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旅游市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一百三十四章旅游市场

    安顿完后,叶秋雨便和寒月月到酒店的餐厅,吃了一顿风味独特的的喀什手抓饭,然后,又要了盘甜点,里面摆放着喀什有名的葡萄、哈密瓜,都甜得让人流口水

    刚一吃完,寒月月便满足地拍了拍肚皮:“味道不错师父,咱们现在就去市场吗?”

    “嗯”

    叶秋雨点点头:“早点把车和向导订下来,然后,如果有时间,去逛逛市场如何?”

    叶大仙人一向是好玩的,来了喀什一趟,总得逛一逛

    “好啊”

    寒月月高兴坏了,这逛街可是女人最喜欢的运动了,何况还是充满异域风的边疆

    “那走”

    当下,两个人出了酒店,沿着中年司机大叔指引的方向,寻找起中亚细亚大市场来

    果然,没走几步,就看见了巨大的市场招牌

    “瞧,在那”

    叶秋雨笑着一指,两个人便快步走了过去,便见市场前宽敞的停车场上停了很多车

    有货车,有客车,大大百辆,规模果真不

    “老板,包车吗?”见有人走近,一个三十多岁的削瘦男子地上来搭讪:“猎豹吉普,才买一年的车,越野极好,去哪都方便”

    这厮眼毒,一眼就看出来叶秋雨和寒月月不人,多半是来旅游的

    叶秋雨打量了此人一眼,印象还不坏,没有那种狡诈习气,便笑道:“我们想进昆仑山一趟,能把我们送去最近的孕拉镇么?”

    “孕拉?”

    这削瘦男子一拍脯,笑道:“没问题,我路熟,怎么,两位是进山寻玉的?”

    “寻玉?”

    叶秋雨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是啊”

    这削瘦男子奇怪道:“一般到孕拉镇的,都是准备进山去寻玉的,那一带山里玉石可不少”

    “呵呵……”

    叶秋雨恍然大悟,笑了笑道:“算是对了,去那什么价?”

    “这样,我也不跟两位来虚的,到孕拉有两百多公里,路也不是很好走,一来一回,就得浪费我两天时间,少了两千,我肯定不去”这削瘦汉子给出个一口价

    “行”

    叶秋雨觉得不是很贵,便一口答应:“我们明天一早出发,有问题么?”

    “没问题”那削瘦汉子见生意达成,很高兴:“两位住哪?明天一早,我去接你们”

    “就在前面的隆大酒店”

    “那好,这是我的名片,您也留个姓名、电话”削瘦男子赶紧递过一张名片来

    名片上写着‘李秋福’三字,还有一个手机号码

    叶秋雨笑着接过名片,觉得很有意思

    以前啊,只有官员或是有份的人才有‘名刺’这玩意,但现在,三教九流谁都有了

    当下,便也把自己的姓名和电话留了下来

    “对了,”

    叶秋雨想起道:“李师傅,有熟悉那片山的向导么?我们想找一个”

    “嗨”李秋福笑道:“要找向导,孕拉镇上多的是,没比他们熟悉那片大山了,这里的向导,大多是旅游向导,不适合二位的”

    “这样啊”

    叶秋雨点点头:“那到了孕拉,麻烦李师傅给引见一下”

    “没问题”

    李秋福一口答应,这不过是顺便的事,而且,还能落个人

    “那好,”叶秋雨见时间还早,便道:“我们要去市场里逛逛,就告辞了明早见”

    “哎,明早见”

    当下,叶秋雨便和寒月月走进了市场,顿时,寒月月便惊叹起来:“哇,好闹啊”

    的确,眼前游客络绎不绝,数以百计的摊位延伸向远方,简直一眼看不到头,叫卖声,还价声,不绝于耳,真是兴旺非凡

    叶秋雨也有些惊讶,眼前虽然是个边陲小城,但看其闹,竟是不比唐时的长安差

    “走,慢慢看过去”

    叶秋雨也兴趣大起,招呼一声,便和寒月月兴致勃勃地逛了过去

    “瞧一瞧,看一看啊,最好的疆省地毯啊”

    “先生,小姐,来看一看,最好的和阗玉”

    “英吉莎小刀,工艺精美、锋利无比啊,来到喀什,不带一把等于没来啊”

    ……

    所过之处,汉人,少数民族人,各摊主纷纷地招揽生意,经营的疆省地毯、和阗玉石、四大名刀等民族工艺品真是琳琅满目,令人目不瑕接

    叶秋雨和寒月月兴致勃勃的各挑了一把精美的英吉莎小刀,玉石和宝石装佩,各花了千把块钱

    “师父,你看”

    突然,寒月月兴冲冲地奔向一个摊位,便见眼前卖的都是各种花帽,有绣花、挑花、绊金、绊银、挑珠等款式,非常的美丽,都是很适合美的女孩子配带的精美之物

    “小姐,想买花帽吗?”一个卖花帽的哈萨克大叔见有生意上门,笑得一脸的褶子:“我这花帽可是全喀什最好的,您这么漂亮,戴上一定加美丽”

    “是吗?那我看看”

    寒月月一听喜滋滋的,兴冲冲地挑选起来

    叶秋雨耸耸肩,对女人来说,漂亮的衣服、首饰,永远都有着莫名其妙的强大吸引力

    不过,买就买,又不是什么大事,总不能白来一趟

    不一会儿,寒月月便挑好了一只花帽,笑嘻嘻地戴在头上:“师父,怎么样,漂亮吗?”

    便见这花帽红色为主,配有一串串美丽的玛瑙,戴在寒月月头上,却是添增了三分俏丽,令人怦然心动

    “真是好看”

    叶秋雨笑着点点头:“我觉得适合你,要不,就买下?”

    “嗯”

    寒月月一听,高兴坏了:“老板,多少钱?”

    哈萨克大叔高兴坏了:“两位真有眼光,这顶头帽工艺精美,用料讲究,瞧这上面着的玉石,都是上好的玛瑙——”

    “行了,”

    叶秋雨可没空听他的自吹自擂,打断道:“我们自己看得到,你就直说要多少钱?”

    哈萨克大叔讪讪一笑:“那个,八百如何?”

    “四百”

    寒月月一听,立时腰斩一刀,女孩子买东西,那刀口可是犀利得很

    “不、不,那不行”

    哈萨克大叔激动起来,仿佛是在抢劫他一般:“四百块不可能买到这么好的花帽”

    “那就五百”

    “五百也不行,美丽的小姐,您看看这花帽,这么好上哪找,我最多只能让到七百”

    “一口价,六百,要是不卖,我就去别家看看”

    “好,你赢了唉,这回亏大了”

    哈萨克大叔无奈地摊摊手,似乎吃了亏一样,但眼角的笑意让叶秋雨知道,信他才怪

    付了钱,寒月月喜滋滋的将花帽戴在头上,欢快得像只小精灵

    的确,本就十分漂亮的寒月月,再配上这精美的花帽,一路上果然十分的吸引眼球

    甚至还有一些外国游客,地给寒月月照相,或是要求合影,准备把中国的美丽带回家乡

    这下,寒月月得意了,那小小的虚荣心看得叶秋雨十分好笑

    突然,像个花蝴蝶般蹦蹦跳跳的寒月月停住了脚步,悄声道:“师父,你看,有小偷”

    “噢?”叶秋雨顺眼看去,果见有个少数民族男子,正鬼鬼祟祟地跟着两个漂亮的外国女孩,贼手不动声色的伸向其中一人的背包

    “师父,怎么办?”寒月月悄声道

    叶秋雨很恼火,偷人家外国人的东西,不是丢咱中国人的脸吗,遂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叶大仙人的人生观,那一向是八个字‘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至于什么‘明哲保’,那统统不在叶大仙人的字典里

    “啪——”

    结果,那贼手刚伸进人家外国女孩的包里,摸了只小巧的数码相机,就被叶秋雨一把攥住了,冷笑道:“朋友,伸错口袋了?”

    两个外国女孩被惊动了,回头一看,见自己的数码相机在别人手里,那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立时激动得哇哇一阵大叫

    当然,遗憾的是,叶大仙人是一个字没听懂

    那小偷大怒,恶狠狠瞪着叶秋雨:“小子,别多管闲事,这里可不是你们汉人的地盘”

    “哼”

    叶秋雨哪怕他的威胁,用力一拧,顿时,这厮惨叫一声,手腕脱臼,相机也离了手

    叶秋雨伸手接过,递给了寒月月:“还给人家,我不懂鸟语”

    “知道”

    寒月月高兴地接过,递给了那两个外国女孩,并说明了原因,激动得这两个人一阵叽哩哇啦

    “师父,”

    寒月月笑嘻嘻地道:“人家说谢谢你呢,说你是中国的佐罗,非常帅”

    “呵呵……”

    叶秋雨一乐,一脚将这小偷踹了个墩,冷哼道:“滚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打断你的狗腿”

    “小子,你等着”

    这小偷在四周围观者的哄笑和唾骂中,托着脱臼的手腕,狼狈而逃

    “走”

    见事完结,叶秋雨一拉寒月月,便要走人

    然而,两个外国女孩却拦住了叶秋雨,一阵叽哩哇啦,叶秋雨直挠头,听不懂啊

    “月月,她们说什么呢?”

    “嘻嘻……”

    寒月月偷笑道:“人家说,要跟你这个中国的佐罗照张相,留个纪念”

    “是吗——”

    叶秋雨大乐,这厮也是的,笑呵呵道:“那就来,给这俩老外一点面子”

    寒月月翻翻白眼:虚伪,太虚伪了明明心里美得不行,还装得一本正经的

    当下,两个外国女孩跟叶秋雨合了影之后,便笑嘻嘻地挥手告别

    “月月,咱们走”

    叶秋雨心大好地招呼一声寒月月,便要继续逛,时间还早得很,不到回去的时候

    “在这里,就是那个汉人”

    就在这时,一阵纷乱中,有七八个少数民族大汉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那个小偷

    眼见得不妙,四周的游客吓得纷纷走避

    这下,许多摊主不高兴了,有不少也是少数民族的大骂起来:“艾买提,你们这些家伙别给我们疆省人丢脸好不好,你们要是老这样胡闹,谁还敢再来我们喀什旅游”

    “都给我闭嘴”

    那小偷似乎就叫艾买提,恶狠狠地扫视了一下四周:“谁再敢嚷嚷,我就砸了他的摊子”

    众摊主一时敢怒不敢言,说两句可以,但谁也不想引火烧

    “师父,嘻嘻,你的麻烦来了噢”

    寒月月却是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调戏起叶秋雨来

    “麻烦?”

    叶秋雨也淡淡一笑:“月月,你也太高估他们了你信不信,我秒秒钟摆平他们”

    可恶

    艾买提众人大怒,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打脸啊,当咱们七八个人是豆腐做的不成?

    “混蛋,给我揍他”

    “就是,让这小子知道我们的厉害”

    ……

    几个少数民族大汉一涌而上,乱拳打向叶秋雨,艾买提则在后面是跳着脚呐喊助威,那模样,活像是个上窜下跳的大马猴,当然,还是只折了手的

    “师父,看你的喽”

    寒月月笑嘻嘻的蹦到一旁,那模样,仿佛是看戏一般

    “没问题”

    叶秋雨耸耸肩,潇洒地顺了顺脑后的长发,仿佛不是要打架,而是去T台走秀一般

    “小子,吃我一拳”

    一个冲在最前的少数民族大汉狞笑一声,沙钵大的拳头呼啸着就奔叶秋雨鼻梁而来

    这要打中,肯定是万朵桃花开

    当然,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叶秋雨冷笑一声,潇洒地长而立,右手一指疾点而去

    电光火石间,正中这厮的拳锋

    “砰——”

    顿时,奇迹发生了,这少数民族大汉仿佛是被火车撞中似的,猛地倒飞出去七八米远

    落地处,这厮才来得及发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原来,其右手连同腕骨竟是被整个震碎了,扭得像只丑陋的鸡爪似的,令人触目惊心

    四周,顿时哑雀无声

    几个正要冲上去的艾买提同伙,也吓得停下了脚步

    仅仅只是一个指头,就能将人击飞七八米远,甚至连骨头都碎了,这是何等可怕的力量,简直骇人听闻

    此时,就算是傻子,也绝对看出来,叶秋雨强得简直非人类

    “师父好棒”

    别人吓呆了,寒月月这神经大条的却是欢呼起来,一脸的得意洋洋

    “还有谁不服气的?放马过来”

    叶秋雨冷厉的眼神扫视了一下众敌,这些家伙顿觉似被猛兽盯上一般,全汗毛直竖,竟是齐齐骇得退了两步

    “你、你先上”

    “你先上”

    ……

    艾买提的几个同伙心虚了、胆寒了、害怕了,你推我让的不敢上前,客气得仿佛成了斯文人

    “胆小鬼丢人”

    “就是,没真用”

    “小偷就是小偷,永远成不了英雄”

    ……

    见得这些人渣的丑态,围观的游客和摊主们胆子也大了起来,一阵起哄、讥笑和叫骂

    艾买提这些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简直骑虎难下

    若是就此逃之夭夭,估计能被人笑死,以后就没法在这片混了,因为没人再怕他们

    若是不逃,对面这个汉人太恐怖了,不敢上啊

    没瞧见乌合木这厮被打断了手骨,躺在地上鬼哭狼嚎的么,那手以后肯定是废了

    怎么办?

    当下,几个同伙都苦着脸,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了艾买提:祸是你惹的,拿个主意啊

    艾买提一咬牙,凶大发:“给我上**,我就不信这么多人打不过他一个”

    众同伙翻了翻白眼,你丫倒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有人道:“要上你先上”

    艾买提大怒:“放没看到我右手脱臼了么,怎么上?难道让我送上去挨揍么?”

    “那我们也不想挨揍啊”众同伙不服气了

    “哈哈哈……”

    看这些人渣自己吵起来了,尽显色厉内茬的本质,围观的游客的摊主们再次轰笑起来

    “看啦,狗咬狗,一嘴毛”

    “就是,咬得再狠一点,最好打起来”

    “人渣就是人渣”

    ……

    “真没劲”

    寒月月见状,郁闷地打了个哈欠,十分鄙视这些无胆鼠类

    叶秋雨也十分不耐烦,冷哼一声:“还打不打?没胆的话,就赶紧挟紧尾巴给我滚”

    艾买提众人面面相觑,脸得发烫,只觉得今天这脸丢大发了,以后估计都没脸见人

    “警察来了”

    就在这时,有人喊了一嗓子,果见有几个警察远远拿着警棍奔了过来:“哪里打架?”

    “快跑”

    艾买提众人一听不妙,赶紧作鸟兽散,此时逃命要紧,哪还顾得上面子

    “喂,等等我,别把我丢下啊”

    那个被叶秋雨打断手骨的家伙,一见同伙都逃之夭夭了,慌得顾不上疼,也连滚带爬地逃了

    “滚喽”

    四周又是一阵幸灾乐祸的哄笑声

    无胆鼠类

    叶秋雨轻蔑地撇了撇嘴,也一拉寒月月:“走了,我可不想被警察缠住,问来问去的”

    “嗯,师父你真棒”

    寒月月笑嘻嘻地点点头,和叶秋雨一转进了一个小巷,闪了人

    ……

    当下,叶秋雨二人又转了个把小时,买了不少的纪念品,这才笑呵呵地满载而归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