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一些安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二百三十章一些安排

    张佩云听叶秋雨这么一说,心中松了口气:叶秋雨要是回门中享福去了,她怎么办?

    叶天城却是急了:“老祖宗,谁敢欺师灭祖,反了他了?”

    叶天城是真想叶秋雨回去。

    一来,叶秋雨是叶氏老祖,中国历来的传统,万没有儿孙享福,把老祖扔一边的道理,这是不孝,是大罪

    二来,叶天城也有私心,以叶秋雨的份,只要回到‘隐龙门’,那么,门中的大权肯定会重归叶氏一脉。

    卢展堂又如何,也只能乖乖当个傀儡,不然的话,一个‘欺师灭祖’的帽子就能压死他。

    “不用再说了,我意已决。”

    叶秋雨却很坚定地摆了摆手,对张佩云道:“佩云,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些事要交代。”

    “好。”

    张佩云微微一笑,她知道叶秋雨的态度就安心了,当下乖乖地抱着小袖犬下了车。

    叶秋雨这才看了看叶天城三人,拿出一派宗师的气度:“天城,本门现任掌门是何人?”

    “‘道’字门卢展堂。”

    叶天城有些沮丧道,叶秋雨不愿回门,他哪高兴得起来。

    “噢。”叶秋雨似有所悟,不过,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也不想管太多,淡淡道:“既如此,你们回去告诉他,让他不要把我重回人世的消息泄露出去,以免徒增烦扰。”

    “是,老祖宗。”叶天城答应。

    “另外,”叶秋雨微露笑意:“有个秘密,我要告诉你们。我虽然被玉帝、王母贬谪,法力基本被封印,但机缘巧合之下,前在云梦山得到了第七道鸿蒙紫气,并将其炼化。现在,我的法力已重回大罗金仙,只待因缘际会,再立下一件大功德,便可立地成圣”

    “什么?”叶天城狂喜,呼地起,‘咣当’一声撞在车顶上,老头子呲牙咧嘴处,却也顾不得疼,兴奋不已道:“原来,那引发天降异像的准圣人就是老祖宗您啊。太好了,真是天佑我叶氏啊”

    的确,只要叶秋雨他能成就圣人,不用说,‘隐龙门’和叶氏一脉都会随之鸡犬升天

    “哇,老祖宗您真是厉害啊”

    叶锦添和徐玲也高兴坏了,有这样厉害一个老祖宗,他们以后简直可以横着走了。

    “呵呵……”叶秋雨也觉得自己太牛了,摆摆手,示意三人安静道:“不过,此事目前仍需保密,本门之中,最好不要有太多人知晓,明白吗?”

    “明白。请老祖宗放心,除我三人之外,当只局限在掌门和十大长老之中,应可无虞。”叶天城当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只要叶秋雨一未成圣,便会有许多变数,当年血河老祖之事就是前车之鉴。

    “很好。”叶秋雨满意地点点头:“以后,若非要事,不要再来寻我,不过,若本门有难,我当然也不会袖手旁观。”说着,右手一指,当空化为一道符篆:“此符你们拿着,后,若有难处寻我,便可摧动此符,纵使相隔千万里,亦可与我联系。”

    “是,老祖宗。”

    叶天城连忙小心翼翼地接过,放入‘百纳袋’中郑重藏好。

    “既如此,你们去吧。”

    叶秋雨摆摆手,静静地闭上眼睛。

    “那,老祖宗,我们告辞了。”

    叶天城三人赶紧毕恭毕敬地点点头,就要离去。

    “等等”

    叶秋雨忽然睁开眼。

    “老祖宗,您还有什么指示?”叶天城忙道。

    叶秋雨看了看叶锦添和徐玲,笑道:“你们两个小家伙倒和我有缘,一连见了两次。这样吧,送你们些东西,免得你们说我这个老祖宗小气,见到小辈也一毛一拔。”

    叶锦添和徐玲大喜,脸上却笑嘻嘻道:“老祖宗,瞧您说得,我们哪敢啊。“

    “呵呵……”叶秋雨一笑,从‘百纳袋’中取出一只小玉瓶:“这玉瓶里有十几颗灵丹,可增进修为,对元婴期以下修真者效果应该不错,你们两个就分了吧。”

    “谢老祖宗。”叶锦添二人眉开眼笑地接过。

    叶秋雨又从‘百纲袋’中取出一片玉简:“这玉简是我偶然得到的,里面记载了一不错的飞剑合击之法,我看你们两个小家伙主修飞剑,应该用得着,给你们了。”

    “谢老祖宗。”叶锦添二人越加开心了。

    “好了,就这些了。”叶秋雨笑着拍拍手:“可惜我在天界所炼的仙宝当都被玉帝、王母搜了去,不然的话,还可以给你们更好的。”

    “老祖宗,那我呢?”

    叶天城也眼巴巴地,他对叶秋雨来说,也是小辈啊。

    “你吗,”叶秋雨想了想:“以你现在的修为,一般东西也看不上,这样吧,我送你一只符宝好了。”说着,从‘百纳袋’中取出张符纸来,用**力画了只小小的飞刀。

    所谓符宝,就是将某件法宝的一些威力抽出,封印在符篆上,从而使得这张符篆拥有该件法宝的特定能力。

    而这件‘小刀’符宝,抽取的自然就是‘斩仙飞刀’的仙力。

    叶秋雨如今已恢复了大罗金仙的强**力,自然用不着再靠‘斩仙飞刀’来护了。

    “拿去吧。”叶秋雨轻轻一催,这符宝就飘了过去:“这张符宝,你可以用三次,基本上元婴中期之下,出则必杀。就算是元婴中期,如果出其不意,也未必没有机会。”当下,将使用‘斩仙飞刀’的密法细细告知。

    叶天城大喜,秒杀一切元婴中期以下对手,这可是好对手啊,连忙道:“谢过老祖宗。”

    叶锦添、徐玲两人见状,不一脸的羡慕,这可比自己得到的丹药和剑法好多了。

    叶秋雨见状,没好气道:“你们两个小家伙,不要好高骛远,这符宝虽然厉害,但以你们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摧动,还是安心打好自己的根基才是正道。”

    “是,老祖宗。”

    叶锦添二人不脸一红。

    “好了,你们走吧。”

    叶秋雨摆摆手,闭上了眼睛。

    “老祖宗保重。”

    叶天城三人这才又恭敬地点点头,下车离去。

    等三人走了,叶秋雨才轻轻睁开眼,悠悠叹了口气,心中一时五味杂陈,很是复杂。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对还是错。

    “秋雨,”

    这时,张佩云开车上来,见叶秋雨一脸唏嘘,安慰道:“别难过了,相信他们会理解的。”

    “嗯。”

    叶秋雨兴致还是不太高。

    张佩云见状,心中有点焦急,忽然心念一转,笑道:“秋雨,刚才你不知道,特逗。你那三个晚辈下车,看见了我,竟是直挠头,似乎是觉得跟我不打招呼就走吧,太失礼,打招呼吧,我这么年轻,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最后,还是那个老头脸憋得通红,扭扭捏捏地叫了一声‘老祖母,老祖宗就拜托您照顾了’,然后便急急落荒而逃,仿佛后面有狗追着似的。”

    “哈哈哈……”

    叶秋雨闻言,顿时忍不住乐了:“是了,是了,你跟我在一起,这辈份就很很难算了。”

    “都怪你,还笑”

    张佩云也笑着嗔道:“天啦,我一想到我年纪轻轻就变成了老祖母,真是不寒而栗。”

    “哈哈哈……”

    叶秋雨又笑得打跌:“的确够吓人的。”

    ……

    两人笑闹了一阵,叶秋雨顿觉心中好受了许多,忽然一脸正色道:“佩云,谢谢你。”

    他知道,张佩云这是看他不开心,有意开解他。

    张佩云却笑嘻嘻道:“干么这么严肃啊,我们是什么关系,用得着说谢谢吗。当然,你要谢也行,下午再陪我半天吧。”

    “啊?”

    叶秋雨苦了脸:“下午你又要去哪玩啊?”

    “喂,喂,你什么表?”

    张佩云嗔道:“人家看天快凉了,就想去商场给你买几件厚衣服,哼,不愿意算了。”

    “谁说我不愿意的?”

    叶秋雨一听,赶紧陪笑道:“这肯定是误解。嘿嘿,还是佩云好啊,知道我没衣服穿。”

    “贫嘴,走了。”

    张佩云嗔着瞪了叶秋雨一眼。

    “好,好,这就走。”

    叶秋雨这才笑呵呵地发动汽车,驶向张佩云家。

    “对了,”

    张佩云道:“待会在菜场那停一下,我得买些菜,另外,再给咱们的小袖犬买些骨头。”

    “没问题。”

    叶秋雨一口答应:“对了,给这小家伙起个名字吧?”

    “好啊。”

    张佩云兴致勃勃地想了想,忽然高兴道:“那叫它花花吧,又好听,又亲切,如何?”

    花花?

    叶秋雨脸扭曲着,想笑又不敢笑,差点憋成内伤。

    “干吗?”

    张佩云见状嗔道:“你什么表,这名字很土吗?”

    “不、不是。”

    叶秋雨可不想惹祸上,连忙一本正经道:“只是,你没发现它是公的吗?”

    “啊?”张佩云脸一红,连忙抱起小袖犬看了看,果然,裆后两颗蛋蛋正晃晃悠悠的强烈宣示着别,不过,她却不准备悔改,嗔道:“雄的又怎么了,雄的就不能叫‘花花’?哼,我决定了,它就叫花花。”

    叶秋雨晕倒,当然,他可不会傻到扛抬,连忙一脸拥护的表道:“好主意我坚决赞成‘花花’这名字,充满了乡土的纯朴气息,听之备感亲切,起得非常好。”

    “哼,算你识相。”

    张佩云这才得意洋洋起来。

    呼——

    叶秋雨长出口气,一脸同地偷偷看了眼兀自懵懵懂懂的小袖狗:兄弟,死道友不死贫道,你别怪我阿弥陀佛——

    ……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