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再战一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二百四十一章再战一轮

    转眼,又是周三。

    今天是全校第二轮篮球比赛开赛的(日rì)子,下午四点,篮球场边便已经是人山人海了。

    而工商管理一班与旅游管理一班的比赛却是最受重视,观众也最多。

    这一切,当然是因为有叶秋雨这位大校草的原因,谁让他篮球打得好,人又帅气呢。

    下午,…五十八,(热rè)(身shēn)完毕,眼看着比赛就要开始了。

    叶秋雨招招手,把众人召集到一起:“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有没有信心打败敌人?”

    “有。”

    众人怒吼一声,都显得信心十足。

    虽然旅管一班实力很强劲,也有一位系队的高手——郭超,但是,他们也有叶秋雨。

    在叶大校草面前,神马高手都是浮云。

    “很好,上场吧。”

    叶秋雨很满意队伍的士气,一挥手,五名主力上场,杨新等五名替补则在场下助威。

    这时,旅管一班篮球队也上场了。

    走在队伍最前的,就是那位系队的高手郭超,据说打的是小前,倒跟叶秋雨一个位置。

    郭超认识叶秋雨,事实上,全校几乎无人不识君。

    郭超也知道叶秋雨打篮球很厉害,市场营销一班的大比分惨败,他可是清清楚楚。

    不过,郭超可没打算认输,没打过,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双方错肩而过之时,郭超忽然看着叶秋雨,冷笑一声:“叶大校草,我一定会赢你的。”

    叶秋雨却是淡然一笑:“你谁啊?”扬长而去。

    “……”

    郭超顿时弄了个大红脸,羞恼不矣。

    当然,叶秋雨是认识郭超的,赛前早有人指给他看过了,这么说,也不过是还击而矣。

    敢跟他挑衅,哼,待会看谁倒霉。

    略一做好准备,裁判便招呼双方队员就位,准备跳球。

    工商一班派出的还是邱时鑫,旅管一班派出的,却是个瘦高的男生,体格却不太壮。

    “嘟——”

    一声哨声,裁判将球抛入空中,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我的”

    邱时鑫怒吼一声,凶神恶煞般跳起,吓的对方那瘦高个一虚,这球便被其一把拔走。

    叶秋雨手疾眼快,一跃跳起、将球接着,随即,(身shēn)形如电、便直突对方半场。

    旅管一班却是早有防备,迅速退防,毕竟,上次叶秋雨就用这招杀了市一一个措手不及。

    叶秋雨见状,冷哼一声,直接来了个强突。

    当下,他一个漂亮的交叉步变向,便过了旅管一的得分后卫,狂飚着直奔对方篮下。

    “休想”

    旅管一的大前锋暴吼着快速补位。

    叶秋雨却是无视对方,直接用(身shēn)体硬顶着突了进去,跳起就是一个势大力沉的暴扣。

    “哇靠,漂亮这(身shēn)体素质,太牛了。”

    “就是,太给力了。秋雨万岁”

    ……

    场下,叶秋雨的粉丝们一阵(热rè)烈欢呼。

    旅管一班开场就被打了个灰头土脸,一时士气大受影响,郭超也恼火得握紧了双拳。

    “大家别怕,我们还他们一个。”郭超大声鼓励队友。

    “好。”

    旅管一班士气稍振。

    当下,由旅管一3号控球,慢慢过了半场,知道叶秋雨盗球厉害,这厮倒也不敢乱转。

    直到郭超上来接应,才近乎手递手的把球传了过去。

    郭超拿了球,叶秋雨立时防到了面前,淡淡道:“我打赌你进不了,不信你就试试。”

    郭超大怒,冷笑道:“大言不惭”作势一个虚晃,似要突破。

    叶秋雨却是纹丝未动,他的眼睛可是盯着郭超的肩膀呢,想骗过他,可没那么容易。

    郭超一皱眉,心急之下,干脆直接起跳,带点后仰的投了个三分球。

    但他刚一跳起,叶秋雨脚下却似安了个弹簧似的,以更快的速度跳起,而且跳得更高。

    “啪——”

    郭超这球刚刚出手,便被叶秋雨一巴掌扇了个正着。

    一旁的周荣早等着占便宜呢,见状飞奔过去,一把抄起篮球,便直接杀入了对方篮下。

    “刷——”

    虽然周荣扣不了篮,但这个无人防守下的上篮,却也是十分的漂逸。

    “好”

    场下,叶秋雨的粉丝们又是一阵欢呼:

    “太给力了,先是暴扣,接着又是盖帽,爽啊。”

    “就是,今天来得真是不亏。”

    ……

    这时,郭超的脸却是黑得吓人,他想证明自己,却没想到,得到的是更大的羞辱。

    “怎么样?”

    叶秋雨却没放过他,淡淡一笑:“我说过,你进不了。”

    “等着瞧。”

    郭超脸色铁青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悻悻而去。

    叶秋雨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挑衅对手,让对手发怒,从而失去冷静,这可是获胜的捷径。

    果然,接下来的比赛,郭超跟叶秋雨较上了劲,一次次的跟叶秋雨单挑,想要证明自己。

    然而,除了一次次的被盖帽、被抢断,郭超一无所获。

    ……

    半场结束时,工商一班以51:26再次大比分领先,叶秋雨得了29分,而郭涛是零。

    叶秋雨几人下场时,享受的是英雄般的欢呼。

    而旅管一班却是灰溜溜的抬不起头,郭超更是一脸灰暗的看着令人绝望的比分,半天无语。

    此时,是人都知道,比赛已经提前结束了,旅管一班的士气已经被完全摧毁。

    果然,下半场的比赛,旅管一班打得是毫无激(情qíng),更没有章法,频繁的失误,再加上打铁。

    没过第三节,分差就已经拉大到三十五分,叶秋雨直接就下场休息了。

    最终,比赛结束时,工商一班以97:68大胜31分,将旅管一班杀了个落花流水。

    等裁判刚一宣布完比赛结果,郭涛便率队灰溜溜离去,连跟叶秋雨照面的勇气都没有。

    叶秋雨见状耸耸肩,并没有放在心上。

    世人永远只看到强者的风光,又有谁在乎弱者的落魄,这就是自然法则的残酷之处。

    “秋雨,”

    周荣兴奋道:“这回又胜得这么漂亮,我们班可是出足了风头,怎么样,晚上庆祝一下?”

    “对,对,上次喝酒秋雨就不在。这回一定要来。”

    众人也鼓躁起来。

    “行啊。”

    叶秋雨笑呵呵地一口答应:“去哪?还是去什么大排档么?”

    “是啊,(热rè)闹吗。”

    “没问题。这样吧,大家回去洗个澡,还是六点半,校门口集中。”叶秋雨做了决定。

    “好,走了。”

    众队员欢呼一声,各自散去。

    四周的粉丝们见没得看了,也只好各自散去。

    叶秋雨却有点奇怪的看了看左右,今天竟没看到寒月月那丫头,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秋雨,走了。”

    周荣三个招呼了一声。

    “哎,来了。”

    叶秋雨连忙跟了上去。

    ……

    不多会,叶秋雨四个洗完澡,便到了校门口等侯众人。

    很快,篮球队十号人都聚齐了,众人一路说笑着,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杀向不远处的大排档。

    到了地方,一群人二话不说便要了个大桌,然后点了一堆的菜,又叫了足足四箱啤酒,便开始了庆功宴。

    ……

    这一顿酒,从晚上七点,一直喝到十点。

    四箱啤酒都没够,最后足足干掉了六箱,几乎每个人都喝了超过七瓶,真个是嗨了。

    当然,其后果就是,除了叶秋雨,每个人都喝得醉眼迷离,几乎是互相搂着肩膀、搀扶着,才回到学校。

    与此同时。

    天庭,瑶池。

    星汉灿烂中,玉帝漫步宫中,却有点心神不宁。

    “陛下,”

    这时,瑞光一闪,王母漂然出现,柔声道:“可是在担心王灵官是否能完成使命?“

    “是啊。”

    玉帝叹了口气:“他一去两、三(日rì)了,却还是没有消息,令人担心啊。”

    “陛下勿忧。”

    王母开解道:“也许,王灵官还未找到那叶秋雨。”

    “也许,他已经死了。”

    玉帝一脸忧色:“不知怎的,朕忽然有种心惊(肉ròu)跳的感觉。”

    王母一皱眉,这兆头可不太好,当即道:“陛下若是不放心,可传千里眼、顺风耳二人来看下(情qíng)况。”

    “对,对,”

    玉帝一拍额头,高兴道:“朕怎么把这两人忘了。来人,速传顺风耳、千里眼来见。”

    “诺。”

    不远处,闪过一员神将,领命后化道金光而去。

    不多会,两名长得怪模怪样的神将前来相见,一人有着招风般的大耳,一人却是双瞳碧目。

    “臣顺风耳(千里眼)参见陛下、娘娘,不知深夜相召,有何吩咐?”

    “两位(爱ài)卿,”

    玉帝心急道:“朕派了王灵官下界办件要事,却数(日rì)不得音讯,还请两位(爱ài)卿找一下他。”

    顺风耳、千里眼两人虽然也是玉帝的心腹,但暗杀这种事实在见不得人,所以,玉帝说得还是有点遮遮掩掩。

    “谨遵法旨。”

    但顺风耳、千里眼二人一听,还是知道王灵官干吗去了,当然,两人都装着糊涂。

    当下,两人站起(身shēn),开始做法。

    瞬间,顺风耳的招风大耳又膨胀了数倍,仿佛蒲扇相似,然后以秘法遍搜神州大地。

    千里眼则目(射shè)金光,一目可致千里、一眼可辩万众,同样,遍搜神州大地。

    别看顺风耳、千里眼二人神级只是玄仙,法力在天庭只是泛泛,但是,两人这种找人找物、探查(情qíng)报的天生本领,就是玉帝、王母这等天尊级的强人也是自愧不如。

    估计遍数三界,也只有圣人能比二人强了。

    然而,搜索了一通,千里眼、顺风耳纷纷回报:“陛下,人间界并无王灵官的踪迹。

    “什么?”

    玉帝一听就惊了:“你二人确定?”

    “回陛下,十分肯定。”

    顺风耳、千里眼不(禁jìn)有点不爽,怀疑咱家的专业素质咋的。

    玉帝有点沉默了,顺风耳、千里眼的本事,他还是知道的,天尊以下,若没有特殊的隐匿方法,都难逃这二人的耳目,如此说来,这王灵官恐怕八成已经凶多吉少了。

    “好了,”

    玉帝勉强笑道:“辛苦两位(爱ài)卿了,都回去歇息吧。今(日rì)之事,还请保密。”

    “陛下放心,臣等告退。”

    顺风耳、千里眼连忙闪人,这种事他们当然不敢胡说,否则,露了风声,玉帝可不会放过他们。

    顺风耳、千里眼一走,玉帝顿时苦笑起来:“(爱ài)妃,恐怕朕的预言已不幸言中了。那叶秋雨,真的成了准圣人,而王(爱ài)聊,八成已经遇难了。”

    王母也是作声不得,心中一阵惊惧,有些慌乱道:“怎、怎么会这样?那、那厮的机缘也实在太、太好了。”

    “可不是。”

    玉帝一时嫉忌得双眼冒火,他困在天尊初阶已经上万年了,一直不得寸进,没想到,叶秋雨轻轻松松地就得到了鸿蒙紫气,都快成为圣人了,这简直让他(情qíng)何以堪。

    “陛下,”

    王母忧虑道:“以那叶秋雨和你、我二人的恩怨,如果他成为圣人,恐怕不会善罢干休。”

    玉帝一听,打了个寒颤:“(爱ài)妃,你看这如何是好?”

    “要不,咱们亲自下界,除掉他?”王母眼眸中寒光一闪,论起狠毒来,她更甚玉帝。

    “不行不行”玉帝连忙摆手:“我二人(身shēn)为三界至尊,目标何其之大,一起擅离天庭,如何能瞒过得众仙的耳目?一旦事泄,大事去矣。”

    的确,如果满天仙神知道做为堂堂三界至尊的玉帝、王母竟然干下暗杀这种下作勾当,那必然是群(情qíng)哗然。

    这种(情qíng)况下,玉帝、王母就算想不下台,恐怕圣人们也不会答应。

    要知道,做为三界至尊,实力强不强倒在其次,至少,在道德上要成为三界的表率,否则,又如何服众?

    “这——”

    王母一听,也是迟疑了:“要不,我二人只下界一个,另一个人做好掩护?”

    “这更不行”

    玉帝越发摇头:“这叶秋雨能除去王灵官,说明其实力至少已重回大罗金仙颠峰,甚至可能更高,而且,他吸收了鸿蒙紫气,法力几乎无穷无尽,这种(情qíng)况下,咱们二人联手都未必有胜算,何况独自一人?一旦有个差池,那后果必然更加严重。”

    王母傻了眼:“那、那怎么办?”

    “朕也不知道。”

    玉帝也是苦笑起来,别的事(情qíng),他还可以求求老君圣人,但这种暗杀之事,他是绝计不敢开口的。

    一时间,玉帝、王母是大眼瞪小眼,苦无计策。

    这时侯,两人似乎才明白那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的意思。

    ……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