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六

    “出去!”芷若大喊一声,赵敏带进来的家丁这才意识到闯了姑娘的卧房,况且这姑娘她还是魔教教主。可赵敏没下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宋青书早已不动声色的从门后大大方方的走出来,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微一拱手朗声道:“周姑娘,失礼了。”

    赵敏挥了挥手,众人也跟着退出了房间,张无忌最后一个离开,顺势戴上了房门。芷若缓缓起,批了外衣走至赵敏跟前:“赵小姐大晚上不睡觉,带齐了人马冲进我的房间不知意何为?”

    赵敏冷笑一声:“有人闯入了我的书房,家丁看见黑衣人往这边逃了。”

    “丢了东西?”

    “自然。”

    芷若坐在桌边给自己倒了杯茶:“这是赵小姐的庄园,小姐随便搜就是。”

    赵敏左右环视一圈,屋子布置得简洁清爽,一目了然。想要藏住一个人实在困难。她瞥眼看见角落里的衣柜,走过去猛地拉开,那被宋青书扯下的夜行衣正突兀的躺在一堆女子的罗裙之中,很是扎眼。

    赵敏拿出夜行衣放到芷若跟前:“我绿柳山庄将周教主和三位公子视为上宾款待,不曾想却是把贼招来了。”

    “赵小姐怀疑我?”

    “自然不是。”赵敏的笑容极是好看,芷若心里隐隐不安,一时琢磨不出她在搞什么名堂,也不接话,只端了茶杯等待下文。

    此时门外忽的一阵乱,几个家丁慌乱的喊声混合着张无忌的声音传了进来:“宋师兄你怎么了?”

    芷若打开门,看见几个家丁跟着张无忌冲到水阁那边,宋青书正躺在水池边上,旁边散落了一个小巧的木盒和几张信纸。

    芷若走过去拿起几张纸看了看,上面一个字也没有。她又捡起那个木盒,散发出一阵奇异的香气,芷若登时变了脸色:“这是奇鲮香木!”

    赵敏若无其事站在一旁笑道:“这不是什么奇鲮香木,只是装过奇鲮香木罢了。否则你认为他还可以活着吗?”

    “奇鲮香木是什么?有剧毒吗?”张无忌在一旁问道。

    芷若摇摇头:“那东西并无毒,只是和水阁里的醉仙灵芙的香气混合就是剧毒。”

    赵敏笑得爽朗非常:“周教主果真好见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弄来的好东西,怎会轻易用在武当一个晚辈上。”

    “你根本就是做好了让宋公子往里跳。”芷若面不改色的转头看向宋青书:“他白天在你书房外偷看之时已被你发现,你故意将信纸放进这木盒,又故作神秘的藏起来,却又他夜里来盗。也料到了他救父心切,迫不及待的要打开这木盒。的确够狠毒。”

    “我只是防贼罢了,他自己蠢可怪不得我。”

    张无忌看着昏迷不醒的宋青书,又对着赵敏说道:“你快把解药交出来。”

    “此毒以那水仙灵芙之球茎和水而饮可解。”

    芷若话音刚落,张无忌正要飞略入水池去摘那水仙灵芙,却不料忽的从水面上升起一股淡淡的黑烟,笼罩在那几株水仙灵芙周围,前一刻还滴的花朵霎时间枯萎惨败。张无忌惊得说不出话来,怒瞪着赵敏要她解释。

    赵敏道:“这花我看得厌了,命人把它们都毒死了,再另外种些别的。”

    张无忌只得把希望都寄托在芷若上:“你还有别的解毒的方法没有?”

    芷若看了他一眼:“你急什么?赵小姐的属下不还站在这里好好的,说明她手里肯定有解药。”

    张无忌拔剑指向赵敏:“把解药交出来。”

    “有本事你就自己来拿。”说话间赵敏手上数枚暗器飞出,直刺向芷若和张无忌。两人施展轻功掠开。张无忌举剑便向赵敏刺了过去,两个人一番打斗,已移向了水阁中央的亭子。

    芷若目光凛冽的扫过绿柳山庄一众家丁,知他们在赵敏手下办事,绝非等闲。她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个足以倾倒众生的浅笑,眼里却毫无笑意:“不要浪费时间,使出你们的独门绝技一起上罢。”

    众人见眼前一个小姑娘说话竟如此狂妄,可又知她是明教教主,连自家主子也惧她几分,更不敢轻举妄动。

    芷若与众人僵持,心中也在琢磨。他们在这院中僵持半晌却不见有其他赵敏的手下前来,说明这绿柳山庄此时人手有限,其他人应是都被赵敏派出去有其他任务。想到此她的眉眼间露出一抹笑意,手里的剑已然出鞘,月色下只见银光挥舞,如同鬼魅一般的影在众人间穿梭几个来回,只闻得见她上清冷的幽香,还没有人看清她的容貌,芷若便已远远掠开,收剑的刹那,后的众人已经齐齐倒下。他们脸上的表甚至来不及惊恐,只是脖颈处被削去了大半。

    芷若看看手中的倚天剑,泛着寒光的剑刃,瞬间便让十数人丧命,却没有留下一丝血迹。她只淡淡的瞥了眼亭子中还在缠斗的两人,冷哼一声:“张无忌这辈子也改不了怜香惜玉的毛病。”再不多看,便转回房。

    不多时,芷若从屋里出来,张无忌依旧在和赵敏纠缠不清,时不时还传过来两个人的交谈之声。芷若手里端了个茶杯,走到昏迷的宋青书旁,用脚尖踢了他两下:“还装。”

    宋青书缓缓睁开眼,俊美的脸上露出邪气的笑容:“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周姑娘。”

    芷若将手里的杯子递过去:“这是解药,赶紧服下罢。”

    宋青书毫不迟疑的将那杯中浸泡的绿色植物仰头一饮而尽:“你怎么会有这东西?”

    “我刚进这绿柳山庄之时,为防她用这一招下毒,私藏了一些。”

    那边赵敏虽被张无忌得连连后退,可张无忌毕竟手下留了余地。那姑娘瞥了眼地上的尸体,忽的纵跃开,手上不知动了什么机关,她脚下的石板猛地弹开,整个人便往下坠落,张无忌伸手去拉,却不想被赵敏一并带了下去。

    那石板瞬间闭合,恢复原样。芷若和宋青书冲过去查看,却没有一丝线索。两个人又四周查看了一番,并无任何异常,宋青书拧起了眉问芷若:“这,要怎么打开?”

    “我怎么知道?先把那几个死人收拾了再说。”

    宋青书从怀里摸出封信递过去给芷若:“这才是我今晚从她书房里拿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

    芷若大致看了一遍,立马脸色大变,那是赵敏的手下神箭八雄传回来的一封信,上面只说他们已经在光明顶下毒,并将杨逍等人带下山来,近内回到绿柳山庄。芷若算了算期,不由得拧起眉头,不出三,他们就应该到了。

    宋青书一个人去后山处理尸体,芷若则坐在房内细想对策。她完全不知那石板下是一个密室还是一条密道,也不知道赵敏此时的下落。若是神箭八雄真的带挟持来了明教众人又该如何?

    不知不觉间天色亮了起来,宋青书坐在芷若旁给自己倒了杯茶,看见芷若还拿着那封信发呆,不经揶揄道:“不知冰雪聪明的周教主可想出对策来了?”

    “等着。”

    “等什么?”

    “不知道。”

    芷若话音刚落,外面就想起了几个人的说话声,芷若和宋青书赶紧出门去,正碰见神箭八雄中的赵一伤和钱二败,他们见了两人神微微有些异样,又随即变了回去。却还是没有逃过二人的眼睛。芷若与宋青书对望一眼,然后说道:“二位这是从哪里来?”

    赵一伤抱拳,不答反问:“请问周姑娘,我家主人在哪儿?”

    宋青书道:“赵小姐自然在她的闺房。”

    “那山庄内的家丁又去了哪里?”

    芷若笑道:“怎么?他们不在山庄内?那想必是赵小姐有什么任务派他们出去了罢。”

    “是么?”赵一伤的手已经摸上了边的短刀。

    “正是。”一个女声自他们后响起,芷若和宋青书一惊,纷纷忘了过去,那不是赵敏又会是谁,可她边却并不见张无忌。芷若紧缩秀眉,望着赵敏觉得奇怪,昨晚她明明亲眼看见自己杀了一众家丁,为何今又和他们一起说起谎话来。

    赵敏走至赵一伤和钱二败跟前:“这里没你们的事了,先下去休息罢。”

    钱二败问道:“主人,我们……”

    赵敏一挥手打断他:“稍后再说。”

    “是。”二人微微皱眉,却还是行了个礼便依言退下了。

    芷若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赵敏,莫名的升出一股熟悉感。她不记得自己跟赵敏熟到这份儿上了。此时赵敏也回过头来笑意盈盈的望着她,那种戏谑的眼神让芷若不经打了个寒战,强自镇定的笑问道:“赵小姐昨晚睡的可好?”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