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十

    两个人掉下去直摔了数丈高,龙谦樾把芷若抱在前护好了她的头,只听他闷哼一声,两个人已落到了地上。芷若支撑起体赶紧去看龙谦樾:“你怎么样?”

    龙谦樾笑道:“还好,这下面铺了极厚的软革,丝毫不觉得疼痛,就是你太沉了。”

    芷若一脚踹过去:“怎么没摔死你?”

    甬道约莫有数十丈远,又没有光源,漆黑一片。龙谦樾牵着芷若的手,两个人曲曲折折的向深处走去。芷若凝神细听周围的动静,生怕圆真躲在某个角落暗地偷袭。

    两个人走到甬道尽头,却始终不见圆真的踪影。芷若先是摸了摸两旁的石壁,凹凸不平,毫无空隙,却也没甚可疑之处。芷若用力推了两下,纹丝不动,看来的确如书中所写一般,这石壁没有机括。

    龙谦樾那边却突然亮起了火光,芷若一惊之下赶紧看了过去,龙谦樾一手举着火折子,一手拿了个包袱在仔细查看。芷若皱了眉,靠过去问道:“你从哪儿变出来的?”

    龙谦樾下巴扬了扬,指着角落说道:“捡的。”

    包袱里有好几个火折,火石一类点火工具。然后是清水和干粮 ,还有少许伤药,看样子东西都是刚准备不久。芷若想到小昭,便猜测着肯定是小姑娘为进入密道所准备的,只是行到这里却再也找不到出路,便停在这里,把这些东西流了下来,预备着下次再来。想必刚才圆真也是逃得太急才没有发现这个包袱。

    芷若收了东西,接过龙谦樾手里的火折子,指着右边那一堵石壁对龙谦樾就说了一个字:“推。”

    龙谦樾用手指在石壁上敲了两下,听这声音的变化寻找最合适的用力点。芷若看着他的动作,努力回忆着张无忌的做法。她依稀记得《倚天》所记述这是一堵极厚、极巨、极重、极实的大石门。张无忌也是凭着浑厚的九阳神功才缓缓推开。龙谦樾虽功夫不弱,但看他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平一招一式也都是凭着四两拨千斤巧劲儿和变换极快的剑招取胜。要说内力,芷若还真说不准他有多少。

    只听他手指敲击下,石壁发出的声音微微起了变化。龙谦樾双臂蕴了内力推在石壁上,再一使劲,石壁缓缓向后退去。待石壁移后三尺,芷若吹灭了火折子闪进到了石壁之后,立时手中发出数枚银针,以防圆真偷袭。

    只听那银针打在势必之上,又哐当几声落了地,芷若这才放下心来。她刚吐出一口气,就被人抱进怀里,耳边极低沉的嗓音想起:“以后这种事让我来做,听见没有?”

    芷若轻笑一声,凑到他耳边说道:“这个时候还分你我么?”

    黑暗中龙谦樾的唇吻在她的耳廓,只是轻轻的碰触随即离开:“你说得对,我们本就应该不分彼此。”

    芷若登时觉得被他吻过的地方像是着了火一般了起来,并且迅速蔓延到整张脸,直至脖子根儿。转念又想到,这是在明教的密道之中,前面还有个老巨滑的圆真。芷若一拳打在他肩头,沉声道:“现在能不能不胡闹啊?”

    过了石壁,前面又是长长的甬道,龙谦樾依旧牵着芷若的手,两人向前走去,甬道一路向下倾斜,约莫又是数十丈路,前方便出现了几条岔道。芷若细查一遍,不多不少,正好七条。于是也不做多想,迈步便走进了最左边那条路。

    龙谦樾想拉住她,可看她走得那么肯定,便想着她选了这一条岔道必有原因。便几步追了上去。

    这条岔道极是窄小,只容得下一个人通过,忽高忽低,地下也是崎岖不平。一路过去竟是左转,芷若心道走对了,脚下变也加快了步伐。龙谦樾一把将她拉到自己后:“你走我后面。”

    芷若道:“小心旁边……”

    她是想说小心旁边圆真偷袭,哪知话音刚落,前方却忽的传来簌簌的声音,龙谦樾大惊之下,转抱了人就往旁边躲。黑暗中芷若靠在他前,隐隐分辨出那是无数箭矢从前面过来的声音。

    两个人因为惯,重重的撞在墙上,不知又触发了什么机关,那石壁竟然向后弹开,二人落入另一个空间摔在地上,转眼再去看那石壁已然再次合上,竟和旁边的岩石密合得一丝缝隙都没有。

    芷若从地上站起来,走过去推了两下,那石壁却纹丝不动。她点燃了火折子,仔细又看了一遍,这一次隐约能瞧见石壁之间的细小缝隙,她用随的银针试了试,却根本插不进去。

    龙谦樾的声音从后面想起:“没用的,这机关甚是精妙,只能从前面推开,且不是每一次都有这么好运能够推开它。”

    芷若懊恼的拍了拍脑袋,她只凭着自己对书中的记忆,便带着龙谦樾在这密道之中乱闯乱撞。殊不知这密道之中机关重重,自己又不是张无忌,没有男主‘不死定律’护,一不留神便是要丢小命的事,竟还要拉着龙谦樾陪着自己一起死。

    龙谦樾还如刚进来那般半躺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无力的垂在侧:“好了,别多想了,先到我边来。”

    芷若听他的声音透着几分疲惫和虚弱,微弱的火光下他的面色显得苍白异常。芷若只觉得一颗心都提了起来,赶紧扑过去在他上仔仔细细的查看,只见他的左肩上,青衫已经被血染红,绕过肩头看去,一支箭直穿过肩胛骨,透到了前面,箭头许是年代太久的缘故,已经有了锈迹。

    龙谦樾还是玩笑的口吻说道:“神医,还愣着作甚,赶紧替我把箭□啊。”

    芷若手忙脚乱却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她脑子里乱成一团,伤到那个地方,不知道有没有伤到肺?箭头上都是锈迹,会不会感染破伤风?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出路……

    龙谦樾见她还楞在那里,火光映在她的眼睛里,闪闪发亮,竟然是蓄了泪水。龙少爷莫名的愉悦起来,笑眯了一双桃花眼,心道我这伤得值啊,简直太值了这个。

重要声明:小说《「倚天」芷若,芷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