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五

    张无忌就少林空见大师究竟是被谢逊所杀还是空洞派所杀一事和宗维侠等人理论了一番,可还没理论出个结果来,少林又跳出个和尚,法号圆音,无视张无忌要求圆真对峙的要求,直拿张翠山寻开心,三两句话就激得张无忌要动手杀人。

    张无忌没有进入密道,自然是不知道密道中的事。可他躲在布袋和尚说不得的布袋之中却不假,成昆与阳夫人的&自是听得一字不差。可不知怎的,芷若他们当时赶到之时,那布袋并未被张无忌的九阳神功充盈,张无忌自然也没有冲破布袋,真正练成九阳神功。是后来芷若与龙谦樾追着圆真进入密道之后,说不得解开千缠百结放他出来的。

    张无忌这个人闷是闷,一听见有人说他爹娘的不是就要疯,此时一手抓着圆音,一手抓着他的法杖,满脸胀得通红,挣扎着不知道要不要下手。芷若乐得在一旁看闹,心说张无忌你就不能收起你那优柔寡断的子,果断一回,杀了这老秃驴也算是给你爹妈报仇了。

    只可惜,张无忌叫她失望了,轻轻放下圆音不说,还恭恭敬敬的把那法杖还了回去。

    转过头去,张无忌又与空洞派几人较上劲来。芷若知他这是小孩子过家家,打得闹,既伤不得别人,别人也伤不到他半分。只有六大门派那群傻子才看得带劲儿。明教中人顾自跟着杨逍吟诵经文,她也转过头去跟龙谦樾闲聊起来。

    龙谦樾笑着在她耳边开玩笑:“我这大舅子似乎总是搞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明明是想替明教强出头,化解双方的矛盾。可怎么说着说着就扯远了,扯远了不说还总跟人动手,跟人动手也不说了,他怎么还趁动手之时替人疗伤?”

    芷若当然也看见了张无忌用九阳神功替宗维侠疗伤,可她转过头去却幽幽说了句:“张无忌可没有妹子,你别占人便宜了。”

    龙谦樾不以为然:“你不是说把他当哥哥吗?”

    “可我也没嫁给你啊,你乱认什么大舅子?”

    龙谦樾笑道:“不急,迟早是要嫁的。”

    正在他二人斗嘴之时,张无忌的声音却从广场中央传了过来:“芷若。”

    芷若忽的听到自己的名字,稍微愣了愣才回过头来,正对上张无忌急切的目光。他蹲在刚才被殷天正打伤的那空洞派长老旁,说道:“芷若,他筋脉已损,接好断骨亦再不能走动,这里只有你能治好他的伤。”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全都投向芷若与龙谦樾所站的位置,他俩瞬间成为焦点。芷若眼里火苗子乱窜,恨不得把张无忌烧成灰。她站在一旁好好的看闹,怎么无端端的就被这小子扯进是非之中?治伤?!明教的人都受了伤坐在那里,她都没出手相救,怎么可能替六大派的人治伤?

    芷若小声对龙谦樾嘀咕了句:“我能不能装失忆?”

    龙谦樾答非所问:“咱们还是回翠园去开医馆罢。”

    芷若走出人群站在张无忌前,冷哼道:“我并非六大门派之人又凭什么救他?”

    张无忌道:“你虽是胡青牛先生的弟子,但也并非明教中人。六大门派中人的命就不是命么?为何救不得?”

    芷若点点头:“救得,我没说救不得,那还请公子你赶紧救罢。”

    张无忌道:“我若是能救也不敢劳烦姑娘了。”

    芷若低头看了看那人的伤势,筋骨尽断,她暗叹一声殷天正的擒拿手果真名不虚传。这伤若是寻常大夫医治愈后必会留下残疾。可此等伤科疾病对她这个医仙传人却算不得什么。

    空洞派中一个半大不小的少年站出来,向着芷若屈道:“请姑娘为我师父治伤,大恩大德后必将报答姑娘。”

    明教中却有人喊道:“蝶谷医仙胡青牛从不为明教之外的人治病,姑娘请三思。”

    “她既是‘见死不救’的徒弟,又怎会给我师兄治伤?”刚才恳求芷若治伤的少年被拉了开去,空洞派的弟子立时围了上来,芷若一个弱女子站在几个彪形大汉中间气势也毫不输人,龙谦樾早已不动声色站在她的后不远处,

    其中一个空洞派弟子又对芷若道:“胡青牛是明教中人,你是他的徒弟,自然也是魔教教徒。我六大门派今围攻光明顶铲除魔教妖孽,今天就先除了你这小妖女。”那人运了内力,举拳便芷若击去。芷若足尖轻轻一点,整个人轻盈的跃起向后飘去,那空洞派弟子的七伤拳始终离她一尺有余,却无论如何打不到她上。

    芷若淡淡笑道:“要我救人也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你们即可下山,回空洞派去再莫要出来丢人现眼。”芷若忽的站定不动,任由那人的拳头打在自己肩上,然后众人只看见小姑娘依旧带着笑意站在原地,那空洞派弟子却飞出几丈远,重重的摔在地上。

    芷若此话一出,明显向着明教这边。她心下思忖片刻,暗道罢了,她本就是胡青牛的弟子,早已是明教中人。又与龙谦樾在密道之中偷学了人家的护教神功,教主令符圣火令此时还在她的上,助明教化解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之困亦是无话可说。

    六大门派此时对她皆是怒目而视,见她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料想不难对付,各人都跃跃试要先拿她开刀。

    刚才受伤那人见此景,不由得怒道:“我就是死在这光明顶上也绝不要魔教的妖女替我治病。要我们下山去,待灭了魔教我们自会离开光明顶。哈哈哈……”空洞派的众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芷若扬了扬下巴,指着刚被众人扶着站起来的那人道:“就这本是还想灭了明教,明教中人个个怀绝技,武艺非凡,连我都打不过,又凭什么与明教高手比武,依我看仔细自己被灭了才是。”

    空洞弟子听她出言不逊,个个都恨不得冲上去好好教训眼前这个小丫头。此时空洞长老宗维侠却又站出来道:“小丫头,你敢瞧不起我们空洞派,我便要让你瞧瞧我空洞派七伤拳的厉害。”

    芷若不屑的笑道:“你张口七伤拳,闭口七伤拳,依我看你还欠点儿火候,他的七伤拳兴许比你使得都好也未可知。”芷若伸手指了指张无忌说道。

    张无忌与芷若不同,芷若是完全站在明教这边,他却是既想着要护着外公这边又惦记着不能让武当失了脸面。左右摇摆不定,两边不想帮忙又两边舍不得得罪。只能出来当烂好人做和事佬,实则是两边都不讨好的事。芷若也正是利用他此种心理,知他曾跟着谢逊学过七伤拳,又有九阳神功护体,这才激他出来摆平空洞派。

    张无忌果真没叫她失望,站出来说道:“我倒是有一个主意,我曾学过贵派的一些七伤拳法,今拿出来献丑,若是各位长老觉得尚可,便听我一句劝,化解与明教之间的恩怨,也还请周姑娘能够治好这位前辈的伤。”他叫的是周姑娘,不是芷若,此时此刻在他心里芷若已不再是当年蝴蝶谷的周芷若了。

    他高声吟着空洞派从不外传的七伤拳总诀,走至大树前,一拳击出,大树上半截平平飞出,地上只留了四尺来长的树干。就在众人齐齐惊呼的时候,芷若心下一喜,开始琢磨下一个收拾谁。

    空洞派瞧出端倪,问张无忌谢逊的下落,张无忌趁机替谢逊洗脱嫌疑,把事尽数推在了成昆上,说出当年成昆打伤空洞长老的事实。并指出成昆便是空见大师的入室弟子圆真。

    就在张无忌与少林几个和尚僵持不下的时候,芷若却将空智和尚向华山鲜于通求救的信号尽收眼底。她唇角擒一抹冷笑,心道师父,徒儿今就替你和你妹子报仇。

    鲜于通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文士,眉目清秀,俊雅潇洒。他缓步走至芷若跟前,轻笑着挥动手中折扇。芷若冷哼一声:“果然文人耍起流氓来最可怕。”

    龙谦樾在芷若耳边道:“他是华山派掌门鲜于通,武功平常,诡计多端。”

    芷若也小声回他:“此人,杀无赦!”

    鲜于通道:“素来只闻蝶谷医仙胡青牛医术精湛,有起死回生之能……”

    芷若一听他提及自己师父,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等他把话说完举剑便刺了过去,快如闪电,剑尖始终不离鲜于通咽喉半寸,众人听得那长剑在空中舞动发出‘唰唰唰’的声响,循声望过去,只见两个人笼罩在剑光之中。芷若上下挥动手中宝剑,鲜于通左躲右闪狼狈不堪。芷若法极快,眨眼间手上的动作便停了下来。

    她收起宝剑,看着鲜于通还在挥舞的折扇,样子甚是滑稽,众人忍不住笑出声来。鲜于通反应过来立刻也收了手里的扇子,张口遇说些什么,霎时间上的长衫竟碎成了布条滑落在地上,他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姑娘拔光了衣服,一丝&不挂的站在广场中央,在场所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峨嵋一派的女弟子纷纷闭上眼转过去。

    

    

  •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全段时间去了趟农村,没电脑没宽带,所以断更了,于是我努力补上,实在是对不起大家

        本人专栏,戳进去顺手包养我吧!

        
  •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