬(身shēn)施了一礼,和白光一起消失。

    这时,小威缓缓从天空落下,好奇地看了看白光消失的地方,似乎还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呵呵……”

    叶秋雨笑着摸了摸小威的小脑袋:“小东西,马上有场大架要打,怎么样,兴奋不?”

    “嘎——嘎——”

    小威一听就高兴了,这天天呆在袋子里,闲得就快发霉,能有架打那自然再好不过。

    “好了,”

    叶秋雨笑道:“走,咱们烧烤去。”

    “嘎——嘎——”

    小威顿时垂涎(欲yù)滴,拍翼称快。

    ……

    又吃了顿烧烤大餐后,叶秋雨这才把小威收回袋中,然后回校开车去公司接李秀婷。

    刚进公司之门,便见装潢早已竣工,十分现代、时尚。

    “这位先生,”

    这时,一位漂亮的前台小姐连忙站起,声音很甜美道:“请问,有什么能帮助您的吗?”

    叶秋雨一愣,笑了:“我不是客人。”

    前台小姐也一愣:“那您是?”

    叶秋雨笑呵呵道:“我是你们另一个老板,以后认得这张脸啊。那个,秀婷在吗?”

    “原来您就是叶总啊。”

    前台小姐脸一红,慌忙道:“不好意思,我没见过您。那个,李总正在办公室等您。”

    “好。”

    叶秋雨点点头,这才向里而去。

    前台小姐不(禁jìn)松了口气,他早听说公司还有一个老板,但却是没有见过,今(日rì)一见,没想到这么帅,而且脾气似乎也很好。不过,她可对叶秋雨没什么非份的想法,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叶总跟李总可是(情qíng)侣关系,要不,两人能一起开公司?

    叶秋雨到了办公室门口,见门开着,李秀婷正在电脑前忙碌着什么,于是敲了敲门。

    “秋雨,你来了。”

    李秀婷一抬头,见是叶秋雨,不(禁jìn)非常高兴,两个人都快一星期没见面了,想得很。

    “是啊。”

    叶秋雨笑呵呵地走进办公室:“不错,有点女强人的样子了,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李秀婷很有信心道:“咱们这就出发?”

    “嗯。”

    叶秋雨看了看时间:“我跟宁总约好了时间,下午两点,还有四十分钟,要抓紧了。”

    “好。”

    李秀婷赶紧时间:“我把人叫上。”

    “嗯。”

    当下,二人便到了办公区,便见排列整齐的分布着一排排办公桌,不少人正在忙碌。

    “大家静一静。”

    李秀婷笑着拍了拍手:“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叶秋雨先生就是公司的大老板,大家欢迎。”

    “哗哗……”办公区里,顿时响起一片(热rè)闹的掌声,但不少人都是一脸的惊讶,人们都没想到,叶秋雨这位神秘的大老板竟然这么年轻,莫非什么是官二代,或者富二代?

    叶秋雨也淡淡一笑:“各位只要好好干,公司是不会亏待大家的。而且,我也相信,有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天龙’的前景也会越来越好。好了,我就说这么多吧。”

    “哗哗……”

    又是一阵掌声,众人倒从中了解了一点叶秋雨的脾气:说话很真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好了,”

    李秀婷也笑道:“大家各自忙吧,去‘天盛’的现在就跟我和叶总出发。”

    “是。”

    ……

    当下,叶秋雨、李秀婷领着三名公司最好的技术员加一名业管主管,坐车直奔天盛。

    不一会儿,到了地方。

    “砰、砰——”

    叶秋雨敲了敲门。

    “大哥哥。”

    马上,宝宝欢天喜地的打开门,扑到叶秋雨怀中。

    “呵呵……”

    叶秋雨也高兴地抱起宝宝:“宝宝,有没有想大哥哥啊?”

    “想死了。”

    宝宝‘啪’地亲了叶秋雨一口,亲(热rè)的令人嫉忌。

    “走,咱们进去。”

    叶秋雨抱着宝宝进了房间,便见宁青萍笑吟吟地站起:“小叶,你们来了,快坐吧。”

    “哎。”

    当下,各人各自落坐。

    “等一下哈。”

    宁青萍拿起话机:“我给公司的相关人员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一下。”

    “好的。”

    叶秋雨、李秀婷高兴地点了点头。

    很快,电话刚放下,便有两个很精明、干练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恭敬道:“宁总。”

    “我来介绍一下,”

    宁青萍站起:“这是我们集团负责后勤的张然部长以及网络信息办公室主任季明亮。”

    “两位好。”

    叶秋雨放下宝宝,笑呵呵伸过手:“天龙网络,叶秋雨。”

    “李秀婷。”

    “幸会。”

    双方(热rè)(情qíng)地握了握手。

    “小叶啊,”

    宁青萍笑道:“你看下面怎么安排?”

    “简单。”

    叶秋雨耸耸肩:“秀婷带人和张部长他们谈吧,我不太懂那个,就在这里陪宝宝好了。”

    “行啊。”

    宁青萍笑着点点头:“张然,那你就安排一下。”

    “好的。”

    张然赶紧客气道:“各位随我来。”

    现在傻子都很看出来宁青萍和叶秋雨关系不一般,所谓‘认证’,也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只要还过得去,这笔业务就定了。

    李秀婷等人去了,叶秋雨抱着宝宝,忽然想起道:“对了,宁总,游乐场的事怎么说?”

    一提这碴,宁青萍就气不打一处来:“哼,当然便宜不了我已经联合各受害者,并聘请了知名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一共索赔一亿三千万,并请追究相关人等刑责。”

    叶秋雨吓了一跳:乖乖,一亿多这下,那游乐场死定了。笑道:“该谁让这游乐场只顾赚钱、对顾客生命漠不关心的,赔得他们关门大吉才好。”

    “关门是一定的。”宁青萍笑道:“市委市政府方面已经有明确态度,这种隐患极大的游乐场是绝不能再开了,估计最后肯定要转手他人,经严厉整改后才能重新开业。而那个周明义,也是肯定要坐牢的,如果不是这回运气好、没死人,够枪毙他的。”

    “这就好。”

    叶秋雨松了口气,不然的话,迟早还得出事。

    “大哥哥,”

    宝宝有些急了,摇着叶秋雨道:“别顾着和妈妈说话啊,陪我玩呀。”

    叶秋雨一笑:“好,好,让大哥哥怎么陪你玩?事先说明啊,可不敢带你去游乐场了。”

    “那陪我下棋吧。”宝宝想了想道、

    “噢?”

    叶秋雨笑了:“你会下什么棋?”

    “象棋。”

    宝宝一脸得意道:“我下象棋很厉害的,妈妈和爷爷都经常输给我。”

    “呵呵……”宁青萍忍不住笑了:“宝宝,你知道你大哥哥是什么人吗?人家可是象棋全国冠军你那点水平,也就欺负下妈妈和爷爷,跟你大哥哥下,输死你。”

    “啊——”

    宝宝吓了一跳,却不服气道:“全国冠军又怎么样,没下过,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好,有志气”

    叶秋雨笑着一竖大拇指:“我陪着你。”

    “好。”

    宝宝连忙把棋盘和棋子拿了过来,宁青萍一笑,便自忙碌开了。

    不一会,(热rè)闹来了:

    “唉呀,大哥哥,你怎么把我的马吃了?这次不算,我没看清楚,重来。”

    “喂,喂,小家伙,落子无悔懂不懂,不许赖皮。”

    “不吗,你那么大人了,也不知道让我一个小孩,羞不羞。”

    “……得,就此一回啊。”

    ……

    “唉呀,大哥哥,你怎么偷偷把我炮吃了。不行,重来,重来。”

    “喂,喂,又悔棋啊,这回什么理由?”

    “我是女生,你是男生,你就要让着我。”好不理直气壮。

    “……算你狠。”

    ……

    叶秋雨这棋下得太痛苦了,小家伙总是悔棋,而且,每次都能找到让他哑口无言的理由。

    结果,愣是下了一个多小时,叶秋雨还没赢下一盘棋。

    宁青萍在一旁看得差点笑破肚皮:这小东西,真是太淘气了,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就在这时,张然、李秀婷等人回来了。

    叶秋雨真是如释重负:“宝宝,看,要谈正事了,咱们改天再下吧。”赶紧站起(身shēn)闪人。

    “讨厌人家还没赢呢。”宝宝撅起了小嘴,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嘴角却有点小得意,堂堂全国冠军,被她欺负得很惨,这很有成就感。

    “宁总,”

    便见张然恭敬道:“天龙的策划案和实力,我和小季都看过了,没有问题,可以签约。”

    叶秋雨和李秀婷一听,面露喜色:谢天谢地,这头一炮总算打响了

    “很好。”

    宁青萍高兴道:“那你马上拟一份合同,待会双方就把合同签了。”

    “好的。”

    张然忙道:“合同已经准备好了,是现成的文本,只要把公司名和金额填上去就行。”

    “那好,拿过来吧。”宁青萍接过文本,很麻利地填上了天龙的名称和金额,然后递给叶秋雨:“小叶,你看下有没有问题?没有咱们就签了。”

    秋雨高兴地看了,忽然注意到业务金额是‘八百五十万’,不(禁jìn)一愣道:“宁总,有些多了吧?上回听你说,你们跟‘澳诺’的协议也不过是八百万而矣。”

    李秀婷一听,也连忙道:“是啊,宁总,这让我们怎么好意思?”

    两人都明白:宁青萍这是在感谢叶秋雨救了宝宝一命,不过,感谢归感谢,生命归生意

    “也不多吗。”

    宁青萍笑吟吟道:“我们‘天盛’近来发展越来越快,还给你们八百万,可有点少了。”

    “我看,今年还是八百万吧,明年八百五十万好了。”叶秋雨却不想占这便宜。

    “是啊。”

    李秀婷也道:“宁总,我也认同秋雨的意见。”

    张然看得一脸无语:买方主动要加钱,卖方却还不肯要,什么时候,谈判这样和谐了。

    见叶秋雨坚持,宁青萍只好道:“好吧,那今年就八百万吧,张然,你再去拿一份合同来。”

    “好的,宁总。”

    张然匆匆而去,反正他只是打工的,老板怎么搞,他管不着。

    不一会儿,一份新的空合同拿了过来,宁青萍重新填了一下,叶秋雨看了看,这回妥了。

    “行了,宁总,这回没问题了。”

    “那好,咱们就签约吧。”

    宁青萍笑吟吟地用笔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秋雨,你来吧。”

    这是公司第一份合同,李秀婷把这份荣誉让给了叶秋雨,事实上,没叶秋雨,也没这份合同。

    “好。”

    叶秋雨很高兴地也拿起笔,签上自己的姓名,在从商路上,他终于踏出了很好的第一步。

    “好了,合作愉快。”

    宁青萍笑着伸出手:“小叶,以后我们天盛在信息方面的保障可全交给你们天龙了。”

    “宁总请放心,不会有问题的。”叶秋雨也伸出手,和宁青萍高兴地握了握。

    “好噢,大功告成。”宝宝在一旁也雀跃道:“我提议,大家晚上一起吃饭,庆祝一下。”

    “对,对,”

    叶秋雨对这提议也很赞同:“这种大喜事,是该吃顿饭庆祝一下。”

    “行啊。”

    宁青萍也笑呵呵地答应:“就在我们天盛好了,我马上安排一下。”

    “宁总,说好了,这顿饭我们请啊。”叶秋雨道。

    “那怎么行。在我们天盛,当然是我请客。”宁青萍却是不同意。

    “好了。”

    宝宝却是打断道:“谁请都无所谓,现在时间还早,大哥哥,赶紧再陪我下会棋吧。”

    叶秋雨晕倒,苦笑道:“小家伙,敢(情qíng)你提议一起吃饭是有埋伏啊。”

    “呵呵……”

    众人都笑了起来。

    “嘻嘻……”

    宝宝也有点不好意思:“大哥哥来吗,平时都没人陪我玩。”

    “好吧。”

    叶秋雨只好苦着脸答应:得,又要被这小家伙折磨了。

    ……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