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四十二

    芷若下山的时候,留下了一对七七八八的药瓶给杨逍,挨个说了用途,主要还是防着赵敏那缺德姑娘出损招。/一起读小说www.17duxs.com首发/然后一大早的她便收拾了东西,拉着龙谦樾要下山去。

    那边杨不悔正嘟着嘴拉了龙谦樾告别呢,冷不防的芷若在后面来了句:“要不不悔妹妹跟我们一起去。”

    杨不悔这就不说话了,扭捏着退回到杨逍边。龙谦樾还挂着一脸柔和的笑,芷若拉了他就往山下去。一路上阳光正好,晒在人的上暖洋洋的舒服的紧。芷若走着走着就忽然靠近悬崖边上停了下来,张开双臂伸个懒腰,狠狠的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光明顶上这些子待得人憋屈死了,要不是我师父还在那儿,我恨不得这辈子都不上去了。”

    龙谦樾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低头在她耳边吹着气:“咱们俩一起跳下去罢。”

    芷若吓了一跳,问道:“做甚?”

    龙谦樾严肃道:“殉啊。”

    芷若点点头:“好罢。”然后她便足尖一点离开龙谦樾的怀抱,真的就跳了下去,小的体急速下落,到了她要的高度便施展轻功侧飞向悬崖峭壁。龙谦樾看着她的体直直落下,眉间都不曾皱一下。只见她伸手奇快,拔下悬崖的石缝里几株植物,又翻足尖点在石壁上,借力跃了上来,稳稳地落在自己旁。这一系列动作不过一瞬间的事,转眼间那人的手里已是握了一把绿色植物。

    龙谦樾低头去看她手里的东西,不解的问道:“这是金银花,你要它何用?”

    芷若甩给他个‘没文化,真可怕’的眼神,说道:“倒是有不少人误将此物作了金银花服用,不过,基本活不过半个时辰。”

    龙谦樾问道:“那这是什么?”

    芷若开始卖弄:“这东西有个十分香艳的名字,叫做钩吻花。”

    鬼才知道钩吻花是个什么玩意儿,龙谦樾没接她话茬,给了个‘你说不说的’表,转就往山下走了。

    芷若觉得无趣得狠,扑上去拉了龙谦樾的袖袍:“二少爷你就听我把话说完罢,憋着难受。”

    龙谦樾端了个漫不经心:“那本少爷就勉为其难的听一听。”

    芷若踹他一脚:“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龙谦樾是个大户人家的少爷,穿一白,讲究的不行。芷若哪里好意思真就踹上去,就是比划了一比划,做了个样子。倒是不知那人的形如何晃动了一下,自己就被他搂进怀里占了便宜。

    芷若只觉得他脑袋上那凌云明珠冠在阳光下晃得叫人睁不开眼睛,赶紧推了一把,将话题又引回到手里的药草上去:“这个东西又叫断肠草。”

    这一次龙谦樾皱了皱眉,断肠草这东西他听过却没见过,只知道有剧毒,具体也不清楚芷若要这个干什么用?问道:“你要谋杀亲夫啊?”

    “是啊。”芷若拿了手帕将东西包好,随意的放在袖袍中:“走的时候白眉鹰王来找我,说是要我治好了蛛儿的头痛。她那头痛是因两种毒物损伤头顶阳明经所致,用钩吻花配了解毒的方子便可,她那脸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能一并给她治好了。”

    龙谦樾点点头:“这东西不好找罢。”

    “长得跟双花像的,是不太好找。”芷若叹口气:“当时那姑娘气势汹汹找上门来要我给她医治头痛,断肠草是个可遇不可求的东西,我一时上哪里给她找去,况且她那头痛又死不了人,就想让她扛着罢。”她又转头去看龙谦樾:“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心狠手辣的?”

    龙谦樾笑得柔和,轻轻摇头说道:“没有,我觉得你善良。”

    “还记得丁敏君罢。”芷若生怕他忘了,还补充一句:“就是你当年多管闲事从我手里救下来的那个峨眉女人。”

    “记得,不过这次倒是没见她跟着灭绝师太上光明顶。”

    “那晚在翠园,我给她喂了点儿东西,废了她的武功。恐怕是灭绝觉得她丢人,给送回峨嵋去了罢。”

    龙谦樾牵过她的手,紧紧地握在自己掌心:“她肯定是觉得丢人了,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时都没说起这个。”

    一路上他们遇见了好几具各大门派的死尸,龙谦樾挨个都察看了一遍,问芷若有什么看法,芷若心里明白的很这是赵敏动手了,可嘴上什么都没说,两个人继续赶路。

    两个人一直走到了深夜,月光透过斑驳的树叶零零星星的洒在树林中。四周安静的可怕,连一声虫鸣都没有。芷若说道:“咱们歇会儿罢,我走不动了。”

    龙谦樾突然露出个邪笑,提议道:“我背你走可好?”

    “甚好。”芷若乐坏了,趴在他背上,双手环过他的颈项,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一开始还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后来渐渐的竟然睡了过去。

    龙谦樾感受着颈项间均匀的呼吸,特任命的背着他家媳妇一步一步在树林里穿梭,心里其实美滋滋的,想着幸好把索命留在了山下,不然他哪有机会背着美人赶路?

    走着走着就发现前面有动静,龙谦樾也没停下,还是不紧不慢的背着他家媳妇往那边走过去。透过月光隐约可以看见远处地上躺着个人,有个和尚一样的光头面目狰狞,正要动手。龙谦樾便感觉到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一动,几枚银针便飞了出去。芷若从他背上下来,只听得那边惨叫一声,那和尚瞬间消失在树林之中,没了踪影。

    芷若惊了一冷汗,心里猜了个不离十。那人应该是准备用金刚指捏断殷梨亭的骨头。两个人赶紧过去查看,只见地上躺着那人果然就是武当殷六侠,要死不活的样子,浑然不觉刚才自己差点叫人给废了。芷若看着他窝火的,要不是自己和龙谦樾恰好路过,这个人岂不是要筋骨尽断。

    芷若心说不就是个女人吗?都死了那么些年,还给别人生了女儿,他至于这么天天糟践自己么?他跟纪晓芙这到底是谁对不起谁啊,芷若想踹他两脚,骂他跟这儿装孙子有用么,去光明顶泡杨不悔啊。可碍着边的龙谦樾,不好发作。只是皱了眉转走开了。

    龙谦樾扶起神志恍惚的殷梨亭,点了他几处要,那人便晕了过去。龙谦樾转头对芷若道:“你想个办法让他神志清醒些罢,不然等我们走后,刚才的人指不定还要下手。”

    “我有什么办法?纪晓芙恐怕都烂成一堆白骨了。”

    龙谦樾知她明白自己的意思,故意拿话呛人。便说:“神医要是不肯动手,那咱们就只能带着他一起上路了。”

    芷若摸出银针给殷梨亭扎了几针,没过多会儿那人渐渐苏醒过来。张口便是:“你是魔教的妖女。”

    芷若心道你这人说话可真不好听:“我叫周芷若。”

    殷梨亭脑子还有点儿没缓过来:“哦,失礼了,周姑娘。”

    芷若就是看不顺眼他这副窝囊劲儿,冷冰冰的说了句:“殷六侠不必客气。”便转过去靠着树再不说话了。

    那边龙谦樾依旧彬彬有礼,很客气很耐心很好脾气的跟殷梨亭说了刚才他被人袭击的事

    听完之后,殷梨亭拱手对芷若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

    芷若还是回了个礼:“有些事过去了便是过去了,殷六侠若是不能释怀只怕还是伤了自己。”

    殷梨亭不想说这个,便要告辞:“我还要回武当见我师父,这就别过二位了。”

    龙谦樾道:“殷六侠一路千万留心,别再给歹心之人趁虚而入的机会了。”

    殷梨亭抱拳道:“后会有期。”

    二人看着殷梨亭走远,芷若心里虽不怎么喜欢殷梨亭懦弱的格,却还是为救了他而心里感到高兴。

    两人在山下的明教分舵住了一晚,龙谦樾好久没见着他的索命,高兴极了,亲自拿了刷子给它洗了个澡,又为了些草料。索命喷着响鼻也兴奋。芷若站在一边心事重重,她现在是要去找人参,要是赵敏搀和进来,恐怕这趟江南是去不了了。

    龙谦樾看出她有心事,便问道:“在担心什么?”

    芷若老实回答:“担心去不了金陵了。”

    “那也没关系,我写封信吩咐人把人参送过来便是了,就是慢些。”

    芷若说道:“不用,咱们去取。”她想通了,六大派那些人的生死她管不了,自己给杨逍留了各种解药,况且他们不下光明顶,赵敏也没什么办法。

    两个人稍作休整,带了些干粮和水便穿越沙漠回中原。在焦灼的烈下走得人口干舌燥,二人为了保存体力,几乎没有交流。没走多远便看见远处零零星星竟然长了几棵树。他二人打马上前,见那树下依次坐了八名壮汉,中间一个年轻公子穿宝蓝绸衫,轻摇折扇,掩不住一副雍容华贵之气。

    芷若一看眼睛就亮了,在心里喊:哎哟!这不是我那传说中的敌——绍敏郡主吗这不是?她忽的来了精神,心说男扮女装这都是姐玩儿剩下的。今天拣个新鲜的逗你玩玩。于是她翻下马,端着姿,很是风的朝着男扮女装的赵敏走了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临时救了殷六侠,于是绍敏郡主就出来亮了个相,真是不好意思啊,下一章再看女主如何tx她吧……

        为云南祈福!本神马的,我只希望天佑华人。

        本人的专栏,姑娘们点进去顺手包养我吧

        

        
  •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