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八

    圆真坐起来,茫然四顾了半晌,忽的问道:“你们都是什么人,我怎么会在这里?”

    空智等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圆音上前一步抓住圆真的肩膀焦急唤道:“圆真师兄你怎么了?我是圆音,你不认识我们了吗?”

    圆真摇摇头,依旧茫然的看着众人。芷若心说这就失忆了?装的罢。她走过去,趁众人不备,将指尖捏着的药丸弹入圆真口中。圆音见此形立马跳了起来:“妖女,你给我师兄吃了什么?”

    “好东西啊。”芷若笑道。

    圆音运起内力抵在圆真的上腹部,试图用内力把药丸出来。芷若漫不经心的开口阻止:“你若是要他死,就让他把那药丸吐出来便是了。”

    圆音运功的手一滞,收也不是放也不是。此时空智却开口道:“休要听她胡言乱语,快将那药丸替你圆真师兄出体外。”

    圆真吐出来的却是一口黑色的苦水,那药丸早已在胃中溶解。芷若道:“我刚才插入圆真体内的那根银针上淬过孔雀胆,此毒一月发作一次,痛引五脏,如同有一只手在体内翻搅,十二个时辰自行缓解,直至武功尽失而亡。我刚才给圆真服下的正是暂时缓解此毒的药丸……”

    “你这妖女,还不快交出解药。”圆音怒喝。

    芷若笑道:“要我交出解药可以,圆真必须将自己的真实份,和这些年为了报复明教所犯下的恶行一一说出来。”

    众人齐齐回过头去看着地上坐着的圆真和尚,他却摇摇头:“谁是圆真,我不认识啊,你们又是谁,这位姑娘为何要让我服下那药丸,大师又为何非要叫我吐出来?”

    圆音举起法杖喊道:“看见了罢,我师兄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又如何与你对质?快把解药叫出来。否则莫惹得和尚火起,一把火烧得你们个个尸骨成灰。”

    芷若原地不动,施展乾坤大挪移心法抢过他手中法杖:“大师连法器都持不住,难怪会作出纵火这等有辱佛法的事。”

    圆音又急又气,一张脸涨的通红,上前理论却被空智拦下:“我六大门派联手围剿光明顶,如今技不如人,便也作罢,其余各派已尽数下山,为何姑娘却单单与我少林为难?”

    “我并不是要与少林为难,只是见不得成昆这个恶贼污了佛门圣地。”芷若将手中的法杖抛还给圆音,一拱手道:“各位大师请了,圆真什么时候记起往事那便什么时候来找我取解药。”

    杨逍与殷天正对望一眼,齐声说道:“明教与天鹰教全体教众叩谢二位护教救命之恩!”顷刻之间所有人跪了一地,纷纷向着芷若与龙谦樾磕头道谢。

    二人连忙扶起杨逍与殷天正,芷若道:“不敢不敢,你二位一个是光明左使,一个是护教法王怎可给我一个晚辈下跪?”

    龙谦樾接着道:“现在也不是道谢的时候,还是先治好大家的伤要紧。”

    众人互相搀扶着各自回房休整,龙谦樾靠过来牵了芷若的手:“累不累?”

    芷若一把甩开,指着他想大吼句什么,终是碍着周围的明教弟子把话咽了回去。拉着人便往房里跑去。

    两个人进了屋,芷若一把摔上房门,龙谦樾扑上去把人抱进怀里,低声笑道:“你如此急切是要做甚?”

    芷若挣扎了半晌,奈何他抱得紧,挣脱不开。便由他去了,沉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偷学的《乾坤大挪移心法》?”

    龙谦樾无辜的回道:“跟你一起在石室里偷学的啊。”

    “呸!谁跟你一起偷学的,我那是为了逃生不得已才练。你呢,你是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练成了?”

    “哪里敢说‘练成’二字,不过是学了些皮毛,六层而已。就在你修习《玉女&心经》的时候。”

    芷若大怒,一把拧在他的腰间:“这么说你怂恿我试试的时候,就已经练到了第六层,完全可以打开那石门,你还叫我练什么?骗子!我掐死你。”

    芷若虽然嘴上气得不行,手上却没使什么劲儿。龙谦樾一把抓了她的手握在手心轻轻摩挲,温言细语道:“如此精妙的内功心法,我是觉得好才骗你练。你看你与武林中几位顶尖的高手过招,处处占尽上风,下面明教的弟子都说周姑娘不但医术高明,还有一绝世武艺。”

    “我稀罕这个不成?”芷若一把推开他,转过去想了想,又转回来面对龙谦樾问道:“他们真这么说啊?”

    “……”龙谦樾无言,屈起手指敲在她的额头上,宠溺的叹了一声:“你呀!”

    “咳咳……”辉月在上躺着,实在是听不下去他俩打骂俏,于是假咳两声,提醒二人屋子里还有个人躺在上。

    芷若听见咳嗽声,这才想起来,辉月还在上被说不得的千缠百结束缚住。赶紧冲过去掀开幔查看。只见她面色苍白,紧抿双唇一副很难受的样子,芷若赶紧去推龙谦樾:“你快把说不得和尚给我交过来。”

    龙谦樾出去叫人,她便替辉月诊脉,只是稍有些动了胎气,别的还好。说不得和尚将人裹得像个粽子一般,芷若要替她扎针都无处下手。便只在头面部取了些升阳补气的位下针。芷若靠在窗边,两个人聊了起来。

    辉月问道:“我刚才听你们的谈话,说什么练了《乾坤大挪移心法》,难道你们去了明教的密道?”

    芷若点点头:“追成昆那个老贼的时候误闯进去的。”她讲密道里的事大致说了一遍,当然省去了修习《玉女&心经》那一部分。

    辉月听后良久没说话,忽的笑道:“我来中原也正是要找回《乾坤大挪移心法》。”

    芷若道:“你还想回波斯去吗?”

    辉月闭上眼摇摇头:“不回去了,所以心法我也不找了。我只想平平安安把孩子生下来,抚养他长大,也算对得起他的父亲。”

    芷若替她理了理枕边的散发:“你留在我边,我自然可以保你平安生下孩子。”

    辉月道:“芷若,谢谢你!说起来我是你的仆人,其实这些子以来你照顾我还要多些。”

    “若是杨逍问起你的份,自由我来说服他,你不必多言知道吗?”

    辉月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便问道:“芷若,那六枚圣火令还在你那里吗?”

    芷若点点头:“在的。”

    辉月正想说话,龙谦樾带着说不得敲门进来。芷若请他替辉月松绑,说不得却迟疑着有话要说,芷若摆了摆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事找个机会我会替大家解释清楚。你先解开她的束缚罢!”

    说不得道:“周姑娘使我们明教的恩人,你说松开便松开。可她是波斯人,混入明教不知有何企图。”

    杨逍等人果真就问起此事,芷若也没什么隐瞒,把如何救下辉月的始末实相告。并说:“她一个孕妇纵使有什么图谋不轨的想法,光明顶上的爷们儿个个都是绝顶高手,难不成还怕了一个异族女子。”

    其他人都不说话,周颠却说道:“姑娘救了我们的命,别说留下一个孕妇,便是十个八个也无妨。不过话可说在前面,若是她做出什么对我明教不利之事,我周颠第一个就不放过她。”

    杨逍和韦一笑中了成昆的玄指,每都要苦熬刺骨之寒的折磨,伤势拖了两三,寒气已侵入五脏六腑,芷若虽可以治好,但也非旦夕之间便能痊愈。她心下着急,知道不久便有人来袭,却不曾想如此之快,仅仅过了不到三,便攻上了光明顶。

    芷若听着明教弟子报出些奇奇怪怪的帮派名字,都是些邪魔外道,行事作风最是下作,一旦杀上山来绝不像六大派那么好打发。光明顶虽不乏高手,除她和龙谦樾外却人人重伤,这两三内没一人养好伤势,决计难以抵挡外敌,倘若强自出战,只有枉送命。

    如今想来只有一个方法,芷若对杨逍道:“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可以救大家一命,只是……”

    杨逍见她迟疑,便道:“姑娘有话直说。”

    芷若道:“大家可以暂且到密道中去躲避,那密道极是隐蔽,敌人肯定发现不了。即便发现,一时也不易攻入。”

    “姑娘有所不知……”

    芷若打断他:“密道只有历代教主能进,我知道。可是是出紧急,况且成昆和阳夫人不也进去过吗?我和谦樾追成捆的时候也进去了。既然大家都进去过了,那教规早已不作数了。”

    杨逍道:“他们不是我明教中人,自然不必遵守我明教规矩。姑娘对我明教有恩,我曾提议推选姑娘为我明教教主,只是有人说我中华明教自创教至今从未有女子担任过教主,此时才暂且搁下。”

    

    

  • 作者有话要说:我还没想好谁当教主。。。

        话说我一姐们儿看了这文跟我说,如果是她就不会这么写,我问她怎么写她说张无忌和赵敏在一起了,然后因为生活习惯不同闹翻了,周芷若嫁给了宋青书,宋青书死了,周芷若成了寡妇,于是张无忌偶遇寡妇周芷若……

        本人的专栏,姑娘们点进去顺手包养我吧

        

        
  •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