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申遗成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华爵士 书名:隐龙变
    第一百七十五章  申遗成功

    周一。

    吃过早饭,叶秋雨拿着书本,悠闲地走向教室。

    最近,经过连续的恶补,叶秋雨好歹上课能勉强听懂了,但是,别指望他有多精通。

    事(情qíng)总得慢慢来不是。

    “嘿,秋雨,等等我们。”

    刚走到教学楼下,便听有人叫他,叶秋雨一回头,却见是邱时鑫三人颠颠跑了过来。

    “咦,你们从校外回来的?”叶秋雨有些诧异。

    “是啊。”周荣乐道:“食堂里的早饭味道实在不怎么样,所以这两天我就到外面吃了。”

    “靠,也不叫我。”

    叶秋雨不满道,的确,食堂里的大锅饭是不太好吃。

    “拉倒吧。”

    邱时鑫没好气道:“你又不做早***,叫你你愿意起来吗?”

    “那倒是。”

    叶秋雨一乐,他在天庭当了一千年的散仙,懒散惯了:“走了,准备上课,别迟到了。”

    “对,对。”

    周荣三人连忙附和:“这头两堂可是‘灭绝师太’的化学课,迟到可就惨了。”

    所谓‘灭绝师太’者,乃是一班的化学老师,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

    每次上课必点名不说,如果你敢不来,那恭喜你,这门课你挂定了,上届就有好几位学长惨遭其‘毒手’。

    就算上课走走神,被其发现,也会直接让你灰溜溜站到下课。

    如果你迟到,那一份检查肯定是少不了。

    所以,全班同学一致送了个‘灭绝师太’的绰号给她,并且认定其患了更年期综合症。

    幸好,叶秋雨有特权可以自主上课,却不用看这位师太的脸色。

    两节课后。

    总算熬过了‘灭绝师太’的化学课,全班同学都松了口气。

    “走了,去音乐教室。”

    一群人纷纷招呼着,神态都很轻松,下面两堂是音乐课,那自然是没有什么压力的。

    “秋雨,咱们也快点。”

    周荣三人招呼了一下叶秋雨,四人便赶紧收拾书本。

    就在这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一首好听的古典民乐‘好一朵美丽的***’。

    “嘿,秋雨,你手机响了。”杨新提醒了一下。

    “噢,谢谢。”叶秋雨忙放下书本,摸出酷到掉渣的手机,放到耳边:“喂,是哪位?”

    “叶同学,我是张鸿宾啊。”

    手机里,传来了一个老人慈祥、爽朗的笑声:“怎么样,你现在有空吗?”

    “嗯,有事吗?”

    “是啊。”

    张鸿宾兴冲冲道:“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好事。知道在哪不?”

    “知道。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叶秋雨刚要把手机揣好,一抬头,却见周荣三人的面孔简直近在眼前。

    “靠,你们干吗呢?”叶秋雨被吓了一跳。

    “手机很酷啊,拿来瞧瞧。”

    周荣不由分说,一把便抢过了叶秋雨的手机,一看之下,不(禁jìn)怪叫连连:“哇哦,哇哦,我的个亲娘,竟然是VERTU手机!乖乖,纯金机(身shēn),钻石镶嵌,还有这刀锋似的超薄机(身shēn),太酷了!”

    “就是,太奢华了,肯定贵得要死!”邱时鑫和杨新也看得两眼直放光。

    “秋雨,什么时候弄的?多少钱?”周荣一脸的(爱ài)不释手。

    叶秋雨无奈道:“就前两天啊,回来以后。价格吗,近五万块钱吧,我觉得不算太贵。”

    “哇哦——”

    邱时鑫和杨新吓一跳:我的娘,这么贵啊,都顶上四年大学学费了!

    “不是吧?”

    周荣却怀疑道:“这款手机我在网上看到过,起码十几万的,五万?怎么会这么便宜?”

    “十几万?”叶秋雨一愣,随即恍然大悟,不用说,他上了宁青萍的当了,不(禁jìn)心中一阵无奈,苦笑道:“这手机是在宁小姐自家的手机卖场里卖的,当然便宜了。”

    “原来是这样。”众人恍然大悟。

    “好了,”

    叶秋雨拿起书本:“我去音乐系有事,你们自己去音乐教室吧。”

    “哎。”

    周荣三人这才恋恋不舍地把手机还给叶秋雨,各自分别。

    叶秋雨来到音乐系教学楼,找到系主任办公室,敲了敲门:“砰、砰!”

    “进来。”

    叶秋雨一推门,便见张鸿宾、严初都在,连忙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张老师,严老师。”

    “小叶啊,来,快坐。”

    张鸿宾、严初赶紧起(身shēn),(热rè)(情qíng)地招呼。

    “哎。”

    叶秋雨坐到沙发上:“两位老师叫我来,有什么事啊?”

    “好事。”

    张鸿宾乐呵呵道:“申遗的事,国务院已经批了下来,你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艺术大师了。”

    “噢。”

    叶秋雨一愣:“这么快?”

    “当然。”

    严初笑着插口道:“你的成就无可辩驳吗,什么调查、论证的,自然就一切从简了。”

    “来,这是证书,你拿着。”张鸿宾从抽屉里拿出一迭东西。

    叶秋雨上前拿过来一看,东西可不少:

    有认证‘广陵散’原曲为国家非物质文倾遗产的证书,有认证他是艺术大师的证书。

    还有一份资料,说明国家为了保护、传承‘广陵散’原曲,每年向他提供二十万元的资助基金,但每年必须写一份报告,说明资金用途。

    另外,则是国家向他这个艺术大师提供国务院特别津贴,每年是十万元。

    “钱不少啊。”叶秋雨乐了。

    “是啊。”张鸿宾也笑道:“国家对保护和传承‘广陵散’原曲这样的千古绝唱,还是很上心的。如果你觉得二十万的资助基金不够,还可以找当地的文化部门再申请。”

    “知道了。”叶秋雨想了想道:“我会考虑怎么使用好这笔钱的。对了,我的津贴十万元,可以自己支配吗?”

    “当然。”

    严初点头道:“这跟二十万基金不同,津贴是资助你个人,让你能安心从事艺术创作的。”

    “那好。”

    叶秋雨打定了主意:“我也不缺这十万元,就全捐出来吧,学校有不少贫困学生,相信这些钱能对他们有所帮助。不知道两位老师能不能帮个忙,设立个救助基金。”

    “噢,这可是好事啊!”张鸿宾、严初大喜:“叶同学,你有这份心,真是难得,你放心,这个忙我们一定帮,这就向学校申请。”

    “那好。”

    叶秋雨高兴道:“我等两位老师的消息。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告辞了。”

    “好,好。”

    张鸿宾、严初(热rè)(情qíng)相送。

重要声明:小说《隐龙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