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绝地反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一百四十三章绝地反击

    “呃——”

    这时,那牛妖打了个饱嗝,得意地走了过来:“小娘子,别哭了,再哭他也是死定了。”

    “臭妖怪,我跟你拼了。”

    寒月月疯了,也忘了恐惧,竟猛冲向这牛妖,照这牛妖的左腿就是一阵拼命的踢打。

    那景,简直就是小矮人与巨人之战,完全不成比例。

    “……”

    牛妖简直无语了,寒月月这点力气对它来说,简直跟挠痒痒似的,毫毛都伤不了一根。

    寒月月却是不管,踢打了一通,觉得手脚都被震得生疼,竟又一口咬了上去。

    可见,这美女凶起来,也很够看啊

    牛妖却有些不耐烦了,伸出蒲扇般的巨手,一把便将寒月月攥在手中,举在了面前。

    “哟,还是个小美人呢”

    牛妖乐了:“怎么样,这小子死了,当我的压寨夫人如何?这样的话,我可以不杀你。”

    “压你妈”寒月月气得破口大骂,凶悍的一口又咬住了这牛妖的拇指,仿佛生猛的小豹子似的,简直恨不得将这牛妖的手指咬断。

    当然,这是不可能地。

    牛妖大怒:“臭娘们,不知好歹,老子捏死你。”铜眼般的牛眼中凶光一般,便待下手。

    就在这时,便见一声虚弱但坚定的叱喝:“宝贝,请转。”

    嗯?

    牛妖愕然,哪来的声音,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脖颈旁突然响过一道金光,飞快一转。

    “扑——”

    霎那间,牛妖斗大的头颅突然飞向半空,紧接着,空空如也的巨大脖颈中鲜血狂喷。

    这不可能

    牛妖的头颅骨碌碌滚落在地,脸上却勿自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啊”

    寒月月被妖血淋得一头一脸,顿时被这血腥的一幕吓住了,歇斯底里般大叫起来。

    “轰隆——”

    就在这时,牛妖巨大的无头尸体轰然倒在地,将正在大叫的寒月月摔了个晕天黑地。

    “月、月月,你没事吧?”

    就在这时,寒月月突然听见,耳旁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

    师、师父?

    狂喜的寒月月立时清醒过来,她扭过头,果然看见,虽然是遍体鳞伤,但叶秋雨并没有死,正一脸虚弱的趴在地上,担心地看着她。

    “师父,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寒月月顿时欢喜得哭了起来,她赶紧拼命扳开牛妖沉重的大手,跌跌撞撞地冲到叶秋雨旁。

    然而,看到那叶秋雨浑是血的可怕模样,小丫头又慌了神,不知道如何是好,急得直掉眼泪:“师、师父,这、这怎么办呀——”

    “别、别慌。”

    叶秋雨喘着粗气:“我包里有金针,你去帮我拿过来,先止血。”

    “哎,好。”

    寒月月顿有了主意,飞也似的奔向背囊,去找金针了。

    “呼——呼——”

    叶秋雨则艰难地翻了个,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这一役,真是太险了。

    刚才,他被牛妖的闪电击中时,并没有运用真气来护保命,而是选择了硬挨。没有办法,他刚聚集了一点真气和体力,如果都消耗掉了,便无法再使用‘斩仙飞刀’。

    所以,他选择了相信自已体的强度。

    虽然他已没了仙骨,但是,他的躯体毕竟经过了化仙池的仙水改造,远非凡人可比。

    幸运的是,他赌赢了。

    虽然在牛妖的妖云闪电下伤痕累累,但终究留下了一口气,这便给了他翻盘的机会。

    然而,这时的叶秋雨,冒险蓄积的体力和真力依然不足。

    就在这时,寒月月看似疯狂的发泄,缠住了牛妖,给叶秋雨挣得了至为宝贵的时间。

    终于,在牛妖要对寒月月下手时,准备完成的叶秋雨发出了致命一击。

    威风八面的牛妖,终于彻底的轰然倒下。

    不过,他的况却也不容乐观,伤势之沉重,绝非一般人可以想像,未必便能过去。

    “师父,针来了。”

    这时,寒月月拿了金针,欢喜地冲了回来。

    “月月,”

    叶秋雨喘着粗气:“我浑一点劲都没了,你、你替我针炙。”

    “啊”

    寒月月大惊,急道:“可、可我不会啊。”

    “没关系。”

    叶秋雨安慰道:“我来指点你,你听我的就行。再不止血的话,你师父我真的要挂了。”

    “好、好吧。”

    寒月月没有办法,只要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心里却慌得不行。

    “膻、膻中,在我口……对,就是这里,慢慢刺下去……好了,慢慢捻针……”

    “干得漂亮。下面是气海……”

    ……

    半个小时后。

    叶秋雨指挥着寒月月,一口气刺下去十几根金针,终于将快流干的鲜血慢慢止住了。

    而这时的寒月月,因为高度紧张,全几乎已经被汗水湿透。

    “好了。”

    叶秋雨内视了一下自己的体,伤势依然沉重,不过,应该死不了了,不长出口气。

    看起来,他的运气着实不错

    “谢天谢地”

    小丫头一听,顿时全一松,一股坐倒在地,那是如释重负:“天啦,紧张死我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真的办到了。

    “月月,谢谢你。看来,我是死不了了。”

    止住了血,叶秋雨脸色好多了,中气也足了些,轻轻握住了寒月月的玉手,柔声道。

    太好了

    寒月月大为高兴,有些羞涩地也握住叶秋雨的手,柔声道:“师父,我们是侣啊,你不用跟我说谢谢的。刚才,你不也是拼了命的保护我吗。”

    “嗯。”

    叶秋雨心中暖暖的,这小丫头,关键时刻,还真的胆大,他现在还不敢相信,这小丫头竟然敢冲向那牛妖,连踢再咬的。

    想起这惊险的一幕,叶秋雨嘴角不露出一丝笑意。

    “讨厌,你笑什么?”

    寒月月一见叶秋雨嘴角笑得开心,便知道这家伙肯定没想什么好事,不有些嗔。

    如果不是见叶秋雨伤得跟血葫芦似的,她肯定要拧上几下泄愤。

    “没什么。“

    叶秋雨忍住笑:“月月,交给你一件事行不?”

    “什么?”

    叶秋雨一指兀自没有收回、停在半空的‘斩仙飞刀’:“看见那柄金色的小刀没有?”

    “看见了。”

    寒月月这才看见这把金光灿灿的精致小刀,很是欢喜:“师父,这是你的法宝么?”

    “是啊。”叶秋雨微微一笑:“刚才,就是它杀了这牛妖的。你现在去拿在手里,然后剖开牛妖的头颅——”

    “啊”

    寒月月吓了一跳,没等叶秋雨说完,便慌得双手乱摇:“我、我不去,太、太可怕了。”

    的确,寒月月毕竟是女孩子,如此血腥的事,一听就慌了,哪敢去做。

    叶秋雨无奈,他只要旦有一点力气,又如何会麻烦寒月月,柔声道:“月月,我现在伤得很重,少说要十天半月才能好。可是,这荒郊野地的,风险难测,如何耽误得起。

    那牛妖道行深厚,可能在脑袋里会结有妖丹。此物乃其全修为之精华所在,如果我能吸收了,必能大大加快伤势恢复,说不定修为还能因祸得福的更进一步。所以——”

    寒月月听了,不有些踌躇,她、她真的很怕唉。

    叶秋雨见寒月月那怯怯的模样,不叹了口气:“如果你不敢,那就算了,等我休息一夜,明天有力气再自己来吧。”

    不过,若是如此,叶秋雨只能盼望今晚不要出什么意外,如果这牛妖还有同党,那可就真完了。

    他现在的况,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干掉他。

    “我、我去吧。”

    没想到,寒月月却鼓足了勇气:“师、师父,怎么弄?”

    “你、你敢吗?”

    叶秋雨一愣,有些讶然,他都要放弃了。

    “当然。”寒月月挥着粉拳,一副很勇敢的样子:“刚才我就敢踢这臭妖怪,现在它死了,又有什么好怕的。”

    “那就好。”叶秋雨很感动,他知道,寒月月这是为了他,否则,这小丫头说什么也不会肯做这等血腥、恐怖的事,当下忙道:“你先用那小刀从牛妖头顶的百会刺下去。百会懂吗?大概在人头顶的正中。那牛妖如果有妖丹,应该就离百会不远,你掏出来给我就行了。”

    “好、好的。”

    寒月月说了大话,也只好硬着头皮去了,不过,叶秋雨看得出来,小丫头紧张得浑都有点发抖。

    寒月月先拿了那‘斩仙飞刀’,‘斩仙飞刀’并没有反抗,它是有灵的仙兵,感觉到叶秋雨的心意,便乖乖地让小丫头拿了。

    勇敢一点勇敢一点

    寒月月心里默默地鼓励自己,有些手脚发软地走向那牛妖大如石滚般的巨大头颅。

    一步、两步,再走得慢,就那二、三十步的距离也很快就到了。

    看着那牛妖死不瞑目的愤怒模样,寒月月一阵心惊胆颤,拿着‘斩仙飞刀’不敢下手。

    “月月,别怕。”

    叶秋雨大声鼓励道:“找准位置,闭着眼睛刺下去就行了。”

    是的,我行的

    寒月月心中大声鼓励着自己,找准了位置后,一闭眼睛,就将‘斩仙飞刀’插了进去。

    不愧是仙兵,牛妖虽然铜皮铁骨,但‘斩仙飞刀’却像插豆腐一样毫不费力。

    随即,寒月月强忍着心中的恶心,用力一旋,立时,这牛妖的头顶便被开了个大洞。

    寒月月抽出‘斩仙飞刀’,鼓足了勇气睁开眼,看向那血腥、恐怖的大洞,果见,有一颗蓝色的、约有婴儿拳头大小的内丹静静地躺着,初一见光,便是蓝光湛湛。

    寒月月大喜,强忍着心中的作呕,伸手将那妖丹掏了出来,疾步走向叶秋雨。

    “师父,找到了,给。”

    寒月月有些脸色苍白的将妖丹递给了叶秋雨,这时,再也控制不住那恶心的感觉,扑到一旁,便是哇哇一阵呕吐。

    叶秋雨拿着内丹,心中一片柔

    让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做这么恶心的事,的确是太难为她了,但是,她依然是做了。

    这一切,只为了他。

    月月,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

    叶秋雨暗暗下定了决心,随即,用嘴将妖丹咬破,霎那间,一股清凉的液体直流进喉。

    很快,这妖丹便被叶秋雨吸空,只剩下一个薄薄的皮囊。

    叶秋雨不敢怠慢,他知道这妖丹的庞大效力很快就会发作,当下,赶紧扔掉那皮囊,闭息调气。

    不过片刻,叶秋雨便觉得有一股赤的火流开始在全经脉中冲突起来,那种痛苦,简直是撕心裂肺一般。

    然而,这对受惯了制之苦的叶秋雨来说,并不算得了什么。

    他强忍着痛楚,迅速运行‘紫龙真气’的心法要决,缓缓引导着那赤的火流涌向丹田。

    而一进丹田,这赤的火流顿时就被吸收,炼化为紫龙真气。

    ……

    叶秋雨正努力吸收妖丹时,寒月月一阵呕心呕肺的也吐完了,她本以为自己很勇敢,没想到到底还是小女人,不有些小小的沮丧。

    她转过头,却是吓了一跳。

    原来,叶秋雨不知何时已是被一团幽幽的蓝光所包围,不过,蓝光正一点点的转变为紫色。

    寒月月知道,叶秋雨一定是在吸收那牛妖的内丹,当下,也不敢打扰,屏心静气地看着。

    过了好几分钟,她忽然觉得周围的光线变得很暗,一抬头,这才发现,天已经彻底黑了,连星星和月亮都已经爬到了空中。

    山里一旦入夜,不仅风大,而且露气很重,寒月月可不放心叶秋雨这就样躺着,赶紧跑过去,把两个背囊拿了过来。

    然后,小丫头勤快地在叶秋雨的上风处搭起了两个帐蓬,给叶秋雨挡风,随即,又捡了些枯枝,生起火来,替叶秋雨驱赶露水和保暖。

    如果是寒爷子在这里,肯定会惊得目瞪口呆,要知道,小丫头在家可从没这么勤快过。

    ……

    足足一个半小时后。

    叶秋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将牛妖的妖丹完全吸收,只觉得丹田中真气之充盈,竟是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叶秋雨大喜,赶紧引动真气流入经脉,开始疗伤。

    只见一团明亮的紫光将叶秋雨整个包裹起来,随即,传来一阵阵骨骼摩擦的奇异声音。

    这是叶秋雨在接驳断骨,紧接着,便是伤口的生肌、结疤。

    半个小时后,叶秋雨长吸口气,全的紫光缓缓收回体内,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师父,你怎么样?”

    正坐在火堆旁边,好奇地把玩着‘斩仙飞刀’的寒月月一见,顿时欢喜地凑了过来。

    “好多了。”

    叶秋雨微微一笑:“断骨接上了,伤口也收口了,你看。”

    寒月月一看,叶秋雨上原来大大小小的伤口竟是一个也不见了,甚至连皮肤上的血污也被真气净化,赤luo的躯体完美得就像是一尊有着至高价值的雕塑一般。

    “呀”

    寒月月一脸的难以置信:“师父,你完全好了?”

    “哪那么快啊。”

    叶秋雨轻轻一笑,坐了起来:“这只是表面现象。虽然有牛妖的内丹相助,但恐怕也要三、五天才能完全康复,不过,现在活动是没有问题了,就是上还有点乏力。”

    “太好了。”

    就这样,寒月月也很高兴啊:“师父,你饿了吧?你等着,我去给你做晚饭。”

    “好。”

    叶秋雨点点头,的确,他现在饿得简直像吃下一头牛:“不过,先给我拿点衣服来吧。”

    寒月月这才想起叶秋雨还是赤**呢,冷啊,吐吐舌头,赶紧替叶秋雨把衣服拿了过来。

    “刀也给我吧。”

    叶秋雨见寒月月还拿着‘斩仙飞刀’,不笑着伸出手。

    “噢。”

    寒月月有些恋恋不舍的把‘斩仙飞刀’还了过来,在火光的映衬下,刀金光闪闪的,非常漂亮。

    “你这丫头,”

    叶秋雨好笑道:“这法宝你又不能用,舍不得干吗。”

    “嘻嘻……”

    寒月月也不好意思道:“人家就是觉得它好漂亮吗。”

    “……”叶秋雨一阵无语,这是上好的仙界法宝啊,何止是漂亮,简直厉害得不得了,耸耸肩:“宝贝,请回府。”

    “刷——”

    金光一闪,‘斩仙飞刀’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

    寒月月顿时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师父,刀呢?”

    “哪,在这。”

    叶秋雨没好气地伸出右手,便见手腕上,有个金色的小小飞刀符号,十分的卡哇伊。

    “哇,好可好神奇啊”

    小丫头顿时是一脸的惊叹,觉得这修仙真是太有意思了。

    “好了。”

    叶秋雨好笑地捏了捏小丫头的鼻子:“少发花痴了,快去做饭吧,我都快要饿死了。”

    “噢。”

    寒月月这才蹦蹦跳跳地去了,冻得全直起鸡皮疙瘩的叶秋雨也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

    ……

    “师父,好了。”不一会,寒月月便笑嘻嘻地把一碗泡面递了过来:“瞧,有两根火腿肠、两个卤蛋呢,嘻嘻,丰盛吧。不够的话,我——”

    “呼噜、呼噜——”

    小丫头话还没说完呢,叶秋雨已是一阵狼吞虎咽,别说面了,连汤都喝得一干二净。

    “再做——”

    小丫头一阵愕然,这时才傻傻地把话说完。

    “再做?太好了,我还要还来两碗。”叶秋雨擦了擦嘴,笑嘻嘻地又把碗递了回去。

    寒月月翻了翻白眼:我的天,真能吃啊

    ……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