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游乐园遇险(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二百二十一章游乐园遇险(下)

    “宝宝宝宝你在哪里?”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阵女子焦急的呼叫声。

    宝宝立时激动起来,伸出小手:“妈妈妈妈我在这里。”

    叶秋雨、李秀婷一转头,便见宁青萍一脸惶急的奔了过来,一见宝宝无恙,这才长出口气,一把将宝宝搂在怀中,激动得眼泪都下来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妈妈在新闻里听说,游乐场出事了,差点把妈妈吓死。”

    “嘻嘻……”

    宝宝懂事的摸了摸宁青萍的脸蛋:“妈妈,你别担心,有大哥哥在呢,宝宝不会有事的。你知道吗,刚才起火时,宝宝就在上面,是大哥哥冒着大火爬上去,将宝宝救下来的。”

    “啊?”

    听见这话,宁青萍差点吓死,她听说游乐场起火了,担心宝宝出事,就火速赶紧来,万没想到,宝宝真的在这摩天轮上,慌忙摸了摸宝宝:“宝宝,那你有没有受伤?”

    “嘻嘻,好痒。”

    宝宝被宁青萍摸得咯咯直笑:“妈妈,别摸了,放心,我没有受伤。”

    “这就好,这就好,谢天谢地。”宁青萍一颗心这才放了回去,猛然想起叶秋雨,连忙转头,一脸感激道:“小叶,这回又要感谢你了。不然的话,要是宝宝出了事,我、我也活不下去了。”说着,说着,就哽咽了,秀目中便噙满了后怕的泪水。

    她可是清楚,冒着大火,还要爬上这么高的摩天轮救人,需要冒多大的风险,心里对叶秋雨的感激,简直无以言表。

    “宁总客气了”

    叶秋雨却有点不好意思:“宝宝是我带出来的,我当然要保护好她。其实,说抱歉的应该是我,如果不是我把她带出来玩,也就不会遇见这种事,更不会受到惊吓。”

    “不,不。”

    宁青萍当然不会是不懂事的人,连忙道:“这是意外,怎么能怪你。宝宝,你说是不?”

    “嗯。”

    宝宝也乖巧地点点头:“这摩天轮是我要上去玩的,不怪大哥哥。”

    “对了,摩天轮”宁青萍顿时气冲冲道:“这是什么假冒伪劣产品,差点害死我女儿。不行,我得找游乐园的管理者问问,为了赚钱,就能草菅人命吗,他们要负责任”

    看着气得像只母狮子一般的宁青萍,叶秋雨顿时替游乐园的老板们一阵默哀。

    毫无疑问,以宁青萍的份,这些家伙麻烦大了。

    当然,叶秋雨不会可怜这些人,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些的玩忽职守,今天差点就酿成了一出人间惨剧。

    按叶秋雨的想法,全枪毙了也不为过。

    就在这时,有好几名记者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挤了过来,却是天海电视台及报社之人。

    这些人采访过叶秋雨几次,都是老熟人了。

    “叶同学,”众记者连忙围住叶秋雨,兴奋地道:“听说你今天又大展神威,救下了一个被困的小女孩,是这样吗?”

    汗

    叶秋雨一看见这些记者就头疼,苦笑道:“你们来得倒快。呃,是这样的。”

    “太好了”

    众记者兴奋起来,英雄再出,勇救儿童,这可是重大的新闻啊,忙找了找左右,顿时发现了被熏得一脸黑灰的宝宝,纷纷道:“叶同学,请问,这就是那个女孩么?”

    “是啊。”

    叶秋雨无奈道:“我说,你们斯文点,别吓着人家孩子。”

    “嘿嘿……”众记者不好意思地笑笑,便又采访道:“那么,叶同学,请问你当时是怎么想的?要知道,冒着大火,还要爬上这么高的摩天轮救人,不仅考验你的功夫,更是考虑你的胆量。”

    “怎么想?”叶秋雨头疼道:“就是救人呗,还能怎么想。你们是记者吗,自己发挥下想像就行,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就是别问我。我嘴笨,问我也就是这句。”

    “……”

    众记者齐齐无语:这话说得,好像我们就会胡编乱造似的。

    不过,叶秋雨这种不太合作的态度,也让众记者十分苦恼,这点收获回去可没法交待。

    “等等,我有说的。”

    见着记者,正一肚子火的宁青萍忍不住了。

    众记者高兴了,纷纷道:“您是这小女孩的母亲呢?您是要感谢叶同学的救命之恩吗?”

    正面采访,收获寥寥,记者们想着,或许从侧面搞点资料也不错。

    “我是宝宝的母亲。”宁青萍愤愤道:“也是‘天盛集团’的董事长。这里,我当然要谢谢叶同学救了我们家宝宝,此外,我还要强烈控诉‘天方游乐场’管理方的不作为。

    我不知道游乐场平时是怎么管理的,这摩天轮出事,肯定是有重大的安全隐患。为什么他们没有发觉?赚钱谁都想,可是,为了赚钱,不能就忽视安全、草菅人命吧?”

    记者们一听,顿时兴奋起来,‘天盛集团’可是天海鼎鼎有名的大集团啊,没想到,这回出事的,竟然也有‘天盛集团’的小公主,看这宁总的架势,是绝不跟这‘天方游乐场’善罢干休啊。

    毫无疑问,这也是大新闻。

    当下,记者们纷纷发问:“宁总,请问,你会因此控告‘天方’、向他们索赔吗?”

    “那是当然。”宁青萍毫不犹豫道:“不仅我会告,而且,我还要把所有当事人组织起来,一起告。像‘天方游乐场’这种不负责任的公司,就该告得它倾家产,关门大吉。”

    一旁,叶秋雨和李秀婷相视无语:这宁总的脾气果然很女强人,这下,游乐场的麻烦大了。

    记者们更是兴奋,事要闹大啊,这真是再好不过,事不闹大,他们哪有新闻可播啊。

    “宁总,那请问,您找算索赔多少?”有好事的记者问。

    “每个人至少五百万。”

    宁青萍冷笑着抛出了一个数字。

    五百万

    这等狮子大开口,让众记者都吓了一跳,齐刷刷替‘天方游乐场’默哀:一个人五百万,听说当事者足有二十多号,那加起来就是一个多亿啊

    本来,出了这等事,游乐场肯定要被停业整顿,而且,游客数量必然大受影响,若再被索赔这么多,‘天方游乐场’估计也只有关门大吉了。

    “那宁总,您会追究‘天方游乐场’管理方的刑事责任吗?”当然,记者们不怕事大,继续挑起话头。

    “当然。”

    宁青萍毫不含糊:“该做牢的做牢,该枪毙的枪毙,反正这件事,我必须要个交待。”

    做为一个母亲,宁青萍看来是被彻底激怒了。

    就在这时,外围驶来一排的黑色豪车,纷纷停下,却是天海市委、市政府的官员赶到了。

    为首的,自然就是张万

    一下车,张万便大声道:“现场负责任人呢?况怎么样,有没有人员伤亡?”

    马上,消防队队长迎了上去:“报告张书记,人员已全部救出,十余人受伤,没有人死亡。”

    张万松了口气,真要死了一、二十人,他这市委书记也崩干了,问道:“听说,是有什么大雕的灭了火,这才把人救了出来?”

    “是的。”

    消防队队长兀自一脸的难以置信:“我们亲眼所见,太、太不可思议了。”

    张万皱皱眉,吩咐左右道:“记一下:通告全市各媒体,就说是消防队扑灭了大火,不要提到什么大雕的,以免引起市民恐慌,明白吗?”

    做为市委书记,维持稳定可是第一要务,所以,这种神神怪怪的事,当然不能报导。

    “是,张书记。”众官员纷纷答应。

    维稳是共识,这点,倒没有人会使绊子,否则,上面板子打下来,大家一起倒霉。

    “对了,”

    张万找了找左右:“‘天方游乐场’的管理人员呢?让他们来见我。”

    “报告张书记,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见到‘天方游乐场’的一个管理人员,这些人好像人间蒸发了。”消队队队长也是一肚子火气。

    “什么?”张万勃然大怒:“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还玩失踪,简直是无法无天。来人,马上通知警察局,把‘天方游乐场’的相关责任人全部控制起来,查清他们该负的责任。再通知工商局,将游乐场关了,停业整顿。”

    “是。”

    出了这等差点把大家害死的大事故,所有官员都对‘天方游乐场’极度不爽,立时就安排下去。

    就在这时,李万一扭头,看见了叶秋雨,笑道:“咦,小叶也在啊。你是我们天海的光荣啊,‘全国十大优秀大学生’,反劫机英雄,我们市委市政府正想也表彰你呢。”

    马上,有记者上前道:“张书记,您还不知道吧,叶同学刚才冒着大火,攀上了摩天轮,亲手救下了一个小女孩呢。”

    “是吗。”张万眼睛一亮:“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市委宣传部的人呢,立即安排下去,对这等英雄事迹,一定要加以报导、弘扬。”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有了叶秋雨这等英雄事迹,却也正好能弥补一下其负面影响。

    “是,张书记。”

    有人笑呵呵地应了一声。

    “张书记,这不用了吧?”

    叶秋雨苦笑一声,他真的不想再出这风头。

    “唉——”张万摆手道:“小叶啊,你不要谦虚吗。如今的社会风气,可急需你这样的英雄来引导啊。”

    叶秋雨无奈,只好闷声大发财。

    就是这时,张万一眼瞥见了正抱着宝宝的宁青萍,一愣道:“咦,宁总,你也在这啊?”

    做为天海著名的企业家,张万和宁青萍照过几次面,自然是认识的。

    宁青萍一肚子委屈呢,可逮着说了,连忙道:“张书记,我能不在吗。我女儿这回也被困在摩天轮上了,要不是小叶冒死相救,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张书记,这游乐场也太不像话了,为了赚钱,也不能忽视安全啊。您是我们天海的父母官,可一定要替咱们这些受害者做主,严惩相关的责任人啊。”

    张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连忙表态道:“宁总请放心,该负责任的,谁都逃不掉。我们市委市政府,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的。”

    “好,好,这我就放心了。”

    宁青萍很高兴,有了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她要修理‘天方游乐场’就更有把握了。

    “张书记,‘天方游乐场’的老板来了。”这时,有个官员匆匆过来,向张万汇报了一句。

    “什么?”张万一听怒了:“刚才着火的时候,他玩消失,现在看火灭了,事态得到了控制,却是冒出来了。好,好,你让他过来,我倒要看看,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是,张书记。”

    不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长得有点脑满肠满的眼镜中年人点头哈腰地走了过来:“张书记,您好,我是‘天方游乐场’的老板周明义。”

    “周明义?”

    张万冷笑道:“我看你一点也不明义。刚才失火时,你去哪了?现在倒冒出来了。”

    周明义额头冷汗直冒:“张书记,我有罪,我有罪。您放心,我一定会对受害者做好安抚,并给予合理的赔偿,绝不给市委、市政府添麻烦。”

    “哼”张万讥笑道:“怎么,这就完了?游乐场出了这么大的事,要不是运气好,你觉得你脖子上这颗脑袋还能保得住?现在,轻巧巧的一句赔偿就想万事大吉。”

    摩天轮出事时,周明义正好就在游乐场。

    一开始,看大火冲天的,连消防队都没法靠近,周明义就知道坏了,肯定要死不少人。

    这种况,他哪敢露面,不被受害者家属撕碎了才怪。

    后来,奇迹出现,小威扑灭了大火,十几名受困者得救,周明义庆幸之余,才松了口气。

    不过,这时候他还是没敢露面,当事人家属绪都比较激动,他可不想当靶子挨揍。

    然而,天海市委市政府的一众官员赶至,让周明义觉得不太妙,这才不得不现来见。

    周明义原以为,不管怎样,只要没死人,想必问题就不会很大。

    但看张万这意思,是不肯轻易罢休,想往深处追究,这不让周明义额头冒了汗。

    为了赚钱,游乐场看似严格的安检制度形同虚设,每个月例行的保养全是草草了事,这要严查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张书记,”周明义哀求道:“您看,公司我一定好好整改,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您能不能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好歹,我也是天海的纳税人,每年缴着几千万的税呢。”

    “晚了。”张万冷哼一声:“警方的同志,把周老板请回去,好好喝喝茶,然后再查查,他该负什么责任。”

    “是,张书记。”

    随行的一些警察赶紧上前,毫不客气地就把周明义铐了起来。

    周明义懵了:“张书记,别啊,咱们有话好商量。”

    “少罗嗦,带下去。”

    张万懒得跟这家伙废话,挥了挥手。

    “是。”

    几名警察立马将这一脸绝望、仿若死狗般瘫软的家伙架了下去。

    “好,铐得好。”

    “这种无良商人,就应该枪毙。”

    “就是,要不是这回有那神雕出现,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

    四周的围观群众,顿时大快人心的鼓起掌来,这种黑心的商人,就应该好好惩治。

    宁青萍见状,也不觉得大出口恶气。

    “宁总,”叶秋雨见时间不早了:“天快黑了,这里也没咱什么事,咱们就回去吧。”

    “哎,好。”

    宁青萍见状,上前对张万道:“张书记,没事的话,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别急啊。”张万连忙道:“南徐区的张敬尧同志呢?你马上组织人,把这次事件的受害人名单确定下来,务必不漏一人。这样,将来赔偿时,才能做到有据可依。”

    “好的,张书记。”

    一名官员麻利地应了一声,立时安排下去。

    叶秋雨暗暗赞赏张万想事周到,便和宁青萍带着宝宝,也登记了一下。

    登记完后,叶秋雨对宁青萍道:“宁总,那我们就告辞了,您也带宝宝回去吧。”

    “好的。”

    宁青萍一脸感激道:“小叶,今天实在是太谢谢你了。以后有什么难处,只管来找我。”

    “好的,宁总。”叶秋雨呵呵一笑。

    “那个,”宁青萍佯作不快道:“叫宁总太见外了,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叫我宁姐好了。”

    “呃——”

    叶秋雨挠头道:“可是,宝宝叫我大哥哥哎,叫你宁姐的话,不是乱了?”

    “没关系,咱们各论各的。”宁青萍笑道。

    “嘻嘻……”

    宝宝也笑了:“其实,妈妈这么年轻、漂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姐姐呢。”

    “哈哈……”

    大人们一听,都笑了起来,这小东西,马拍得啪啪响啊。

    “小东西”

    宁青萍笑着捏了捏宝宝的小鼻子:“就你嘴甜。好了,咱们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压惊。”

    “噢,走喽。大哥哥,大姐姐,再见。”

    宝宝开心的挥了挥手,看起来,这次的意外,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心理影。

    叶秋雨心中不一松,也笑着摆摆手。

    ……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