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归途之中(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一百五十八章归途之中(上)

    “喀嚓——……”

    第二天,火车轰鸣着驶出了喀什火车站,向着进发,不大一会,便进入了茫茫戈壁。

    触目所及,到处都是一望无垠的岩,几乎寸草不生。

    “哇——”

    包厢中,寒月月被戈壁的雄壮与悲凉之美震动了,发出长长的惊叹声:“好壮观啊”

    叶秋雨却是撇了撇嘴。

    他可对毛都不长一根的戈壁没什么兴趣,坐在上,兴致勃勃的用鲜牛逗弄着小威。

    小威似乎也很享受和叶秋雨的亲昵,不时发出兴奋的呜咽。

    一会儿,没有定的寒月月看着单调、荒凉的戈壁便觉得无聊了,转过头,看着和小威玩得正开心的叶秋雨,不高兴地撅着嘴道:“师父,好无聊啊”

    “无聊啊,”叶秋雨摸摸鼻子,一脸难色,这趟列车稍有点陈旧,包厢里并没有电视可以打发时间,便提议道:“要不,打牌吧?我们来之前,不是买了两副扑克吗?”

    “好吧。”

    除此之外,在这火车上,似乎也没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了,寒月月也只点好点头。

    当下,小丫头拿出扑克,忽然心念一转,笑嘻嘻道:“师父,我们来点彩头好不好?”

    叶秋雨多聪明,一眼就知道这小丫头有鬼心思,不过,他会怕吗?当然,主要是哄这小丫头开心了。笑道:“好啊,怎么来?”

    “嘻嘻……”

    寒月月一脸促狭道:“谁输了,谁就在脸上贴上一片小纸条,怎么样?”

    “行啊。”

    叶秋雨觉得很有意思,便一口答应。

    “那好,谁耍赖谁是小狗。”

    寒月月仿佛生怕叶秋雨反悔似的,连忙盖棺定论。

    叶秋雨不哭笑不得,我堂堂叶大仙人,那是何等人物,会耍赖吗:“说吧,怎么玩?”

    “简单,我们来玩21点,这个干脆利落,怎么样?”

    “行啊。”

    叶秋雨没有异议:“现在十点半,玩一个小时,我们去吃午饭。”

    “好,我来洗牌。”

    寒月月忙把牌抢了过来,叶秋雨可是修真者,小丫头担心他会耍花招,所以要自己洗。

    叶秋雨一阵暗笑。

    很快,牌洗完了,两人发牌:

    “哈,我十七点”

    寒月月一看牌面,顿时高兴地翻了开来。

    这么大的点数,赢面已经占了八、九成了,小丫头很自信,所以,直接就翻牌应战。

    “我瞧瞧。”

    叶秋雨翻看了一下自己的牌面,六加七,十…,便道:“我再要。”又要了一张牌。

    结果,这张却是九点,十三加九,二十二点,爆了

    晕倒

    叶秋雨苦笑着翻开牌面:“爆点,我输了。”

    “哈哈……”小丫头高兴得合不拢嘴:“我赢了,哦耶来来,我帮你贴小纸条。”撕了张纸条,乐不可吱地贴在叶大仙人的额头。

    开局不利啊

    叶秋雨有些郁闷:“再来。”

    “好啊,谁怕谁。”

    再次发牌:

    小丫头看了下自己的牌面,这回没敢直接翻牌了,而是又连要了两张,这才停了手。

    叶秋雨也又要了一张。

    “好了,开牌吧。”

    小丫头又自信满满地翻开牌,竟是十八点半,笑嘻嘻道:“我十八点半,不信你比我大。”

    叶秋雨顿时苦了脸,翻开牌:“我十七点半,背啊,就小了一点。”

    “哈哈,我又赢了”

    小丫头一脸的得意:“嘻嘻,再给你贴上一张。”又撕了张小纸条,贴叶秋雨左脸蛋上。

    虽然包厢里没有镜子,但叶秋雨知道,这时他一定很狼狈。

    叶秋雨郁闷了,没理由啊,都连输两把了,难道今天运气这么差?眼珠子不转了转。

    寒月月多机灵,一见叶秋雨这表,便知道这家伙要作弊。

    “喂喂,”小丫头急了:“男子汉大丈夫,要输得起、放得下,可不许用法术作弊啊。”

    “当然。”

    叶秋雨还嘴硬,心中却苦笑道:罢了,就当是陪这小丫头玩了,全看手气吧:“再来。”

    ……

    结果,事实证明,手气这东西跟实力无关,只跟人品有关。

    而叶秋雨明显的今天人品不太好,十把中竟要输上七八张,很快,脸上便贴了一堆纸条,狼狈得只露出一双无奈的大眼睛。

    而寒月月脸上却只有小猫三两只,看得这小丫头嘿嘿直乐。

    叶秋雨一脸的郁闷:“好了,不玩了,十一点半,该吃午饭了。”把脸上的小纸条都扯了下来。

    “嘻嘻,大获全胜”

    寒月月一脸的得意,冲叶秋雨做了个鬼脸:“师父,你表现好差噢。”

    “……”

    叶秋雨哭笑不得,真是泪奔啊,今天的人品咋这样差呢,没好气道:“走啦,去吃午饭。”

    当下,两人洗了把脸,便带着小威去餐车准备吃饭。

    没办法,小威很粘叶秋雨,天知道把它一个鸟放在包厢里,这小东西会不会把包厢炸了。

    一路之上,小威的威风凛凛都引起了不少惊羡的目光。

    不过,看归看,却是没人敢上来撩拔小威,毕竟,这小东西的尖缘利爪可不像是开玩笑的。

    很快,餐车到了。

    叶秋雨打开菜单,发现这价格简直太黑了,比大酒店还要贵上几分,根本毫无理由。

    不过,他也不在乎这点小钱,便点了几个菜和饮料。

    至于小威,叶秋雨随带着鲜牛呢,放到桌上,这小东西便一个鸟津津有味地吃着。

    很快,菜和饮料便上来了。

    叶秋雨二人正慢条斯理地吃着,突然,车厢门一开,进来一个很傲气的年轻人,一名装的行头,后,还跟着两个保镖,都戴着墨镜,五大三粗的,显得很凶悍。

    那年轻人扫视了一下车厢,似乎在找空位。

    突然,一傲气、威风凛凛的小威吸引了他的目光,不眼睛一亮,快步走了过来。

    “两位,打扰了。在下罗光南,请问,这只金雕是两位的么?”

    “是啊。”

    叶秋雨抬头,看了眼此人,淡淡地道:“怎么,有什么问题?”

    “那个,”

    这罗光南一脸的切:“在下平时十分的喜欢猛禽,两位的这只金雕,不知能否割?”

    这罗光男确实很鸟,尤其是猛禽,而且,也很懂鸟。

    在他看来,叶秋雨的这只金雕,不仅体型优美,缘、爪有力,而且,似乎已经驯熟,更重要的是,却依然保留了孤傲、霸气的野,可谓是难得一见的绝世好鸟。

    这对他来说,可是个大大的惑。

    叶秋雨一听此人要买小威,不十分不快,淡淡地拒绝了:“对不起,这鸟我不卖。”

    罗光南一听,哪肯罢休:“这位兄弟别忙拒绝啊,你听听价,三十万怎么样?”

    “不卖。”

    叶秋雨眉头都不皱一下。

    “五十万”

    罗光南继续加码。

    “不卖。”

    叶秋雨依然不为所动,低头吃起饭来。

    罗光南急了,这对金雕,他是志在必得,一狠心道:“一百万这位兄弟,这价格可着实不低了,你考虑一下?”

    “天啦一百万啊”

    这价格一出,不少在餐车里吃饭的人们都躁动起来,窃窃私语,这一只鸟就能卖一幢房子的价钱?

    真是太惊人了

    叶秋雨知道,或许,这价格真的不低了,不过,小威可是洪荒灵兽,又岂是钱可以买得到的。

    不过,为免这姓罗的纠缠,叶秋雨觉得还是让其死了心为好。

    当下,他放下筷子,态度很坚定地道:“罗先生,钱不是万能的,这只鸟我也很喜欢,无论你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割的,所以,还请不要打扰我们。”

    “就是。”

    寒月月也不高兴了:“你们快走吧,我们正吃饭呢,扫兴。”

    罗光南顿时一脸的失望,他看出叶秋雨是真的不会卖,勉强笑道:“既如此,那就算了。不过,两位要是哪天改了主意,还可以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价格好商量。”说着,留下张名片来,又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小威,这才带着两个保镖去一边落坐。

    寒月月瞅了瞅名片,一脸鄙视道:“西安天龙集团董事长,啧啧,好大的名头看来,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就知道用钱砸人,无聊”

    叶秋雨笑了:“你呢,不也是富二代?”

    “呃——”

    寒月月顿时窘了,道:“讨厌啊,不许欺负人家。”

    “好好,吃饭。”

    叶秋雨心下暗笑,赶紧陪起笑来。

    却说那罗光南,在一旁坐了下来,但视线却仍然依依不舍地放在小威的上,很是沉迷。

    “少爷,”一个保镖见状,凑过来,低声道:“既然他们不肯卖,要不,我和翔子今晚找个机会偷过来?”

    “咝——”

    罗光南吃了一惊,想了想,也低声道:“有把握吗?这要出了岔子,可难以收场。”

    听这话就知道,这位罗大少爷虽然名头很光鲜,但并不是个好鸟。

    “放心吧,少爷,兄弟们在江湖上混了多年,可不是吃干饭的。”另一个保镖嘿嘿一阵笑。

    “很好。”

    这罗光南兴奋起来:“如果成功,少爷我赏你们五十万”

    五十万

    两个保镖气息急促起来,这顶他们两年工资啊,兴奋地拍脯道:“少爷,您就听好吧。”

    “很好,干得利落点。得手后,立即换车走人。”

    “明白。”

    ……

    下午,叶秋雨和寒月月又在包厢里玩起了牌。

    另外,车子中途又停靠了几次,两人下车买了些零食和地方特产,倒也不怎么无聊。

    傍晚时分,车子已近甘省,城镇和绿洲渐渐多了起来。

    因为也没什么电视看,所以,吃过早饭,叶秋雨和寒月月便早早的歇下了,小威也趴在叶秋雨的上,闭目休息。

    慢慢的,时间便过了午夜。

    人间生物钟开始发挥了作用,叶秋雨和寒月月渐渐的睡熟了,列车轻微的颤动,仿佛是最好的摇篮曲一般,让二人睡得十分香甜。

    就在这时,外面的走廊中响起一阵极轻微的脚步声,两个黑影鬼鬼祟祟地走了过来,当下,一个黑影放风,另一个黑影则轻轻趴在叶秋雨包厢的门上,侧耳仔细倾听。

    “都睡熟了。”

    很快,听声的那个黑影回过头,高兴地极轻声道。

    “那动手吧。”

    放风的黑影也压低了声音。

    听声的黑影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一个造型很奇特的鹤嘴壶,鹤嘴十分细长,便见他轻车熟路的将细长的鹤嘴塞进门缝,然后从壶把的一个洞口向壶中轻轻吹起气来。

    立时,一阵淡淡的轻烟从鹤嘴中飘出,渗进了包厢之中。

    包厢中,叶秋雨却早醒了。

    他是什么人,就算睡着了,敏锐的神识也比一般人醒着更警醒三分,这两个不速之客又如何瞒过得他。

    不过,他却没有声张,只是静静地看着,究竟是哪方毛贼敢来太岁头上动土。

    这时,小威也被惊醒了,兽类的直觉可比一般人灵敏得多,似乎察觉得门外有人不怀好意,刺膀微炸,便要发怒。

    “嘘——”

    叶秋雨赶紧摸了摸小威的脑袋,示意它不要作声。

    小威极通人,当下,便也不再作声,只是睁着一双犀利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房门。

    一时间,包厢中一片寂静,只有寒月月还懵然无知的打着呼噜。

    忽然间,悄无声息地,一只细长的鹤嘴从门缝中伸了进来,随即溢出一股淡淡的轻烟。

    迷香?

    叶秋雨可是千年老妖了,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个毛贼的下作手段,为免这迷香对寒月月造成伤害,他轻轻一抬左手的须弥戒指,心中默念灵咒,立时,这股迷香便被吸引了戒指之中。

    小威似乎对这一幕很好奇,侧着小脑袋,盯着须弥戒指看个不停。

    “嘘——”叶秋雨又轻轻安抚了小威一下,免得它发出声音来,吓跑了这两个毛贼。

    不一会,许是觉得叶秋雨二人应该已经晕过去了。

    一张很薄的卡片代替了鹤嘴壶的细嘴,“卡嗒——”一声轻响,便熟门熟路地拔开了门锁。

    而小丫头这时,却兀自睡得很熟,警惕低得一塌糊涂。

    “吱——”

    包厢门非常轻地缓缓被推开,两个黑影蹑手蹑脚地摸了进来。

    “嘿,在那。”

    包厢里很暗,看不清什么,但是,小威的眼睛在夜里也闪着幽幽的绿光,顿时吸引了两个黑影。

    就在这两人摸过去,准备把小威弄走之时,忽听“卡嗒——”一声轻响,包厢门竟然关上了。

    随即,又“叭——”的一声,灯光大亮。

    啊

    这一下,可把两个黑影吓得是魂飞魄散。

    “呵呵……”尤其是这时,竟然有人笑呵呵地调侃道:“哟,原来是你们两位啊,这大半夜的不请自到,有何贵干?”

    便见门口,叶秋雨正如门神一样,一夫当关。

    罗光南的这两个保镖顿时面面相觑,脸色非常难看:这下完了,竟被人逮了个正着。

    不过,两人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明明吹进了迷香,这小子怎么会没事?

    “怎么这么吵啊?”这时,寒月月也揉着眼睛,从上坐了起来,忽见屋里多了两个不速之客,吓得惊叫一声,慌忙用被子遮住自己体:“师、师父,这是什么人啊?”

    “嘿嘿……”叶秋雨戏谑道:“你没认出来吗?这两位可是那罗老板的保镖啊。啧啧,瞧人家多,大半夜的还悄悄摸进来跟咱们打招呼。”

    寒月月这才认出了两位毛贼,恼火道:“哼,什么打招呼?不用说,肯定是那姓罗的买不到小威,就让这两个混蛋来偷。师父,赶紧报警,我看那姓罗的要不要脸”

    “Ok”

    叶秋雨弹了个响指,也时髦的扯了句英文。

    两个保镖顿时唬得魂飞魄散,这要是被警察逮去,不扯出那罗光南才怪。

    那时候,他罗大少爷后台极硬,除了丢回脸,回去再被老爹揍一顿,不会有什么**烦。

    但是,他们办砸了事,估计下场就惨了——不用说,铁定会被当做替罪羔羊。

    两个保镖一急,顿时目露凶光,他们都不想坐牢,所以,必须在警察来时冲出去,然后跳车逃跑。

    至于罗大少爷会不会有麻烦,他们就管不着了。

    “冲出去。”

    两个保镖低吼一声,便恶狠狠地向叶秋雨冲了过来。

    叶秋雨乐了,这不是找死吗,一抬脚,顿时踹翻一个,稀哩哗啦地撞翻了靠窗的桌子。

    另一个正吓一跳间,却被叶秋雨一记手刀切在脖颈上,顿时轰然倒地,嘴歪眼斜的动弹不得。

    小威兴奋了,跳到摔在窗前的那厮上,一嘴就啄在其手腕上。

    “喀嚓——”这洪荒灵兽的一嘴,可是非同小可,这厮的右腕顿时被啄开一个硕大的血洞,骨碴森森,鲜血横流,痛得是哇哇惨叫,好险没直接挂了。

    叶秋雨也吓了一跳,这两人虽然可恶,却也罪不至死,见小威还气势汹汹地要再啄下去,赶紧喝道:“小威,快停手,别闹出人命。”

    “呜——呜——”

    小威极通人,这才悻悻地住手,飞到叶秋雨肩上,一脸的顾盼自雄,得意洋洋。

    寒月月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呢,战斗已经结束,看这两个毛贼凄凄惨惨的模样,不幸灾乐祸:“活该敢来偷小威,没死算你们命大。”

    “砰——砰——”

    就在,隔壁有人怒冲冲地捶墙大叫:“喂,你们在搞什么飞机,大半夜的,不睡觉折腾啥呢?”

    叶秋雨、寒月月面面相觑,不都笑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