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新扎师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一百七十章新扎师姐

    第二天。

    叶秋雨早早便离开了张佩云家,虽然他也想睡个懒觉,但答应人家的事便不能反悔。

    六点二十五,叶秋雨来到场时,便见池军正在那东张西望着。

    “叶大哥”

    一见叶秋雨,池军大喜,连忙飞奔了过来,一脸兴奋道:“你来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呵呵……”

    叶秋雨乐了:“别心急啊,还要等人呢。”

    “等人?谁啊?”

    池军一愣,不有些好奇。

    “你师姐。”

    叶秋雨笑嘻嘻地道。

    “师姐?”

    池军恍然大悟,原来,还有人像他一样跟叶大哥学功夫。

    “瞧,来了。”

    叶秋雨忽然笑呵呵地一指。

    池军一扭头,便见场的铁门处,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漂亮女孩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

    “师父。”

    寒月月笑嘻嘻地来到叶秋雨边:“我没迟到吧?”

    “正好准时。”

    叶秋雨笑着一指池军:“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他叫池军,以后也一起跟我学功夫。”

    “噢?”

    寒月月当即好奇地打量起池军来:

    伙子黑黑瘦瘦的,嘴角的绒毛略显稚嫩,但神却透露出一股倔强、桀傲的气息。

    “池军,”

    叶秋雨也指了指寒月月,笑道:“她叫寒月月,是我的同学赚席弟子,认识一下。”

    “师姐。”

    池军倒也乖巧,马上恭恭敬敬地一声问候。

    寒月月大乐,这一声‘师姐’叫得她眉开眼笑的,直拍池军的肩膀:“好子,有眼色放心,以后有什么难处,只管找师姐,我罩着你。”

    “谢师姐。”

    池军有些脸红,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叶秋雨却是一阵无语,丫头这语气,不知道得还以为是黑社会呢,不瞪了她一眼。

    他可不希望单纯的池军被这鬼马似的丫头教坏了。

    寒月月偷偷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胡言乱语了。

    “好了,”叶秋雨没好气道:“我先教你‘百花拂手’的第二式,然后,你就到一边练去,我好教军。”

    “噢。”

    寒月月乖乖点了点头。

    “这第二招叫‘兰摧玉折’,这一招威力很大,是直取对手口的‘气海’,只要命中,轻则重创伤地、无力再战,重则当伤毙命,所以,你这丫头要谨记不能乱用。”

    “噢,知道了。”

    一听这招如此厉害,寒月月心花怒放。

    当即,叶秋雨把‘兰摧玉折’的招式精要仔细讲解了一番,寒月月便兴冲冲到一边自己练去了。

    “叶大哥,”

    池军看得心痒难耐,急道:“现在轮到我了吧?”

    “呵呵……”

    叶秋雨笑了:“这么急啊?来,先向我进攻一下,让我看看你适合学什么样的武技。”

    “好,那我来了啊。”池军摩拳擦掌的跃跃试。

    “来吧。”

    叶秋雨笑呵呵地耸耸肩:“千万别客气,使出你最大的本事。”

    “好。”

    池军暴吼一声,猛扑向叶秋雨,右手一个直拳便猛击向叶秋雨的鼻梁,看起来,似有点拳击功底。

    “太慢了。”

    叶秋雨纹丝不动,只是伸出左臂轻轻一格,便轻描淡写般的破解了池军的这招猛攻。

    “再来。”

    池军脸色有点涨红,他自尊心极强,从不想被人看不起,当下一咬牙,又是拳脚*加、一阵猛攻。

    “啪、啪——”

    然而,叶秋雨却依然是纹丝未动,只是伸出一只左手,上支下档,很轻松地便瓦解了池军的一波*功势。

    在他看来,池军的攻势虽猛,但是毫无章法,只是凭一腔血通在乱打,完全的不堪一击。

    “好了。”

    叶秋雨大概摸清了池军的况,一声轻叱,左手一引,池军顿时踉跄着扑向一旁,脚下拌蒜,顿时摔了个大马趴。

    “哈哈……”

    一旁正练着的寒月月一见,顿时乐得肚子疼:“师弟,你这招‘饿虎扑食’练得好。”

    池军一脸沮丧的爬起来:“叶大哥,我是不是很没用?”

    “呵呵……”叶秋雨乐了,拍了拍池军的肩膀:“别灰心吗,你又没练过武,表现不好,有可原。”说着,瞪了一眼寒月月,寒月月又吐了吐舌头,自己练去了。

    “嗯。”

    池军这才舒服了一点。

    叶秋雨沉吟了一下:“从刚才你的表现看,你力量不足,估计不适合刚猛一类的武技,但你动作很灵活,度也不慢,应该比较适合一些走轻灵、技巧类的武技。”

    “是吗?”

    池军高兴道:“叶大哥,那你教我吧。”

    “好。”叶秋雨想了想:“我这有一掌法叫‘八卦游龙掌’,此拳法轻灵飘忽,变化多端,练至极处,忽东忽东、忽前忽后,掌影幻化,令敌几乎无可抵御,很是厉害。”

    “太好了。”

    池军心痒难耐:“叶大哥,那咱们就开始吧。”

    “等一等。”叶秋雨一摆手,笑道:“你要学这掌法,总要知道这掌法的来历吧?切记,浮躁可是习武大忌。”

    “噢。”

    池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叶秋雨脸色郑重起来:“此‘八卦游龙掌’始于隋末唐初,乃一代名将李靖所创。李靖并非形魁梧、膀大腰圆之辈,所以,无论枪法、剑法,还是拳法,都走的是轻灵、多变一路,此‘八卦游龙掌’也是如此。”

    因为李靖的大名,‘八卦游龙掌’在唐初流传一时,因此,叶秋雨也是极通这门武技。

    池军更是大喜。

    为中国人,一代军神李靖的大名那自是如雷贯耳,一听这‘八卦游龙掌’是其所创,那可想而知,必然是十分犀利了。

    “好了,”

    说了掌法的来历,叶秋雨笑道:“现在,咱们便开始讲解掌法吧。”

    “嗯。”

    池军猛点头,竖起耳朵听。

    “八卦游龙掌,其根本就在于一个‘游’字,也就是说重步法。只要你步法练得精熟,便可如游龙,忽东忽西、忽前忽后,令敌无可捕捉,从而寻得出手良机。而如果步法练得不好,那便形凝滞,破绽处处,极易为敌所破。所以,要练‘八卦游龙掌’,必先学步,然后才是掌法。而说到步法,就离不开掌名中的‘八卦’两个字了。因为这步法便是以八卦为根基,变幻莫测,实有鬼神难测之妙。”

    说着,招呼了一下池军,来到一旁的软土上,用脚尖熟练地画出了一个八卦的图案。

    “军,你来看,这就是八卦,共有乾、坤、离、坎、兑、震、巽、艮八个方位,‘八卦游龙掌’的一众基本步法都是由这八个方位组合而成的。现在,我就一一示范给你看。”

    于是,叶秋雨示范了‘靠步’、‘撤步’、‘上步’、‘游步’等一众基本步法来。

    池军瞪大了眼睛,用心记着。

    他可是知道,这是他的机缘,否则,一般人就是花费万金,也休想学得这样的绝技。

    “好了。”

    每样步法,叶秋雨都演示了几遍后,回看池军:“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池军很聪明,兴奋地点点头。

    “那好。”

    叶秋雨满意地点点头:“我刚才把八卦都踩花了,你自己再画一下,然后好好练习。”

    “嗯。”

    池军马上把八卦重新画好,然后把各种步法一一不厌其烦地练习起来。

    叶秋雨还在一旁指点:“动作要舒展、飘逸,不要僵,否则,还算得上什么游龙?还有,要学好步法,必须要经过大量的练习,一直要练到将步法变成自己的本能。只有你达到了这一步,我才会教你掌法,否则的话,我可不会让你出去丢人,明白吗?”

    池军讪讪一笑,训练却是越加刻苦了。

    叶秋雨一时没什么事干了,便坐到一旁的草地上,悠闲地看着寒月月和池军慢慢练着。

    一会,寒月月累了,丫头满头是汗的停下手:“师父,我累了,歇歇,以后再练吧。”说着,一股坐到叶秋雨旁边。

    “随你。”叶秋雨淡淡一笑。

    他对这丫头可没多高要求,她一富家姐,能对付三五个流氓、护护就足够了。

    难不成还指望她成为一代宗师?

    开玩笑,就丫头这惫懒子,根本就吃不了这苦。

    这时,见寒月月休息了,练了也有半个时、正一脸汗水的池军也不有些想休息了。

    而思想这一走神,动作就有些变形。

    叶秋雨一板脸,厉声道:“池军,你子搞什么鬼,动作变形了知道吗?集中注意力。”

    “噢。”

    池军吓一跳,赶紧集中注意力,又练了起来。

    又练了一会,池军累得实在不行,气喘吁吁的停下手:“叶大哥,让、让我歇一会吧。”

    “不行。”

    叶秋雨看了看时间,淡淡道:“还没到一个时呢,练满一个时再说。”

    “不是吧?”

    池军苦着脸:“那师姐怎么能早早就休息了?”

    “你是女人吗?”

    叶秋雨冷哼一声:“你要是女人,我也对你优待。一个男人,要是吃不了苦,能有多大出息。”

    与寒月月不同,叶秋雨对池军还是有较高期望的。

    这子很聪明,格也像他,如果能借其之手,把不少古武技传下去,也是件好事。

    所以,他对池军可是非常严格。

    池军一听,涨红了脸。

    他自尊心极强,从不愿被人看不起,更不想被一向尊敬的叶大哥认为还不如个女人。

    当下,池军一咬牙,又强忍着巨大的疲惫,拼命练了起来。

    “嘻嘻,师弟加油。”

    寒月月这时还幸灾乐祸的鼓起劲来。

    叶秋雨转过脸,淡淡看了寒月月一眼:“不许说话,再幸灾乐祸,也给我练功去。”

    寒月月偷偷吐了吐舌头,乖乖闭上了嘴巴。

    终于,一个时到了,叶秋雨看时间已到了七点五十,这才点头道:“好了,池军,休息吧。”

    “哎哟,我的妈”池军真是如释重负,也顾不得脏了,一股便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可累死我了。”

    “嘻嘻……”

    寒月月又忍不住了:“年轻人不要叫苦,男人吗,就该对自己狠一点不然哪来前途。”

    池军翻翻白眼:你丫说得倒轻松,纯属说风凉话。

    “好了,”叶秋雨瞥了眼寒月月:“月月,买几瓶水去。要矿泉水,或是绿茶,不要什么可乐。”

    “不是吧?”

    寒月月懒劲了,苦着脸道:“我去啊?我女孩子哎。”

    叶秋雨斜了他一眼:“难道是我去?知不知道尊师重道?”

    “呃——”

    寒月月眼球一转:“那让那军去,他年轻最”

    叶秋雨又道:“你看他累成这样,哪还有劲?你这个师姐怎么当的,一点不知道护师弟。”

    “行,行,我去还不成吗?”

    寒月月被叶秋雨打败了,只好拍拍股,苦着脸去了。

    池军心中偷笑:还是叶大哥厉害

    叶秋雨也是暗笑,对这个鬼马的丫头可不能太好了,否则的话,肯定会蹬鼻子上脸。

    不一会,寒月月拿着三瓶矿泉水回来了,丫头是乐天派,一会就忘了不快,变得高高兴兴起来。

    “师父,师弟,给。”

    寒月月一人扔过了一瓶水,然后坐到叶秋雨旁国,拧开瓶盖,秀气地一口口喝着。

    池军却是渴坏了,拧开瓶盖,一阵骨嘟嘟猛灌,不过六七秒,便已经没了大半瓶,然后长抹抹嘴,一脸舒爽:“太痛快了”

    叶秋雨根本没出什么汗,所以,只是随便喝了两口便放下了。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于是拍了拍手:“好了,休息结束,现在来一下对练。”

    对练?

    池军和寒月月都是一愣。

    便听叶秋雨吩咐道:“月月用‘百花拂手’进攻,军用步法闪避,让我看一下你们练习的实际效果。”

    “好噢。”寒月月顿时高兴坏了,一骨碌跳了起来:“来,来,师弟,我们开始吧。”

    丫头当然高兴,她最喜欢欺负人了,尤其是在只有她进攻,别人不能还手的况下,嘻嘻——

    池军看丫头‘不怀好意’的模样,心中打鼓,他可不清楚这位师姐的本事,现在,只能期望别太厉害,陪笑道:“师姐,请手下留啊。”

    “放心吧。”

    寒月月摆出师姐派头,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池军硬着头皮,准备随时用步法闪躲。

    “看招。”

    寒月月眼珠一转,突然一招‘漫花浮影’就打了出去。

    池军只觉得眼前一花,到处都是掌影,顿时就慌了,那脚下也不知道该如何迈步。

    “砰——哎哟——”

    结果,可怜的池军被寒月月一掌击在口,立时摔了个四脚朝天。

    “哦耶——”

    寒月月顿时兴奋得雀跃不矣:“本姐武功群,手到擒来。”

    倒霉

    池军呲牙咧嘴地揉着口,一脸沮丧地爬了起来,毫无疑问,刚才他的表现差劲极了。

    叶秋雨皱着眉,极不满地看着池军:“知道你为什么输么?”

    “知道。”

    池军老老实实道。

    “。”

    “我太慌了。这一急,就什么步法都想不起来了。”

    “很好。”

    叶秋雨脸色稍缓:“你要记住,临敌一定要冷静,惊慌失措只会让你输得更快。再来”

    “噢。”

    池军赶紧点点头。

    “嘻嘻,师弟,我再来了噢。”寒月月一招得势,真是好不得意洋洋。

    “我准备好了。”

    池军这回瞪大了眼睛,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看招”

    寒月月又是一招突袭,杀将过来。

    这回池军学乖了,脑子里闪电般将所学的步法过了一遍,看看哪一招步法最适合眼下。

    电光石火间,池军作了一个判断,向左后方位一个撤步。

    “呼——”

    寒月月这一招‘漫花浮影’顿时打空,气得她一阵哇哇大叫:“臭师弟,不要跑。”

    池军暴汗啊:不跑,难道站着让你打么?我又不是傻子。一招躲过,信过也足了,笑道:“师姐,有本事就来打我啊。”

    “好啊,还敢叫板”

    丫头更恼火了,当下又是一招‘漫花浮影’杀来,真是气势汹汹。

    池军如法炮制,再一个撤步躲过。

    叶秋雨叹了口气:完,这傻子又要倒霉。

    果然,寒月月眼珠一转,露出狡黠的笑意,手下不停,紧接着就是‘兰摧玉折’杀来。

    池军顿觉眼花缭乱,觉得寒月月这招似左又右,似前还后,极难判断,没把握之下,一个心怯,便再次撤步。

    这下却是上了丫头的当。

    “哈哈,着打”

    丫头这一招竟瞬间变向、追击而来,正中池军口。

    当然,丫头有分寸,没有对准池军位力,要不然,丫头虽然力气,也够池军躺几天的。

    “砰——唉哟——”

    立时,池军立时又闷哼一声,摔了个四脚朝天。

    ‘兰摧玉折’这一招变化极多,面对这样的招势,只是一味退却,那是必定要倒霉的。

    “傻蛋”叶秋雨忍不住没好气道:“你只会‘撤步’吗?你不会用‘靠步’贴上去?‘游步’缠住他?你要记住,一定要灵活的将几种步法混起来用,这样才能达到千变万化、让敌人无从捕捉的至高境界。单只一味的撤步,算个的‘八卦游龙掌’啊,傻子都识破了。”

    “知道了。”

    池军灰溜溜的爬起,那是个脸红脖子粗,不过,他也知道,叶秋雨是为他好。

    “再来”叶秋雨板着脸。

    “噢。”

    池军心中打气,再次准备对练。

    “师弟,我又来了噢。”

    寒月月越高的趾高气扬,当下,又自气势汹汹的攻了上去。

    ……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