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七

    芷若不再理会班淑贤,手持长剑径直走向一旁地上躺着的鲜于通,二话不说,一剑封喉。矮老者跳出来喊道:“你这妖女,今杀了本派掌门,华山派不会放过你。”

    芷若一挑眉:“前辈此话怎讲,鲜于掌门中了自己的金蝉蛊毒,除了我与我师父,却是无人可治无药可医。我师父几年之前便已去世,即便是活着,也是恨不得将鲜于掌门千刀万剐,又怎会救他?我师父不救,我又哪里敢救?可我若不救他,他便要遭受七七夜的折磨,腐见骨而亡。我杀了他,正是让他得到解脱,华山派应该谢我才是。”

    矮老者一拂袖,道:“强词夺理。”

    这边灭绝师太已拔出背上的倚天剑,缓步走出。武当俞莲舟拦下,却被她一句‘倚天剑出手,不饮血不回鞘’挡了回去。

    灭绝师太灭绝师太横剑当,剑头向上指,走向芷若与龙谦樾前。明教中人死在这倚天剑下的不计其数,此时见她出来都大声鼓噪起来。灭绝师太冷声道:“吵什么,待我料理了这两个小辈,一个个来收拾你们,嫌死得不够快么?”

    龙谦樾不等芷若开口,便问道:“数月前晚辈就曾告知师太,令师兄尚存于世间,并未因比武惜败杨左使抑郁而终。您今又何苦对明教苦苦相呢?”

    灭绝师太出家之人,本因是看破红尘,六根清净。龙谦樾此言听在众人耳里,便是再说灭绝对她师兄孤鸿子余未了。众人一片哗然,灭绝师太却不以为意,说道:“你杨过与小龙女的传人,那便是古墓派的传人,这古墓派之人怎的又帮着魔教说起话来?你也不怕污了仙人的名声。”

    龙谦樾把玩着手里的长剑,不紧不慢的说道:“晚辈不过胡乱学了些古墓一派的功夫,实在是平庸之至,又岂敢以古墓派传人自称?倒是师太,乃货真价实小东邪郭襄郭女侠的传人,本因是佛门修行之人,不问世事,与世无争,怎的今如此嗜血,不杀尽这明教千百教众誓不罢休的架势?”

    灭绝师太朗声道:“自古正邪不两立,我便是要杀尽魔教教徒替天行道。”

    龙谦樾手里的长剑本是刚才向一名明教弟子借来的,那是为了与芷若双剑合壁而用。此时他独自应战自是不需要了,便恭恭敬敬的还了回去:“多谢这位兄弟。”

    那人接过长剑,抱拳道:“少侠客气了。”

    龙谦樾抽出腰间的软剑,道:“古语有云‘倚天镇威,青虹杀人’。”他所说的倚天剑乃是曹的佩剑,与灭绝师太的倚天剑并无多少关系。可他这句话却另有所指,意为:倚天剑虽乃难得一见的神兵利刃,只可镇威,不可杀人。他道:“恐怕这倚天剑也是到了师太手里才真正饮过人血罢。”

    灭绝师太看向他手中的软剑:“传说紫薇软剑乃独孤求败三十岁之前所用,后因误杀义士而弃入深谷。你这小娃娃不知从哪里寻得这罕见的利刃,今若败在我倚天剑下,也不枉它从见天。”

    “既然师太看出这是独孤求败的紫薇软剑,那晚辈也不便以古墓派武功与师太过招,就让独孤九剑领教一下峨嵋剑法罢。”说罢,他一剑刺出,这一剑平庸无奇,并不凌厉也瞧不出如何精妙。不过是晚辈与长辈过招时尊重对手的做法。

    灭绝师太却并不挡开,手中倚天剑微侧,第一招便是抢攻,剑尖直指其下腹丹田要,出手之凌厉生猛,众人皆匪夷所思。

    芷若站在一旁观战,紧抿双唇不发一语。他二人在石室之中,龙谦樾虽说过自己的内功相比灭绝实则并不逊色,只是当有意输于她。可芷若并不放心,灭绝乃峨嵋掌门,武功造诣自不必说。而以郭襄的便可知峨嵋剑法绝非等闲。再加上倚天剑,龙谦樾要想取胜绝非易事。

    灭绝师太连攻八下快招,招招皆在转瞬之间倚天剑便已刺出。龙谦樾法轻盈灵动,闪避之间自有招式拆解,手中紫薇软剑如同一条银蛇,在阳光下闪着虹光。

    无招相交,快者胜。快者相交,奈若何。两个人的剑招奇快,众人都只来得及看见两炳利刃在空中留下的光影。独孤九剑号称天下第一剑,一招破剑氏便可演变出三百六十招剑法,可破解天下各门各派的剑法招式。但当年郭襄也曾在杨过那里学得些许独孤九剑的招式,有意无意间,将之融入到自创的峨嵋剑法之中。此时,两人的招式越打越快,旁人更是看不真切他俩的形。

    灭绝师太的峨眉剑法虽出神入化,但在独孤九剑面前却丝毫占不了便宜。此刻全凭手中倚天剑支撑着没有落败。那倚天剑是当年郭靖黄蓉夫妇熔了杨过的玄铁重剑而筑成,刚猛异常削铁如泥。龙谦樾忽的手中宝剑颤动,牢牢地缠在倚天剑的剑之上,再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以柔克刚,灭绝师太运力震断紫薇软剑之时,龙谦樾却趁机将倚天剑夺了过来。

    灭绝缓缓站直子,冷冷的道:“峨嵋派今已然落败,六大派还请武当主持公道。”

    龙谦樾看了一眼手中的倚天剑,果真是举世无双的神兵利刃。虽心下喜欢,却还是将之递还给灭绝:“师太请。”

    芷若看着灭绝接过倚天剑,心里想到:这倚天剑真正稀罕之处并不在剑本,而是其中所藏的郭靖黄蓉一武学,龙谦樾竟这样就还了回去。可转念一想,众目睽睽之下,他俩公然抢了人家的镇派之宝算什么,心下便琢磨,后一定找个机会把东西夺了才是。

    此时,武当殷梨亭长剑出鞘,目光盈盈的走了出来,剑尖指着芷若道:“我殷梨亭今若是跟一个小姑娘动手便枉称这‘侠义’两字。可那杨逍与我仇深似海,我是非杀他不可,你让开罢。”

    芷若向旁边让开:“那你就去罢。”

    殷梨亭冲到杨逍前,用剑指着骂道:“姓杨的,你这猪狗不如的徒,我……我……”殷梨亭此人憨厚老实,在张三丰的七个弟子中算是没什么主见的。要他骂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也实属为难与他。此时干脆长剑递出,直刺杨逍口。

    张无忌大骇,脱口叫了声:“殷六叔!”

    武当众人听他如此叫唤殷梨亭均是一阵莫名,纷纷转过头去看他,越看越是觉得熟悉,忽的宋远桥大喊道:“你是无忌?”

    张无忌无暇理会,只是纵上前要拦下殷梨亭,却不想杨不悔挡在杨逍之前说道:“休要伤我爹爹!”

    杨不悔那张脸生得跟她那个薄命的娘一模一样,殷梨亭一看就疯了,失声叫道:“晓芙妹子,你……”

    “纪晓芙是我娘,他早死了。”

    殷梨亭一呆,这才明白:“你让开,我今要替你娘报仇雪恨。”

    杨不悔指着灭绝道:“好,你去杀了那老贼尼便是替我娘报仇了。”

    “为什么?”殷梨亭问道。

    “我娘是叫这老贼尼一掌打死的。”

    “胡说八道。”殷梨亭不信。

    杨不悔又指着张无忌道:“你可以问问无忌哥哥。”

    张无忌将当在蝴蝶谷中灭绝一掌打死纪晓芙的事原原本本道来。殷梨亭转问灭绝:“师太,可有此事?”

    灭绝师太嘶哑着嗓子说道:“不错,这等不知廉耻的孽徒,留在世上又有何用?她和杨逍是两相愿。她宁肯背叛师门,不愿遵奉师命,去刺杀这个徒恶贼。殷六侠,为了顾全你颜面,我始终隐忍不言。哼,这等无耻的女子,你何必念念不忘于她?”

    殷梨亭‘哐当’一声将长剑掷于地上,体颤抖着转过来,他双手掩面,便往山下冲去,宋远桥在他后急喊:“六弟,六弟!”他恍若未闻,提气急奔,突然间失足摔了一交,随即跃起,片刻间奔得不见了踪影。

    芷若见此形,心下不经感慨,十余年过去,提及纪晓芙之事殷梨亭仍是伤心于此。可见他用颇深。都是杨逍这个强&犯造孽哟!

    她转念忽的想起圆真的尸首,便冲进少林众人之中一一查看起来。只见有一具尸体脸颊凹陷,双目翻,便是成昆无疑。芷若问一旁站着的圆音:“他死了么?”

    圆音大怒:“妖女,我圆真师兄已然圆寂,你想做甚。”

    芷若伸出脚尖,踢在圆真腹部天枢上,以试探他的死活。立时少林几十名僧人便围了上来。空智唱一声法号:“圆真师侄为我六大派苦战妖孽,力尽圆寂,他死后清名,岂容你无礼?”

    芷若一看这阵势,她若动圆真一下,少林和尚非跟她拼命不可。此时一副‘死无对证’的局势,她有礼也没地方说去。可要如此放过圆真又实在是心中难平。心念一动,蹲□去胡乱在圆真前探了探,手中暗藏银针,直刺入心尖处,给予心脏极强刺激。圆真登时便坐了起来,少林众和尚见此景一片哗然。

    

    

  • 作者有话要说:我在想下面怎么写了,如果杀了圆真,下面的剧改动就很大了,其实已经很大了Orz,如果不杀,额,我咽不下这口气啊,口胡!

        在下的专栏,点进去包养我吧!

        

        
  •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