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殊死一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一百七十七章殊死一搏

    “大言不惭”

    叶秋雨虽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面上却依然桀傲无比:“有胆的只管放马过来。”

    说着,他一脸歉然地看向青青:“青青,很抱歉,这回连累你了。”

    “没关系。”

    青青却是冷静了下来:“叶大哥,我的命是你救的,今天还给你,也没什么遗憾的。”

    “好。”

    叶秋雨大笑起来:“连你一个女流都不怕,我叶秋雨又怕什么?巨灵神,放马过来吧。”

    虽然他现在实力大损,但他有‘斩仙飞刀’这一秘密武器,未必便输了。

    “狂妄”

    巨灵神一脸轻蔑:“姓叶的,休要嘴硬。受死吧”一挥巨斧,便待击下。

    “嘎——”

    就在这时,小威忽然长鸣一声,双翅震动中,雕嘴一张,霎那间,**出漫天烈火来。

    那威势,仿佛火海倒泄,连天彻地。

    “漂亮”

    叶秋雨不(禁jìn)喝了声彩,小威的灵力是火系的,这还是第一次使出了看家本领。

    巨灵神大怒:“你这孽障,却也烦人。也好,老子先解决了你。”巨斧一挥,斩将而出。

    “轰隆——”

    霎那间,一弯巨大的神力光弧斩将而出,仿佛切豆腐一样将漫天火海轰得星散云消。

    “嘎——”

    小威也惨嚎一声,口中洽血,像断线的风筝一般跌落入山林之中。

    洪荒灵兽虽然厉害,但小威毕竟是只才出生没多久的幼兽,如何是这巨灵神的对手。

    “小威”

    叶秋雨目眦(欲yù)裂,(身shēn)形猛然御气而起,腾空急上,一掌紫气浩然,拍向这巨灵神。

    “哈哈,来得好”

    巨灵神仰天大笑,却是毫不畏惧,昔年,做为玉帝的忠实老狗,叶秋雨可是羞辱过他不少次,如今,所有旧怨一起涌上心头,神(情qíng)狰狞地怒吼一声:“且先吃我一斧”

    那巨大的板斧抡圆开来,猛劈而下。

    “喀喇喇——”不愧是天神,这一斧仿佛劈开了天地,轰下一道狂暴无比的璀灿斧光。

    与之相比,叶秋雨轰出的紫气,简直成了莹火之光。

    “轰隆——”

    一声巨响处,胜负毫无悬念,叶秋雨的紫气被轰得粉碎,整个人也惨叫一声,如飞坠落。

    “砰——”

    尘土四溅、乱石飞卷,叶秋雨竟生生被轰入了数尺深的地下。

    由此,足可想见,凡间的修真者再强大,与神的差距,那也是天堑一般的不可逾越。

    “哈哈哈……”

    巨灵神得意地狂笑起来,没有什么比能蹂躏那些昔(日rì)高高在上的强者更让人舒畅的事了。

    什么‘紫龙真君’什么‘天帝以下第一人’在我面前,统统都是渣

    “叶大哥”

    青青急了:“你这走狗,我杀了你。”心念一动,一道青虹从其体内飞出,直指巨灵神。

    正是其本命飞剑。

    巨灵神大怒,在他面前,青青这么个小妖简直跟蝼蚁一般,现在竟敢放肆的向他动手?

    “孽障,敢尔”

    巨灵神竟连板斧都没用,只是伸出左手,竟一把抓住青青的飞剑。

    没有血(肉ròu)飞溅,巨灵神的大手仿佛钢铸的一般,猛一发力,便将飞剑硬生生捏得粉碎。

    “啊”

    青青惨叫一声,这飞剑与她本命相连,一被毁去,立时元气大伤,踉跄着鲜血长喷。

    “不自量力”

    巨灵神仰天大笑,这种横扫一切、掌握他人(身shēn)死的感觉,真是太爽了,让他很亢奋。

    “可恶,我跟你拼了。”

    青青急袖了眼,没了飞剑,她还有叶秋雨送的那柄青铜剑,当即抽剑,以气御使,(射shè)向巨灵神。

    不过,因为此剑尚未被青青炼化,所以,远不能使用纯熟,更无法发挥其百分百的威力。

    “还敢放肆”

    巨灵神冷哼一声,巨斧一挥:“现在,就给我去死吧。”

    “喀喇喇——”

    一声开天辟地般的狂猛斧光猛击而下,轰向那剑芒吞吐的青铜剑。

    “轰隆——”一声巨响,青铜剑‘惨烈’的铮鸣一声,剑芒尽消地一头栽落下来。

    “咦?”

    巨灵神略有些惊讶,以他看来,这一斧应该就能把这剑轰碎的,看来,此剑并不寻常。

    此时,斧光击溃了青铜剑后,余威并未消散,依然是直奔青青而来。

    可以想像,以巨灵神的实力,这一击只要命中,青青肯定只有一个下场——灰飞烟灭。

    就在青青一脸绝望间,一个桀傲的(身shēn)影突然闪现,拦在了其(身shēn)前。

    “呼——

    霎那间,一蓬艳若霞光的七彩烈焰猛然迸出,竟结结实实的挡住了巨灵神的斧光

    正是叶秋雨,而迸出霞光的,则是其手中一根七彩的羽毛。

    “咦?”

    巨灵神不(禁jìn)一愣:这姓叶的还没死?而且,竟然还能挡住我的斧光,这怎么可能?

    一个凡人,无论如何,不可能是神的对手

    “叶大哥”见得叶秋雨无恙,青青不(禁jìn)大喜过望,苍白的脸色也不(禁jìn)袖晕起来。

    “青青,”

    叶秋雨脸色凌厉:“看我替你报仇。”灵力一摧那七彩羽毛。

    “呼——”

    霎那间,七彩羽毛仿佛活火山似的喷发出漫天七彩烈焰,瞬间吞没了斧光,直扑巨灵神。

    这怎么可能?这彩焰,难道是某种神力?

    巨灵神大惊失色,顾不得多想,慌忙又一斧振出,想阻截住这股危险的七彩火焰。

    “轰隆——”

    瞬间,斧光与七彩火焰再次交锋。

    然而,令巨灵神眼珠暴突、难以置信的是:这七彩火焰竟再次击溃了斧光,汹涌而至。

    “不——”

    一声凄厉的惨叫处,巨灵神被七彩火焰扑中,仿若一颗烈焰流星般呼啦坠落下去。

    “轰隆——”

    远处的山林中,顿时坠落起冲天的火光、树木和乱石。

    “哇哦——”

    青青欢呼雀跃:“叶大哥,你太棒了,你打天神都打败了。”

    “呼——”

    叶秋雨也长出口气,抹了抹嘴角的血迹,他刚才挨了巨灵神那一击,也是伤得不轻。

    “可恶啊”

    叶秋雨刚想说话,忽然间,天地间响起一声怒吼,竟然是巨灵神的声音。

    随即,一道祥云猛然从远处腾起,瞬间掩至,云上一个被烧得黑漆麻乎、狼狈不堪的天神,不是巨灵神是谁

    还没死

    叶秋雨和青青都不(禁jìn)脸色一变。

    “姓叶的,”

    巨灵神惊怒的目光定在叶秋雨手中那七彩的羽毛上:“你竟然有凤凰的神羽,这不可能?”

    看来,挨揍之后,巨灵神终于变聪明了,认出了这七彩羽毛的来历。

    “哈哈哈……”

    叶秋雨仰天大笑:“没想到吧?你这甘为走狗的小人,想杀我,别做梦了。”

    “哼。”巨灵神咬牙切齿的冷笑道:“姓叶的,你少得意,凤凰神羽虽然厉害,但想杀我,还不够。最重要的是,神羽中残留的神力有限,我看你用完之后,还能如何?”

    叶秋雨脸色一变,这巨灵神却中说中了他的忌惮之处。

    “再接我几斧”

    巨灵神咆哮一声,挥动巨斧,一口气全力轰出三道狂暴的斧光,天天辟地般轰斩而来。

    叶秋雨大惊,只好硬顶,将全部真气瞬间注入凤凰神羽之内,猛力摧发。

    “呼——”

    霎那间,一股更为汹涌的七彩烈焰喷薄而出,接连摧毁了三道斧光,又将巨灵神吞没。

    “轰隆——”

    又是一声地动山摇,巨灵神再次凄惨的坠落。

    “耶——”

    青青欢呼起来:“叶大哥,你又打败他了。”

    叶秋雨却是苦着脸,笑不起来,因为凤凰神羽中残留的那点神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啊——”

    一声发狂似的怒吼,巨灵神竟再次腾云而起。

    但这次,却已经不再是黑漆麻乎那么简单,(身shēn)上的金甲已是彻底粉碎,露出了漆黑健壮的(胸xiōng)膛,头发、眉毛也几乎被烧光,秃着个大脑袋,那模样,简直是狼狈非常。

    这般模样,巨灵神都不知道回去后如何见人。

    “姓叶的,”

    巨灵神简直七窍生烟,神(情qíng)异常狰狞:“我发誓,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断”

    叶秋雨眼眸中精光闪闪,似在思考着什么。

    “受死吧”巨灵神双目喷火的将巨斧高举过顶,霎那间,一股股神力汇速汇集,在巨斧上空凝成了一团庞大的云团,释放出非常庞大的压力

    叶秋雨面色大变,他知道,巨灵神这是要出绝招出了。

    “青青,你快走。”

    叶秋雨厉喝一声:“这家伙要全力一击了。”

    “不,我帮你。”青青还要坚持。

    “帮个(屁pì)”

    叶秋雨急了:“你在这里,只能让我分心保护你,明白吗?”

    青青脸色一黯,知道叶秋雨说得对,自己法力太弱,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拖累叶秋雨。

    不过,让她逃走是不可能的。

    “叶大哥,你自己小心。”

    青青咬了咬嘴唇,三两个纵跃,远远地躲开,却并不逃走。

    叶秋雨也顾不上她,因为巨灵神这全力一击就要冲他来了,赶紧准备迎战才是当务之急。

    “姓叶的,我看你能坚持多久。看斧吧——邪魔辟易”

    巨灵神巨雷般狂吼一声,蓄力了许久的巨斧终于狂劈而下,霎那间,一道惊天斧光连天彻地般劈下,斧声炸(射shè),有若惊雷滚滚。

    我擦

    叶秋雨暗自心惊,若在他全盛时,巨灵神的这点实力,还不够他一只手打的,但现在,却是要人命啊。

    然而,两军交战,比的首先就是勇气,所以,叶秋雨绝不能怕,否则,必输无疑。

    “来吧“

    叶秋雨怒吼一声,也摧动凤凰神羽中最后的神力,喷发出汹涌的七彩烈焰,与巨灵神拼杀到底。

    “轰隆——”

    霎那间,七彩烈焰与斧光再次在半空中交汇,爆发出天摇地动般的巨响,华光四(射shè)。

    但是,这次获胜的,却不再是七烈彩焰。

    短暂的相持后,巨灵神的狂暴斧光瞬间击溃了后劲不足的七彩烈焰,余威咆哮而下,直扑叶秋雨。

    巨灵神略略一愣,顿时狂笑起来:“哈哈哈,姓叶的,神羽的神力耗完了吧?这回我看你怎么死。”

    叶秋雨神色凝重无比,迅速汇集全部的紫龙真气,使出了三大绝技之一的‘九子连环’。

    “呼啦——”

    霎那间,一道沛然的紫龙真气呼啸而出,迎击向斧光。

    “轰隆……”

    半空中,立时炸开七道连绵的巨响,罡气四溢,华光乱(射shè)。

    然而,狂暴的斧光依然是不可阻挡,迅速击破了紫龙真气的阻截,飞扑而下,正中叶秋雨。

    霎那间,叶秋雨惨叫一声,立时被汹涌的斧光吞没了,整个人和大片激溅而起的泥土、碎石都被抛入了半空,然后重重跌落在十数米外的地面,浑(身shēn)血(肉ròu)模糊,奄奄一息。

    “哈哈哈……”

    巨灵神大喜过望:“姓叶的,这回我看你还不死?”大摇大摆地降落下来,走向叶秋雨。

    “不要伤害我叶大哥”

    青青这回急了,不知何时又找回了失落的青铜剑,远远地飞掠而起,一剑砍向巨灵神。

    “聒躁”

    巨灵神大怒,在他看来,青青这小妖,不趁机逃命,还敢再来太岁头上动土,简直是找死。

    当下,这厮轮起巨斧,就待一斧将青青砍为两断。

    “嘎——”

    就在这时,半空响起一声愤怒的雕鸣,巨灵神一惊,猛抬头,一只金雕正振翅而起。

    正是小威

    (身shēn)为洪荒灵兽,小威的(身shēn)体是何等强横,虽是幼体,却是不是巨灵神一击能解决的。

    “嘎——”

    就在这时,重又蓄力而起的小威一看见叶秋雨满(身shēn)是血、奄奄一息的模样,不(禁jìn)发了狂,雕眼血袖处,愤怒地发出一声震动九天的长鸣,狂暴地扑击而下,直奔巨灵神。

    霎那间,小威在半空中竟平空膨胀了数倍,双翅如云,巨爪如钩,猛击向巨灵神头部。

    以洪荒灵兽的神异,这一爪只要击中,就算是天神,也难逃脑浆迸裂的下场。

    可恶

    巨灵神无奈,面对两面夹击的他,只好暂时放弃对叶秋雨的赶尽杀绝,先应付眼前。

    “滚开”

    这厮首先抬起左掌,拍出一道狂暴的白色掌影,将青青连人带剑直接轰飞。

    “扑——”

    鲜血狂喷中,青青惨叫着倒飞出去N远,她和巨灵神的差距太大了,根本没有一合之力。

    随即,巨灵神又挥起巨斧,仰天厉喝一声:“孽畜休得嚣张,看本神这回不拆了你的骨头。”迎着利爪,便是卯足了十二成的神力,劈出一道狂雷乱闪般的强大斧光

    小威凶(性xìng)大发,毫不畏惧,一双巨爪赤焰灼然,仿佛踏火而行,一爪就迎上了斧光。

    “轰隆——”一声石破天惊般的巨响处,小威惨叫一声,鲜血长喷处,竟是折断了左翼,巨大的(身shēn)形仿佛断线风筝般轰然坠落,炸起冲天的尘土和乱石。

    “哈哈哈……”

    巨灵神再次大获全胜,不(禁jìn)狂笑起来:“区区幼兽,也敢与本神做对,真是找死”

    “你得意的太早了吧?”

    就在这时,忽然听得一声冷笑。

    巨灵神正一愣间,眼前忽然金光一闪,竟是有五只金环悄无声息地(套tào)住了他的双臂、双腿和头颅,死死箍住。

    而他的对面,叶秋雨不知何时重又站起,虽然一(身shēn)是血、浑(身shēn)是伤,但(身shēn)躯依然笔直,神(情qíng)依然桀傲。

    “哈哈哈……”巨灵神一脸不屑:“姓叶的,就凭这几只破金环,也想困住我?你还是醒醒吧。”神力一振,就待将这几只金环震碎。

    叶秋雨心中冷笑,这几只金环在人间也算不上如何厉害,当然困不住天神,不过,只要能稍稍迟滞下这巨灵神的行动,并引开其注意力,那便足够。

    “宝贝,请转(身shēn)。”

    当下,叶秋雨念出了咒语。

    嗯?

    巨灵神正一愣间,便觉颈旁金光一闪,现出一柄金光灿灿、神力((逼bī)bī)人的飞刀来。

    不好

    巨灵神唬得魂飞魄散,他哪里想到,叶秋雨一个被贬仙神,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仙宝。

    他想赶紧闪避,然而,却被五只金环固住,仓促间,哪还来得及。

    “刷——”只见飞刀金光一闪,飞快地绕着巨灵神的脖颈转了一圈,立时,一颗斗大的头颅带着难以置信的懊恼和悔恨飞在了半空,空空如也的脖腔中鲜血狂喷。

    就在这时,一股绿光从落地的头颅中飞出,惶惶然就要遁逃。

    这却是巨灵神的元神,若让他逃去,只要假以时(日rì),或有高手相助,必可重铸(肉ròu)(身shēn)。

    叶秋雨对这个玉帝的走狗恨之入骨,当然不会让他逃了,更何况,他有‘斩仙飞刀’的秘密也是不能泄露,当即叱喝一声:“狗贼,哪里走。”抬手轰出一道紫龙真气。

    元神失去了**的庇护,那是脆弱无比,瞬间便被紫龙真气轰了个灰飞烟灭。

    该

    叶秋雨不(禁jìn)心中大快。

    “轰隆——”

    这时,巨灵神的残尸不甘的轰然倒下,叶秋雨这才长出口气,却是忍不住心有余悸。

    太险了

    如果不是凤凰神羽消耗了这巨灵神的不少神力——

    如果不是小威和青青的舍命牵制——

    如果不是这巨灵神托大,太过靠近叶秋雨——

    只要缺少任一环节,纵算是有‘斩仙飞刀’,也很难一击得手,所以说,真是太险了。

    “哈哈哈……”叶秋雨仰天狂笑起来,怒指苍天:“玉帝,王母,我命由我不由天想杀我,休想等着我回去报仇吧。”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